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宗主怎么又开挂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5/5 12:23:42 作者:乐万事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宗主怎么又开挂了
宗主怎么又开挂了
作者:乐万事来源:纵横中文网
唉,开挂人生。

梁松韵此刻刚做完大量运动,沐浴完了,正在跟老师学画画。

李向初走进殿内,梁松韵正坐在一边,拖着下巴听老师讲课,半个多月没见,她又瘦了一圈,脸部五官更加棱角分明了。

梁松韵一抬眼,随意的口气道:“李世子此前不是说过,我若在宫内,你就不管我的吗?”

李向初顿了一瞬,道:“奉太后旨意,前来教公主习武。”

没想到这人脸皮这么厚,梁松韵顿了一下,道:“你看我正在学作画呢!真的没有时间跟你学习武艺了。”

很客气的逐客令……

没想到,李向初沉默一瞬,气定神闲道:“我也可以教你作画,说不定我的水平比你旁边的老师还要高。”

旁边的老师听了这话,眼皮一抬,因为知道李向初的身份,也不想得罪人,什么都没说。

梁松韵惊得一愣,心想,这家伙是赖上她了呀!是不是男人都比较贱啊,越不让找你,就越粘着你。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那就反其道行之。于是就让教作画的老师退下了。

“好,”梁松韵轻松道,“但是在教我作画之前,我要先看看你的水平,”下巴往前一指,指向本来摆好要照着画的柏树,“你先把它给我画下来,我看看画得怎么样。”

李向初站着作画的时候,梁松韵就坐在旁边,双手托着下巴故意一脸花痴相的看着他。她是想看得李向初不好意思,让他走,没想到,李向初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顾作画。

梁松韵本来想等李向初开口询问为何看她,她再回话的,可是人家始终不问,准备好的套路都无用武之地了。

梁松韵一副星星眼的样子,只得自己先开口道:“我一直盯着你,欣赏你的盛世美颜,你没感觉到吗?”

李向初先是一顿,而后侧头,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梁松韵:“把你娶回家,慢慢看,天天看,可好?”

他这声音好听得迷死人。弄得梁松韵呆愣了一瞬,分不清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反撩?

梁松韵慢悠悠道:“婚姻大事,在你这里,好像很儿戏的感觉——是因为你是真断袖吗?”

梁松韵明显能感觉到,李向初听了这话,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周身仿若罩着寒冰。旁边的宫女太监们都吸了一口气。

梁松韵并不害怕,她可是长公主,又不是穿到一个可怜兮兮的小丫头身上,而且她在现代当明星的时候,那可是经常气场全开的。

梁松韵八卦的心活跃了起来,真的很好奇,继续道:“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可以断定陈星鸿是真断袖,但是你嘛!我还真不能断定是真断袖还是假断袖。

可是以你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看不出来陈星鸿对你有不太正常的感情,却还要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就很奇怪了。

所以,你能给我个准话吗?你到底是真断袖还是假断袖?”

李向初不说话,也不动弹,就跟被冰冻住了一样,周身寒气逼人,又显得有点落寞。

一旁的瘦瘦都急死了,心想公主聪明了两个多月,终于犯傻了,这种问题怎么是好问的?

整个大厅内,真的是太窒息了,没有最窒息,只有更窒息。

李向初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道:“真断袖,如何?假断袖,又如何?”

梁松韵:“真断袖的话,我的态度是不歧视,不支持,不反对,请远离我。假断袖的话,想必就是为了避免赐婚与我,而佯装的喽,也请远离我。”

这不是摆明了就是没看上李世子,嫌弃李世子吗?

瘦瘦现在对梁松韵的感情,已经超出了一般的主仆之情,她是设身处地为梁松韵着想,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赶紧道:“公主,您是饿晕了,说胡话了吧!”

梁松韵严厉道:“住口,不要乱插话,胆子越来越大了,罚今天一天都不准吃饭。”

瘦瘦低头道:“是。”

梁松韵的语气缓和下来,看向李向初:“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喜欢的,不喜欢的,我就直接说,从不愿浪费时间绕弯子。”

李向初一只拿笔的手,一直停在半空中,此刻,只听啪嗒一声,笔掉在了画纸上,将尚未完成的画作溅出了一片墨。他面无表情,眼神晦暗不明。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拒绝过……

梁松韵接着道:“倘若你还要用太后那道旨意来接近我,我现在就去请求太后,请她收回旨意。”

“不必了。”言毕,李向初就大步走了。

瘦瘦望着李向初的背影,感觉像是自己失去了一座金山一样可惜,痛惜道:“公主,您确定您不是饿晕了吗?这李世子,多少贵女想嫁啊!就连松语公主都想嫁的。

是真断袖,还是假断袖,又有什么重要呢?即便您身为长公主,将来夫君一样可以三妻四妾的,与其跟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跟男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倒更好,毕竟男人不会生孩子,对您的威胁还小多了呢。”

梁松韵听了这话,可乐坏了,咯咯笑个不停,笑完了,道:“瘦瘦,你真是可惜投胎没投好,要不然,可是了不得。”

瘦瘦无辜道:“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梁松韵笑着哄她:“有道理有道理,但我不同意。”

瘦瘦听到前半句,情绪刚高起来,听到后半句,神情又低沉了下去,还想劝,但梁松韵道:“我去趟一会儿,若是半个时辰没有醒,就叫醒我练琴。”

瘦瘦没机会劝了。

一连十几天,李向初都没有来找梁松韵。后宫嫔妃还有宫外的妇人,来找梁松韵的不少,梁松韵知道这些人都是来打探她的,她暂时无心应付,一律不见。

但是这天,表妹蒋佳盈来找梁松韵了。蒋佳盈很会哄本尊,从本尊那里哄走了不少东西,本尊最喜欢她,但是她一边从本尊那里拿好处,一边对本尊只存有坏心。

蒋佳盈说后天是她生日,祖母也想趁此机会见见梁松韵。她的祖母是梁松韵的外祖母,是太后的亲娘。

梁松韵嘴角勾起,把外祖母搬出来……这些人定是听到了一些传言,等不及要见她,想验一验传言的真伪了。

那就去一趟蒋府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曲折之路之第七章(7)

    皇宫今天格外热闹因为六公主的及笄礼开始了,各联盟的使者,王公大臣送来了各式各样珍贵的贺礼,皇上也大赦天下,与国同庆,而及笄礼的主角这边出了点小差错“清栀啊,我的脖子要断了”“这裙子太长了,我要摔倒了,哎呀~我好累啊”只见叶知乐头上一个公主冠,繁琐的公主正装,叶知乐正发懵的坐在梳妆台任由清栀捯饬,叶知

  • 大巫传人第十章

    于大海去见完了女儿的班主任,又跑回来领着于幼怡去了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去吃饭,还一口气点了三肉一菜。跟着,于大海一边忙着招呼女儿吃饭,一边从兜里掏出了一件东西,很郑重地交给了于幼怡。看着眼前精美的包装盒,包装盒上的那些看了让人觉得热血沸腾的广告语……于幼怡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是一部手机啊!等等!—

  • 三度霜华第九章

    【由此篇开始改为上帝视角】“有什么不可能,既然他失踪了,就表示没有证人可以说明你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我就可以怀疑你想私自占有神器。”虽然说神器谷是她一手创立的,但她可没有享有任何实权。可以这么说假如神器谷是一座公司,那么俞葬魂是一手建立它的人,之后公司交由别人打理,但他的员工记录还是在的。“我……我

  • 穿成渣攻的戏精白月光[穿书]在线阅读第3节

    “你干别的我不管!你怎么能拉着沃德去胡闹!他还未成年!”哈里斯夫人疾言厉色地训斥霍莉。“我也未成年,不要那么紧张,只是开车放松一下。”霍莉正在吃甜品,连眼睛都不抬一下。“放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车速!你居然还和那些人非法改装车辆!”哈里斯夫人气得拍桌子,“我要叫你爸爸回来管管你。”她眯起眼睛给妈妈递了

  • 帝星璀璨第8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周欣,吴丽丽已经在那痛苦了,胖子看到我满身的鲜血就知道当时的情况是如何的悲惨!我坐着那颤抖着,我回想起当时黄磊被咬的场景,一个跟自己玩的认识三四年的好朋友一眨眼之间就没了,死的状况如此的悲惨!我不停的胡思乱想,要是我开的是宝马,也许就是我停在那加油,也许死的就是我!为什么老天这样的可恶,让黄磊

  • 废帝在皇宫种田第二章

    蓝嘴鸭,顾名思义,它的嘴巴是蓝色的,而且带毒。毒液强度对于异能者来说不大,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被它的嘴巴一碰一亲,就会一命呜呼。等地上的人再次醒来时,就被换了一个灵魂,她不再是这个世界的木茶,而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木茶。一模一样的相貌,一模一样的名字,而性格,却是大相径庭。二十一世纪的木茶,她还

  • 穿到修真界考教资之第二章

    “你怎么来了?”李怀书皱眉。他不是说过让她滚出苏槐视线吗。魏媛面不改色走进来,把鲜艳的水果篮放在病床的一边,手指轻轻搭上李怀书的肩膀,挑挑眉,“我早上跟槐槐打电话说要过来,没想到这么巧,你也在这。”李怀书只觉得浑身不舒服,立即抬手拍掉,就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魏媛也不在意,自然地坐在李怀书边上,让人找

  • 偏偏惹温水苍生小哥哥

    就这样帮朋友的游戏号卖出去了,现在的飞仙号真是越来越便宜了,阴天快乐那个号是400块买来的,才玩了没多久现在卖出去就卖了250块。听说初夏去别的平台玩去了,这么久公主荡才知道原来十七情话就是初夏....跟苏生阿姨结婚了。游戏里老区的朋友宇文柔邀请自己进入了微信帮会群,微信群里的玩家公主荡基本上都认识

  • 进化天图初见

    翌日,年浩然再次召集了折剑峰众人,道:“此番挑选下山人选事大,大阁主决定三日后开放剑阁一日,各峰挑选5名弟子进入,在剑阁之内能有何机遇便看各人造化了。我们折剑峰仅有四名弟子,所以你们好好准备三日后一同过去。”大家听后都是一阵激动,连点头称是。这是姜宁忽然问道:“师父,咱们折剑峰除了我们师兄三人,还有

  • 帝女谋在线阅读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和江莱是什么关系?”江浩坤定定的看了韩寒一会,冷声的问道。他能看出来,韩寒的来头,肯定不会小,从那些保镖和车的排场,就能看出来!但江莱是他的妹妹,无论韩寒是什么来头,如果想对江莱不利,那他肯定是拼掉性命,也要跟韩寒死磕的!“我是谁?我叫韩寒,怎么说呢?和江莱没有什么关系,可以说是她的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