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和空姐在荒岛在线阅读序章

2021/5/5 12:15:56 作者:雨条子瓜 来源:3G小说网
我和空姐在荒岛
我和空姐在荒岛
作者:雨条子瓜来源:3G小说网
飞机失事,和空姐一起流落荒岛,危机重重,我得保护好她……

黎明,晨曦微露,星辰未散。

望月神界,寐月殿。

这里鸟语花香,绿草幽幽,数不尽的奇花在莹耀的星光照拂下肆意绽放,与碧绿的幽草互相缠绕,相接,将这里铺成了一片一望无际绚丽多彩的花海。

望月黎昕叼着一叶小草躺在花丛中,望向满天的繁星,目落深沉,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他目光微微动了动,向左看去,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正蹦蹦跳跳的向他走来,少女一身红裙,长发如瀑,如星钻一般的双目亦同发丝呈现的是一种近乎妖异的粉白色,娇媚可爱的嫩颜上眸儿弯弯,嘴角带着柔柔的微笑,似乎心情极为不错。

“昕儿,原来你在这啊,害我找了好久,想什么呢?”少女走到他身边坐下,俯身问道。

“没什么…星拾你怎么来了?有事吗?”望月黎昕收起思虑,坐起身看向身边似彩花精灵般的少女,眼神柔和似水。

虽然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每次见到她时,都会再次被深深惊艳。

赤金色的凤鸾仙裙包裹着少女纤细柔美的身段,一条印有凤鸢金纹的赤红衣束,系着她嫩柳般的腰肢,因跪分坐姿的关系,两只小巧白嫩的雪足刚好从裙摆露出,已初具规模的酥胸如玉碗倒扣,及腰的发丝和晶莹的眼眸皆为明媚的粉白,粉眸流转间,展现出一种本应不该在这个年龄出现的妖媚,但却毫无违和。看到他直勾勾盯着自己,少女柔嫩的唇瓣微倾,美目轻眨:“没事就不能找你啦?”

“不不不,怎么会……”望月黎昕慌忙摇头,娇软甜润的声音让他心魂一阵荡漾,赶忙敛下心神,稍带疑惑的问道:“只是…平常的这个时候你不都在修炼吗?不会又是偷跑出来的吧……”

望月星拾浅浅的笑了笑:“嘻……不是啦,是玥儿姐姐让我来的,姐姐说今晚再给你净化一次,你的阴寒体质就会永远沉寂,以后就再也不会发作了,昕儿也能和我一样正常修炼了。”

“真的吗?今晚……?可是现在天才刚刚亮……”望月黎昕有种不妙的预感,同时心里闪过一道疑虑。

“我是来找你玩的啊,顺便晚上将你带回姐姐那去。”望月星拾雪白的小手抬起,轻柔的帮他理了理额前微乱的发丝,精致的嫩颜上小狐狸般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起来:“放心,有本公主陪你,你今天是绝~对不会无聊的。”

“……”

听到这话,望月黎昕顿时感觉自己头都大了一圈,这小妮子自从化形之后不知为何精力格外的旺盛,要不是平时一般都是玥儿姐看着她修炼,以她这掀天覆地的性子,自己非得被她折腾死不可,但是今天……

“那个……星拾姐姐…我……”

“啊!对了!”望月星拾一声娇喊,手儿轻轻抓住黎昕的衣袖:“清月姐姐是不是从北寒雪域回来了?昕儿我们先去清月殿好不好?我想吃清月姐姐做的点心了……”

望月黎昕:“……”

“呃……好啊,当然可以,那现在就去吧。”望月黎昕心中微舒一口气,还好,只是去清月姐那里而已……

“诶?你刚刚是不是想要说什么…?”望月星拾歪着小脑袋问道。

“没什么,清月殿的灵阵离这不算太远,慢慢走过去就好了。”

“噢……”

“……”

沐浴着晨曦的暖阳,望月黎昕牵着星拾的小手漫步在由花草翠木组成的清幽小径中,看着远处似与天边相接的缤纷花海,不禁有些目眩迷离。

“昕儿你记得吗?我们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呢……”

“是啊……小时候的你多可爱,乖巧听话,还毛茸茸的,现在就知道惹祸!”

“你还说!那时候人家明明想睡觉,你还天天抱着人家到处乱跑!”

“啊……哈哈,那个…以前不懂事嘛……”

“嘻嘻……”

——————————————

望月神界,天月城。

此时,天月城上空,缓缓飞过两道身影。

“天羽,你说…父王此番召回我们,所为何事?”其中一个身穿白衣,面容俊美的男子问道。

“不知。”名叫天羽的男子手抚折扇,眼睑低垂,淡淡的道。

似是早已习惯了他的言行,男子并未理会,继而道:“我感觉应该是……谛月?”

望月天凌诧异的看向前方,一个女子正向他们飞来,女子一袭水蓝颜裙,颜若白玉,眉目如画,清艳的双目似幽冷的深潭般深邃,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一丝忧虑,她落在两人身前轻轻一礼:“天羽哥,天凌哥。”

“谛月妹妹?”望月天羽一双桃花眼眸微眯:“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要闭关准备突破神灵境么?”

“离尘传音说父王有要事商议,让我尽快赶来,两位王兄不也是吗?”谛月抬起臻首,柔声说道。

“哦?那可真是奇了,”望月天羽一声嗤笑:“那老不死的又……”

“天羽!”望月天凌瞪了他一眼。

“呵呵……没什么。”望月天羽耸了耸肩:“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吧。”

谛月:“……”

三人不紧不慢的向天月城中心飞去。

“天羽哥,天凌哥,你们……知道南荒域发生的事吗?”谛月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神月天宫,缓缓出声。

“我们族人在南荒域遇害那件事?”望月天凌沉声问道。

“对。”

“在外历练的小妖狐那么多,夭折几个不很正常么。”望月天羽随意的说道。

“不,这不一样。”谛月摇了摇头:“天羽哥你之前不在望月神界,所以不知晓此事,他们并非亡于意外,而是…被人所害,目的暂且不明。”

“……?”

“应该是为了妖丹,死的那些族人尸身我都亲自检查过,内丹皆已被取走,还发现…每个尸身上都存在一缕聚而不散的魔气,但……也仅此而已,并不能直接说明什么,父王此次召回我们,想来应该也是为了这事吧。”望月天凌思忖道,同时心里闪过一道疑惑:他之前不是去的南寰星域吗?怎么会……

“这样啊……”望月天羽一声低念,手中折扇轻轻的拍打着掌心,轻笑道:“我曾经无意中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有关记载,我们望月神狐的妖丹…在某种特定条件下,兴许会有一些强大的作用,那是一种…较为奇特的祭炼之法,呵呵……有意思。”

但是……

“唉……”谛月一声轻叹:“若当真是魔族所为,那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善终。”

“总之,在一切没有确定结果之前,还是不要妄加猜测。”望月天凌揉了揉眉心:“天羽,你刚说的祭炼之法,那是什么?”

“嗯?”

“我说,那个祭炼之法,是什么?”望月天凌又重复了一遍。

“哦……没什么,几千年前的事了,时间太过久远,也许是我记错了,仔细想了下…根本不可能。”望月天羽随口说道,但眉头却稍不可察的动了下。

见他似乎不想多说,望月天凌也没有再问,很快,三人交谈间,已临近天月城中心,一座长达千里的擎天宫殿映入眼帘,从天空俯视,就如一只在大地上伏卧憩息的天穹神狐,九条狐尾之处,一重重穹楼殿宇星罗棋布,遍布其身,狐首之处,便是神月天宫。

这时,一个身覆银甲的天宫守卫闪到他们身前躬身一礼:“天羽殿下,天凌殿下,谛月公主,妖帝已等候多时。”

“嗯,我们走吧。”

“……”

“……”

神月天宫内殿,璨莹的星月琉璃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将整个大殿染上了一层圣洁柔和的光晕,殿堂中央,一个身着白玉锦衣的男子立在其中,雪色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他双手负在身后,抬首望着上方的星河图,似与天地相融,但一双眼目,却散发着一股惊天的摄魂威凌,就如同让万灵臣服的世间帝王,令人心生敬惧。

突然,一个老者出现在他的身后,佝起身子拜下:“主人,离尘殿下已至。”

“让他进来。”

“是。”

老者退下后不一会,望月离尘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一身青玉长袍,嘴角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上前一礼:“父王。”

“他们呢?”

“呃……”望月离尘抓了抓头发:“天羽,天凌,小寒还有谛月应该快到了,天幕和晗月都不在望月神界,天幕不知在何处,晗月……应该是在寰灵宇宙历练,我也找不到他们,至于灵轩大哥,我已经两千多年没有见过他了。哦,对了,寐月前些日也已离界,不知何时归回。”

说完,望月离尘灿灿的笑了笑:“嘿嘿……父王,其实这点小事真的完全不必惊动到您。”

“小事?哼!”望月妖帝转过身,目光冷彻心魂:“给本王说清楚,那些魔气,到底怎么回事!”

“……”

见已隐瞒不住,望月离尘轻叹了口气,缓缓收起笑容,脸色肃然的道:“此事,他们做的极为隐蔽,甚至可以说是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只留下一缕不知何源的魔气,如不是魂玉,我们现在都还无迹可寻,但……三十七长老之子殷夕辰命陨之前的魂音,只有四个字。”

“弑——天——魔——族!”

———————————————

一处青山绿水的山谷之中,莺啼燕语,溪水潺潺,望月星拾与望月黎昕坐在一条小溪旁边,此时她正张开白嫩的小手给望月黎昕看她的手心。

看着她手心里的数十张淡白色半透明符纸,望月黎昕顿时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都在狠狠抽搐,生生强忍住掉头就跑的冲动,颤声道:“灵……灵爆符,这么…多?你哪里弄来的?!”

“清月姐姐刚刚给我的呀。”望月星拾巧笑嫣然的道。

“她……”

望月星拾手指夹起一张符纸在他眼前晃了晃:“准确的说…是姐姐给我的符纸,上面的符印是我自己刻的,怎么样?我聪明吧?”

“所以…你又要拿这个东西引妖兽??”望月黎昕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一下屁股。

望月星拾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对啊,要不然我们来这干嘛呢?”

“……”

“呃……那个…我突然想起来净化要用的谧心玉好像没有拿…”望月黎昕又悄悄往后挪了一下。

“嘻嘻……在我这呢。”望月星拾雪白的手儿轻轻一抚,一个莹白小巧的狐形玉石显现在她的手中,颜色几乎与她手心融为一体,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衍灵石也……”望月黎昕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却在哭泣: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糊弄不过去了,望月清溪我特么要被你害死了!

“也在我这呢,好了好了,需要的东西我都带了,乖乖听姐姐话,走吧。”说着望月星拾起身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向山谷深处飞去。

不一会……

轰————————————

平常静谧的只闻鸟语的密林深处,突然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轰鸣声,贯彻整个山谷,惊起鸟兽四散,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声愤怒的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望月黎昕抱着数枚紫色晶莹剔透的灵果,越过层层树木,草丛,快速向前飞奔着,后面,是数十只形态各异的妖兽紧跟而随。

虽然紫朱灵果的守护妖兽已经被小丫头给引走了,跟在身后的这些崽子们实际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但也经不起这么耗,带着它们转了又转,绕了又绕,才终于将它们甩开。

目送着兽群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望月黎昕心神一松,一屁股瘫坐在古树下,气息略微急促……

不一会,望月星拾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见他这个样子,双眸弯成两个月牙:“才那么一会,就累成这样啦?”

“姐姐…我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啊…呼……累死我了…”望月黎昕有气无力的道,他一只手扶着古树慢慢站了起来,将怀中的灵果递给了望月星拾。

望月星拾手儿捏起一枚紫朱灵果放在鼻间闻了闻,笑道:“上等品质的朱灵果,昕儿你好厉害,这果子对你身体很好哦,走,我们再去弄些。”

“还去?!不去不去,我真的跑不动了,死也不去!”望月黎昕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身体倚向古树,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开玩笑,虽说自己的任务只是摘了就跑,但为了几颗灵果就要去面对那么一大群张牙舞爪的妖兽,心脏实在是受不了啊!

“昕儿我是为你好嘛,你身子这么弱,不补一下怎么行?寐月殿的丹药药性太强你又吃不了……”

望月星拾有些无奈,这家伙根本就不用跑好不好,身上有我和玥儿姐姐的灵魂威压,任何妖兽都伤不到他的……

明明就是胆子小!

“星拾…其实我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只是从小因为经脉的原因让我看上去比平常人虚弱一些……感觉近些年你都给我补的也差不多了,而且玥儿姐姐也说了啊,今天晚上在帮我净化一次我也能和正常人一样修炼了,你真的没必要为我这样。”望月黎昕苦笑,她还是把自己当成以前的小孩子。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们回去吧,都玩了一天了,玥儿姐姐回来看不到我们会着急的。”望月黎昕微微瞟了眼天色,已近黄昏。

“那……”望月星拾粉目转了转,向前一步,嫩唇轻轻贴近他的耳边:“昕儿,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晚上…我会给你摸我的尾巴哦……”

“……”

闻言,望月黎昕愣了愣,随后缓缓转过目光,一双大大的桃花眼释放出饿狼看见小白兔的眼神:“你……确……定?”

“嗯嗯,多久都可以呢……”说完,少女脸颊上已浮现出一抹粉红,娇艳欲滴。

“好!这可是你说的!”望月黎昕大手一挥,主动从星拾手里拿起一张灵爆符,率先往树林里走去,目光里坚定中透露着一丝毅然,气势那叫一个磅礴恢宏,哪还有刚刚累死累活的样子。

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似是惊讶转变的如此之快,“哼!坏蛋…”望月星拾低头一声娇嗔,随后快步跟了上去。

———————————————

另一处宇宙虚空中,星海无垠,星云浩瀚,一个白衣男子静静地漂浮在星辰之间,黑色长发无风飘舞,周身灵气汹涌宛转。

忽然,他似有所觉,缓缓睁开了眼眸,顿时,虚空之中,多出了两道比星光还要明灿的凌光,前方的空间微微的扭曲,撕裂,一个如梦似幻般的仙影,若隐若现。

男子定定的看着前方,似是有所疑惑。

“寐月……”

“何事?”

世间,能这般轻易找到自己的,不多,她,是之一。

寐月无言,玉指轻点,灵力释放,一道光幕出现在两人身前的空间,光幕上,映着数个人影,似是在交谈着什么…

一刻钟后……映像结束,光幕缓缓消散…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过了数息……

“他们知晓么?”男子出声问道,声音无悲无喜。

“并不知情。”寐月说完稍稍迟疑了一下:“但……天羽可能察觉到了什么。”

“让他勿要轻举妄动,我……”

“天幕,我来找你…是为了让你知道这个荒诞至极的真相……”

“亦是给你个警醒。”

“如若真的到了那天,你……就是他们最先要杀的人。”

“杀……我?呵……”望月天幕僵冷的面孔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似是冷笑,似是嘲弄,他转首看向远处璀璨的星海:“看来,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并无太大把握,只能说,是一场赌。”寐月轻轻闭目,如梦般的的仙影缓缓覆起一层莹白光芒:“我不能离开太久……总之,你暂时先不要回妖界,我会给你传达一道神念,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其他的…交给我。”

“……”

“对了……晗月现在身在何处?”寐月突然问道。

“我只知道她在神界,不用担心她,那小丫头聪明的很。”望月天幕颇为笃定的道。

“那我便放心了……”

话音落,寐月的身影已在白芒的笼罩下渐渐消失。

邃寂的虚空中,只有望月天幕一人静静地等待着。

一时辰后……

感知到寐月传达的神念,望月天幕皱了皱眉。

下界……

“罢了……相信她吧……”

一声自语,他双手微微曲拢,纤长白皙的手指凝结成道道玄奥繁杂的手印,灵力释放之下,一个庞大的金纹阵法在星空中逐渐显形。

星光汇聚之时,望月天幕本如神圣光明般的双目幻发出两道明灿的金芒,流光舞动间,最后一道阵印指间生成,手掌轻轻向前一推,顿时,以他为中心的万里虚空之内,一股摄天撼地的噬空风暴在阵法中心凝聚,逐渐蔓延,悄无声息的吞噬着一切,临近的数颗小型星辰直接被风暴无情卷入,骤然撕碎,化作漫天飞尘……

望月天幕一脸漠然的看着这惊世骇俗的情景,直至一切湮灭,化为空无,他的身影才在星空中缓缓消失。

———————————————

寐月殿

夜幕,清风明月,辰星点点。

望月星拾坐在一片小湖边,湖水清莹秀澈,皎洁的星月光辉映照在湖面上,就如同明夜星空的倒影般,幻美圣洁。

望月黎昕枕着星拾纤细白嫩的玉腿上,两只手把玩着她一条粉绒绒的尾巴,手感暖柔顺滑,还带着丝丝馨香,他双眼微眯,一脸惬意享受的样子,感慨道:“此生如此,死而无憾咯……”

望月星拾白了他一眼:“昕儿,你再怎么说也是望月王族的十三殿下,本公主唯一的王弟,能不能有点出息……”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最后几颗灵果喂到黎昕嘴边,看着他全部吃下。

“嘿嘿……”

“……”

“嗯…星拾,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望月黎昕一边品尝着清甜的灵果一边说道。

“不急……”

一声很轻很轻的呢喃,望月星拾手儿撑着脸颊,看向远方似与星空交接的湖面,目光迷离,八只粉白可爱的狐尾无意识的在身后微微摇曳(另一只被望月黎昕抱在怀中),似是在想着心事。

“你今天…有些奇怪…”望月黎昕睁开眼睛,看着望月星拾娇美的嫩颜:“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啊?有吗…?”望月星拾垂下目光,香香软软的发丝轻撩着他的脸颊,粉水晶般的眸子带着一丝茫然与他对视,但很快又把目光转向别处:“昕儿你想多了……”

望月黎昕慢慢的坐起身,手中轻轻柔抚着她的尾巴:“星拾,你一直都不怎么会说谎,更何况……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互相陪伴在彼此的时间,比自己的影子都要长,你骗得了谁,也骗不了我啊……”

“真的没有啊……”望月星拾有些委屈的摇了摇头。

“……”

“唉……”望月黎昕伸出手捧着望月星拾的小脸,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是与我有关的对不对?”

“我……”

望月星拾一双眸子逐渐变的水汽莹莹,一滴滴泪珠漱漱而落。

“诶?你…你哭什么啊……”望月黎昕一脸发懵,手忙脚乱的拂去她脸颊上的泪珠。

望月星拾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泣声道:“……昕儿,如果…我们将来要分离很长一段时间,你会不会…忘记我……”

“……”

“怎么可能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望月黎昕也能大致猜到一些,看到她这个样子,实在不忍心多说,只好柔声哄道:“不会的,我就算忘了我自己,也不会忘记星拾姐姐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真的吗……”似是还有些不放心,望月星拾泪眼盈盈的问道:“即使这个时间是十年……百年……千年,甚至是……”

“真的!”望月黎昕点坚定的点了点头,打断了她的话,心中有些不明所以,他轻轻抱住望月星拾的肩膀:“星拾,你告诉我,玥儿姐姐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没有啦……”望月星拾手儿揉了揉眼睛:“只是…昕儿长大了,想到我们终有一天会分离…有点伤心而已……”

抹掉最后一滴泪珠,她破涕为笑道:“放心吧,我没事了。”

望月黎昕有些无奈:“……好吧,既然你不想说的话……”

“昕儿,你…闭上眼睛。”望月星拾水润润的眸子看着他的脸庞,突然说道。

“啊?”

“闭上眼睛…”

“噢……”望月黎昕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的的闭上了双眼。

望月星拾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许久,她身体微微前倾,轻柔的环住了他的腰,花瓣般的嫩唇轻轻印在了他的嘴唇上……

“唔……”

感受到一股馨香的气息,随即一抹柔软的触感直入心魂,望月黎昕诧异的睁开眼睛,本想挣脱,但看着眼前的少女梦幻般的容颜,以及眼角上的一抹泪痕,一时间心绪难言,此时望月星拾也正怯怯羞羞的看着他,看到他眼睛睁开,脸色一红,迅速闭上了眼眸,却又抱得更紧。

“……”

望月黎昕心神渐渐沉静,眼神变得柔和,因并未被用灵力压制,他反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舌头顶开贝齿,捉住她软软的小香舌,肆意交缠,吸吮……

“嘤……”望月星拾一声嘤咛,眼睫微颤,心儿更是纷乱,纵然心中万分不舍,但想起玥儿姐姐对她说过的话……

抱在望月黎昕腰间的雪手携带着温和的灵力逐渐往上,在他后首轻轻一抚……顿时,望月黎昕的世界化作一片黑暗,软倒在了她的怀中……

昕儿……对不起……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愿与你分离……但是……

看着怀中少年的的面容,望月星拾死死忍住眼中的泪水,将自己手上的一枚精美的白色指环摘下来戴到了他的手上,用灵力缠缚住,随后抱着他向寐月殿飞去……

寐月殿内

“姐姐……”

望月星拾一声轻唤,走进殿内,月光倾洒而下,将整个大殿映上了一层莹白的月晕,一个绝美的背影立在其中,似是等待许久。

寐月转过身,圣美的仙颜似凝聚了世间所有美好的光华,一双剪水秋眸中蕴含着无尽枯寒,她走到望月星拾身前,看了眼她怀中的望月黎昕,无言,玉指灵力凝结,幻化成道道灵线,轻点在他的眉心,一抹暖柔的白光一闪而逝……

半刻钟后……

“灵脉的封印已被我解开,同时,他的记忆已被我封印。”寐月折身向外走去:“空灵阵布在了北方,星拾,你带他过去吧。”

“姐姐,我真的不能…陪昕儿一起吗……昕儿几乎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到别的地方,会不会吃苦…会不会受欺负……”

寐月停下脚步,侧过目光,柔声道:“星拾,你身负神妖之魂,待在昕儿身边会给他带来更多麻烦,我知道你担心他,放心,只是出去历练一段时间而已…也许用不了多久……

若以后真的想保护好他…就潜心修炼,别想太多,莫要浪费了你的天赋……”

声音飘飘渺渺,望月星拾缓过神时,寐月的身影已经消失,空旷的大殿中,只余点点光影……

……

云端之上,寐月默默看着夜空中的那一轮莹月,心中幽叹……

(本章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主第4章在线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花轿停了。透进来的光线将盖头穿成了透明,原来轿帘也已经掀了起来。阿芜扶着轿壁,踱出了轿子。旁边立刻有女宾搀扶过了阿芜。阿芜在女宾的牵引下,迈进了门槛,跨过了火盆,行至大堂。身前走来一个黑影,阿芜知道,那是她的夫君,也是她今晚要杀掉的人。那人牵过她的手,感触到对方的体温,阿芜有些恍惚。这

  • 神梦仙修第1章在线阅读

    PS:故事发生在平行时空,该时空的水蓝星的发展历史与地球总体相似度95%,有那么5%的发展与现实世界不一样,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时间进程为2010年左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朱子龙,西川省人寿县人,今年25岁,西川省首富,华国2010年十大杰出青年之首,世界富豪榜排名前50位。“福布斯”发布的201

  • 玄门魔神宗师第8章在线阅读

    很快整个容亲王府装点成红色,婚期更近,凤瞳也没过问,只是随苹果和桔子料理。倒是秀亲王来了几趟,几次欲言又止,只是道:“你可千万虽委屈了人家。”“我都己经王君礼待了,还能怎么样。”凤瞳说着,她可是真没胆抗旨拒婚,她不会有什么事,估计韩墨就麻烦了。“不过你的正夫是和亲送过来的,以后倒也过的舒服。”凤祎说

  • 星途似锦(娱乐圈)在线阅读第7章

    今天,卡布瑞将要同两位姐姐一起再次走进人族的世界。他的内心很忐忑,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而是因为自己曾经去过一次人族的世界,那次被人无情的抛弃了,他的心里有一些阴影。卡布瑞担心自己再次被抛弃,那个人头攒动,高楼密布的地方是他的心结。语焉再三的叮嘱:“卡布瑞,你一定要记得,进到了人族世界,千万不要使用任何

  • 特种进化第三章 情结的开始(下)

    第三章情结的开始(下)第四节初疯子等好车,等队友都下了车后,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对话“怎么了?看你今天有着不太高兴?”“没有啊……我挺好的,没有不高兴呀”“好吧……”“你带水杯了吗?”“我带了”“行里面有点冷,你先在车里坐会儿吧,我进去看看”“好”疯子打开车门,下了车又嘱咐了几句转身

  • 神奇宝贝之光暗双子之第三章:第三猎灵团(2)

    “怎么有三只!不是说弗洛伽是单独行动的吗!”陶如颖也皱紧眉头,手上顿时出现两把手枪,对准三只精灵,随时准备射击。许辰炎也收回了笑容,脸上满是凝重,沉声道:“这次还真是遇上麻烦了啊。”墨瞳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希望我们能活着回去啊。”陈雪望向箫陌语,可箫陌语还是那副样子,站在最后面,连武器都没有拿。

  • 不一样的神仙侠第九章在线阅读

    那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他能对抗的了。在那光锤下,斯科利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只需要轻轻的一捏就会死掉。而且在那光锤砸下来的瞬间,巨大的威压压迫着斯科利让他动都不能动,只能静静地等死,那种看着死亡渐渐逼进的感觉差点让斯科利疯掉。“你问我是谁?”天谕思考一下,突然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 王者荣耀马超同人:孤雨在线阅读第10章

    报完志愿后,李一凡放下一切杂事,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复习当中,每天学校里的闲言碎语也无动于衷,好像他们议论的是某个路人甲,李向东知道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也没有过来打扰他。时间就这样在李一凡的闭门苦读中,飞快地过去了。高考的时间到了。7月6日的下午,午休起来的李一凡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背题,心里总是毛

  • 剑都之第六章(6)

    “为什么,母亲?”莫柒愤怒地站起身,看着眼前依旧优雅地吃着饭的妇人,大声地问道。妇人只是笑笑,说:“莫柒,你要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平民,不是那些可以为所欲为的平民。因为我们是大家族,所以,就必须这么做。”不容一丝犹豫,也不容一丝挣扎。“那么就可以不顾我的幸福这么做吗?”莫柒冷笑,“果然,您和那些自私的

  • 都市之至尊神医在线阅读第5节

    好闻的气味闯进她呼吸里,随即一个怀抱把她圈了起来,眼前出现一双手,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指节分明,左手上戴了一块精致一看就很名贵的表,很配她,很好看,就是这双手,曾经……孟思凡拿过她手里的袋子,倒出了几颗豆子,放在手心,推在她眼前。“记住了没?”耳朵旁边的声音这么熟悉这么亲密,感觉好到会令她颤抖起来,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