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落魄少爷俏总裁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5/5 11:04:49 作者:气质独特 来源:3G小说网
落魄少爷俏总裁
落魄少爷俏总裁
作者:气质独特来源:3G小说网
爱,是刹那欢愉。夜,是无止境的华美乐章。最初的相见,是在贫寒的街头,一眼惊艳,念念不忘十年。再重逢,一个是宣氏财团大小姐,另一个,是宣氏旗下云泽娱乐的一线艺人。宣氏宿敌的女儿,码头崛起的新贵。落拓不羁的宣家小少爷。爱意与仇恨,利益与真心。在这繁华绮丽的名利场,谁能不忘初心,一路扶持走到走后?若是爱意深沉,请予我承诺,守护一生一世。

“庄兄,抱歉,我好像给你添麻烦了。”

庄余用脚尖挑起其中一半门板:“你可真厉害,都断两面了,这没法修啊!”

赫连卿被这碎成两半的门吓得差点跪下去:“抱歉抱歉,庄兄,实在是抱歉,我明明没怎么用力,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这门多少银子?我赔。”

少年这样子让庄余特别想逗一逗,于是开玩笑的说:“额……其实吧,这门吧,也不是很贵,就十万块而已。”

“啊?”赫连卿张大了嘴巴:“庄兄,我卧室房门曾经也坏过,爹给我打造了一扇红木的门,也不用十万两啊,你家这门看着黑乎乎的,还有两棵蘑菇,有如此贵重吗?”

“……”傻子这会儿倒没有傻透,庄余觉得有趣,继续忽悠:“嗯,是啊,别看这门外观不怎么样,他的年龄比你和我加起来都要老,这门材质上等,是一位业界宗师所制,经过七七四十九天锤炼,可遇不可求,在我们家传承了好几代人,到我手里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啊。”

赫连卿大惊:“喔~~原来庄兄也是个富贵人家,小生眼拙了,失敬失敬。”

“……”

赫连卿去包袱里拿出一根金条给庄余:“这算是我陪给你的,够不够?不够我还有一根。”

庄余把金条推回去:“跟你开玩笑的,能不能有点儿常识,那门哪里值十万块?”

“哦,庄兄你真会开玩笑,都把我骗到了。”赫连卿把金条放进包袱里,再次走进洗浴间,还没过三秒又回头问:“庄兄,这门是就这样了吗?不用什么东西遮一遮吗?”

庄余没打算修洗手间的门,这房子是租的,房东不会负这个责任,自己也不想掏钱,如果是一个人住还好,现在家里多一个人,床正对着洗手间,里面的人洗澡能一览无遗,虽然两人都是男的,但是无论身为看的那一方还是被看的那一方,那个场景就很别扭,所以庄余拿了一块被老鼠咬了好几口的被单褂在门口当门用,被单不够长,挂上去后距离地板还有二十公分,不过能把重要部分遮起来就不错了。

“门板只能是这样了,你放心洗。”

“庄兄,等下。”赫连卿撩起被单:“请问,没有浴桶吗?要我如何洗浴啊?”

“??”庄余懵了。

浴桶?可能是要浴缸?这傻子还挺挑剔。

庄余:“我家条件有限,浴缸这么高级的东西就没有了,你凑合吧。”

“可是,这怎么用啊?”赫连卿指着墙上的热水器。

“……”

于是庄某人再次十分‘耐心’地教赫连卿怎样使用热水器这一高科技产品,顺带教他厕所怎么冲水,洗发水沐浴露是哪个,最后得到赫连卿的仰望:“哇,这些东西好厉害啊,我要记住它们,回去要让爹娘给我弄一个这种能直接烧热水的铁皮箱子,庄兄会用这么厉害的东西,也好厉害!”

“呵,你的彩虹屁拍得不错。”庄余听着心情好了不少。

浴室里滴滴答答的水声持续了半个小时,湿着一头长发的赫连卿走出来。

洗完澡后的赫连卿整个人都舒爽了,坐在转椅上转来转去,觉得很好玩,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给转晕了。

等庄余洗完澡出来,赫连卿还在擦他那头差不多到屁股的长发。

家里没有吹风机,因为板寸头的庄余用不着这个费电又娇气的东西,所以他心里的想法不是要去买一个吹风机,而是要把赫连卿那把费事儿的头发给剪了。

“你这头发真是费事儿,干脆剪了吧,洗发水不够你造。”

听说要剪头发,赫连卿把长发护得紧紧地,用力摇头:“不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那你有没有听过入乡随俗?”

“不行的。”赫连卿说:“庄兄,你家要是觉得我用的香皂太多,我会省着点儿用,我可以去赚银子买香皂,万一我明天或者后天能回家了,爹娘看到我没有头发的样子,一定会把我扫地出门,被世人冠以不孝之名。”

“……”

本来只是简单的建议剪头发,庄余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古人对的头发确实很看重,便随他去吧。

“随便你,睡觉!”庄余掀开被子正要躺下床,赫连卿盯着还湿漉漉的地板:“庄兄,地板还湿着,我睡哪儿呀。”

“……”庄余现在才意识到这点,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其实吧,这床吧,好像不算小,是一张双人床,躺两个人应该是可以的,如果对方是姑娘才要忌讳,如今都是大老爷们,哪儿有这么矫情呢。

于是庄余往墙那边挪进去,扔出一半位置:“你睡这儿吧。”

“……那多不好意思啊?”

“爱睡不睡!地上任你躺。”

“那真是委屈庄兄你了。”赫连卿快速手脚并用爬上床,铁制的床受不了他的动作,摇摇晃晃的,发出吱呀吱呀响,庄余立刻按住他:“你特么轻点儿,想要大家都没床睡是不?”

赫连卿立刻放轻动作,乖乖躺下,掀起被子盖到下巴处。

认床的赫连卿睡不着了。

从小到大夜夜高床软枕的小少爷,怎么受的了硬邦邦的硬床板,可是穷苦的主人家已经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自己,可不能嫌弃啊,做人不能如此不懂得感恩。

庄余背对着赫连卿,感觉到后面的人翻身次数频繁,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睡眠,语气不轻不重地说:“我床上是有刺吗?”

赫连卿喃喃地说:“不是,我就是有些许认床,睡不着,那个,庄兄…虽然我去不成波斯国,但是我不太想回府,若是我不回府的话,爹娘找不到我就会着急,万一他们找到我把我逮回去,必定会把我院子的墙砌高,高到我爬不上去的高度,”

“那你就跟他们做斗争,你爹娘是属于非法拘禁行为,在我们这儿是犯法的。”

“父母有养育之恩,不能捉出不敬不孝的行为。”

这死脑筋……

庄余是说不通了,他用被子蒙上整个脑袋:“很晚了,把你嘴巴闭上睡觉!”

赫连卿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庄兄,我睡觉时可能动作不太好,请庄兄海涵。”

“嗯……”

庄余没有在意他刚才说的话,最后他认识到自己的不在意是错的,因为在半夜,庄余突然被一膝盖怼在自己腹部,那膝盖的骨头不知道是不是钢筋水泥糊出来的,直接把他磕醒,并且伴随着一阵呕吐感,等他彻底清醒后才发现是赫连卿这小子干的好事。

正想臭骂他一顿,看到赫连卿躺得七仰八叉睡得正香,想来他也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吧……

庄余如是想,顺便给这小傻子摆正身体,准备继续入睡,随后听到小傻子哼唧两声,一个大翻身,向床沿那边滚去,就在他准备从床上掉下去前,庄余快速伸手环住他细瘦的腰身,一用力把人捞了进来。

睡品真的是太差了。

庄余不禁在心里吐槽一番。

怕赫连卿半夜再次掉下床,庄余起身把人挪了个位置,变成赫连卿睡里面,自己睡外面,还不忘把那头把两人缠在一起的头发拨顺。

越来越有当爹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清晨。

小天窗透进来的晨光刚好撒在赫连卿睡得粉红的脸蛋上,他幽幽地睁开眼,脑子转了大半圈才反应过来这是庄余的家,昨晚就睡在庄余的床上,可是旁边的人不见了。

赫连卿打了个大哈欠,习惯性伸懒腰,稍微动了一下,全身骨头痛得他要掉眼泪,这硬床板睡得他浑身僵硬,哪哪儿都疼,他到处看,地下室统共就这么点儿大,洗手间半开的布帘后面也没有人,他小声喊了一句:“庄兄?”

这时候门开了,庄余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

赫连卿向庄余伸出手:“庄兄,可否拉我一把,我骨头好痛,起不来。”

庄余向他伸出手,把人拉了起来。

赫连卿站起来活动全身,骨头卡擦卡擦地响,他走到洗手台前:“庄兄,请问有青盐吗。”

“青盐?”庄余正在穿衣服的动作停住了。

“嗯,青盐,刷牙的青盐。”

“……牙膏就牙膏,青什么盐啊。”庄余取出刚才出去便利店买的牙刷给赫连卿,顺带拿洗手台上的牙膏:“这个。”

看到少年此时正光着脚,庄余去鞋柜取了一双之前买小了的拖鞋给他:“穿上吧。”

赫连卿没见过拖鞋,即使是一双看上去很旧的鞋子,他还是很开心地穿上欣赏了一番,随后举着没开封的牙刷,这东西怎么用啊。

“……”

好吧,今天又是当爹的一天。

洗手间原本就不大,两人挤在一起肩膀碰撞肩膀,赫连卿跟着庄余的动作,先是把牙膏挤在牙刷头,然后塞进嘴巴里笨拙地倒腾,看到庄余含了一口水吐掉,赫连卿看得不目瞪口呆,缓缓地把嘴里剩余的半口水吐出来,在这之前,他吞了半口……

随后他不安地说:“庄兄,我不小心吞了半口,难怪味道怪怪的,会死吗?”

庄余摇头:“没事,下次别再喝了。”

刷完牙的赫连卿用手掌挡在嘴巴前,哈了一口气:“哇,庄兄,这个叫牙膏的东西味道好好闻,比青盐好用多了,嘴巴好凉爽啊。”

庄余看那管牙膏差不多用见底了:“呵,喜欢就送你,不用谢。”

赫连卿摇头:“嗯~不了不了,你帮我已经够多了,君子不收桃李之馈,该送礼的人是我才对,待我回府之后,一定让我爹送很多金条给你,以后你就可以搬到大房子里面住。”

庄余觉得这货还没睡醒。

“庄兄,你要出门吗?”赫连卿问正在换衣服的庄余。

庄余套好裤子:“嗯,去赚钱,否则明天睡大街了。”

他今天要去吴丰介绍的活儿,给一房子院墙做墙绘。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赫连卿秀出手臂那一丁点肌肉:“我可以帮你干活,别看我这样,我力气可大了。”

庄余想,或许带上他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单看这小子昨天的一系列行为,每时每刻都在闯祸,他虽然是个成年人了,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他跟三岁小孩没有区别,要是把他独自一人留在家,指不定又要闯祸,庄余可不想工作的时候接到消防员或者警察的电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死凡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苏清清微微有些尴尬,她本以为苏年年已经将此事忘了呢。她方才刚酝酿好情绪,正准备寻了借口和苏年年要宝玉,却被苏年年一句话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了。苏清清犹豫了一会,上前两步,拉住了苏年年的手,欲言又止道:“姐姐,你毕竟是爹捡来的,我是想趁这次进城的机会,替姐姐寻亲。姐姐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亲生爹娘,

  • (请回答1988)幸福时光之从回十三年前(6)

    迷迷糊糊的醒来,宫沫研看见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认真的望着她,她在错愕之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是孩童时候的样子,她明白了,自己重生了。她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孩子,记忆中怎么也想不起来见过这么一个小孩啊,小男孩看着宫沫研打量他,皱眉头,一脸臭黑的样子,冷冷道:“你醒了……”“呃,你是?”宫沫研脸一

  • 大商永不落之湘南篮球队中的女人(上)(9)

    如果你走在湘南大学的校园里,随便拉住一个路过的女生问:“呐,你和湘南篮球队熟吗?”她一定会有如下反应:反应一:两眼冒红心,一脸春光灿烂:“怎么会不熟?!”然后拉着你扳起指头开始讲,从大三教练藤真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到大二主力仙道的全部课程表再到大一新秀流川枫听什么样的音乐,事无巨细一一讲解,最后喘口气

  • [一人之下]卜卦卜出来的红鸾星第三章在线阅读

    霍砚执握着保温杯的手指微微收紧,还剩五分钟,全部收掉肯定来不及。他想了想,快步走到自己工作室,找到块平时组装机甲用的黑布。那黑布满是机甲润.滑.油的污渍。他迟疑了几秒,抓起来放在自己口袋里,去门口等着签收自己的‘包裹’。林清的时间概念很强,时间一到,一辆低调奢华的联邦限量款悬浮车就停在了霍砚执家门前

  • 家教之家有贤妻之第十章

    第10章秦时特别想把这缺心眼的丫头扔出去,但见阿浓情绪不好,到底是忍住了,只道:“要不要洗漱一下换身衣裳?”阿浓原就恨不得天天洗澡,这会儿又出了一身汗,自然不会拒绝。至于秦时的殷勤与体贴,从前在家中叫人□□惯了的季大姑娘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暗想这青年为人不错,来日要多给他一些银钱作谢礼才好。秦时不

  • 《火影》雪 蝶之家族测试 低调的萧冰

    在萧冰步入斗者的一天后,萧战将萧炎与萧冰喊了过去,严肃的道:“孩子你们已经修炼斗气一年多了不知道你们现在在何种地步?”萧炎脸上布满着骄傲的道:“父亲我现在已经是二段斗之气了”。萧战听后吃惊的望着萧炎。只是修炼了一年就已经是二段斗之气,那日后的成就必定是不可限量的。随着萧战那吃惊的表情,萧炎也是很满意

  • 玲珑天香之耳光

    李玉芬走出门一看,果然是隔壁邵婶子。她拉着她女儿王媛美正站在门口,那王媛美浑身湿透,头发上还滴滴答答往下滴水,一边小声抽泣着。“这是怎么回事啊,媛美这……怎么湿成这样了?”李玉芬问道。“咋了,你还问我咋了?!”邵梅的嗓门又尖又高,“你问问你自己家闺女!都对我们家媛美干了什么!”李玉芬扭头看看林星星,

  • 交错的失乐园第五章在线阅读

    迹部这一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想到部长居然会支持陆安这种狂妄的举动,不少人都有些愤愤不平,不过更多的人则是有些紧张起来,压力倍增,生怕陆安挑战自己,而后自己在众人的围观下败北!“山下誉!”陆安看了一眼名单,毫不犹豫就定在了100名的这山下誉身上。之前对战孝太郎的时候,系统刷新了很多提示。任务奖

  • 论坛体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暴风雪山庄模式第6章在线阅读

    杀无生来的更勤了。倒不是讨厌,怎么说呢。“季节性黏人么……”司空往鸡汤里面加了盐,一勺一勺的慢慢搅着入味。倒是自己,用杀无生的钱吃好喝好,还嫌弃他黏人,似乎有点过分了。大概是不自觉的想要和朋友相处的感情,才会稍显亲密。因为无法把握距离,所以会有热情太过的错觉吗?说到底,热情这两个字,和杀无生一点都不

  • [西游]三藏养崽攻略在线阅读第三章

    现在离营地还很远,队长的腿伤才刚包扎好,不宜乱动。不知道系统出品的疗伤药效果如何,守约没有贸然挪动队长,就这样让她靠着自己的怀里,保持她受伤的腿是直的。他知道队长好强,从加入长城守卫军之后,早已经把性命都押上了,为了她守护的帝国百姓,她不怕任何牺牲。但是守约不忍心。队长很漂亮,比他在地球时看到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