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东都阁案录在线阅读第5章

2021/5/5 12:35:25 作者:觅丫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东都阁案录
东都阁案录
作者:觅丫来源:晋江文学城
双男主古风悬疑权谋。一个是昆仑派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道长,有个很仙(che+dan)的名号紫微仙君,生物化学逻辑max,识识草药,剖剖尸体,画画mind+map。一个是从小长在军营的东都阁拷圣,刑讯逼供max,心理学max,舌灿莲花,每次负责把凶手问到哭。背景可以当作大唐的一个平行世界,有繁华的盛世,缤纷的武林,出没的胡人,江南烟雨,大漠黄沙,碧海滔天……前期基调轻松愉悦,一边破案,一边游历天下,后期吃瓜人吃着吃着吃到了自己的瓜,每个成年人,最终都有自己的选择和需要承担的责任……少年意气行,游江湖

小枝拿来两块洁净的白手帕,和白棠一人负责一只手,仔细帮小蓬清理伤口。

白棠神色凝重,用了生平最轻柔的力度轻轻擦拭着那只皮肉翻卷的手。

小枝肩膀微微颤抖,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打在手帕上,努力想让自己下手轻一点,手却止不住的发抖。

“姐姐,你别哭了,是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做这种事,我保证。你不哭了好吗?”

小蓬带着乞求的声音越说越低,想伸手替姐姐擦掉眼泪,可手腕正被姐姐轻轻握着,他不敢动,也没办法用这样一双手来帮姐姐擦眼泪。

小枝不理会他,深吸一口气,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帮他处理伤口。

白棠在后山找到小蓬的时候,他已经摘了满满一筐红豆果子,双手鲜血淋漓,不知疼痛一般,再一次伸进刺丛中。

白棠一把抓住小蓬的胳膊,喝到:“你这是干什么?”

小蓬看了他一眼,垂下头,道:“我多摘一点,你和姐姐带去山下吃。”

白棠看着那一双血肉模糊的手,倒吸一口凉气,语气却是斥责:“山下什么东西没有,哪里就需要你毁了手给我们挣口粮。”

小蓬默不作声,心知自己做错了事,却不后悔,他天生皮糙肉厚,没几天这双手就能恢复如初。一想到姐姐要下山,他就恨不得把所有能带的东西都给她带上。

可此刻看到姐姐这般模样,他又有些后悔了。

小蓬又转向白棠道:“白叔叔,我的预感一向很准,你们这次肯定能出去的。我想请你,一定帮我照顾好姐姐,可以吗?”

白棠瞪了他一眼,道:“这还用你交代,你们俩就是我的侄儿侄女,不管在哪,我都会照顾好你们的。别搞得这么沉重好不好?”

小蓬满肚子的话又憋回去,等到手上的伤都清理得差不多了,才一拍脑门,疼得龇牙咧嘴,嚎了好半天才道:“对了,姐姐,你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要给你。”说着三两步跑回房间,不一会又用两条胳膊夹了个竹篓蹦出来。

这次倒是学乖了。

“姐姐,给你个好东西,这个竹篓是我用后山得竹子做的,是个宝贝。来,我教你使用。”

小枝接过竹篓放到桌上,三人便围着这个宝贝坐下,竹篓大概跟小黑蜷起来差不多大,后山那片翠竹绿得冒油,做出来的竹篓也是绿得晃眼。背在身上小巧轻便,可惜装不了多少物什。

除了外表很鲜艳,看不出别的好来。而且这么鲜艳的色泽,与小枝向来素淡的衣饰也不搭啊。小枝隐隐有些不想要。

小蓬却是一脸骄傲,道:“你们且瞧着。小黑,进来。”

小黑舔了舔爪子,不大乐意的跳到桌子上,又跳进竹篓中。

“小白,进来。”

小白眯了眯朦胧的睡眼,不情不愿的跳到桌子上,又跳进竹篓中。

“棒槌,进来。”

棒槌委屈巴巴在原地转着圈,被白棠抱上了桌子。棒槌少说也比小黑大两圈,却在小枝和白棠惊讶的目光中,轻轻松松钻进了竹篓中。

小蓬又叫道:“芋头,进来。”

芋头从鸡窝里滚出来,屁颠屁颠跳到小蓬腿上,却是不愿跳到竹篓中去。

小蓬无奈,也不强迫它,看向小枝道:“姐姐,你把那框子里的红豆果子都装进来。”

小枝看着那半人高的框子,堆得小山高的红豆果子,懵住了。

白棠讶道:“这可真是宝贝啊,这么能装,不知道背起来沉不沉啊?”

说着伸手去提竹篓的背带,这背带不知用什么藤编成,看上去不怎么结识,白棠又用另一只手去扶竹篓,怕背带断了摔着那几只。

谁知轻轻一提,竹篓就被提起来,白棠本来准备了老大的力气,这一提,直接把竹篓提过头顶。

他怔住了,明明里面装着小黑小白和棒槌,怎么着也有点重量啊,怎么会是空无一物的感觉。他忙探头去看竹篓,一眼望到底,里面哪里还有小黑它们的踪影。

“它们都哪去了?”白棠嘴巴都合不上了。

小蓬看他这副表情,更得意了,道:“怎么样,我说是宝贝吧。别小看这只竹篓,它可是能装天下万物,不管多大的东西,都能塞进去。至于去哪了?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别担心,只要你塞进去的东西有名字,就能回来。你看,小黑、小白和棒槌,出来。”

不一会,这几只一脸懵然地从竹篓中钻了出来。

小枝抱着竹篓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喜欢,“我就说这么清新脱俗的色泽,一看就不是凡物。小蓬,你可真厉害。”

白棠看着小枝怀里的竹篓,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想要,问道:“呃……那个,侄儿,你那还有这种竹篓吗?”

小蓬摇摇头,道:“没有了,当初只做了这么一个,发现它不同寻常之处后,不敢再做了。”

“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啊,咱们天天在山上,也没啥要装的。”

“你昨天怎么不拿出来?”

“呃,昨天不是想到你们要下山心里难过嘛,哪里会想到这个。可惜,今天手伤了,不然我也给你做一个。”

白棠看着小蓬包裹着厚厚白布的双手,觉得自己心上的伤比他手上的更严重。白棠也曾做过竹篓竹筐,却从没做出过这么神奇的东西。

喏,墙角那只装满红豆果子的框子就出自他手,做工精巧,结实耐用,可它就只能是个框子。

也就是说,只有小蓬才能做出这种绝世罕见的宝贝。

小枝把竹篓抱得更紧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入侵之最强帝国之小丈夫来啦

    曲千蝶搜索原主的记忆中,关于唐小少爷的记忆并不多,包括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所谓唐小少爷看中她,唐家家主向虞家讨了她给唐小少爷做老婆,是因为唐小少爷维持了一个七岁孩子的皮,爱好遛狗逗猫、斗蛐蛐、挖蚯蚓、掏鸟窝、捕蝉等等,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嫌弃其行为幼稚,少女们没一个乐意成日在地上捉虫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

  • 网游之我能读档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果然没有很衰只有更衰呀!“啊!”锁骨传来剧痛,坠灵儿看到锁骨上的伤:“哼,你们给我等着。老娘报仇十年不晚。”说完就转身捂着伤口走跑了。夜晚的夜空下,萤火虫在月光尽情飞舞,薰衣草的紫色光辉在月光下也形成了一道美丽淡紫色的风景线。多么美丽的风景啊!可是…“啊!”“嘭~”(超大的浪花。)“谁他妈的,

  • 檀香记吸血鬼世界(七)

    被戳穿了身份,冬马也不再伪装,暴露了本来面目,与生俱来的纯血气息无法瘾藏,玖兰枢一行人终日表情肃穆,没了入住欧皇社时的那般轻松,维生零对冬马和吸血姬的举动悄悄的留意着,几乎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没有让冬马与玖兰优姬独处。但玖兰枢迟迟无法对冬马下手,若是现在靠着维生零的猎人枪,真正的冬马也会跟着化为尘埃

  • 大唐:我有一款领主游戏第一章在线阅读

    楔子: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在杂乱的旧巷子里拐三个弯——如果任何一个岔路口记错方向,你可能会莫名其妙地走到对面的大马路上。接着穿过一道破旧的铁门,注意抬脚迈过堆满整个院子的破铜烂铁。如果不小心裤脚扫到被压在最底下的可怜家伙,摇摇欲坠的废品山说不定会欢快地轰然倒塌。隔壁刚睡完午觉的阿黄也会“汪”两声来

  • 修真之捡回宠物

    史蒂夫四倍的听力及时发挥作用,远远的他便听到老旧破败的街尾拐角处,小巷子里隐隐传来阵阵呜咽,尾音还带着几分颤抖,有人受伤了?史蒂夫面色一肃,迈开长腿几个来回便进入黑漆漆的小巷子里。没有人?史蒂夫眼神里出现些许疑惑,他不会听错,借着四倍的视力勉强在只有一丝光亮的小巷子里搜寻着,或许这人正躲在某个遮挡物

  • 诱夫入局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清晨,熟悉的钟声再次回荡大山之间。周昊猛然睁开双眼,右手之中,窜起一团火焰,熊熊燃烧,释放灼热的温度。嘴角扬起满意的笑容,右手一握,火焰消散。走出屋舍,沿着山道,向外宗的中心广场处汇聚。当周昊踏上铺成白玉石道路,正巧看见王跃坤从另外一条道路走进广场,顿时双眼掠起冷厉神色。此时广场上的外宗弟子不

  • 我的百万女友聚餐风波

    “是的。”宋智孝看着面前眉目精致的女生,心想这也是一个想要当明星的女孩子啊。林钟意看到宋智孝的眼神,同样怕她误会什么:“我是来这里看朋友的。”“你有朋友在剧场工作?”一提到剧场,宋智孝的眼睛在放光。宋智孝的表情就说明了她十分喜欢演戏,导致林钟意对她的好感度飙升:“对,有朋友在演戏,我过来探班。”“钟

  • 总裁的契约妻第2章在线阅读

    图拉夫退出游戏,点击play,他笑着说道:“独家新闻,一会礼物记得刷起来。”“妈的鸡,再卖关子取关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就你话多,就你戏多!”“龟龟,好好说话。”图拉夫得意的笑着:“独家新闻,过一会我要带着锋哥吃鸡,嘿嘿嘿,锋哥回来了。”听到图拉夫的独家新闻,弹幕停顿两秒,然后直接爆炸了。

  • 只有我不是重生的在线阅读第一章

    宁情推开窗棂,一阵寒冷的风灌进脖子,凉意直达脚底。窗外秋色愈发的浓重,院子里的一棵古树,叶子已经被寒风吹得七零八落,只余零星几片还倔强地挂在枝头,可也已是摇摇欲坠,随时会被卷走。远处的天空雾蒙蒙,好似被披上一层薄薄的烟纱,就宛如宁情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他,又一整夜未归。不知是宿在商行,还是某个她不知

  • 诸天:从功夫开始第三章

    “坐,别傻站着。”宋欲雪绕到办公桌后,两腿交叠坐下,姿态优雅。她抬了抬下颚示意随春在对面坐下。祝随春拘谨得要命,她下意识挺直背并拢腿。脑子里完全把自己当成那双手搭在膝盖上只等被训话的小学生了。她看着宋欲雪,那一张一合的双唇今日是温柔的豆沙色。连带着也把的心绪稍微抚平了些,可就算如此,她还是一如既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