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少年游龙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4/9 2:15:56 作者:李寻找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少年游龙
少年游龙
作者:李寻找来源:纵横中文网
龙类强大无比,奴役人类长达3500年,却因残暴、贪婪,被巫师、龙骑、炼金师、药师等受到压迫的人类组织以及全人类联合消灭。人族接管世界。五百年过去了,人类却慢慢变得如往昔的龙族一般自大、好战。蛰伏的龙族即将觉醒复辟。龙、阴谋、利益、争斗,即将颠覆现有的人类纪元!一个普通的少年预感人类的狂妄即将带来巨大的劫难……且看这人族少年,如何“觉醒”自己的救世止战的思想,又如何“觉醒”通天屠龙的神技,维护世间和平!且看下一个世界纪元将以何命名!

“一个冰山有什么好的?”熊猫不在意的开始吃竹子,肠胃太短,一天中需要很多时间来进食,不过只要吃好玩好睡好就是做到本分了。

无忧拍着地面,两眼放光:“错了错了。神荼根本不是高冷,他是暖男啊,暖男!”

熊猫淡淡的看着无忧激动。无忧顶着鼻翼下的两行血印,澎湃道:“你看他对所有队友都这么好。不过尤其注意安岩,高冷是假的,暖男是真的。”

神荼垂着眼皮,内双的眼睛划出双眼皮的弧度,他摸着诡异的墙壁,触感冰凉,这颜色,温度,根本就像是之前的番尼之眼。

“我们掉进冰冻版的番尼之眼了?”安岩在一旁问话,声音在空荡的瓶子中回声巨大。

拾掇好的无忧带着熊猫走过来。一眼望去,颜色略有不同的地方没有十处也有八处,仿佛在墙上开了几扇门。

安岩琢磨着:“番尼之眼是看到想看到的事情,这里如果是变异的,会是什么情况?”

熊猫和无忧的样子映在了墙上,安岩回头想打个招呼,发现无忧的眼睛突然正视前方,瞪的圆溜溜的大。

赶紧回头,安岩一下长大了嘴巴。墙壁上原本有三个淡淡的影子。现在,安岩和无忧的身形正在墙上缓缓消失,而熊猫,却是逐渐加重。

“诶诶诶,你怎么回事?”无忧赶紧拍拍熊猫,熊猫看白痴的目光扫过无忧,心中也是没底,这是什么情况我不不清楚啊喂。

无忧提步挡在熊猫面前,却发现根本没有用处,自己已经淡的仿若消失,就算身在前方,还是能在墙壁上看到身后的熊猫,情景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

“要不往旁边撤撤?”无忧摸着脸,全身冒着寒气。

越是不正常的地方越可能存在着破出的可能,无忧环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刚想走上前触碰一下蓝冰,就听到一声呼唤。

“神荼!”安岩急忙招呼正在一旁静思凝神的男人,声音含着无限焦急,仿佛是牙缝里挤出来的。背对安岩的无忧不以为然。

安岩大哥哥,你怎么啥事都找你家男人啊。无忧无奈的回头,脖子后面的绒毛一下子竖起来了。

熊猫整个胖乎乎的身体已经飘在了空中,似乎是自己的方向在牵引着它,安岩抓住了它一只前爪,咬牙往后倾斜,想要止住前进的趋势。

眼看一手一爪开始缓慢分离,无忧一个箭步,扑到熊猫身上。也在刹那之间,安岩支撑不住,张口大吼一声,再没力气,熊猫冲着无忧的面门而来。

无忧慌张的伸开双臂,看着肥硕的熊猫屁股,苦着脸把头颅后仰,双臂拢住熊猫的半个身子,被劲道拉的连连后退。

神荼冷眸一瞥,惊蛰脱手而出。惊蛰在空中划出一道气浪,冲到无忧的背后和镜面之间。去势猛的增强,无忧大喊一声,猛然撞上了镜面,并且背上压紧了颤动不已的惊蛰。

“哎。”熊猫懒懒的叹了一声。

声音传进耳朵有点闷,无忧一抬头,又是一声尖叫。熊猫的屁股进了镜面之中,自己头顶着它软软的肚子,圈住熊猫的手已经紧紧压在了镜面上,而熊猫的去势仍然未减。

“它怎么只吸你啊?”无忧小脸皱成一块,手上感受到突突的后退感。

“我怎么知道。”熊猫小声的回答,气急的扭扭身子。

安岩挠着后脑勺,赶紧上前拍拍镜面,啪啪的声音清脆,果然是只针对熊猫的。神荼走上来,蓝色的眸子看了一下下面半曲的无忧,小心的拉住熊猫的前爪,试着往外拖了一下,没有任何进展。

“你都拉不动吗?神荼?”安岩不可置信的问。

神荼眉毛压下,看了一下周围,数不清的镜面,这一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下意识的手心一动,等待解决办法的无忧只觉的后背一道电流划过,沿着脊椎身上一麻,手上霎时没了力气,迟钝的毛绒感觉从手上缓缓滑过,又麻又痒又柔。

头上霎时一亮。无忧抬着无辜的面容,看着握住惊蛰同样呆滞的神荼,以及被场面吓傻的安岩,陷入诡异的沉默。

“这是……”安岩呆呆的动了动下巴。

无忧一个激灵看向镜面,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片竹林,熊猫赫然就在其中爬动。

“好像还不赖?”无忧摸着下巴思索,一只眼睛挤得小了一半。

刚才的事情发生不过一刹那,神荼心中泛起一丝愧疚,凝神注视着眼前的画面。熊猫看着眼前苍翠欲滴的竹子,一时摸不着头脑,它试试乎乎的把爪子甩到竹竿上,触手坚硬干脆,不似假物,最爱的食物就在眼前,熊猫果断的张口咬去,然则牙齿触碰食物的一瞬间,一根好好的竹子竟然凭空消失了。

果然——神荼沉下目光,顺时针沿着圆形的地面,目光延伸到远处。

“番尼之眼,这是只让看不许动?”安岩迷惑的目光在大大的镜框上异常清晰。

啊呀,那多不好呀。熊猫一会儿不吃就会饿着的。无忧忧愁的把脸靠在镜面上,像是把镜面当做了一扇透明的窗户。

身在镜面内的熊猫一脸懵,不服输的一次次去吃,一块没吃进嘴巴,反倒牙口震得生疼。

无忧把手放在眼睛两边,咧着嘴巴半耷拉眼睛:“熊猫在里面饿死怎么办?”

“怎么可能?”安岩轻笑,转头看到神荼开始小心翼翼的在中间行走,忙招呼一声跟上去:“神荼,等等我。”

神荼密切的关注着镜面的变化,并尽量远离,每一步踩得坚实。面对安岩的追赶,神荼略有迟疑的回头望了一眼,掩去眸中的关切,执着的观察眼前的一切。

无忧把手放在镜面上,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暂时来看,熊猫没有危险,不需要冒险砸开镜面,不过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不如,就拿旁边的这个试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林深时寻月一转再转

    香儿挨了一下,疼得小脸扭曲成一团,还是咬着牙重新跪下,看着颜心元,语气坚定:“老爷,小姐是无辜的……”“贱婢如此,主子更是下贱!”颜心元出声打断,盯着那道血痕,眼里全是血丝,似乎是被鲜血刺激到了神经,手中的鞭子再次落下。牛皮鞭打人本就难忍,更何况这鞭子是常年在战场的颜心元手中,顿时,带着破空之声,鞭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诡家仙逃跑的四张狂

    风正豪站在高处,看着何逸晨离开的方向,这时,风莎燕走了进来道:“父亲,您交代的事情,可能无法完成了。”“为什么。”风正豪语气奇怪的问道。“那个家伙,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风莎燕咬着牙,一脸的不甘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可能他并不贪图女色,想来也是,作为玄冥教的幽冥大帝,还有什么女人能让他看上眼的

  • 诡秘漫威在线阅读第5节

    城隍庙元宵庙会在上海弄的格外起劲,天还微亮时大小城隍庙就已经摆放上大大小小的灯笼。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这样的几日是格外的热闹。原本是在上海等待着父亲的回来,一直几个月后也未见到,又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回去也不是好时候,刘太太十分留恋这里,我也就不便好博了刘太太的心意了。日日与刘太太在这里,时不时

  • 我的世界之生存险境第3章在线阅读

    要不是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制止了目光主人的冲动,此时他都想冲到陆双双面前,好好的看看她的。不行,现在的自己对双双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不能贸然的跑过去的。不能走到面前去看,那就先远远的看着一解心头相思之苦也好。正看着呢,这时身后有人在喊了:“叶明翰,你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行李拿下去。”这是送他们过来的

  • 红颜风华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金钗雪里埋。勉强在马鞭挥甩的声音中移动,寒冷代表的不是温度而是身体一直以来的常态。白茫茫一片大雪,山上,地上,树上,天上,看上去可真干净啊!黑色的土地与黑色的河流被白雪掩盖,白到刺眼的山水间只有一行几个衣衫褴褛满身狼狈的人在小吏呼和声中茕茕前行。被看守的最严密、同时也是被嘲弄得最厉害的是走在前面的中

  • 斗世灵修在线阅读第1节

    “什么情况?”沉沉醒来,云痴看到周围的场景,不禁睁大了双眼,一阵目瞪口呆。这是一座位于山顶的宫殿群,看这规模,本来应是很是华丽和壮观,可现在,却是成了一片修罗场,说是废墟,也未尝不可。在这宫殿群外的广场上,有着一个被人为破坏出的又大又深的大坑,无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地把整个坑底都填满了。粗略看去,这

  • 珍宝在线阅读福兮祸兮

    自从朝廷册封李国昌为振武节度使、李克用为云州牙将后,李国昌在振武道统领沙陀部众镇守一方,李克用则作为一名督边将领率领士兵巡守大同道的北部边界,防御北方契丹等部族的袭扰。按照隶属关系,此时的李克用并不在父亲李国昌的手下,而是归大同道节度使段文楚统领。好在振武道和大同道距离并不远,一个在今天的晋西北、一

  • 赛尔号之龙之传奇无锋

    胖子愤怒尖锐的声音在许浮生耳边响起:“废物,我的钱袋呢,你一个废物TM居然敢阴我?”胖子是在半路才察觉自己钱袋被人偷走的,回想了一路的情景,再联想刚才许浮生的动作他就明白刚才是被许浮生耍了。愤怒的他立刻带着两名护卫赶了过来,只是不敢进入玄吟阁闹事,圣元王朝规矩森严,不管什么人都严禁在店铺闹事。许浮生

  • 大道邪君之错位的邂逅(9)

    清晨的雨露悄然滑过,血色的枫叶沿着曙光飘飘而落。一股冷风撂起了九阳的胡须,此时此刻,他们一行人正守在血枫林的入口处。“这血枫林邪气极中,稍有不慎便将魂断九泉!老身得饮上一壶烈酒方可进入。”说完九阳掏出伴随了他一生的真气酒壶,“咕咚咕咚”的填满了肚子。这个酒壶可以吸取九阳多年修炼来的真气与上好烈酒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