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庆余年]贺余生之第二章(2)

2021/4/8 13:28:21 作者:夙梵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庆余年]贺余生
[庆余年]贺余生
作者:夙梵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想写单纯的恋爱文,想加上权谋,带点沙雕。余戏余生为戏本以为是看戏,未曾想在戏中(原剧向)自己产粮自己吃(我现在在放假中,也正好在兴头上,目前是有存稿的,可以每天一更,都是在00:00发,但是因为没有签约,所以可能会要到12:00之后才看得到,审核真的超久超久的,如果有小可爱入坑的话,可以放心哦!我只要更了10章以上的,我应该都会更完的。)

司机老何对这突变的天色叫苦不迭,眼见灵湖镇近在眼前,因为这场突发的暴雨,车子却只能停滞不前了。

雨刮器完全赶不上大雨倾泻的速度,车窗外始终一片模糊,想要看清楚眼前的方位都有些困难。

路晓往前轻轻趴在他的椅背后,在老何的耳边小声说:“何叔,雨下太大了,先把车子停在路边吧,赶路不急的。”

老何紧绷的手臂马上松了下来,嗯了一声,将车子慢慢停在了小路的一侧空地上。

几乎在他们车子刚停下的同时,前方路边种着的几棵树木忽然被雷电击倒,带着一大片阴影倾斜在了一辆小车的车头前。

车头与树木的撞击声在雷声底下轰然响起,片刻就熄了火,好在车子里的人不一会儿就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旁人见状都大惊失色,纷纷跑过来参与救援。

路晓看了一会儿,摘了安全带也想要下车。

老何在一旁按住了他的肩膀。

“小少爷,这种事儿交给我来吧,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连我都要阻止你再来这里了。”

莫胜寒睁开眼睛时,雨声已经逐渐小了。

路晓撑着伞在路边等着,老何从对面跑回来,正好被他的伞挡着头。

老何重新发动了车子,绕过刚才出事故的路段,继续往灵湖镇驶进。

“发生什么了?”莫胜寒拿湿纸巾擦了把脸,“我居然睡着了?难道是这几天休息得太少了。”

“胜寒哥,你陪着我连轴转了几天,估计是太累了。”路晓在一旁说。

“是啊,拍戏期间压下的通告一鼓作气都跑完了,今天原本是想回家的,结果又跑到这儿来,”莫胜寒说着伸手探了探路晓的额头,“你刚跑出去做什么?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刚才这儿出了个车祸。”路晓一直紧盯着路边停着的车子。

那几棵倒下的树木很快就有村民帮忙挪开了,交警还没能赶过来,只剩下事故车辆孤零零地停在那儿。

“出车祸?人没事吧?”莫胜寒把车窗打开看了几眼。

“人没什么大事,就是车子被砸坏了,”老何答了句,“你没见刚那场大雨有多凶险,好在小少爷让我把车子停下了,不然被砸伤的就是咱们了!”

莫胜寒一听这话马上紧张起来,赶紧拉了路晓的手过来对着他的脸再三端详。

好在路晓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因为刚才的事受了些惊吓,脸上起了一层冰凉的薄汗。

莫胜寒扭头叮嘱老何:“老何,回去之后你帮我去附近的寺庙求个平安符放在车子里吧。”

路晓靠在椅背上,轻叹了口气。

他从四岁拍戏至今,无伤大雅的小风波遇过不少,若是遇上危及生命的情况基本也都能化险为夷。

但他身边的人总对他放心不下。

想起了刚才梦到的那一幕,他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莫胜寒见老何已经将车子停在了灵湖镇的一处民宿前,便将窗帘重新拉了起来,给路晓戴上帽子。

“对了,你怎么忽然说要来这里,我一直忘了问。”莫胜寒说。

路晓由着他将自己的帽檐压低,抬起头笑了笑说:“故地重游啊。”

路晓当初来灵湖镇也就七岁左右,拍戏完全是由他的父亲路闻斌带着。

那时的灵湖镇还未改名,是个山清水秀的普通小镇,叫宁湖镇。

路晓在演艺世家出生,在拍戏方面极有天赋,七岁的年纪就能把台词和表情都生动地表现出来,但灵湖镇真正留给他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应该早就不剩什么了。

所以说来这儿是为了故地重游,谁信呢。

路晓来灵湖镇之前就用老何的手机定了这套民宿,莫胜寒去交定金的时候才知道路晓这一定就定了两天一夜。

“晓儿,你要在这儿过夜?”莫胜寒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老何,“就只有我和老何陪着,你在这儿过夜能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是独自住一间么?需要谁陪着?”路晓疑惑地问。

“我的意思是,早知道你要来这儿过夜,就让小初也陪着一块儿了。你跟他聊起天儿来经常忘了时间,也就不怕漫漫长夜难熬了。”莫胜寒说。

“他要排练,有正经事儿,没必要陪着我。”路晓摆了摆手,绕过莫胜寒进了房间。

换上了更轻便的衣服之后,路晓戴着鸭舌帽重新出了房间。

“我去外头走走。”路晓说。

“晓儿,晚些再出去吧,雨才刚停下,到处湿漉漉的也没什么可看的。”莫胜寒原本在和民宿老板闲聊,马上出声拦住了路晓。

“灵湖镇下了雨才更好看,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路晓笑着说,仍要往外走。

莫胜寒拉着他的胳膊:“你再等会儿,吃了饭,天色暗点儿了之后,我陪着你一块儿出去。”

“在这里,明星没什么特别的。”路晓不以为意。

“是么?”莫胜寒隔着帽子揉了揉路晓的脑袋,“你忘了你几乎是所有观众看着长大的?其他人可能引不起多少注意,但观众对你太过于熟悉,之前在星市看了一场小初他们乐队的演出,你忘了你造成了多大的骚动?”

“你也说是在星市,”路晓把帽子往下压了压,嘟囔了几句,“我跟你保证,我就只是出去逛一会儿,不会和任何人说话,总不会有人突然冲上来扯下我的帽子吧。”

“你等我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去。”莫胜寒拿手机按了个号码,“很快,我先给老板回一个电话。”

路晓没等他打完电话,已经一手捂着帽子飞奔出了民宿。

“我出去一小会儿就回来,真有什么事儿就给你打电话。”

路晓跑了一段儿,这才将手里卷成筒状的剧本展了开来。

他走到一条山坡上,在一棵松柏树旁边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拿手随意抹了抹,坐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地将剧本上的那些褶皱一一抹平,再仔细地读了起来。

剧本的封面上写着电影的名字:《长夜寻路》。

那天康敏导演在微信上联系了他,跟他聊起这部电影。

康敏说电影名字里的“路”跟他有关系,编剧扬鸥在写剧本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路晓。

康敏还说,片中陆寻这个角色便是为路晓设计的,除非路晓明确表示不愿意接下,他们才会通知其他演员过来试戏。

路晓会想接下这部电影倒并不只是因为导演与编剧的抬爱,除了对剧本本身,他对电影的取景地——灵湖镇就有极大的兴趣。

路晓看完一页剧本,又抬头看了看山坡下不远处。

被雨水浸润过后的小镇洗去了一层浓墨重彩,远处是清爽的青天淡阳,近处是雨后的清新草木,虽然路晓挑的是灵湖镇里最不起眼的一处,却非常合他的心意。

灵湖镇里越靠近灵湖的一带,越是人流密集。

在这里兴许能同时遇上两个拍外景的剧组,外加一个出外景的综艺节目。

环绕着灵湖的便是小镇近两年重新建立的影视基地,东面为经过修缮的古风建筑群与街道,西面是新建的民国街和现代文化园。

路晓坐着的位置地势高,能听到一阵阵喧哗声从湖边传过来,站起身来甚至能看到在古建筑楼前搭建的拍摄场地。

尽管他上一部戏的杀青才刚过去半个月,他对这拍戏的环境也仍旧留恋得很。

他不禁有些心痒,尽管对那湖水有一点儿忌惮,也忍不住收了剧本,从山坡上下来,往热闹的那一处走近了几步,远远听着。

不远处的那个剧组正拍摄一场衙役出行的群戏,路晓粗略看了一眼,镜头里的应当全是群演,台词也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背景音。

群演人数较多,离镜头较远的那几位几乎都在浑水摸鱼,而站在中间位置的一位高个子群演,念台词的声调让远远听着的路晓都听得一清二楚。

导演在监视器后喊了一声cut,群演们便欢呼着杀青了。

路晓弯腰从地上捡了把道具木剑,朝两位穿着衙役服站着喝水的群演走了过去。

他朝其中一位群演看过去时,认出那人便是刚才念台词十分投入的高个子。

高个子喝了口水,一脸期待地看着身旁的另一位群演:“阿邱,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我说的那句台词怎么样?情绪到位吧?我还特意多加了一个语气助词,你发现没?”

路晓心里念了一句:“加的语气助词真没怎么听出来,声音洪亮是真的,可这部电视剧没有采用现场采音,所有台词都是要重新配音的,所以……”

所以,高个子满腔热情地以为自己说了一句能采用的台词,却可能要失望了。

路晓把自己心里的声音按了回去,礼貌地朝高个子问了句:

“请问这是你们落下的么?”

高个子回头看向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侧,阿邱已经伸手把路晓手中的剑接了回去:

“谢谢你了,小兄弟,我这把剑要是丢了,道具姐姐肯定要我赔钱了。”

路晓甜甜一笑,细声细气地说:“不客气的,哥哥。”

“哥哥,我刚看到你们在演戏,”路晓抬头看着他们,“你们,难道就是演员吗?”

路晓长着一张娃娃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眸子里漾出一抹乖巧的温软,此时再把声音特意地发得稚嫩,看着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

阿邱挠了挠头:“不敢当,我和阿影是群演,小弟弟你听说过吗?”

“群演?”路晓疑惑地歪了歪头,“这个,跟演员有什么区别吗?”

一直在一旁看着路晓的阿影这时发出了声音:“没区别的,群演的意思,就是能在一部戏里同时尝试很多个角色,比其他演员需要转场的机会也更多,是有特殊职能的演员哦。”

路晓转头看向他,微微睁大眼睛:“哇,那你们好厉害啊!”

“小兄弟,你平常应该比较喜欢看电视吧?”阿影低下头,跟路晓平视之后,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呀?”

“需要我帮什么忙?”路晓迟疑地看着他。

“我总感觉刚才那段戏我还是没发挥得特别好,想重新来一遍,小兄弟你来给我们当评委,我再给你演一遍,好不好?”阿影一脸真诚地看着他。

“……”

路晓万万没想到自己只是心血来潮扮成一个小游客,却被留了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

  • 七夕是她的分手纪念日第一章在线阅读

    1.小白是一只成了精的三色狸花猫。它神奇、漂亮、野性,却不懂何为死亡,固执的它一直守在主人的墓前不肯离去。它想,只要自己守在这里就一定能等到主人回来。可实际上它的主人是个心脏不好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十天前病发就走了。当时小白出去玩了,并不知情,直到后来才发现爷爷不见了。它废了好大劲儿来找到这儿。可是除

  • 悲情英雄之我的圆明园在线阅读第九节

    沈情请教了大理寺寺正,带着主薄等人,奔到小林村补了口供,整理出了新的卷宗。做完这些,又累又饿,还未来得及吃些东西,又被拖去看了自己在大理寺的房间。后房东边靠院墙的一间小院,就是她以后的下榻之处,领她来的是这里的管事娘胡花,来的路上,沈情听到大家都称呼胡花胡大娘,便也跟着改了口,叫她胡大娘。絮叨完,胡

  • 我的系统是个球之穿越(9)

    一个月后应铭站在洞口,抬手向洞内打出一道白气,接着手在虚空写了三个字—“云中观”,三个字就刻在洞口正上面了。如果真的有人拿着那块刻着“李先生”三个字的石头找来,将会看到一间道观,进去就会学会玄心剑宗的入门心法,其他人来是看不到这个石洞的。接着应铭走到不远处的山崖边上,看了看山下,深吸了口气抬手在虚空

  • 魔鬼典狱长在线阅读第六章

    每天的夜深人静,阿龙都穿好衣服,往医院赶,妈妈看着觉得奇怪,邻居麻将大妈更是疑惑问道:“阿龙妈妈,你家阿龙这段时间是不是又患上神经病啦!这么大热天把自己穿的像个孕妇一样,每天夜里出去跑步吗?不热啊!”龙妈妈听着也觉得很是不对劲。此时医院会议室,漆黑一片,投影机极速闪烁,屏幕前两个人影照映显得异常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