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余生之幸有你之阿翁的抉择(9)

2021/4/8 12:18:50 作者:简单与否 来源:17K小说网
余生之幸有你
余生之幸有你
作者:简单与否来源:17K小说网
余幸一只妖精,被人类要求单挑,她合理怀疑对方脑子有问题。后来,云生之的出现,余幸强烈怀疑到底自己是妖精还是对方才是妖精。

我真的是悲哀!

说着说着,那阿翁竟然不由的落下了眼泪。

……

“阿翁大仙,不,闻人大仙,你不要难过,毕竟处在那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对时间的认知总会有一些偏差的。时间久了。慢慢的就会再次重新知道了。”长飞一旁安慰说道。

听着阿翁的故事,原本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的几个老人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是悲哀?还是同情?又或者都有?大家谁也说不准,谁也没有说。

但是阿翁用他那脏破的衣袖搽拭了一下眼角,稍微稳了一下情绪才回答道:

“呵呵!这个道理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了。按现在的算法算,我悟出来这些时已经大概是三百三十岁了。呵呵!不早也不晚,”阿翁自嘲着说道。

“人世间的纷纷扰扰,谁又能说的清呢?大仙莫要自恼。”

……

听到阿翁的话,周围的人纷纷劝慰道。

“算了,谢谢各位老哥哥的安慰,阿翁我领了大家的好意,现在,我还继续讲我自己的故事吧!”

刚说完,阿翁脸上又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哎!阿翁大仙,不,闻人大仙,莫要再提什么老哥哥了,我们这般年龄,这等身份,怎么敢应了您这一声老哥哥呢?”

游鱼带头说道,其他也出奇的应和道。

“不若此,那我应该如何称呼几个老哥哥呢?”阿翁疑惑的问道。

“这个自是不难,我们几个人都是凡夫俗子,您叫什么贱名都是可以的。”

“莫要如此说话,我刚才说过了,人这相遇啊,本身就是一种缘分,能坐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本身不就是一件美好的事吗?

何必分什么高低贵贱呢?这又是何道理呢?如果非要分什么尊卑贵贱,我又何必跟你们说那么多呢?各位老哥哥,我这话有没有道理?”阿翁再次问道。

从阿翁的话,众人听出他的意思的坚定,从他的话里却是又听出来了几分不悦之意。而且现在都知道他来历不一般,他既然都这么说了,大家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那我等就厚着脸皮称个大,应了闻人大仙你这句“老哥哥”了。”

听到阿翁的话,众人说道。

“呵呵!我若是能够看出来你们各位的相貌,自然就会挨个认出你们本人,跟你们说话自然也就方便多了。不过既然我看不到,一声老哥哥不是更好吗。

这些小事情,就放一边去吧。喔,对了,我那以后的事情,众位老哥哥可是还要听吗?”

话题一转,莫强寻又重新把话题拉到了自己以前的事上。

“听,听呀!怎么能不听呢?”游鱼为首的几个人立马说道。

长飞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道阿翁闻人乃荣是否“看”到了!然后阿翁他就继续讲了下去:

我的泪水不断的流下,师父却依然是不为所动。

我即没有感受他温暖的手掌带来的安扶,也没有他温和话语的鼓励。

许久,平复了内心悲痛的心情,我调整好情绪,重新问师父:

“那师父,我究竟是该选哪一种?”

“一切要遵从自己的本心,万事由心,万法由心,万决由心。你需要的做的,只是遵从自己的本心。”

“本心?”

听到师父的话,我的内心又是一阵颤动。

我活了这么多年,我似乎从来没考虑过未来,我该去做什么,今天师父突然提起这些关于未来的东西,我的内心就是一片空白和对未来的迷茫。

……

“你的眼,并非不可治愈的。或许在山外的世界里,你的眼睛就属于不治之症。但是,在我们这种修道世界里,并非不可能的。”

什么?可以治愈?

在我迷茫时,师父又一次的开口,我的内心再一次翻起波涛,原来我这眼睛有机会看到光明的。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治愈?让我去看到这世界的美好?却让我再这不见光明的黑暗里生活了二十年。为什么?为什么?”我几乎是咆哮着对师父责问道。

因为心情的波动,我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对师父话语的无理。

“那我为什么要治愈你?”

师父声音不大,也没有恼怒,却只是平平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为什么?为什么?”我自己低喃道。

我似乎忘记了:是谁把我从冰冷的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是谁养育了我二十年,是谁教了我知识和技能……

似乎是我都忘了吧?

为什么?这一切似乎是我都忘了吧?是我忘恩了吧?是我太混蛋了吧?

一连串的往事一幕幕的涌上心头,不断的冲刷着我的头脑,让我逐渐清醒。

“师父,徒儿知错了,是徒儿狼心狗肺了,忘记师父您这些年来的恩德了。”我痛哭流涕的说道。

“噗通”

我的双腿再也无法坚持,跪倒在师父面前。

周围陷入了宁静,师父也没有说话。师父不说话,我也不敢说话。

就这样,静静地,周围变的宁静,除了那些依旧在枝头响彻的莺歌燕语。

……

无言,沉默。

半晌,我才听到了师父的话语。

“起来吧!”

随着师父的话,我摸索着地面想要起来,可能是因为跪的久了,腿有些软,踉跄了一下,一时竟然没有起来。

正在此时,一双手扶住了我的双臂,把我扶了起来,轻轻的拂去了我衣角的灰尘。

“命者,虚无缥缈也。信者,信也。弗信者,弗信也。缘,亦是如此。”师父说道。

没等我说话,师父他继续说道:

“你的人生应该由自己决定。在你不能做出自己选择的时候。我贸然替你做出了选择,你可能就会恨我一辈子,也误了你的一生。

一块璞玉,不应该糟蹋我的手里,所以,这才是我至今才告诉你的双眼是可以治愈的原因。”

“师父,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不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以后我一定会听师父你的教导,认真领会你的“道”。”

听到师父说完,我立即回答师父道。

“不,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我的“道”未必适合你,你要去寻找你自己的道。”

我的话刚刚说完,就被师父给打断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我!贾琮!在线装逼!在线阅读第7章

    很快,师徒二人坐上了前往昆仑山的直升机,一路上,二人屏气凝神,时间飞快,等二人回过神,已经到达昆仑山。“老师,这里就是昆仑山吗?怎么这里没有多少雪啊,而且刚刚在天上,我发现这半座山往后都没雪,好像分割出来了一样。”秋阳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昆仑山上有妖王级妖兽,它们统治者昆仑山,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是

  • 仙秦修真洪荒!先天人族!(求收藏!求鲜花!)

    “圣母慈悲!”“圣母造化之恩人族永世不忘!”“圣人圣寿无疆!”……当杨昊辰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阵洪亮的声音,震得耳膜都有些生疼!“圣母?造化?人族?圣人?什么情况?难道跑到哪个剧组的拍摄现场了?不对啊,最近没听说过有哪个剧组拍摄洪荒影视剧啊?而且这声音至少也得有数万人一起喊,哪个剧组能

  • 幻仙凶猛在线阅读第六章

    方醒完全不知道,一场让她啼笑皆非的,关于她和孙博义的八卦,已经在年级里无声无息地酝酿开了。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将餐盘里的最后几粒米饭用勺子盛起来,放进自己的嘴里。最后她吃完的餐盘光可鉴人,连一粒米、一个葱花都没有剩下。然后方醒走到窗口面前,在打饭阿姨略带诧异的目光中,说道,“我再打包一份,一道白切鸡、一

  • 2058孪生地球在线阅读第五章

    Part5就这样闲聊着,他们的飞机已经落地,再看看另一边的情况吧。西西里“。。。。就是这样,沢田大人留书。。。出走了。”巴吉尔将自己昨天早上看见纲的书信的事情转告给了闻讯赶来的Reborn大人,虽然他很想说是逃走了,但是感觉这样说是对沢田大人的不敬。“很好!阿纲!居然给我来这套。看来是很长时间没训练

  • 逆天不朽神在线阅读第8章

    “程大哥,我回来啦。”叶寻在门口喊。“回来就好,快来歇歇。”程文华正在厨下烧火做饭,叶寻已经从镇上回来了,正好,饭也快好了,不必再放在锅里怕冷了。此时他们已经在村子里住了两个多月,和村民们也相对熟识了,程文华的腿伤也好的差不多,两人一直分工明确,一个烧火,一个做饭,叶寻再负责把两个人的衣服洗了。没有

  • 剑尘之孙掌柜的心病

    安逸的日子总是容易消磨人的斗志,尤其是一个人突然有了名气以后,四周人的恭维会渐渐的让人迷失。不过现在的沈暄不是那种人,或者说当一个人身上有条沉睡的恶龙的时候,都会变得心里特别有逼数。从这方面看,圣主的存在应该是件好事。每天除了开书场讲讲故事,沈暄的修行路也没耽误。不过渐渐的挑水劈柴已经满足不了沈暄的

  • 龙契纪元在线阅读第9章

    李忘津坐在贺明对面,语气深沉了几分,“你已经完成了那副《寒江雪》?”《寒江雪》是许放翁最出名的画作,据说在十年前被一个神秘富豪拍下了5.6亿的天价,曾有香江富豪想要一掷十亿买下,最后却铩羽而归。他今天就是收到这则消息,所以才放下公司的事务匆忙赶了过来。这些年来,他和贺明合作过许多次,不过像这样大手笔

  • 穿越异界的驭兽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深夜,逢过年,街头人烟稀少,路灯旁都挂起了红灯笼,本意是想给这冷清的街道衬上一些暖意,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反倒把这周围寥寥人影托得更加寂寞。一辆黑色大众停到了路边的临时停靠点,不多时就打起了双闪灯。车窗打开,一只手臂抵在窗边,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微微凸起的窗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节拍。车子里没有

  • 太古神庙在线阅读第7章

    这个据说一向不喜过多应酬的周大总裁都愿意给他这分薄面,亲自来为他庆祝生日,那他又怎么会吝惜那两瓶红酒了,现在把人伺候好了,随便拨给小工程给他君越建筑,也够他整个公司吃上三两年了。这么简单一想,丁志华立即眉开眼笑地接过管家手上已经开瓶并且醒了一小会儿的红酒,拿过两个空杯子,分别往里倒入大概三分之一杯样

  • 写作方法总结第十章

    上辈子悠闲,她看过不少医书。因着陛下子嗣艰难,她还特地看了看关于妇科和孕产方面的知识,不说精通医术,这点简单的小伎俩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不过马齿苋也只是个别体寒瘦弱的孕妇食用容易滑胎,旁人食用全当清热解毒,倒是没有大碍。柳沁一听苏轻窈的话脸儿就白了,不是害怕,而是气的。“这吃里扒外的贱胚子,居然敢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