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快穿之男主回收系统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2021/5/5 7:58:51 作者:墨沉苛 来源:红袖添香
快穿之男主回收系统
快穿之男主回收系统
作者:墨沉苛来源:红袖添香
“宿主,男主已经被你关在不知道哪个疙瘩三年了。”“哦,他认错了吗?”“没有,他出来之后还偷偷摸摸的跑了。”“那我们换一个吧。”“……,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狗子,叫爸爸。”“爸爸!”“乖。”(ಡωಡ)hiahiahia

陆洋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压着怒火说道:“中岛先生,不是说练习室出问题了吗?这就有些不厚道了吧?”

练习室负责人的中岛先生是个R国人,手里的几间练习室都采用了时下最好的设备,不仅是在音乐节期间,就是在平时,也是众多音乐人争抢的对象。

这次恒星国际传媒为了预约这个练习室,也是没少花功夫。

这个日本人也是毫不客气,预约合同都签了,说反悔就反悔了。

苏言把陆洋的话翻译过去,中岛的笑里带了一点点愧疚,“真是不好意思,对方是老客户了,这是我们老板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

预约合同放在那儿呢,怎么能说变卦就变卦呢?

“中岛先生,当初咱们预约合同也签下了,现在是由于你们的原因导致预约出了问题,你们可是要付违约金的!”

苏言听得出来,陆洋几乎说的每一个字都憋着怒火。

中岛点了点头,“这个是自然,定金和违约金,到时候我们会一并打到贵司账上。”

“你们……”

“中岛,饮水机里怎么没有热水……”陆洋的话还没说完,练习室里就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一副睥睨众生的高贵样子。

他扫了一眼门外的一行人,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中岛见了,立即点头哈腰地向白人问了好,介绍道:“这几位是这次参加音乐节的团队,是早前……预约了这间练习室的。”

白人说的是英语,尽管中岛是个R国人,这个时候也直着舌头说着别扭的英语,努力地和白人对话。

中岛可是对着被他违约的陆洋都没有这么殷勤呢。

白人一听,原来是被放了鸽子的那伙人,立马就笑了。

“原来是他们啊。你们有空到这儿来,我劝你们还是先去找一间其他的练习室吧。毕竟你们是第一次上场,到时候可别太丢人了。”

说罢,白人还轻蔑地笑了笑。

白人的话,说得着实过分,苏言还犹豫着要不要翻译,转头一看,却发现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

好吧,显然大家都听懂了。

陆洋深吸一口气,走上前一步,直接用英语说道:“这位先生,中国有句老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您觉得呢?”

白人很傲,没想到陆洋会反驳。他当即脸色一沉,走到陆洋面前。

白人一点也不拐弯抹角,说话很直接:“日后?看样子你还是没想明白。知道为什么中岛会把练习室借给我们吗?因为我们每年都来参加北原音乐节,而不像你们,今年只是走了运,拿到了参加的门票。

你觉得你们这几个‘未成年’,明年音乐节的出席名单上,还会有你们的名字吗?练习室借给你们,那都是浪费!”

陆洋实在是气不过,一下子就急红了眼。

苏言眼见陆洋就要提起拳头冲上去了,就在这个时候,顾尘伸手拉了陆洋一把,自己则站在了白人面前。

顾尘总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可是这个时候苏言回头一看,却发现这个人的眼睛,也是炯炯有神的,闪着不甘示弱的光芒。

“明年的音乐节上还有没有我们,是全世界的听众说了算的,不由你们决定。虽然不知道你们家的歌手是谁,但是粉丝如果知道你们的团队私底下是这副仗势欺人的样子,不知会作何感想?”

顾尘这么说着,季旬也从后面露了个脑袋出来,笑眯眯地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显然,方才的事情,季旬也已经眼疾手快地录下来了。

顾尘说的是中文,白人并没有听明白顾尘说了什么,但是看到季旬也手里摇晃的手机,脸色也骤然一沉。

苏言愣了愣,赶紧把顾尘的话翻译了过去。

白人听了,虽然气焰消了一些,可依旧很嚣张,“呵,连我们家的艺人是谁都不知道,还敢威胁我?”

顾尘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无所谓,只要看到你的脸,粉丝们自然会知道的。”

这个时代,粉丝们有些时候比艺人更了解整个团队。

团队里有哪些人,粉丝可能更加清楚。

白人这下才真的有些慌了,扭过头去,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你们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借练习室去!”

“练习室”这三个字,就像是一根刺。

陆洋方才好不容易因为顾尘的反击内心暗爽了一会儿,一听到这三个字,瞬间就蔫儿了。

而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成员四人。

他们,无话可说。

白人一见自己似乎戳到他们的痛处了,嘴角的笑也顿时绽开了。

“练习室的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苏言轻轻柔柔地开口,她的声音很好听,发音也很清晰,标准的美式英语,就像冰美式咖啡一样沁人心脾。

“这点就不劳您操心了。我们来只是想和中岛先生,还有里面正在练习的团队说一声,言而无信是交不到朋友的,横插一脚也是一样。

我们Capture乐队确实刚刚起步不错,可是哪支乐队不是这么过来的呢?今日你将我拒之门外,明日的我们,你怕是高攀不起。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回去练习,就不耽搁了。再见。”

苏言的话,无疑将这边的气势拉到了顶峰。

这个时候最霸气的,莫过于留给对方一个高傲又潇洒的背影。

这一行人就像是说好了一样,在苏言话音落下的瞬间,七个人一起齐齐转身离开了。

而中岛和白人,留在后面,愣愣地看着他们离开。

过了转角,季旬也立马扭头看了一眼,看到对面两个人一脸懵X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漂亮!”

苏木瞥了季旬也一眼,“你刚才真的都录下来了?”

“怎么可能。我刚才看热闹呢,哪儿想得到那么多。”

苏木一脸鄙夷,“那你们俩配合得挺好啊。”

季旬也笑着过去一把勾住了顾尘的脖子,“那是!咱们这么久的默契了。”

顾尘又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懒洋洋地把季旬也的手拿了下去,“虚张声势罢了。咱们的练习室怎么办?”

陆洋一听,眉头也不由拧了起来,“唉……嘴仗是赢了,可练习室还是没有解决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口袋妖怪之起源清尘离家见师兄 群龙相聚谈未来

    纪清尘在家里呆了几天,和家里的那些亲友一起欢度中国的传统新年。除夕夜,纪清尘看着满天的烟花。感叹道:“多美啊!”心里产生了一种很古怪的情绪。好像在外面闯荡而饱经风霜的游子,找到了一个栖息的地方。家是温暖的,纪清尘竟然有点舍不得走。纪清尘从思绪中醒了过来,连忙敛神内照,原来这天魔之气又在作祟了。庄子说

  • 春秋妖狐传之恶有恶报

    他脸上身上长出了数不清的红色软毛,头上长出红色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鼻子变成了尖尖的狐狸鼻子,他的脸变成了狐妖的脸,他本来想吸取狐妖的法力,却被狐妖给反噬了,他变成了一只站着的红狐狸。从他口里发出了狐妖尖锐的大笑声,狐妖大笑着,双腿凌空,踢掉脚下恶鬼,掌力所及,恶鬼四散奔逃,噩耗遍野。狐妖四处奔走跳跃,

  • 幽冥大陆学院报名

    魁轩将钥匙揣在衣服兜里,将鞋子穿好,准备出门。疆瑞小区作为高档小区,很多地方都是有着智能机器人管理的。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早在道路,观赏两边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无比舒心。魁轩走到停车场,开着车出了小区门。白色的车子上了道路,才是真正发动。一上路,就往高速上走,毕竟学院报名的地方离得太远,只好从高速

  • 痛打妖怪,送去出道第五章

    圣诞节来得很快,阿芙罗狄忒还是和平常一样,除了不再去图书馆。最近霍格沃茨有一只巨怪的消息闹得不可开交,安全起见她开始待在寝室学习。阿弗洛狄忒跟罗恩、双胞胎以及哈利都留校了,因为韦斯莱夫妇要去罗马尼亚看望查理。说真的阿芙洛狄忒也想去,她已经半年没见到查理了。阿弗洛狄忒一起床就发现床边多了两个圣诞包裹。

  • 藏华在线阅读第8章

    “哪里是啊,你也是一个女生啊。”林宝珠急红了眼,急急忙忙帮慕容紫换好了药就推着她往外走。“快走,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然而等她好不容易推着慕容紫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护士长刘姐推着沈家大少,带着一大帮子人,堵在门口。“刘、刘姐,沈少爷……”林宝珠低低的叫了一声,立马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门口。“

  • 五灵成仙第6章在线阅读

    叶辰此刻的心境很是古怪,明明很是激动,但是却仿佛被什么压制着,无法爆发,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然后被冲上来的星铃儿震岳满满地给抱住了。看着星铃儿红扑扑的笑脸和震岳黝黑而干净的笑容,叶辰扬起了嘴角,于是叶辰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世上是否有太多的强者在闪耀,那么就让我来一一打破他们的神话!这

  • 永恒命运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近几日县衙得了消息,说是新任长史途径水东县,要过来游玩两天做做客,恰巧碰上朝廷的灾粮运到,何洺很是小心。他整日督促何兴栋听话,念书,不要惹事,在长史面前出了差错。骂得他抬不起头,将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何兴栋是真怕方老爷生气,随便就把方颖给嫁人了,她这样刚烈的性格,可怎么忍受得了?可何洺素来看方颖不惯

  • 药修还魂之学习希望,搞事为上!

    “还听不明白,都到这份上了,别给老师装纯了,都是人啊,人就有人性,刚才我和你谈了人,现在我们聊了性。”忽然,一副对一切了然执掌的高深莫测很是奇怪的出现在梁骏溜圆脸蛋上,成熟中夹杂着一丝矛盾的羞涩。“那个,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二蛋,有特殊的癖好,比如说,依赖性啊之类的。”瞳孔出现突兀诡异,立马正色解释:“

  • 撸遍全星际的毛茸茸进击的巨人

    “对不起,兄弟。”刘一思上面那人自然也知道被奇行种发现,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跑,最后的道歉不知是对自己所说还是对刘一思所言。这个人本来是听到巨人入侵的消息,才躲在这栋楼第二层的,结果整栋楼都被击毁,他随着碎石一起掉落了下去,不过运气比较好,没怎么受伤,只是被横木给卡住了,而他在自救的过程

  •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之第四章(4)

    出了校门往右走大概五十米,有个十字路口。三个人平时都在十字路口处分别,今天也不例外。临别了,陈静给桑苑道了别,又试探着对陆之遥挥挥手,陆之遥总算没像以前那样冷着个脸事不关己站着,对她略提一下嘴角。陈静转过身去,穿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心情大好。也许有戏!桑苑的沉默持续了二十分钟。从和陈静分别开始,一直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