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去他的自由[快穿]在线阅读第6节

2021/4/9 1:54:58 作者:一只丑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去他的自由[快穿]
去他的自由[快穿]
作者:一只丑橘来源:晋江文学城
“荀颜,我受够了!我想要自由!”“荀颜,放过我吧!我想要自由!”“荀颜,你要是真心爱我,你就知道这才是我最需要的!我想要自由!”荀颜:去他的自由!自荀颜的三任前男友都以“想要自由”为理由甩掉她后她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穿之路#每次穿越都在分手一线##反正他都不难受,他只要自由##他都不会理会我的感受##喏,你想要的自由#备注:1.这不是一篇正经文,所以很多案子不用破2.不想看可以直接点×,不需要告诉我3.不出意外会日更4.谢绝转载预收文《拿什么拯救你?》作为一个世界上仅存的沙漠之雕,刁萌萌独自修

第二节 白鹿原上白鹿栖

当他们找到渡口,一一渡了河,就已过了午时。

之前看起来这白鹿原离得挺近的,可老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距离原脚,几人眼前还有那么十几里路要走呢。

按说这十几里路也走不了多久,可谁料这一路上竟是些果园,石榴呀,柿子呀,还有个把野苹果林子。陈言初可没见过石榴,起初对于这些外表饱满,内部多籽儿的玩意是否能吃显得很是怀疑。

“这怎么看着像有毒啊?”陈言初道。

“嗨,有毒你别吃哦,可苦了!”天香打趣道。

天香说着就进了园子准备多摘几个,这时姐姐拦住了她,道:“这样不好吧,我们这算不算偷呢?”

“最好还是先找到园子的主家吧。”韩大哥道。

这林子看起来很大,目测十余亩是绝对有了,大中午的哪儿去找主家呢?天香想法简单,寻思这么大的林子拿两个也没什么,可她没务过农,哪里知道“粒粒皆辛苦”啊!

“我看见那儿有个矮房,应该有人。”谢三招道,可是他眼尖呢,林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土砌矮房子都被他看见了,或许那就是主家务农时休息的地方。

于是几人把马靠在路边,步行穿过林子去找石榴园主人。这石榴树不高,但树干很是粗壮,树冠也很茂盛,整体看过去像是一把插在地上的大扇子。天香姑娘走在最前边,好几次被树枝撞了额头,只怪这树不是太高。

几人走着走着,没一会儿就到了矮屋前,凑近一看这矮屋真是破旧,屋顶大漏不堪已成了摆设,不过那木门到是好好得扣着。

“有人吗?”天香在屋外问了一声。几人都没做声,细听屋里的动静,似乎有声音传出来,再凑近一听。

“呼噜——呼噜。”

呵!原来主家在里边睡着了,他还真不怕路人偷他的果子呢!天香敲了敲门,又问了一句才把这主家从睡梦中叫醒,心中猜想:“这开了门,主家定是像谢三招一个模样!好吃懒做的。”

“吱——吖”

“哟,几位客官,采购果子?”主家道。

“啊,买...”天香结结巴巴答道,哟,出乎天香预料,没想到这主家长得还挺白净啊,换身衣服都能去坊里说书了!

“客官我们家的石榴那是没差,这会还有3000石没摘,您要多少?”主家道。

“啊,您误会了,我们几个呢就是想买几个尝尝。”韩大哥解释道。

“这样啊,那你们随便尝吧,反正我这果子也是卖不完了,哎...”主家望着林子,无奈地说道。

“这么好的果子怎么就卖不完啊?”谢三招问道,他有些不解,难不成好吃的还没人吃了?

“你们是外地人吧?不知道这关中最近有妖蟒祸害人啊?哎,就是因此,往来的商人少了,自然卖不掉了。”

主家所言属实,以往来跑商的人是络绎不绝,如今确实稀少了很多,毕竟要钱不要命的人还是少数的。

“既然这样,我们就多买一些吧,咱们一人买一兜好了?”天香姑娘转过身来和大伙商量。

“买一兜到是没事什么问题,可我也吃不下那么多啊。”顾昭抛出了自己的难题。

“嗨,你忘了还有你二哥呢?吃不完给他就是了。”天香笑着答道。

谢三招一听,嘿嘿一笑,心想这天香姑娘心里还有着他呢。是呀,你可别小看咱谢二哥,且能往肚子里塞呢!

“主家,我们一人买一兜,六个人,这些够吗?”天香说着就从衣袖里掏来一块银子递了过去。

“这都够买300石的了,哪里要得了这么多?”主家都没敢伸手接,诧异的挠着头。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嘛。”天香道,这举动让其余五人也是很惊讶,小丫头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这日子长着呢,不过了?

“诶,诶,好!”主家接过银两,那个高兴啊,赶忙给大家摘果子,一边还和大伙聊起了这石榴的渊源:说这石榴啊本不是这关中土生土长的,几百年前,汉武帝那会儿,从西边一个安石国带来的,发现还挺好吃,就留下来栽培种植了,故名“石留”。

怪不得陈言初没见过呢,这西边的那个安石国可离他们东海的宛英岛远得去了。一边摘着果子,陈言初也尝了那么一些,还真是甜呢,想不到还有如此好吃耐看的玩意儿。

“主家啊,石榴什么时候开花啊,我看很多诗句里都写石榴花,想必很美吧?”兰蕴姑娘关心的问题和大伙还不一样,随即吟道:“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这长安花就是这石榴花。

“想看石榴花啊,顺着大路往南走二里地,那片园子现在正开花呢。”主家道,接着又说:“我家种的石榴开花早,在夏天,结果也早。那片园子种的是冬石榴,姑娘可以去瞧瞧。”

原来石榴开花的时候也是错开的,大部分春夏开,少部分秋天才开,真是隔行如隔山,他们几个是一点农业知识都不懂,恨不得进了菜地连韭菜和蒜苗都分不清楚。不过人各有所长,眼前这六人是为了行走江湖,仗剑天涯而生的。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告辞了。”韩大哥见石榴吃的差不多了,装的也满满当当的,便带大家抱拳与果园主家辞别。

“诸位贵客慢走,晚上可别乱走动啊!”

回到路边,马儿们也吃饱了草料,于是他们便又向着白鹿原驰去了。路上经过了那个正在开花的石榴园,花开得荼蘼,在飞驰的马上看过,像是一颗颗绿树上正着起了火。

马蹄飞快,扬尘三里。

终于到了原脚下,见原脚下围着一条河,此处的这条河的水不大,河面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马儿走着就能趟过去。众人心想,这关中平原真是风水宝地啊,河道还挺多的。不过想来也是,那么多朝代定都于此,肯定是有道理的嘛!

来到河边,见河对面有一女儿在浣洗衣服,韩大哥大声问道:“嘿,姑娘,这是什么河啊?”

姑娘一抬头,呵呵一笑,答道:“灞河。”

“哦?灞河!”大伙相互对视,然后都咯咯的笑个不停,那早先干嘛要费劲儿渡河啊!

“哎呀,不渡灞河我们那儿来的石榴吃嘛?”谢三招宽慰大家。

“是是是,这石榴不错。”陈言初道,没想到这小子变得这么快。

对面姑娘又抬起头,放下了手中正在洗的衣服,指着原上边说:“我们原上,也有石榴啊!”

嗨,这韩大哥就不该和这姑娘搭话,就让他们傻傻地过了这河,傻傻地吃着石榴得了。现在好了,添堵。

“咱们中午六人渡河可花了一两银子,我可没多少了。”顾昭坦言。

“急什么啊,顾兄。”天香拍着自己的腰包,得意地说。

“哟,你怎么那么多钱啊?我还以为你带的那一兜是干粮呢。”兰蕴姑娘不解,按说妹妹有多少钱,她可是最清楚的。

“韩大哥当初让我去借马,我一想,那不还得弄点盘缠嘛,皇上赏的!”天香得意地答道。

“面子够大的!”顾昭笑道。

“快把钱拿出来...给韩大哥,你一个女孩家的,你不嫌沉啊!有多少?”兰蕴责备她道。

“100两。”天香不情愿地答。

“你说你,装100两银子,多不安全啊,武功那么差!”天香的姐姐揪着她不放,这会儿像极了她的母亲一般唠叨。

“是金子,刚才我都用的是自己的银两......”天香委屈地看着姐姐。

“......快给韩大哥!”兰蕴姑娘听到妹妹腰上装的竟然是100两黄金,都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韩韧去接过天香手中那100两黄金,还真的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这丫头刚才是怎么把它背出了轻松的感觉的。100两,黄金,他们这次出行岂不是成了豪华游了,还用愁谢二弟吃得多?还愁两位姑娘花钱利索?通通不成问题了。

淌过面前这个浅浅的灞河,六人沿着小路“之”字形的奔原上而去,这原的坡度远看挺陡翘,其实走在小路上并不会有所察觉。这些小路边会有梯田家舍,偶尔路过养了看门狗的某家院子门口时,那狗都不怎么叫,远远地趴在那儿,像是没见过这阵势似的吐着舌头观望。

问问路人,才知道,这原坡上住的都是普通农家,爬到原顶,是一片开阔的平原,那儿住的都是稍微有身份的人。原来这白鹿原不是一座山,而是像一个巨大的台阶一样,上边也是平地呢!

“那我们就赶紧上去吧,得找个大户人家,我们人太多了。”韩韧在间歇的时候告诉大家。

可不得找个宽敞些的人家,光马就有六匹呢。

待他们爬上白鹿原的时候,太阳刚刚碰到东边的地平线上,照射出今日它对于关中平原最后的一段恩赐。

“好久都没这么看日落了。”陈言初感言。

“是啊,好久,在宫里边院墙那么高,哪儿来的这种居高临下,一览无余的视角呢?”天香姑娘坐在白马上对答。

“你去过海边吗?”陈言初问道。

“没有啊。好玩吗?”天香道。

“我以前总看太阳从海面钻出来,然后在一头扎进海里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陈言初道。

“一天又过完了?”天香答道。

“哈哈,你说是就是吧!”陈言初拿天香的答案没得办法。

此刻,夕阳平射过的一切事物都留下了拉得长长的影子,金黄的天边云彩被一缕缕日光穿透,在混搅着烟雾的光影中,他们努力地找到了清晨才阔别的都城。回过神来时,日光已然残旧,树木的影子越拉越长,黑夜就要大过白天的极限,在他们心中响起了一个人的终告:“天黑了可别乱走动哦!”

于是,一行人又匆匆上路。

“对了,韩大哥,那妖蟒厉害吗?”陈言初问道,这些日子以来,言初还从来没提起过除妖蟒的事,原因是他眼看到韩大哥背上的新伤未愈,谢二哥和五弟的精神状态也才正常,不想提起,以免大家心生烦躁。

“反正上次我们输了,不过现在有你,我多了几分把握。”韩韧思考着,答道。

“那怪物什么样子啊?”言初追问。

“此物很巨大,能够塞满一条街道,并且,他很灵活。”兰蕴姑娘道。

“大概有坊市里第一家包子铺到最后一家包子铺那么长!”谢三招补充道。

“那我们怎么才能对付他呢?各位有没有什么经验之谈。”言初问。

“他的弱点自然是他的眼睛,因为其它部位真的太过坚硬了,顾昭上次差点把刀劈折了。”韩大哥说道。

“嗯。”陈言初听他们说道这就没再问了,具体日后怎么对付这家伙,还是要细细商讨一番,今日不多问,是不想再扫了大家的雅兴了。

转过一个弯,他们看到一个有着白玉门楼的人家,此时四处的屋舍里已陆续点起了灯火,这总算不是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

这家人似乎是此处的地主,院子从外面看就有好几层,外翻的屋檐修得都很齐整,纸糊的窗户上有木雕,竟然还有一条小溪从院墙中流了出来,因此门外的路上就不得不搭了一座精美的小石桥,门楼上的牌匾写着三个字——白鹿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着阳光走向你在线阅读第9章

    当年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下令设立天才榜,每年七月十五,各地定期为朝廷选拔资质绝佳的少年,再由朝廷集中培养,发到军中历练,许多有名的将领都从中选拔的。其中宇文飞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现今已经二十岁,却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已是武劲七重后期!天才榜规定能参加选拔的,不能超过十八岁,所以,宇文飞已经

  • 捞尸人之序章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你还会那么的恐惧死亡吗?事实上,如同将互联网分位普通网络与暗网一般,这个世界也有着几种不同的分法。最令人感到信口开河的说法是灵魂学家詹姆森的《阴阳论》一书,他在书中将世界分位了阴阳两界,并写下了灵魂是独立于生命之外的骇人言论。灵魂学家是于2050年左右被提

  • 前世红颜 今生债之零五[修](5)

    “那个,我想去读忍者学校。”冬真小声说道。场面忽然安静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庆次脸上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冬真要去读忍者学校吗?可是那样很辛苦的哦,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呆在家里看书玩游戏了,要每天进行修炼,还要练习搏斗——对了!”庆次说道这里,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冬真你不是最讨厌做运动的吗?也

  • 你相信鬼吗之阴阳眼在线阅读第七章

    螳螂之王的智商非常低,它一直在水里傻傻地被我打,即使无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也不知道逃走。要说威胁也还是有的,有几次它的镰刀挖掉太多的泥土而造成了堤岸崩塌,差点使我掉进水中,还好我有所防备,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就这样单方面的虐杀,几分钟后,BOSS的血条只剩下不到10%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BO

  • 这个杀手有点邪最早的位置留给你

    鹤丸国永渐渐体力不支,可后面那个煤灰色短发的大杀神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该说不亏是从头到脚都是国宝的男人吗,飙起路来都带风,被追上干掉只是时间问题。【自己一袭白衣倒在血泊之中一定很美,嗯嗯,干脆给这副姿态起一个风雅的名字好了,「白鹤梅雪」就不错。】白鹤梅雪,白鹤没血……不亏是本丸里乐观开朗数一数

  • 论超度鬼怪的各种特殊技巧在线阅读第2节

    光芒闪过,苏哲已经身处一座异界的村庄。其他玩家或者惊奇,但苏哲却不会因此感到震惊。不过苏哲此时却开心的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要知道新手期最重要的就是一件强力装备。它可以在前期直接决定你的打怪速度,变相的提高等级。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这意味着苏哲彻彻底底地从一个只有游戏经验和情报的二周目玩家,变

  • 恶魔mm遇上恶魔gg在线阅读第四节

    壁橱中是一把黑紫色的唐刀,它安静地躺在楠木支架上,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了出来,像爱抚情人的头发一样的抚摸它的刀身。两年没有用过了它了,它冰凉而又光滑的触感依然是那么的熟悉,飞溅的鲜血,在地上滚动的人头,惊恐的表情,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杀戮的感觉也依然是那么熟悉。黑暗中,我低头向它轻语:

  • [火影](柱斑扉泉)我的弟弟(死敌/弟媳)才没有那么low!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alpha的浅浅的呼吸打在殷靖铎的脖子上,阮渝被酒刺激的有些出汗。殷靖铎一路把人抱到飞行车上。“不要在身上用太多有香味的东西。”两个人贴的这么近,这香味浓的让殷靖铎有些分神。阮渝腾出手揪住自己的衣领闻了闻,异常认真地回答殷靖铎:“我没有。”“alpha这么香可能会被人排斥的。”一个过分omega化

  • 银杏之殇之府中立威

    柳絮午睡清醒后自感生活的堕落,以前出任务每天睡一二个小时,有时更是三天二夜不曾合眼,现在没事就睡觉玩了,暗下加大幅度练习的决心,这具身体的柔韧性不错,想必应该练过这里的武术,柳絮从软塌上起身,出拳踢腿后摇摇头力度太差,还是太弱了。“主子,先洗把脸吧。”“嗯,等后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调过来几个人,这样你

  • [HP/HD/哈德]无法逃离的梦境在线阅读第4章

    摘下头盔,抬头看向床头上的表,只不过才晚上七点钟而已,为了庆祝自己第一天进入游戏,我决定晚餐加餐。加什么好么?一包榨菜!对就一包榨菜,面加榨菜,人间美食!早早吃完晚饭,无事可做,决定出去走走。一路走过来不由自主的感叹,济南的夜景实属漂亮,就是这路上的烧烤摊冒的浓烟太煞风景。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小泉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