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主纪元端倪

2021/4/9 2:00:06 作者:疯瓶儿 来源:17K小说网
主纪元
主纪元
作者:疯瓶儿来源:17K小说网
我阴差阳错选择了一个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大学专业,所以开始变得吊儿郎当,因为自己一向不同于人的性格,不知不觉中也招惹了很多仇敌,但都被我一一的化解了。不过命运却突然急转弯,彻底打乱了我的人生轨迹,一个个的巨大危机到来,在我几乎绝望之际,我却突然脱离了这个世界,不受这个世界的规则的约束,变得随心所欲,直到有一天不小心到了另一个时空,我才明白我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到来,不过也让我也有机会揭开这个世界的面纱,解开了困在我心里许多年的难题。是一梦一世界,还是一世界一梦,我到底是谁呢?

北鲛国,赤城。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名蓬头垢面、衣衫凌乱的少年正双目火热地盯着一个包子铺。

“咕噜——”肚子发出抗议的声音。

少年叹息着摸摸肚子,再看看身侧空无一人的位置,小声哀叫:“云藏……”

少年声音不大,路过的人根本没听到少年说话;即便听到了,他们也只会以为少年是在思念什么人,以致于思念过度情不自禁喊出了声。

冬季的寒风刮过,少年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饿肚子就算了,还冷得要命!

想他堂堂南泽国小侯爷什么时候落魄到这个地步过!寒九内心哀叹着,偏头看向身旁的白衣男子。

——要不要让这只鬼帮忙偷几个包子来祭祭自己的五脏庙呢?

寒九看着对方俊美无俦又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不过片刻就灭了这个念头——云藏这只鬼,瞧他那一副清冷高贵、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再瞧他那一丝不苟、一尘不染的束发和白衣,想来定是个自小教条礼仪挂心头的世家公子,最是注重形象。

之前自己叫他钻木取火、烤鱼摘果已经很是凶残了,现在再让他去偷东西,估计对方会恨不得重新回到水底再困个十年。

寒九略显挫败的挪开视线,一步一步挪向街尾。

而等他发现那只鬼没有跟上来的时候,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四个热腾腾的包子。

寒九一脸震惊地看着包子,再看看云藏看似淡定实则耳根略红的模样,正想接过包子的时候,猛然想起这还是在大街上。

云藏是鬼,所以这包子在云藏身上的时候,除了他没人看得到;一旦他拿了,那就是凭空出现几个热腾腾的包子,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解释了。

寒九立刻朝四周看了看,见无人发现异样,便若无其事的朝着右边一个巷子走去。进入巷子的那一刻,眼角余光似乎看到一抹紫色的影子,待后退半步再去看的时候,街角空空,并没有什么人影。

寒九一身功夫也不是假的,各国之中能胜过他的不出五人,如果真有人能近他身而不被察觉,即便他再怎么小心也是于事无补。于是寒九便带着云藏又拐了两条街,确认四周没有异样,这才拐进一个极为偏僻的巷子,一把抓住云藏的手腕,夺过包子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不消半刻,寒九已经解决了两个包子,一张脸吃得鼓鼓的,看起来极为滑稽。

“好吃吗?”一双绛紫色勾金边的靴子停在他面前。

寒九一边吃一边点头,口齿不清道:“好次!好次!太好次了!”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

“呵呵。”上方传来清越的笑声,勾得人耳朵发痒。

寒九本以为是那只面瘫鬼在和他说话,现在才反应过来不是。于是立刻侧了侧身子,护着怀中的包子,慢慢抬头看向上方的人。

对方是个穿着紫貂大氅、容貌俊雅的青年。

“你放心,我不抢你的包子。”对方又是一笑,明艳的笑容晃得寒九眼睛微微眯起。

寒九暗自翻个白眼,埋下头继续啃包子,表面淡定,实则心中可惜——

这么一张脸,竟然是个男人!真是暴遣天物!还有云藏!这个面瘫鬼,那张脸要是女的,他寒九今生必定非他不娶了,可它竟然生在了男人身上!可惜呀可惜……

寒九还没可惜完,上方的俊雅青年再次开口:“我方才见你手中并没有包子……”

寒九张口就扯:“这叫技术。出门在外,偷个东西还让人看见,那不找死吗?”

“是吗?”对方表情不变,笑容可掬道,“衣服虽脏不破,面料虽乱却价格不菲,容貌精致,肤质细腻,想来公子也不会是真正的乞丐,更不可能是小偷。”

寒九见对方分析的这么透彻,又谈吐不俗、举止优雅;立马停下吃包子的动作,转头看向青年:“那又如何?”对方既然说得这么有理有据,想必来者不善,他再装傻也只是浪费时间。

青年道:“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请小公子帮个忙。”

寒九道:“说来听听。”

青年顿了下,双手揣在宽袖中微动,随后掏出一锭银子来,俯身放到寒九微蜷的掌心中道:“实不相瞒,在下家中近日出了一桩怪事,请了不少的道人过来帮忙,最后却什么都没查出。小公子既然能看到……不知可否请小公子帮个忙?在下看得出来,小公子家世非同一般,大概看不上这些俗物,但出门在外,少了银两却是万万不行的。小公子若能帮在下查出这桩事的来龙去脉,莫说是几锭银子送两位公子回家,便是想要这北鲛国的爵位,在下也是给得起的。”

寒九冷笑一声:“什么两位公子?”

青年笑道:“在下口误,是小公子一人。”

寒九仔细打量这个优雅雍容的贵公子,知道对方这是在试探自己,顺便也是一个警告,便道:“我要是不去呢?”

“在下绝不强求。”青年说得斩钉截铁。

寒九目光转了转,最后定格在半透明状的白色鬼影身上,在心底与对方交谈:“你觉得呢?”

云藏微点了下头:“你需要银两。”

一人一鬼交流完毕,寒九这才重新看向青年:“那咱们走?”

寒九与青年出了巷子就有人赶了马车过来,寒九这几日辛苦,当下也没有推辞,立刻上了马车。

一路上两人互通姓名,寒九自称小九,言称师尊不许透露山门和姓名,对方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怀疑。

又是一番了解,寒九总算明白这紫貂大氅青年的身份。

原来这青年姓赵名嵘,在各国经商多年,主要的根基就在这个城里。他与北鲛国太子交情不浅,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皇商。他的父亲赵晅曾经是一个武夫,当年无意间救过落难的北鲛国曾太子,也就是如今的北鲛国皇帝,两家因此有了交情。

如今赵家多年经营,与北鲛国皇室关系愈加密切,也难怪对方能说出加官送爵这种话了。

寒九倒是对他的坦诚略加侧目。

赵嵘经商多年,最起码的眼力劲儿还是有的,立刻解释道:“我有求于小公子,若再有隐瞒,那不是太不厚道了吗?”

寒九不置可否。

恰在此时外面传来稀稀落落的啜泣声,掀开车帘一看,只见长长的街道上有几十个人的送葬队伍,中间一口乌黑沉重的棺椁,白练飘飘,纸钱飞散,寒九眼珠子盯着那队伍最前头一个脸膛发红的壮年看了一会儿,忽然道:“这棺中是何人?”

赵嵘道:“这是城东林员外家的女儿,前两日忽然暴毙,也不知是染得什么疫症。”

寒九放下车帘,默了一会儿道:“你怎么断定我可以帮你?”

赵嵘道:“不瞒公子,公子一进入这赤城,在下就在暗中观察公子了。不知小公子是否还记得入城之时,有位姑娘的手绢丢在了小公子头上?那手绢……咳,看起来并不是小公子自己拿掉的。”

寒九恍然想起两个时辰前的事儿,那时他比现在还要狼狈,守城的官兵本不愿让他进城,他是好不容易在云藏的帮助下把衣服弄得稍微干净些,头发也不那么凌乱之后,才挤进了这个号称北鲛国繁荣之都的赤城。

然而寒九一进城就傻了眼。

北鲛国和南泽国风俗人情皆有不同,姑娘穿着开放,无论是抹胸还是外袍,都在领口的地方开出了不小的洞,白嫩的胸.脯在层层貂裘棉衣的遮挡下还是欲隐欲现,实在诱人非常。寒九未尝见过如此开放的姑娘美女,一见脸上便是烧红一片。

想来他南泽国中,即便是那醉仙楼的姑娘,也个个把自己遮掩的滴水不漏;再看看北鲛国的这些姑娘,寒九在心中狂呼:还好当初没来北鲛国闯江湖!

怔愣之中,一方娟秀的鸳鸯手绢轻飘飘落了下来,正落在他的脸上。

寒九保持着头部微仰的姿势,透过薄如轻纱的手绢,见上方的酒楼之中,一个十七八岁的俏丽姑娘正掩着口对他笑,那娇柔的模样,看得16岁的寒九身子一阵发麻。

嗯,吓得发麻。

下一秒,手绢被人拿了开去。云藏将手绢随手一丢,目光略冷地看着寒九的蠢样。

所以……这个赵嵘是早就知道云藏的存在了?

寒九脸不红气不喘地摸摸耳朵:“你们赤城的姑娘真热情。”死面瘫再碰我耳朵试试?!寒九在赵嵘看不到的死角瞪了下面无表情的鬼影。

赵嵘略尴尬:“还好还好。”

外面马夫回话:“公子,到了。”

两人一同下车,一进宅院寒九就挑高了眉头:“赵公子真是看得起在下,单是这两个阵法,在下便已比不过了。”寒九看着眼前连布了两个大阵的庭院,悄然打量了一下后院的方向,心道,好奇怪的布局!

赵嵘解释:“这是先父找人设下的法阵,严令我赵家子孙不得妄动。说起来这阵法已经近二十年,应该不会与近日的怪事有关。”

寒九点头:“这是镇宅的阵法,确实不会招什么祸患。”

众人进入宅院,赵嵘亲自送寒九去厢房。待寒九梳洗干净,洗去一身尘埃污垢,穿上面料质地不错的新衣后,一个面白如玉、五官精致的少年郎便出现在了赵嵘面前。

赵嵘由衷感叹:“小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

寒九回道:“你也不是一般人。”第一次见面就把他的喜好摸了个透彻,连衣服都准备了自己最喜欢的红色,尺寸又大小合适,实在心思缜密的厉害。

赵嵘道:“小公子多日疲惫,不如先好好休息一日,明日在下再带公子去那后宅看看,如何?”

寒九自然没有意见:“有吃的没?”

赵嵘忍俊不禁:“自然有的。”说完立刻下去吩咐人准备酒菜去了。

寒九在室内逛了一圈,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随后转身打开窗户看了看窗外略显阴沉的天色,小声嘀咕着:“奇怪。”

此时时辰不过申时,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这赵宅坐北朝南,西厢房坐西朝东,窗户开在南侧,打开窗本该看到暖风斜阳,结果入目的是阴冷潮湿,连带天色都是阴沉沉的,就好像这里与赵宅外面的世界处于两个不同空间一般。

若说是阴煞作祟,导致这里气场有异,寒九便更想不明白了。一般的厉鬼恶煞喜阴喜凉,不会接近向阳的地方,更不会长久停留在阳气旺盛之处。这赵宅阳气充足,又有冲煞阵护着,怎么会因为阴煞而由阳转阴、积聚这么多的凶煞之气?

云藏跟过来看了眼外面,指了指右前方的一处竹林道:“冲煞阵去煞,伤门种竹,阵法变幻,由出转进,现在是聚煞阵了。”

寒九瞳孔一缩:“这是故意的?”

云藏摇摇头:“赵嵘应该不知这其中关键,此种转阵之法失传多年,我也是偶然得知。这个布阵的人不一般。”

“看起来很有趣儿。”寒九摸着下巴笑得一脸兴味,他当初无聊之下学的一些奇门遁甲之术终于派上了用场,再加上他母亲留下的一些竹简功法,能找个阴鬼厉煞练练手也不错。

云藏看他一眼:“你功力不足,不可乱来。”

寒九嘿然一笑,不作回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败家老板之死亡真相(4)

    杨易有些无语,话说所谓的整个世界都充满恶意,也包括次元世界里面的生命啊!按他的理解,这不就是人见人厌、狗见狗烦、天打雷劈的存在啊!有没有这么恐怖啊!这简直是噩梦级别的难度啊!“宿主其实不必这么灰心,因为宿主现在可以说已经死了,所以进入次元世界中的是宿主的灵魂。而在幻想能量足够的情况下,本系统完全可以

  • 莲生东凰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一会无畏带着一名地痞跑了回来,只见无畏的后面,一名地痞正在攻击着无畏。“击”李易念了最后一个字,手中的魔法变成了一个规则的圆形,有拳头大小飞速的射向了地痞-400地痞的头上飘出了红色的伤害,打的地痞一愣,放弃了无畏向着李易冲来,看到地痞冲来李易并没有跑,而是飞快的念动咒语。“无处不再的。。。。。”

  • 倚楼听风雨第八章在线阅读

    “说,你的钱是哪来的?是不是偷我们家的?”苏紫菲拦住想要回房间李元气愤的质问道。“紫菲,不要胡闹”苏世军呵斥道。“爸……”苏紫菲气鼓鼓的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李元,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苏世军看着李元问道“什么怎么回事?”李元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你别装糊涂了,你知道我爸问的是什么”苏紫嫣接过话茬说

  • 墟渊在线阅读第六节

    郝年站在宿舍的空地之中高举着长剑,一遍又一遍的挥砍着,在寻找着挥砍的手感,以此来驱散心中的紧张感和迷茫无措的感觉,希望不要在接下来的面见中因为自己太紧张而让队伍里厉害角色感到丢人。铛——铛——铛——......“呼~”郝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听着还在回响的钟声,呼了口气,时间差不多到了,是时候得去见那

  • 莫黎在线阅读第三节

    前段时间不知道是谁爆出自己高中时和夏雨认识且追求过她的消息。让一直在追求她的王浩知道了,便借此对古尘发难,放学时曾堵着古尘,警告说如果敢靠近夏雨就废了他。这不过是在夏雨面前的一种炫耀自己手腕的表现而已,可自己在大学时一直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这样的发难还真是让人头痛啊。没有理会他们异样的眼光,收拾完课

  • 七日之恋第5章在线阅读

    你说幸村精市是什么人?要他自己说,他有可能听了问题之后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我吗?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国中生罢了。”虽然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但是幸村在人前还是非常谦逊有礼的,他从来不小看自己但也不会太过于高看自己。如果是网球部的正选们来说,就能发现在他们眼中的幸村是个实力强大并且爱护部员的好部长。如果是

  • 女总裁的王牌助理在线阅读第一章

    龙炎国,京州市。书香雅苑小区的一栋居民楼下,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时尚,肤白貌美的靓丽女子对身边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抱怨着:“小昊,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别墅不住,干嘛非跑到这个破小区来受罪呢?你住姐那里不是挺好的吗?”叶昊,今年十七岁,身高却足足有一米八二,长得英俊不凡,阳光帅气,言谈举止

  • 总裁的负心黑月光[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少年有些艰难地睁开眼,发现面前蹲着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医生还有小丸子。钟生猛地坐起身来,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有伤口?他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陈芄芄,示意她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陈芄芄却摇摇头,不知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小伙子有点贫血,注意别蹲太久,还有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平时可以多吃点儿补气生血的,

  • 守护甜心之飘舞的悲伤天使之绝世力量,试探剑圣

    【003】绝世力量,试探剑圣“斌儿,你天资出众,剑法远胜同辈,足以媲美天骄榜上之人,如今又能修炼内力,有叶孤城教导,修为必定突飞猛进,不过你要记住,你是皇家子弟,武功不是全部”朱檀看着自己年少稳重的儿子,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和骄傲,不过依旧神色郑重的强调道,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似乎没有权势欲,一心武

  • 孤竹王在线阅读第4章

    佐尔吐了一地的血,但始终没发现背上多了一个东西。御微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那么傻,明明可以跟它们一起走的,为什么要救我。”佐尔笑了笑说道:“呵呵!我是男人,你也是救过我一命,我们扯平了,好难受啊!全身感觉要散了。”土蜘蛛恐惧的说道:“这不可能你一个普通人类怎么能挡下我的六拳真意.你究竟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