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漫威之以父之名在线阅读第8节

2021/5/5 8:11:27 作者:亚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漫威之以父之名
漫威之以父之名
作者:亚父来源:飞卢小说网
安恒穿越了,带着一本《**之书》来到了漫威中泰坦星!成了灭霸儿时唯一的同伴灭霸一定是错的吗?不,他没错,哪怕思想极端,他也是为了整个宇宙!有些恶人,是为了所有人为恶,而不是为了自己!以**之书为基点,安恒将照耀整个宇宙,赐予万物新生,成为无数种族的亚父!(电影为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夜间紫胤御剑到了清心泉的时候百里屠苏已经离开了,但是他还是从草木间留下的气息知道了屠苏曾经来过的事情。摇了摇头,他也不打算责备他们,难得他们师兄弟的感情还不错。

“师尊……”苍白的唇就连吐出两个字都显得艰涩无比,陵越坐在大石上受着瀑布那刺骨水流的冲击已然好几个时辰,就算身体麻木僵硬也没有一丝动摇。

“上岸罢,为师现就替你祛除邪气。上岸后,你且先运转一下周身的气息,让为师看看邪气侵体到何种地步。”

陵越回到岸上,随手拿起岸边的袍子披在身上。盘腿坐在草地上,陵越闭着眼调整体内虚弱的气息,但体内的气息却因为邪气缠身而周转不畅。

紫胤真人扬手,一阵红光幽幽的落在陵越身上。陵越冒着寒气的身体随即暖和了起来,身上湿透了的衣物也被火暖魄的术法烘干。但即便如此,陵越的额边还是不停的冒着冷汗。

皱了皱眉,紫胤真人拂了拂衣摆也盘腿坐在离陵越不远的草地上,双手掐着繁复的咒诀。一个繁杂的蓝色法阵在陵越身下出现,泛着纯净的蓝色光芒法阵带给陵越源源不断的灵力。

清澈纯净的灵力带引着自身的灵力在体内流转,陵越闭着眼抿着苍白的唇感受着体内三股全然不同的灵力在体内流窜。师尊的灵力十分纯净,而遇到邪气之后进行激烈的碰撞、相融,看似简单的过程实则让陵越痛苦无比。人面狐的邪气侵入了肺腑,又因为这几天把邪气压在心口难免严重了些。

随着法阵结束,陵越的体力也随之消耗殆尽。仰躺在草地上,陵越的心口起伏仍是十分剧烈,耗尽体力的结果就是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

“弟子失仪,望师尊赎罪。”自己少有在师尊面前露出这般无力、软弱的模样,但是即便想要起身整理衣襟这般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紫胤真人站起身,看着努力想要起身的陵越微微摇头,他这个徒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死心眼,做事从来是一丝不苟。刚刚灵力乱窜的痛苦并非常人能想象,但是这孩子硬是咬着唇,一声不吭的把所有痛苦吞进了肚子里。这些对于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是苛刻了些,而由此看来他的心性也确实要比同龄弟子强过百倍。

“好了,既然担心,那便出来光明正大的看。”紫胤真人看向不远处的一小丛灌木林无奈的叹了叹气。

陵越一惊,那边草丛有人而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出来。

树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只见百里屠苏小小的身影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似乎在灌木丛里待了许久,屠苏每一步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他低着头不敢看师尊,师尊想必早就发现了他,许是不使师兄分神才没出声吧……

陵越没想到百里屠苏晚上还会跑过来,生怕师尊怪罪的他撑着一副疲惫的身躯想要起身最后却还是重重的摔到草地上。这么一摔引得陵越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刚刚不过稍一用力就引得浑身上下像是撕裂一般疼痛。

百里屠苏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自家师兄,看着他皱着眉头显然十分痛苦的模样很是担忧。

紫胤把手负在身后,看着头上身上还顶着几片树叶的百里屠苏也只能轻轻的叹了叹气,“山里寒气甚重,陵越你恢复了力气便带着你师弟下山去吧。”说完就消失在两人眼前。

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个结果,陵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幸亏师尊不曾怪罪。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百里屠苏那双平常无甚波澜的眸子里隐隐透出的担忧情绪让陵越说不出一句责备他的话。

整了整身上的树叶,百里屠苏这才状似漫不经心的挪着小碎步挪到陵越旁边。然后在旁边的草地坐下,屠苏向来不善言辞,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抬手不小心触到陵越那冰冷的手,“师兄!”

陵越微微摇头,“无妨,不过是施术之后全身力量散尽罢了,歇息一会便好。对了,你怎么会来?师尊应该吩咐过你不许在我的事情上分心才对。”

屠苏紧紧握着陵越冰冷的手,低头敛着眉不肯开口。师兄是因为他才受伤的,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才会让师兄受伤。就像那年一样,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失去一切,醒过来只能看到一片残酷的世界。这次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受了蛊惑,醒来就看到为了救自己受伤了的师兄。

陷入了自责情绪的百里屠苏还没反应过来就陷入一个略微冰凉的怀抱,恍了恍神的屠苏猛地回过神来,然后缓缓抬起手抱住了陵越。十一岁的陵越的肩膀并不算宽广,但是却是最能让屠苏感觉宁静的地方。

一看屠苏皱着那小小的眉头陵越就知道自己那别扭的师弟又在钻牛角尖,稍稍恢复了力气的陵越单手撑起了身子然后一手揽住了屠苏的背,与其说是揽住更多像是把自己的体重压在屠苏身上。

陵越的气息还是很弱,喘息也十分厚重,“你还年幼,这些事本就难以避免,所以你无需过度自责。师兄……师兄会……”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弱了下去,喘了口气顿了顿陵越才重新开口,“师兄会保护你,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师兄都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陵越说的这句话带有很多情绪,也许是想到曾经发生在百里屠苏身上的那些事情,也许还是介怀自己作为他的师兄却没能帮助他分毫。

“师兄……?”突然弱下去的气息让百里屠苏不由得轻声开口。

摇了摇头,陵越强迫自己把脑海中的思绪赶出去。笑着拍了拍百里屠苏的背,“好了,这山中寒气太重,我们下山去吧。”

“师兄,你的身体……”

“不碍事,走吧。”

慢慢回复了体力的陵越稍稍施了个法把两人身上的寒意除去,然后两人缓缓走下山。陵越坚持把屠苏送回房间自己才回去。

本来还要在清心泉再待两天的陵越却被师尊告知不必再去,而是被师尊派去了后山的雪山修复被野兽破坏的符灵。后山的雪山通往天墉城的后门,雪山上居住了野兽妖灵,所以天墉城除了结界之外还在后山布置了符灵。不过最近雪山的一部分符灵似乎被什么破坏了,许是野兽妖灵不小心破坏也有可能是有人想要擅闯天墉城。

不管怎样让陵越修复符灵的同时顺便调查一下此事,也可以当做一次历练。这次修复符灵,陵越只身前去,以陵越的修为自是能轻易对付雪山的野兽妖灵,况且雪山位处天墉城所在的昆仑山,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从天墉城后门出发,沿着雪山的小径一路检查着符灵。然后发现半山的两处符灵被毁坏了,符纸被火烧成了碎屑,昆仑山虽有火属性的妖类,但是能毁掉符灵……陵越沉思着,然后把符灵重新布置之后再回天墉城和师尊禀明此事。

雪山的道路旁,一只褐色的小小的鸟类身影引起了陵越的注意。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只年幼的海东青被雪冻僵了倒在雪地上,探了探这只年幼海东青的的胸脯,心脉虽然微弱但还在跳动,也就还有救。

陵越想起曾经百里屠苏身边也有一只海东青追随着……那么这只小家伙屠苏也会喜欢的吧?打定主意的陵越施术把海东青身上被冻伤的伤口治愈,剩下的只要好好休养就没什么问题了。

回到天墉城的时候已然黄昏,陵越想着时间不早还是先去师尊处禀明今日在雪山调查的事。师尊的意思则是光凭这些尚不能得出结论,只是吩咐了陵越要多多注意雪山的状况。

然后从师尊那离开之后,天空已经落下了夜色的帷幕,泼墨般的夜空挂着稀疏的星星。想着这个时辰屠苏应该在房门练剑,陵越抬起脚步就去了屠苏的住处。

看到陵越到来,百里屠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迎了上去,“师兄。”

陵越点点头,然后把一小团裹布交到屠苏手里。

虽然有些疑惑但屠苏还是把裹布接了过来,裹布刚到手里的时候还动了一下,屠苏的疑惑便更深了。还没等他动手掀开裹布,裹布中的小东西就耐不住左右挣扎着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年纪尚幼的海东青在屠苏的手中扑腾着扇动自己小小的翅膀,还用自己小小的脑袋蹭着屠苏的手。看起来似乎挺喜欢他的样子,据说幼儿会把自己看到的第一个人当做母亲,而这只海东青年幼就在雪地里冻僵了,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屠苏难免会亲近些,这也是陵越会把这只小东西包在布里送给屠苏的原因。

陵越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只小家伙,但是屠苏脸上似乎还有些犹豫。

“屠苏,不喜欢么……?”

屠苏摇了摇头,却没有开口解释。他试探性的抬头看了师兄一眼,半晌之后才缓缓开口,“之前那只狐狸……”

这整了半天还是因为之前人面狐之事在介怀,陵越揉了揉他的发顶,温声解释道,“这只海东青只是寻常鸟兽,不会发生之前的事,难道你还信不过师兄么?”

“不是……”屠苏低低的说道,“那好吧,师兄给它起名字了么?之前的雪狐我还没来得及取名……”

陵越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师兄把它送给你了,那便由你来取名吧。”

百里屠苏想了想,然后说道,“那便叫阿翔吧,师兄你觉得好不好?”

阿翔?!陵越一下子愣了,阿翔不就是当初师弟带在身边的那只海东青么?那时的海东青并非由他所送,但是此时师弟确实给这只小家伙取名阿翔……好像所有的事情都稍稍改变了却又不曾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师兄……?”屠苏扯了扯自家师兄的袖子,最近好像常能见到师兄这般出神的样子,神情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怎么了?”陵越回过神就看到百里屠苏一脸担忧的样子。

“是不是师兄不喜欢阿翔这个名字?那我改别的吧。”

“并非不喜欢,这个名字挺好的。”

“……”陵越这么说,百里屠苏也只好半信半疑的点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导演,离婚吧在线阅读逆光悲伤的年少时光(10)

    神曲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后,习惯性地把我护在身后。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的家族走上衰落的轨迹时,永远别想激发别人的同情心,你唯一能看到的嘴脸就是,落井下石。所以,身为犯人的孩子的我们,连荡秋千的权利都得被别人剥夺。他们不和我们一起玩泥巴,不和我们一起捉迷藏,现在,他们连这个空地上所有的孩子都可以玩的秋千

  • 终极一班之重生大东第十章在线阅读

    某日,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李安安等人难得有兴致,围在莲池边,用手机对着池里的花花叶叶拍来拍去。本来,莲花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李安安她们家邻居就养有一水缸,每年夏天都可以见到莲花。开的花是粉色的,花瓣很小,但看上去很可爱。学校的莲池里开的是白色的花瓣,这对于李安安来说,还是蛮稀奇的,毕竟她没见过。从

  • 家养的作者她又拖延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终于到了中午,馨妍站了起来,惊醒了羽轩,,羽轩抬起头看了一眼馨妍,不说话,便也站了起来说道:“谨辰,哲寒,我们去吃饭吧。”哲寒:“好的。”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依晴说:“若晴,我们去吃饭吧。”依晴听到“吃”这一个字,开心的叫道:“好啊!好啊!妍,嫣,去吃饭去咯!”说完,拉着哲寒的手,以光的速度冲出

  • 都市之黑科技帝国之章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打滚求收藏!)

    李凡等人离开日料店,走之前中年人找到他。中年主播有些为难:“您好,这样的,我是一名主播,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李凡点点头,有些疑惑。中年人一咬牙:“是这样的,我想把今天的事剪成一个视频,放在我的美食博客上,想问一下你们介意吗?”“当然,要是点击量很大我可以支付你们一些费用……”李凡打断他:“不用了,

  • 炮灰男配成为首富后之生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一间普通的茅舍间,朗朗上口的读书声从里面传来。杨蛟打着哈欠,很没精神的盯着上面摇头晃脑的中年书生,这书生相貌堂堂,身上更是带有书生独有的儒家气质,柔弱中又似乎有些刚强,他就是杨蛟现在的父亲杨天佑,同时也是杨蛟的老师。“蛟儿!”杨天佑伴着一张脸看着杨蛟道:“你怎么又走神了

  • 俏总裁的近身高手在线阅读下海寻宝

    安定下来后我准备从储物戒指里拿疗伤药,可是没想到神识受损严重根本就打不开储物戒指。后来我就运转功法替你洗髓,从你在肚子里成型后我就一直在给你洗髓,直到你出生后我的伤势越发严重,要是在不疗伤就会留下后遗症。不得已我就只能把你交给他照顾,我看他照顾了你段时间还挺用心的就把剩下的钱都给他,让他用那些钱找个

  • 超级垃圾王第2章在线阅读

    林凡把所有东西都安顿好,就到街市买菜,之后就回家。一开门,几把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传来。“真的以为自己是大小姐,逛街可以逛到天黑!”“以为参加了话剧社自己就是明星,呸!你配吗?”“快饿死了,你凭什么要我挨饿。”这些就是林凡的家人。家人就代表疼爱吗?自小林凡已不信这种传说。她的母亲自生下她,就去了外地,说

  • 血族嫁衣第5章在线阅读

    此后的每天诺都会开着世界仅有8辆的跑车其中一辆去接薇薇上学薇薇看着Angrl设计的跑车笑了一下他们没有过多的交涉只是走在一起默默的没有话说这让别人都认为是低调的情调诶对于薇薇诺查过资料但是没什么特别的对于诺薇薇了如指掌除了小时候两个完美的人走在哪里都是一道亮点一个风景线当然花痴和草痴是个麻烦全校的同

  • 界王主第8章在线阅读

    别墅:“这就是你们的住处?”熙不可思议的问。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有钱,居然能买到聚纯街的房子。“是啊,又怎么了?”凌儿很无奈的问。“没什么,只是你们和特别。”熙解释道。“哦?是吗?你是在夸我们呢?还是损我们呢?”凌儿偏着头看着熙。“我怎么敢损你们呢?你,你干嘛总是看着我啊?”熙被盯得有点不自在。“哦,

  • 柳岸遇花明在线阅读第10节

    一点桃花,伫立窗前,几缕晨光,穿针引线,一如笑靥,甚是亲人。满园清风,似极了早起的人儿,瞧瞧花儿,复又打扫庭院。倒是唤醒了梦中的李峰。尽管昨晚费了一番口舌,却也看不出疲劳。一番打点,李峰便欲前去练武场训练几遭,门外却想起敲门声。“谁呀?”大清早的,所谓何事呢?“少爷,老爷子让您前去书房一下,”一丝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