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绝世天下之林云淫贼

2021/5/5 10:08:18 作者:落雨成神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绝世天下之林云
绝世天下之林云
作者:落雨成神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才少年林云,拥魔瞳,掌神器,得造化,何为天才,为我林云也,你以为你是谁,终将被我踩在脚下。

赵晨从微微中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山林之中,林中树木高大挺拔,是他所从未见过的。太阳挂在了西边,阳光柔和而温暖,林中弥漫着丝丝的雾气,湛青碧绿的树叶在风中摇曳,好似风铃一般。

远处,白鹤在天空中翱翔,映射着夕阳的丝丝金光,发出一阵阵好听而响亮的叫声,恍如仙境一般。

赵晨收回目光,双手撑在地上,准备起身,一阵剧痛传来,让他打了个趔趄,右腿上原本压着的石头消失不见,腿上的裤子残破不堪,皮肤被尽数磨去,鲜血直流。

家住贫困山区香叶村的赵晨,从小父母便在车祸中双亡,幸得隔壁赵叔救济,生活过得很清苦平淡。在他记忆停留的最后一个夜晚,天空射来一道金光,穿透他的屋顶,射在了他的身上。一阵地动山摇中,他从睡梦中醒来。

他冲出屋外,天空之上遥挂九颗巨大的星体,颜色各异,诡异异常。就在他满脸震惊时,青色砖瓦房在地震山摇间瞬间倒塌,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他的右腿上,随后他不省人事。

就在赵晨满脸疑惑,努力回忆之时。

突然间,光芒一闪,一道人影从远处很快冲了过来。

来人身高八尺,双眉如剑,鼻峰挺拔,显得英气十足。一柄长剑背在身后,长袍白衣如雪,散在风中。神情匆忙,看到坐在地上的赵晨,停了下来,看了眼其腿上的伤,略有所思。

“这位师弟,为何穿着如此古怪,不知是来自哪坐峰下,怎么会出现在这月华峰上,还受了伤。”

赵晨盯着眼前的男子,神情诧异。

眼前的男子穿着他只在电视里看过的古代服饰,长发高束,一柄长剑透着寒芒,让赵晨心中不禁古怪起来。

“嗯?师弟莫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难以启齿?”白衣男子见赵晨默不作声,追问道。

“你好,我。。。”

正当赵晨说话之时,身后两道蓝色光芒一闪。

白衣男子回头看去,见状眼神一怔,神色显得急促起来。

“喝”,只见那男子拔出银色长剑,双脚点地,整个身子往后飘去,与赵晨拉开了数米之远。

赵晨看在眼中,一片震惊。

这是,轻功吗?

“喂,大哥。。。”

“闭嘴。”白衣男子面向赵晨,大吼一声,面带急色。

不远处蓝光乍现,那男子用眼角瞥了瞥,嘴角微微抽动一下。随即眉头一皱,一手背负身后,一手执剑,指向赵晨。

长剑散着丝丝寒气,吓得赵晨闭上了嘴,说不出话来。

“大胆淫贼休得放肆,吃我一剑。”

淫贼?赵晨脑袋一阵发懵。

白衣男子见赵晨开口说话,顿时长剑横立,向赵晨刺了过来。

正在此时,蓝过消散,两位女子先后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在前面的女子身着青衣,看上去十三四岁,面容清丽,水汪汪的大眼睛,皓肤如玉,头上扎起了双马尾,显得有些俏皮。峨眉倒蹙,凤眼圆睁,快步冲了过来。身后的女子,肌肤如雪,眉目如画,表情冰冷,一身用白色绸缎织成的长裙,细细褶皱在风中,散出香气。

白衣男子见两位女子走了过来,收起长剑,转身面向二女,双手作揖,道:“在下凝烟峰张如雪,路过于此,看到此人从山峰上鬼鬼祟祟的跑下来,心想定时宵小之辈,于是上山将其制服。”

张如雪转身看了看坐在地上的赵晨,特地用手指了指赵晨右腿上的伤处。

“哼,张师兄干得好,这个淫贼竟敢在月华池偷看我与姐姐,真是个无耻的淫贼,我定要把他打的鼻青脸肿,给我和姐姐磕头认错。”青衣女子满脸愤怒,双手握拳在胸前,恶狠狠地朝赵晨看来。

“无耻啊!”张如雪似痛心疾首,转身用剑指向赵晨,表情严肃而愤怒。

“认识我张如雪的师兄弟都知道,我张如雪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好色淫贱之辈,没想到我栖霞派竟然出了个此等卑鄙猥琐之人,要不是门规所限,我定是一剑将其斩杀,绝不轻饶。”

赵晨坐在地上满脸黑线,一阵无语,我说怎么刚刚看见这白衣男子这么匆忙的,原来是去偷看人家洗澡被发现了,拿我来顶包。“不是,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并没有偷看你们洗澡。。。”

赵晨的话还没说完,张如雪便朝他吼了过来,“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想抵赖,看我如何教训你。”说完便用手中的银色长剑在赵晨的腿上划了过去,留下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不住的往下流。

“啊~”赵晨一声惨叫,双手握住膝盖,身体不住的颤抖,脸色发白,痛苦地呻吟着。

青衣女子看着赵晨痛苦的样子,内心愤怒的情绪渐渐平息,面露不忍。

白衣女子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赵晨,“有劳张师兄了,我乃栖霞峰叶曦儿,这是我的师妹,叶铃儿。既然张师兄将此人制伏,那就麻烦张师兄再将此人送往戒律峰严加惩治。”

白衣女子,容貌艳丽无双,声音如风铃一般,好听至极,但却神情冰冷,道:“如果之后出现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或者说了不该说的话,我绝不轻饶。”说完叶曦儿朝张如雪深深地看了一眼。

张如雪听到叶曦儿的话,脸上不住地抽了抽,老脸一红,随后低哼一声,一脸正色道,“两位师妹放心,此事就包在我身上,认识我张如雪的人都知道,我张如雪自出生以来,一身正气,任何。。。”

叶曦儿看到张如雪激昂慷慨,脸都说的有些微微泛红,一时间也不愿与他多做交谈。“那就有劳张师兄了,师妹就先行告退了。”

“师妹,我们走。”

叶铃看了眼在地上满脸苍白的赵晨,拉着叶曦儿的手,小声道:“师姐,你看他这么痛苦,要不先用灵丹给他治疗下外伤吧,不然送到戒律峰,估计命也丢了。”

叶曦儿看了一眼叶铃,目光柔和:“也好。”随即从腰间的香囊里拿出一瓶丹药递给叶铃。叶铃儿拿起药瓶,从中取出一颗丹药,弹药通体红色,外表泛光似有神华流转。

“筑灵丹!”张如雪低声说了一句,语气中充满了一丝惊讶。

叶铃来到赵晨身前,低下身子,将丹药送入赵晨口中,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充斥着赵晨全身,身上的痛一下子就消失了,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赵晨舒服地吐了口气,仰起头看了眼身前的叶铃,艰难地点了点头“谢谢你!”

“哼,你这个死淫贼,要不是怕你送入戒律峰会死掉,我才懒得管你。”说完便站起身,拉着师姐的手,转身往山下走去。

二女携手离开,背影隽丽,清风徐来将一袭长裙微微卷起,夕阳映着天空色彩斑斓,将她们的影子越拉越长,色彩艳丽的花朵也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如此美丽的画面让赵晨也心生涟漪。

“师妹,为何要帮他治伤呢?”叶曦儿牵着叶铃儿的手,满眼疼爱。

“那师姐为什么答应给他丹药呢。”

“祸不及无辜。”

“师姐的意思是。。。”

“没什么。”叶曦儿玉手摸了摸叶铃儿俏皮的马尾辫,眼中似有蓝光流转。

“师姐,那个张如雪师兄是何人”

“宵小之辈,不用在意,以后离他远点就是。”

“嗯。”

。。。。

“真香。”张如雪呆站在原地,微微伸出了脖子,眯着眼,使劲着地用鼻子享受着空气中的香味,满脸陶醉。

赵晨看着眼前一脸陶醉的张如雪忍不住叫醒他。

“咳咳~”张如雪尴尬地咳了一声。回头看向赵晨,略显的有些不好意思,道:“师弟啊,师兄临危不乱,救了你一命,这份恩情,你就不用记在心上了,整个栖霞派都知道我张如雪乐善好施,做好事不留名。”

“明明是你偷看人家洗澡赖在我头上了,还在我腿上划了一剑,怎么变成你救我了。”赵晨苦笑一声,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师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受伤倒在了距离山顶月华池不远,只要刚刚两位师妹发现了你,你也百口莫辩,照样会给你送去戒律峰,戒律峰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吧,师兄看你可怜,才思泉涌救了你一命。”张如雪走到赵晨身边,坐了下来。“说来你小子也走运,竟然吃了一颗筑灵丹。”

“筑灵丹?”赵晨心中泛起了疑惑,但未表现出来,身边一片陌生的世界让他心中不禁警惕起来。此时赵晨腿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皮肤再生,像婴儿一般光滑,疼痛的感觉终于消失,他的心情也跟着豁然开朗。

“张师兄的意思是不送我去戒律峰吗?”

“师弟说笑了,师兄相信你不是那种行卑鄙之事的人,怎么会送你去那鬼地方。”张如雪朝着赵晨婶然一笑,“对了,师弟怎么称呼呢?”

赵晨心中一阵苦笑,刚刚是谁一口一个淫贼的叫着。

“我姓赵,叫赵晨。”

“赵师弟,别说师兄不照顾你啊,凑过来,给你看样东西。”张如雪神秘地将手伸入腰间的布袋中,嘴角撑开,嘴唇微张,面色激动,脸上的英气瞬间荡然无存,看上去有那么一丝不自然,不,是猥琐。

赵晨还是靠了过去,尽管他感觉眼前的这个看上去英姿非凡的男子极度地不靠谱。只见张如雪神神秘秘地从布袋中拿出一件白色绸缎制成的围兜,用指尖捏住一端,放在面前,闭上眼轻轻地闻了一口。

“真香啊,闻一口神清气爽。”张如雪看向赵晨,将白色围兜递到赵晨面前,“来一口?”

靠,这特么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赵晨身子往后斜了斜,赶忙道:“不用了,还是师兄你自己品吧。”

“师弟还是年轻啊,叶曦儿师妹的贴身衣物,也就是师兄本领高强才能得手。”张如雪面露微笑,洋洋得意。

张如雪的形象一下子在赵晨的心中算是彻底的黑化了,恨不得把猥琐二字就刻在他的脸上。

“这么说,师兄不光偷看人家洗澡,还拿了人家的贴身衣物?”

张如雪收起衣物,看向赵晨,“这叫窃玉偷香,师弟还是片面了啊,三千大道中红尘入道的入门法则,师弟刚入门要学习的东西还是很多的,以后有机会师兄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赵晨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将自己的无耻说的正义凛然。这个人都不知道掩饰一下的吗?

“师兄,怎么知道我刚入门。”

“你身上灵气匮乏,一看就是还没开始修炼。我栖霞派乃第一大派,门中天才弟子如云,像刚刚的两位师妹,便是本派数一数二的天才,天赋卓越,仅在我之下。”张如雪一本正经地说道。

赵晨冲他翻了个白眼。“师兄如何断定我是咱们门派的人呢?”

张如雪诧异的看了看他,随后哈哈大笑“师弟真的是会开玩笑,你当我们栖霞派的守山大阵是浪得虚名吗,别的门派的人想进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

时间过得很快,与张如雪的聊天中赵晨得到了很多信息,对这个世界也有了初步的认识,仿佛从张如雪的口中听到的世界是那么的新奇而有趣。

赵晨看向远方,夕阳映得天边,彩霞万丈,白鹤遨游,清风徐扬,一种迷离的神色跃然于赵晨的脸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二郎逆天在线阅读第9章

    就如同游戏一样,首次登陆昆仑阁的使徒都要注册姓名和设计形象。本名:王峰昵称:云峰子等级:三级昆仑阁的注册信息很简单,只需要留下姓名和昵称就行了,昆仑阁会自动识别你的灵魂气息,没人有可以冒充。昆仑阁还会对所有的注册用户进行分级,刚注册的使徒都是三级,拥有三级购买权限,随着你在昆仑阁的不断消费,等级还会

  • 从收废品到世界首富这里竟然是南京城

    混乱的南京城里,“卧槽,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冷寒风郁闷的说道。本是现代一名王牌特种兵的他,因为一次出任务大意之下牺牲了。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他就出现在南京城了。看着满城穿着民国服装的人们,还有周围那古建筑。冷寒风很清楚这绝不是在拍戏,既然不是拍戏那就一定是穿越了。“兄弟,这里是什么地方?”冷寒风抓住

  • 论男神的土肥圆时期[肖战]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完了日记,尽管结果可能没有那么好,就算把小男孩给带了回去,也不一定会对他好。但到底是逃离了这个鬼地方,林余安他们替小男孩松了一口气。林余安土壤想起日记里说到有本册子被藏着档案柜里,但是不知道过去这么久有没有被发现,然后给那本册子换了地方。根据日记里的提示,林余安走到小男孩当初缩着睡觉的角落,然后看

  • 玄幻之超爽学霸在线阅读第七节

    他生日过后的几天,他给我介绍他的兄弟们认识,我就觉得,他认定我了,他愿意让我融入他的朋友圈,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在一起的。于是那次我第一次被带进了网吧,陪他们玩当时最火的那款推塔游戏。最好笑的是我连开机都不会,面前只有屏幕连个主机都没有要怎么开啊,我看着他,希望他能教教我,可是他已经开始了新的游戏,丢给

  • 重生之虚拟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林妲颤巍巍地软软叫了一声:“五哥?”“哎~是我是我呀!”那边的男中音一下子恢复了活力,开始噼里啪啦地说道:“你快下来!要是有人敢拖着你不让你走,我直接上去接你保证他们立马放人!”林妲连忙道:“不不不,我马上下来。”如今林妲没有正式通告,上下班时间安排可以比较随意,公司当然也没有给她安排车子接送,所以

  • 万兽之陆在线阅读第六章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手臂太过于纤细的缘故,即使是扒上了墙头他也没有立即爬上墙壁,整个人挂在墙头,若不是南伦看不下去慢慢挪动屁.股移到他身边将之拉起,恐怕下一刻他就因为体力不支而掉下去了吧。接下来南伦又一次发号施令了,他首先让人把背包和物品拿上来,之后又开始送人上墙头,上墙头的是一个女孩子,她上去后,接

  • 大明:开局选择身份夜探迷楼

    不要说阿龙,便是“恩公”,她也无处可寻。满船搜索,忧急如焚:“恩公行事怪异,必有隐衷。我虽无辜,无端受辱,他却待我恩重如山,我怎能心生怨恨,不辞而行?”她顶风冒雨逡巡在甲板,问过数人,均是摇头,而且面带厌烦,态度漠然,好似“恩公”从未出现。寻到船角一隅,忽闻恶风不善,只觉身后寒掌狂辟,势如排山倒海,

  • 青帝不落尘之第八章(8)

    陆时秋下定决心要让于娘子瞧瞧他的本事。还没等他想出点子,上面就派衙役下来统计人口了。当然统计人口是其一,最主要的是为了征税。月朝的税明面上分为四种:以人丁为依据的来进行征收的人头税(丁税),以户为依据的财产税,以田亩为依据的土地税,每户需出一位成年男子(也就是十五岁至六十岁)服徭役和兵役等等。红树村

  • 我的首辅大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到孙爱娟忙得差不多时,孙晓乖便带着孙浩然找了过去,拽着孙爱娟的衣袖,装作很别扭的说:“小姑,我想去后山挖野菜,你带我去。”孙爱娟看自家小侄女那别扭的样子,心中暗笑,自家这个侄女娇得很,平时一点活不愿沾,别说去挖野菜了,板凳倒了都不会扶一下。尽管不相信小侄女会去干活,但毕竟孙晓乖第一次提出来,她也怕

  • 末世重生之相信在线阅读第六章

    夜太黑,陈心霓裹着段冶的大衣瑟瑟发抖,脸上都是沮丧恐惧的表情,段冶走的太快,她没追上。如此被黑暗笼罩,她真的很害怕,以前爸爸妈妈在时,睡觉的时候都要开灯才能入睡。她想起段冶说前面有家旅馆只能小心的往前小跑着,很快便看到印着“住宿”的灯箱,才终于松了口气。“住宿,单人间。”陈心霓走进去后看到了正坐在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