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氪命学院之小玉(5)

2021/5/5 7:41:55 作者:雪之羽时之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氪命学院
氪命学院
作者:雪之羽时之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各位新生,欢迎来到4年制大学,404学院。在这所学校,你们将接受最刺激的培养方案。每周,我们会抽取一名幸运学生为学院用命发电。每月,我们会抽取一批末尾学号为6的学生参加骷髅导师的死亡讲座。每年,我们会组织学生进行社会实践,有一半学生可以通过实践,成功晋入下一年级。尽管到目前为止,404学院的毕业率为零。……还有更多的培养方案,具体情况请翻开《学院生存指南》。总之,衷心的希望你们能顺利毕业。永远关注着你们的,校长先生。-------------------------------灵感来自scp、克

若说清穆的美是妩媚而妖艳,那台下的“女子”便是纯洁而雅致。

含笑的桃花眼中如同蕴藏了数不尽的星星,秋波长眉衬得原本有些锋利的五官柔和了不少,湖蓝的长袍宽松而飘逸,虽不显身材,却令人视觉上的观感显得身量更高了。

“她”兴高采烈地冲长老台挥着手,笑道:“师姐~看我快看我呀!”

清穆不动声色地嘴角一抽,满眼都是一坨蓝色的物什在跳来跳去。

这孩子……莫非是个脑袋不好使的?

若是摊上个和女主一模一样的傻白甜加受虐狂,岂不是能气死她?

“小玉,你不是说自己要选一个最厉害的长老么?”

商衡身前聚集的不少弟子皆眼巴巴地看着“她”,满脸的失落与沮丧,纷纷纳闷地问。

“若不是为了有机会与你同门,谁会来这儿啊……”

商衡长老的暴脾气可是人尽皆知,入门的一个月内不知听了多少入室弟子抱怨他,说是想好好活着,便别作死拜他为师。

玉玄影侧首轻笑:“正因如此,我才选了最厉害的清穆师姐呀!”

若非半路杀出个清穆搅乱了他原有的打算,神霄宗早被他干脆利落地灭门了,那至于临时变更计划?不弄死这女人,难消他心头之恨。

与强敌硬碰硬不是玉玄影的风格。

相继整死几十个兄弟姐妹和父尊的上百号妻妾、情人和姘头,养蛊般活到了最后,便是因他酷爱耍阴招,若非无可奈何或信心十足,决然不会与人起正面冲突。

潜伏在她身旁,找准弱点,伺机弄死,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的神霄宗,想怎么玩便能怎么玩。

清穆勾了勾唇角,心情颇为愉快。

“早有耳闻,此番四十九名入门弟子中,一个名唤‘小玉’的孩子资质最好,如今一见果真不同凡响。”

她悠然自得地摆弄着拂尘,故意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面色发黑的商衡,道:“不仅天资聪颖,就连眼神也格外清亮。”

原本想投入商衡门下的弟子们不少都随着玉玄影一同来了清穆身前,气坏了商衡,后者厉声道:“竖子!拜师一事岂容你们儿戏,说换便换?!”

他也不想要这群小废物点心,奈何脸面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不得不强行挽尊,试图拉回来几个,否则便真的丢人丢大发了。

清穆根本没兴趣和弱鸡斗,赢了也没成就感,还不如去种些花草、泡个寒泉,打发时间都比和商衡废话强。

“我只要一个,而且是替掌门收徒,名义上只是我的师弟师妹,并不负责教导。”她淡淡地道:“如此仍要争么?”

没忘了拼命恶心华容,不收也得收。

换过来的弟子们面面相觑,颇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在,玉玄影万分庆幸地松了一口气。

男扮女装实属无奈,他只能借用那两个亡女其中之一的身份,相较之下,“小玉”和他本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昔日为了活下去,更耻辱的事又不是没做过,装女人没什么大不了。

“听闻清穆长老以一己之力,打败了连掌门都束手无策的魔尊,小玉姑娘的眼光必不会差,我们相信她!即便只要一个人,能与小玉一战,也不算白活!”

一群狼血沸腾的男人群情激昂,玉玄影笑吟吟地眯了眼,看不出喜怒。

死亡名单已拟好,一个都少不了。

清穆将玉玄影打量了一番。

他着实很美,比寻常女子多了份英气,柔而不软,清而不白,见之令人格外轻快放松,莫名其妙便会对他产生好感。

速战速决,结果可想而知,玉玄影将一群人打得鼻青脸肿,还笑着冲灰溜溜逃窜的弟子们摆手告别:“师兄们再见呀~”

清穆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冲他轻轻地招了手:“随我回去吧。”

四位长老同时出声:“慢!”

清穆稍显不悦地睨了他们一眼,道:“怎么?”

“我派素来是师父择弟子,几时允许弟子择师父了?”商衡率先厉声道,“何况你资历尚浅,如何能胜任重任?”

夙寒冷声道:“明珠暗投,实乃憾事。”

另外两位长老一般说不上话,便皆讽笑了一声。

清穆心知几个老东西是铁了心要和自己对着干,既躲不掉麻烦,便干脆彻底解决。

“诸位的意思是要从我手中夺走小玉了?”她似笑非笑地问道。

三月后便是仙门大会,神霄宗的掌门及长老座下之徒必然会参加,玉玄影是这一批弟子中最有希望能拔得头筹的人。

徒儿扬名、师父也能跟着增光,此等好事岂能让给一个初来乍到的丫头片子?

清穆啧了两声,白皙的指节轻柔地抚过拂尘,道:“我一个,你们四个,若是车轮战,势必会消耗我大量的体力,这不公平。”

夙寒扯了扯嘴角,道:“修真界素来强者为尊。你若无信心打败我与三位师兄,不如趁早认输,识时务者为俊杰。”

“别误会,”清穆轻笑了一声,眉眼弯弯煞是动人,她红唇轻启,语调慵懒,道:“我是说……对你们不公平。”

四位长老同时一愣。

“下午澡的时辰快过了。”清穆懒洋洋地抬眸望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太阳,道:“你们一起上吧,我还有事,急着走。”

岂有此理!这也太瞧不起人了!

四位长老登时被气得话都说不出口,尤其是脾气火爆如雷的商衡,若非为了长老的颜面,恨不得当场拍桌子破口大骂。

清穆掐了一个诀,硬生生地将四位长老的身体黏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动都动不了,只能拼命地给对方使眼色。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嘴都张不开!”

“怪了,居然挣不脱。”

“那死丫头莫非是……”

清穆摇了摇头,道:“我等皆为神霄宗长老,理应为众多弟子做好表率,岂能为一己之私而争执不休、让人看了笑话?”

长老们皆愣住了,细细想着她的话,竟有些惭愧,纷纷停止了挣扎。

清穆起身,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笑容超然而淡漠。

“魔族方退,神霄若内斗不休便正落了不怀好意之人的下怀。清穆年轻气盛,冒犯冲撞实属不该,给几位长老赔个不是,还望别见怪。”

夙寒的脸色红一块白一块。

分明是这死丫头示弱还道了歉,为何她会浑身不自在?脸也火辣辣的疼,仿佛是自己丢尽了颜面。

商衡愣在了原地,即便清穆解除了对他们的禁制也一动不动。

小姑娘如此大义,他们这些老东西却为了些不足挂齿的小事斤斤计较、咬死不放,简直愧为长老。

清穆轻而易举地便将他们四人同时控制住,可想而知其真正实力的可怕。

这件事……着实是他们做错了。

另外两位长老同样尴尬而局促地低下了头,不太好意思直视她。

清穆感受到失去的力量回来了些许,神清气爽地笑着回了暮云寒泉。

只不过这次她并非是一个人,身后多了一条大尾巴,走到哪、跟到哪。

比起寻常女子,“小玉”的身量实在是太高了,清穆总觉得身后跟了一块大石头,一回头只能看见平坦的胸膛,只有费力地昂首才能勉强看到他的下颚。

清穆如今用的是女主的身体,又矮又小,往他面前一站,如同大人在后面看着眼前的孩子玩,当即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罢了,还不是自己倒霉。

“小玉,过来,”她靠在寒泉的池壁,舒了一口气,语调慵懒道,“给我揉揉肩。”

玉玄影的唇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跪坐在了清穆身后。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地按在了她的肩头,指腹传来的热意与寒泉的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冷热交织下,清穆觉得自己的身体萌生了些不太对劲的异样。

“师姐,舒服么?”

轻而浅的潮湿呼吸萦绕在耳畔,犹如情人的耳语,呢喃而缠绵。

清穆的眼神有些古怪,硬着头皮故作淡定道:“嗯……”

奇怪。

以往来伺候她的女弟子们无一不是这般接触,可却也从未产生过浑身战栗的感觉。

汗毛都直立,肩膀的皮肤隐隐约约在发烧,甚至潜意识想离他更近,手再往下——

“女主是绝佳的炉鼎体质,是以旁人一摸便……”

清穆后知后觉才想起这茬,愣是拼尽全力才稳住了情绪,并竭力使自己的表情不要太狰狞。

独自一人时想怎么疯怎么疯,可在外人面前,身为灵犀道君,该有威严必不可少,死也要稳!

不能回头,若是被玉玄影发现她满脸通红,即便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怎么人家一碰便身子软得不像话?

下.流!

玉玄影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女子愈发粉嫩的耳垂,脖颈都涨红了,却还是强撑着一言不发,装得好似没事人。

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手指微微用力,正直且单纯地问:“师姐的身上红了一片,是不是我弄疼你了呀?”

清穆的脑袋哄地一下便烧着了,艰难道:“没有的事,你继续。”

骤然出口让人松手,未免欲盖弥彰。

她想了又想,打算岔开话题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道:“小玉,你如今多大了?”

“十八岁。”玉玄影“乖巧”地笑着回答。

如果只算零头的话。

清穆更为自责。

人家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女孩子!

禽兽!你在想什么,快住脑!

奈何清穆活了小三百岁,素来清心寡欲、不惹凡尘,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自然也未曾有过控制情动之身的经验。

“母亲还在时,我常给她按肩,如今过了许多年,着实生疏了不少。”

玉玄影敛了眸,然而仅须臾便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笑吟吟地道:“师姐可知,雷灵根只需引适量的电流刺激经脉,便能活血舒……”

“你是雷灵根?”清穆脱口而出。

玉玄影眯眼笑道:“可有什么不对?”

那笑容莫名有些坏,又十分甜,故意漏去了还有火灵根的事实,仿佛成心吓人玩。

她对“雷”有心理阴影!

“你去将暮云小居的床榻收拾一番,我稍后要就寝。”清穆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手,松了一口气。

玉玄影依言整理床榻,不经意间自枕头下翻出了一本小册子。

“《神霄宗灭门记事》?”

他好奇地翻开第一页。

“目标:覆灭神霄,壮我声威,哦耶!”

某位魔尊:“……?”

他唇角的弧度渐深,桃花眼中的笑意也颇为玩味。

确定这本手札不是跑错了地方吗?这分明该出现在他的寝殿内才对。

这女人……抢戏成瘾。

有意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千大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赵长生站在人群里,他的目光从前方一群美貌的弟子扫过,很快便垂下眼睛,普通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些大多是三千派的弟子,六大派中,三千派虽然显山不露水,但这个门派的奇葩是出了名的。门派收弟子,大多是看根骨、悟性,或者所谓的“合道”,可三千派给人的感觉,他们收弟子似乎格外随意,但赵长生细细观察了一番,

  • 宠妻成瘾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小师姐除此之外,那白色(光明)的灵力消失后自己的经脉坚韧了不知道多少倍,否则的话自己混杂的灵力早就让他经脉爆裂而亡了,但是如今他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而那灰色的灵力消失后自己明显感觉到了灵魂的存在。林宇的修炼速度因为能够吸收八种灵力而变快了很多,虽然导致灵力不能融合从而有

  • 路过,错过,爱过第八章

    袁喜完全不清楚这俩人之间的猫腻,见没人动筷子,他忙招呼说:“快吃吧,边吃边聊。”袁悦借机转移话题,她问身边的人:“你能吃辣吗?”余希看了看飘着一层红油的那面,摇头,“不好意思,我不吃辣。”“不能吃辣那就涮清汤吧!”袁喜说着,体贴地将清汤那一面转向余希。一缕青烟随着锅子的转动飘了过来,余希鼻尖闻到一股

  • 花开说爱你在线阅读第7节

    细细碎碎的星子在夜空闪烁着,书桌上的手机指示灯也闪了一下,随之轻微的震动传来。周恣衡刚冲了个澡来到书房,头上罩着块毛巾,他边擦头发边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本书,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查看手机的想法。已是深夜十一点钟,这个时间点,还发微信来,除了张大小姐,不做他想。书翻了几页,一个走神,忽地想起今日泡汤的约会

  • 爱后余生天才编剧病倒了

    高尾和成是真心实意觉得风早香澄是个很单纯的人。从爱慕的角度来说,他从高中就暗恋神奈川立海大附属高中的风早香澄到现在,一开始会喜欢上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初见风早香澄的时候,高尾和成刚输了比赛,同队的好友绿间真太郎也很沮丧。前辈们比他们想象中要豁达一些,宫地前辈伸手一指前面挤着的人群:欸,你们看,这个女孩

  • 金牌宠妃第9章在线阅读

    虽然,一个月的义工已经做完,或许是习惯,林远又来到了万众大广场。广场那么大,游人那么多,但他一眼就看见了周晓慧。她还是穿着那身粉色短衫和白色碎花短裙,尽管身躯娇小,但却是十分惹人注意。她背着画板站在广场中央,四处张望。林远迟疑片刻正想转头离开,脚还没动却发现已经迟了。“大哥哥!”周晓慧忽然看见他,像

  • 穿越之爱在心中在线阅读第5节

    “咳咳.....回归正题,那个灵....赛娜,贝利亚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奥特之父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ー ̄),下面省略开会内容。赛文把赛娜带回家后,赛娜环视了一下客厅,手指滑过沙发,看了看手指,手指上全是灰,“那个,娜娜随便坐啊!”赛文边倒水边说,“嗯.....你们是多久没有回家了!”

  • 你那么甜呀办卡打六折

    蒋万薪告诉我,前两天他在频道上遇到一个傻/逼卖战袍,一万的战袍卖五千也就算了。他见那个傻/逼好像很缺钱的样子,就还价两千五,谁知道傻/逼竟然让他滚。他去频道骂了傻/逼一番,随后换了个小号,花了一千块钱就买下了那件战袍。他就随便问问傻/逼还有没有什么要卖的,谁知道傻/逼连号都卖了,六七万的账号,他就花

  • 不许你再乱放电![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EH事务所,验尸间。蒋煦辰在接到她老哥的电话后匆匆忙忙就赶到了事务所,到的时候也没比伊芙晚几分钟。“这就是死者的头骨?”她拿起验尸台上的头骨,左右看了看,“看起来是个美人儿。”伊芙抬眸瞥了她一眼,“看一眼你就知道了?”蒋煦辰笑了笑,“你不在的这三年我画过的死者面容没有一千都有八百了,这点程度根本就难

  • いちごいちえ[填词&杂文]在线阅读离婚的第十四天

    离婚的第十四天。老曼带了两瓶酒来,嚷嚷着说不醉不归,我说这就是我家我醉不醉都是归,老曼说我家就是她家大家一起归。OK。这么回想一下,毕业这么多年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自己掏了首付买了套一室一厅小房子,好歹在这种时候能有个跟老曼一起放心喝酒的地儿,心里有点归属感聊以慰藉。酒过三巡,老曼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