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武侠玄幻之紫诀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5/5 8:16:38 作者:月不群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侠玄幻之紫诀
武侠玄幻之紫诀
作者:月不群来源:飞卢小说网
落花飞叶,一剑无痕。落拓剑客柳无痕窘迫之际,遇金钱之惑,陷温柔之乡,然则一路危机重重,杀戮万千,富国公主还是魅惑雌匪,看不透,理却乱-----(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某男人:你看这首诗词怎么样。

某女人:好呀,给我看一下。

狂风在天天无情。

狂风在天意不知,山林鸟禽飞高空。

无生落地悄悄下,飞鹰尽落山草边。

万年悲伤不思过,千里相会全无思。

飞兽艰难离别去,只怪苍天心无情。

说明:一些山林中的鸟兽在天空自由飞翔,但是这些可爱的鸟兽丝毫不知狂风马上就会到来,天意难违,鸟兽怎知这些,后来鸟鹰滚滚落在山边的树林草木中。

无一生命存活,为何万年经常在天空中刮起狂风,但是鸟兽都不思考,不想自己有没有错误的举动,但是这些鸟兽可不在乎,为了千里来看自己的家人想想厮守。

竟全然不顾思考为何会如此,苍天非常狠心与绝情,为何不能给鸟兽一个安稳的家,让他们的家人经常离别,从世界消失,再难相见。

看山云彩鸟思恐。

柔美云彩看不见,千里驾马一日来。

两面鸟声听思恐,轻飘离别汉中山。

为了见到美丽柔美的彩色之云,千里迢迢花了一日的时间坐马车前来,然后两面很多鸟声听见我唱的思情歌声,但是害怕我伤害他们就轻轻飘柔的飞走离开了这汉中王呆过的山林。

蚁图解美人的思念。

月光照心堂,地上蚁图见。

看光思美人,疑惑终平静。

“心死无怒被天救诗词”

烈火缠身无狂怒,壶一美酒心全死。

边缘大雨天来临,无穷雨水滚滚下。

莫非苍天心手软,无心忧愁救苦难。

晓看大雨狂下坠,满屋雄火顷全无。

一壶浊酒丝毫不在乎熊熊烈火在身边大火缠绕。

还在屋中大方喝酒,但是忽然天气阴森狂风大雨滚滚坠入下来让这房屋的火焰顷刻消失。

莫非是苍天心慈手软可怜这个年轻小伙子,所以狂风大雨才顷刻坠入让这满屋雄火快速消失。

自己本来想用酒精自杀,但是好像就是老天可怜自己不让自己死,救苦救难心慈手软救了本来想自杀的自己。

“柔美人诗词”

“花中飘香柔美人,四季鸟兽淡似佛。”

“举头无天望光色,朗朗河光照心堂。”

“回想美人眉如花,眼看亮光无精彩。”

“花颜舞跃迷神思,洞中花房得美人。”

“在一个鸟兽飞禽的草原中有一个飘飘柔柔的美人如同花香一样柔美,她看见天上的月色已经晚了,朗朗乾坤的的不顾阳光的色彩,但是阳光照射河水的光芒照在了美人的心中,但是回想这美人跳舞虽然如同花,但是又好似无精打采一般,她的花颜美貌迷倒了我的思维,让我真想把她取到我家进入洞房得到她。”

“知云重情无思家,多年思情不知爱。”

“看到天空中的美丽云朵知道自己家中的女人思念自己没有回家,不知道她有没有伤心难过,多年都没有回家,不知道她对我的思念还有没有消失,会不会放弃对我的爱。”

“天空云色如飘花,鸟兽禽想养在家。”

天空中有许多鸟兽飞禽,真想把他们收养在家细心关爱,而且这天上的许多云朵都如同玫瑰花香飘柔的美丽,花中的颜色也让我颤抖。

“物禽”

"来月湖秀色,秋灿花柔美,飞鹰捉蛇物,明眼秀山河。"

"一只飞翔在天上的老鹰,用明亮的眼镜望着山河四川,此时仿佛看见月光的湖水非常美丽,像秋天的桃花一样灿烂。"

某女子:就是一些奇怪的诗词罢了。

某男子:这可是写的不错,虽然远不如古诗,你要是有手段,你写一个让我看一下。

某女子:我才不管我会不会写,不好就是不好,好就是好,奇怪而也,最多也就就中等水准,远不如古代诗词。

某男子:说中等,你写的了,你写一下让我看一下。

某女子:我虽然写不了,但是这就是中等水平,不过某一首花美人写的就是不错,相当于二流作词家的水平了。

某男子:算了,我说不过你。

某男人: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因为数年了还不了解世道,这就是为何我还是穷人。

某女人:心情好不好与富不富有没有任何关系,那是你没有本事,少说一些没用的。

某男人:我没有本事,你凭什么说我没有本事。

某女人:你就是没有本事,三十岁了还没有百万存款,那个女人会嫁给你。

某男人:你们某些女人为何如此现实,我不信我找不到一个喜欢我的女人。

某女人:你这么穷,就算某个女人人家愿意嫁给你,人家父母还不愿意,你算什么,一个穷光蛋还指望癞蛤蟆吃天鹅肉,你做梦吧,想吃天鹅肉先去赚几百万,不对,几千万,有了几千万什么美女得不到,前提不是白富美,那些人你要上亿以上才行,否则别做白日梦了,回家去吧。

你来到东门看到一位美女,但是你是穷人,人家压根看不上你,你就算努力去表白,人家也不一定看上你。

想要人家看上你,就去努力工作,努力工作。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美貌的女人为何都喜欢有钱人。

这是自然,自然的现象。

男人是农村的穷人,为什么女人要嫁给他,凭什么,因为日子都过不了,你怎么跟我买名牌包包与名牌鞋子与衣装。

某男人: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某些女人如此拜金,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残酷,不给穷人一个活路与机会,这到得为什么。

某女人:不要问为什么,想要结婚取到美女就去努力变成有钱人,只要你是有钱人,那个女人不会对你投怀送报,这就是现实。

某男子:只要有钱是坏男人你也要。

某女人:当然,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男人,有钱看上我为何不要。

某男人:不要因为你有这华容的月貌就觉得有钱人会看上你,人家就是玩玩你,等你美貌没有或者人家不喜欢你了,到时候你就后悔了,最多拿到一些钱财。

某女人:那又如何,那怕半年时间,只要哄骗那个男人高兴,得到几百万,几百万对于穷女人家庭来说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不知道。

某男人:就为了几百万就做小三。

某女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我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给我钱,我就不做小三,穷女人不靠一些不要脸的方式怎么变富有,你觉得那些穷人变富人的人,真以为人家的钱都是光明正大的赚来的。

某男人:难道不是正常来的。

某女人:穷人从有钱人变成富人就不可能是光明得来的,除非是小说家或者歌手,但是那种人物才有几个。

某男人:算了,你想做什么我支持你。

某女人:咱们就此再回,看在你是我的前男友的面子上,我就给你一个现实提示,这个世界没有钱是生存不了的,面子值不了多少钱,那些说钱不重要的人几乎都是富人,穷人那个不是为了财富辛辛苦苦工作。

要是一个人没有钱就会被一群富人压榨你的钱,比如农民工有些人工作几年,这些管钱的人都不想给,还有一点农民工忍不住怒气爆发都杀人了,多残酷,早点给钱不就行了。

这个世界就是残酷,为了钱有些人命都不要,老实人表面老实,实际上惹怒了是很可怕的。

某男人:穷人借给穷人钱,人家就是爷,你没有太多的钱打官司,富人打官司是为了面子,真觉得人家在乎钱,人家不在乎钱,人家要的是面子。

某女子:如果一个人是富家女子,就算辱骂老百姓,也几个人敢管,这就是现实,要是你是穷人可以试一下,看看敢不敢。

某男子:我出生一个富豪家里,后来爸爸做了团长,不过后来退休了,还成了富豪。

某女子:那你父亲还挺幸运地。

某男子:是呀,要不是我爸爸与妈妈后台硬,凭着我的胡言乱语早就出事了。

某女子:那你真得感谢你的父母。

某男子:这是自然,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不公平,公平都是忽悠老百姓的,只有实力与力量才是世界的王道,有实力谁也管不了你,没有实力,你看看你的下场是什么。

某男子:所以我会变得更加厉害,争取让世人惹不起的存在,虽然很难,但是我会做到的,起码把不能让一些垃圾小看。

某女子:你是父亲家室好,你才能如此说话,我家庭不好,没有你出生的那么好。

某男子:富人也是从穷人变成有钱人的,不是生下来,无非就是努力几辈子才变好,所以有些读书的人真因为自己几十年奋斗能比得过人家几十年与几百年,开什么玩笑。

某女子:这的确是真的,读书是有机会,但是出生差不是读书几十年可以成功的,除非你是朱元璋那样的人才,否则是不可能成功的。

某男子:世界就是如此,凭什么某些学生以为考上清华就觉得自己可以比得过努力百年变成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开什么玩笑,你也得现实一点,老鼠就是老鼠,龙就是龙,改变不了,除非你是朱元璋,不过朱元璋三百年才有一个,你们做得到吗。

某女人:这的确是真的。

你来到东门看到一位美女,但是你是穷人,人家压根看不上你,你就算努力去表白,人家也不一定看上你。

想要人家看上你,就去努力工作,努力工作。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美貌的女人为何都喜欢有钱人。

这是自然,自然的现象。

男人是农村的穷人,为什么女人要嫁给他,凭什么,因为日子都过不了,你怎么跟我买名牌包包与名牌鞋子与衣装。

某男人: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某些女人如此拜金,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残酷,不给穷人一个活路与机会,这到得为什么。

某女人:不要问为什么,想要结婚取到美女就去努力变成有钱人,只要你是有钱人,那个女人不会对你投怀送报,这就是现实。

某男子:只要有钱是坏男人你也要。

某女人:当然,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男人,有钱看上我为何不要。

某男人:不要因为你有这华容的月貌就觉得有钱人会看上你,人家就是玩玩你,等你美貌没有或者人家不喜欢你了,到时候你就后悔了,最多拿到一些钱财。

某女人:那又如何,那怕半年时间,只要哄骗那个男人高兴,得到几百万,几百万对于穷女人家庭来说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不知道。

某男人:就为了几百万就做小三。

某女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我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给我钱,我就不做小三,穷女人不靠一些不要脸的方式怎么变富有,你觉得那些穷人变富人的人,真以为人家的钱都是光明正大的赚来的。

你来到东门看到一位美女,但是你是穷人,人家压根看不上你,你就算努力去表白,人家也不一定看上你。

想要人家看上你,就去努力工作,努力工作。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美貌的女人为何都喜欢有钱人。

这是自然,自然的现象。

男人是农村的穷人,为什么女人要嫁给他,凭什么,因为日子都过不了,你怎么跟我买名牌包包与名牌鞋子与衣装。

某男人: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某些女人如此拜金,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残酷,不给穷人一个活路与机会,这到得为什么。

某女人:不要问为什么,想要结婚取到美女就去努力变成有钱人,只要你是有钱人,那个女人不会对你投怀送报,这就是现实。

某男子:只要有钱是坏男人你也要。

某女人:当然,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男人,有钱看上我为何不要。

某男人:不要因为你有这华容的月貌就觉得有钱人会看上你,人家就是玩玩你,等你美貌没有或者人家不喜欢你了,到时候你就后悔了,最多拿到一些钱财。

某女人:那又如何,那怕半年时间,只要哄骗那个男人高兴,得到几百万,几百万对于穷女人家庭来说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不知道。

某男人:就为了几百万就做小三。

某女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我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给我钱,我就不做小三,穷女人不靠一些不要脸的方式怎么变富有,你觉得那些穷人变富人的人,真以为人家的钱都是光明正大的赚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全本+出版)第7章在线阅读

    克里斯贝拉不会想到,表世界也会出现里世界的怪物,她更不会想到,J先生是开了挂来刷副本的简单模式的。但她也不是傻子,摆明了外面有陷阱,她才不往下面跳。果然,她呵斥住了纷纷要往外走的镇民们,克里斯贝拉的威信始终在那里,毕竟反对她的都被烧死了。她能用一句话让所有人闭嘴,也能让所有人不敢往外走。J先生笑了起

  • 星河光焰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容金珍走远,梁绒这才转头看着盯着郑当:“你们可真是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郑当听出了梁绒的讽刺,也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那你们可真是够可以的,脸皮真厚。”梁绒也轻描淡写的说。“有用就好了,你弟弟想跟你在一起,你想保护你弟弟,你们一起在这里,不好吗?”郑当说的跟勾引人心,梁

  • 快穿之群狼环伺gl第8章在线阅读

    “呵呵,敢问顾堡主,当今天下还有谁能与朱温抗衡。”李梯问到“回殿下,自然是晋王李克用。”顾长风答道。“不错,其实李克用与朱温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僖宗年间,朱温就在汴州为李克用摆下过鸿门宴,当时整个营地火势猛烈,李克用本没有活命的可能,但恰逢天降暴雨,才使得其逃过一劫,再此之后,李朱二人也结下了生

  • 踏风寻道在线阅读第4节

    “今天天气真好呢。”夕夏朝着窗外看去,满眼都是深深浅浅的绿。现在正是初夏,气候最是宜人。“稻叶君可以出门吗?我听说最近电影院会放映一部新片,看起来都很有趣的样子呢。”小野想要带夕夏去电影院去看电影,那样他就觉得好像是跟夕夏在约会一样了。不过她看起来那么脆弱,不知道人间的烟火会不会侵扰到她。“是什么电

  • 为贱独尊在线阅读达尔斯的离去

    阿骨听后若有所思,更是坚定自己想要变强的心思。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危险,如果不能够强大起来,很难找到自己的家乡。阿骨和达尔斯走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清晨终于来到了黑松林镇。黑松林镇是个很大的镇子,来往很多商人和冒险者。黑松林镇比邻荒北平原,荒北平原中的珍稀草药与魔兽都是他们敢于冒险的主要原因。珍贵的魔

  • 穿越回来后嫁了影帝在线阅读第9节

    解决完蜘蛛首领首领之后,孟离又随手解决掉几只想要扑过来袭击他的蜘蛛护卫。剩下的,就是一些被蜘蛛首领保护起来的普通蜘蛛,他们当中虽然有的体型也很庞大,但是并没有突破到一星级的存在的,其中实力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零星三阶的一只墨绿色带点紫色花纹的蜘蛛。站在原地,孟离感觉自己现在这副扮相特别像大宗师(不是古

  • 冬日限定之第九章(9)

    我爱罗一个人坐在窗台边,望着村口的方向出神。不知道静千现在在做什么?在沙漠里还顺利吗?有没有保护好自己。扣扣扣,房门都敲响,我爱罗回过神,走到门口打开门,让门外的夜叉丸进来。夜叉丸看他满脸忧愁的样子,拉过他坐在床边。“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我爱罗如实的点点头。“别担心了,我稍后去看看。”我爱罗一听,

  • 组团梦游记第3章在线阅读

    那条路上有许多不同的店,我没怎么仔细观摩过,我想我也许不会踏入这些店的任何一个,但是让我惊奇的是这些店的牌子。我拉了拉长辈的衣服,询问他这些店难道都是同一个人开的?我想这不应该,毕竟尽管这里不怎么引人注目,可一个天桥过去便是城隍庙,再加上我们隔壁小小的屋子租出去的价格是2000,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在

  • 血莲祸起萧墙

    香玉在万春亭,正巧遇见了一名女子,太监小李子向香玉打千禀告:“这位是军机大臣尔泰的女儿,也是荣贝勒在京城的未婚妻,荣贝勒在去年率兵去青海打仗,还没有回京。”“荣贝勒,她有福晋了?”香玉罥烟眉颦,呆若木鸡。再说苏云,却是思绪万千,神伤沮丧地出了紫禁城的神武门,往事都是满面的愁容,昔日的结义姐妹,昔日她

  • 教母(GL)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不过夸父也并非纹丝不动,他的双脚深陷大地中,脸色也同样不好看。“这种感觉,他的力量真的增强了,是我们一族的天赋神通没错,现在恐怕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大巫了,还有这种雷霆,总感觉是天劫的一种,他到底什么来头?”看着此时的孔宣,他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以及必杀之意。这种大妖绝不能让他逃走,不然以后说不定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