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从今天起做女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5/5 11:58:48 作者:孤狼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今天起做女神
从今天起做女神
作者:孤狼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本世纪最漂亮最聪明的女人。她被古典诗派和现代诗派同时称为诗仙的女子。她同样是以最伟大的作家,《简爱》是无数痴男怨女泪流满面,她写的《老妇人》写出了世界女子精神。她发起了女子革命,掀起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她是创建现代有乌托邦的和平女神。她是世界第一个女子总统,被人称为铁血女王。她就是艾薇尔.李。(其实就是一个智障男变成女的,变成女神的故事,百合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那……好吧。如果行李太多拿不了,记得来找我。”说着,金则泰拿出名片,伸手递给楚靖。

楚靖很自然地半站起身去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无可避免地目光相遇时,楚靖的心震动了一下。以前,他没有特意注意过金则泰的长相,也下意识地在回避与他目光交汇,现在这么近地看到金则泰,对方的容貌以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他不由呼吸一窒。

金则泰不是那种耀眼的长相,他五官端正,看起来很顺眼,会给人留下“这个男人长的不错”的第一印象。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的气场,强憾而又友善、有亲和力,会让人觉得“这个男人很靠得住”。同时,也因为金则泰的成熟、有历练,使得他在接人待物上显得从容不迫,很能赢人好感。

“不许弄丢。”金则泰笑着说道。

被那双黝黑的眼眸深深注视,楚靖有种“又被他看光了”的感觉,眼神下意识地闪避,手一松,原本捏在指尖的名片掉了下来,落到了面前的茶几上。

“啧,看,我刚刚说什么来着。”金则泰笑起来,然后拿起了名片重新交到楚靖眼前。

“拿好。”

楚靖低着头接过名片,收进口袋里。

金则泰没有再说话,而楚靖,他一向话就不多,两个人之间有短暂的冷场,会客室内突然变得安静,让楚靖有点不安。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楚靖快速地说出这一句。

“嗯,没什么事了。啊,不如喝杯咖啡再走。”

“不,不要了。”楚靖紧张的好像将要进考场的小学生一样,匆匆站起来告辞。

金则泰并没有挽留,他心里在想如果他开口,也许眼前的小家伙会紧张到晕倒。带着微笑,金则泰站起来送楚靖出去。

走到门口时,楚靖突然想起来有一件事要说,他猛地转身,差点撞到跟在他身后的金则泰的怀里。

眼看着几乎贴着他身体站着的楚靖脸色大窘,垂下头,耳朵慢慢烧红,金则泰站定,笑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还欠你钱。”楚靖后退了一小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低声说道。

“唔,那个啊……再说吧。”

“我会还给你。现在是没有。我会还给你。”楚靖握紧拳头说道。

“嗯,没关系,慢慢来。我不等钱用。”

楚靖想想,金则泰说的也对,他松了一口气,低着头道别,“我走了,你留步。”

金则泰果然留步了,站在会客室的门口,目送楚靖的身影离开。

“就这么走了……不过没关系,还会回来。”低声自语了一句,金则泰笑着回办公室工作去了。

在楚靖的内心深处仍然存着不愿意借住在别人家的想法。他去退掉了租住的小小蜗居,将不多的行李整理成两份,一份打算交由阿KEN代为保管。

见楚靖背着背包,一手提着一只旅行包来找自己,阿KEN诧异,拉着楚靖急忙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出埠去?小靖,只听说在夜总会表演的乐队会去东南亚几个城市走埠赚钱,你要是跟人赌球的话还是不要。那边人生地不熟,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去了会被当地帮派欺负,好危险的。”

楚靖低下头,“不,不是。”

“那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把这个寄放在你那里,方便吗?”楚靖说着提起旅行包给阿KEN看。

“可以,当然没问题。可是你到底……”阿KEN疑惑地看着楚靖。

“我……找到一个新地方,先过去看看。我不想马上就把行李都带过去。”楚靖尽量说的简单,不想引起阿KEN的怀疑。

“新地方?你要搬过去?”阿KEN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

楚靖沉默着没有多解释。阿KEN了解楚靖的个性,没有再追问什么。他叮嘱他要事事当心。

看到楚靖随身带过来的小小背包,金则泰内心暗暗思忖。看样子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戒心重,相处起来他需要多注意。

表面上金则泰对楚靖玩笑道,“这么少?你确定?”

楚靖没说话,以目光表示肯定。

“都带过来了吗?当然,如果你需要借用我的衬衫当浴衣的话,没问题。”

见金则泰重提旧事,楚靖的脸一阵发热,又有点生气,他横了金则泰一眼,然后头一低,拿着背包自己进了客房。

金则泰坐在客厅里看着楚靖的背影消失在关上的房门后,他暗笑:蛮有个性的嘛。

突然开始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两个人需要加深对彼此的了解以便于相处。金则泰没有过多的询问什么,只是交给了楚靖一副门钥。

“我已经和大厦的保安、物业都打过招呼了,你可以自由进出。”

看了看那副门钥,楚靖又抬起眼帘看了一眼金则泰。这是他对他信任的表示,楚靖明白。

“可以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吗?”金则泰抛出了两人见面相识以来他问楚靖的第一个问题。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这一次不知道他会不会开口。

“21。”

“哦,”金则泰点头,“还是小孩子。那么,需要我买些糖果回来吗?住进来即是客人,我要好好招待你。”

什么!糖果!楚靖顿时瞪向金则泰。他是在开玩笑吗?看表情又像是认真说的。原来真的把他当成小孩子。

楚靖没说话,直接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约有半个手掌大小的金属小盒子,打开,让金则泰看到里面一颗颗淡绿色的圆形糖粒。

“哈,原来你自己随身带着糖啊,真可爱。”

原本打算无言地还击一下,结果又被对方取笑了,楚靖不悦地收回盒子。

“是薄荷糖吧,不错。清新怡神。听安然说你在酒吧和人赌打斯诺克,吃这种薄荷味道的糖可以集中注意力,保持清醒。不错。”金则泰连说了两个“不错”,一直笑着点头。

楚靖一怔,对方竟然将他吃薄荷糖的原因说的一清二楚。他爱吃,除了喜欢薄荷的味道之外,在酒吧那种嘈杂混乱,充斥着各种气味的环境里,要随时保持头脑冷静清晰,这种冰凉沁爽的薄荷糖起了大作用。就好像有些人喜欢嚼口香糖以缓解心理压力一样。

从楚靖的眼睛里读到他内心的惊讶,金则泰笑了。

“住在这里,一切随意,我家没有门禁时间,小朋友不必担心。不过为着有事情能找到你,请把手机号码留给我。”

听着金则泰话里话外把他当成小孩子一样对待,楚靖有点不高兴,又不欲分辩。他想到一个关键问题,于是又低声问道:“你一个人住吗?”

金则泰笑笑,“现在是两个人了。”

知道对方明白自己问题的真正含义,却不正面回答,楚靖不禁皱起眉头下意识地问道,“那以前呢?”

“以前?都过去了。”

楚靖被金则泰的态度搞得又好气又好笑。他们的对话听起来实在有点像是现任情人追问伴侣以前的旧情债似的。

“希望不会造成你的不方便。”对方不肯正面回答,楚靖也转而含蓄起来。

“啊,不会。”

楚靖冲金则泰点点头,转身回房间去了,之后的一整晚他都没有再出来。

楚靖带着些许的不情愿,开始了和金则泰的“同居”生活。让他安心的是,两个人碰面的机会很少。金则泰有工作,早出晚归,而楚靖仍然每晚去酒吧区的撞球室。

各自有各自的做息,各自有各自的空间,两天下来楚靖似乎有点适应了新环境。

收到了周明义开出来的支票,金则泰摸着下巴看着数额。76万,一个对他来说并不高的数字,却是捆绑楚靖的绳索。

“不知道小靖借的利息到底是几分……”

之前,金则泰已经从周明义那里得知了楚靖借贷的那家地下钱庄,或者可以叫高利贷银行的名称和地址,他打算自己先去探一探,然后再做计划。

选择了一个空闲的星期二下午,金则泰穿着一身朴素休闲的衣服,一副路人甲的模样开车外出。

楚靖借贷的那家地下钱庄在九龙塘一条不起眼的小街里。金则泰将车停在较远的地方,然后步行穿过了那条小街。从外表看,普通的建设物,也没有任何的招牌或标识,连财务公司的牌子也没有挂出来。

金则泰不欲多做停留,只是装做路过的样子走过,从外面看了看那个地下钱庄的所在。整整兜了一个大圈,金则泰又走回到他停车的地点,然后上车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经过了近二十分钟的车程之后,同样是一条不起眼的小街,几栋半新不旧的大厦。金则泰在地下车库停好车,然后乘电梯直上大厦顶楼。

顺着安静的走廊,金则泰直走到一处标着2505的门牌前,先是侧脸听了听,然后按响了门铃。

铃响几声之后,门被哗地一下打开了,里面的人和金则泰打了一个照面。嘴里叼着烟的男人含糊不清地说出一句:“哟,怎么是你。”

——————————————————————————————————————

瓦是有话要说的分割线

回复和留言越来越多,好开心,=3= 但是同时我悲催地发现——我又瓶颈了!嚎哭。

今天收到了《交集》的样书,立马撕去塑封摆进书柜里,然后站着看了半天,捂脸;

签名卡只剩下一点点点没有签了,那三个字写多了之后,我也麻木了,就算字丑我现在也无感了,下周就能寄返给工作室,估计最晚12号之前工作室就能收到了;

听万万说,为着怕年底会河蟹,可能巴士站会提前进厂印,好事啊,这样大家能早点拿到,请已经预订的同学们注意群公告或旺旺留言什么的,有新消息我也会来公告,希望一切顺利。

啊,人生啊,那就是一个茶几,摆满了餐具、杯具和洗具。@_@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限量婚宠:我家萌妻蠢爆了在线阅读神秘来客

    济南,英雄山文化市场。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卖古董的,卖字画的,卖各种小玩意儿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沿着大路一直向里走,沿街有两排陈旧的楼房,从一条不起眼的小胡同穿过,便能看到“顾记古董行”的牌子。我叫顾瑞,是古董行这一代的少东家。此时我正站在柜台内,仔细看着手里的一只红釉瓷瓶。此瓶手掌大小,方口圆

  • 一人之下之最强异人之这价格还真是霸道!求收藏(5)

    再度看到叶城这张颜值超高的脸,尤其是和那双线条清晰的深邃黑眸对上,宋祖儿的小脸瞬间染上粉色。她有些不好意思和叶城对视,低着头声若蚊呐的说道:“我想买几片面膜,叶城哥哥这个面膜为什么没有文字啊?是什么牌子的?”看到宋祖儿明显的反应,刘韬偷偷地笑起来。祖尔你这算是遇到心动的人了?什么时候看到你这么害羞过

  • (韩娱)予你一生顺遂在线阅读第三节

    夏天的空气本是燥热难耐的,可是经过一场雨,空气中能闻到花园土壤和花香的味道,甜心无聊盯着窗子外面的槐树发呆。班上在竞选班长,甜心从小就腼腆害羞,像在这么多人的班级自荐是根本做不到的。除了班长是班主任亲自指定的,其他的都是自荐后投票的,朱婷坐在甜心前面,转过身说,“你说这杨志飞是不是班主任亲戚啊,两个

  • 三千大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赵长生站在人群里,他的目光从前方一群美貌的弟子扫过,很快便垂下眼睛,普通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些大多是三千派的弟子,六大派中,三千派虽然显山不露水,但这个门派的奇葩是出了名的。门派收弟子,大多是看根骨、悟性,或者所谓的“合道”,可三千派给人的感觉,他们收弟子似乎格外随意,但赵长生细细观察了一番,

  • 宠妻成瘾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小师姐除此之外,那白色(光明)的灵力消失后自己的经脉坚韧了不知道多少倍,否则的话自己混杂的灵力早就让他经脉爆裂而亡了,但是如今他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而那灰色的灵力消失后自己明显感觉到了灵魂的存在。林宇的修炼速度因为能够吸收八种灵力而变快了很多,虽然导致灵力不能融合从而有

  • 路过,错过,爱过第八章

    袁喜完全不清楚这俩人之间的猫腻,见没人动筷子,他忙招呼说:“快吃吧,边吃边聊。”袁悦借机转移话题,她问身边的人:“你能吃辣吗?”余希看了看飘着一层红油的那面,摇头,“不好意思,我不吃辣。”“不能吃辣那就涮清汤吧!”袁喜说着,体贴地将清汤那一面转向余希。一缕青烟随着锅子的转动飘了过来,余希鼻尖闻到一股

  • 花开说爱你在线阅读第7节

    细细碎碎的星子在夜空闪烁着,书桌上的手机指示灯也闪了一下,随之轻微的震动传来。周恣衡刚冲了个澡来到书房,头上罩着块毛巾,他边擦头发边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本书,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查看手机的想法。已是深夜十一点钟,这个时间点,还发微信来,除了张大小姐,不做他想。书翻了几页,一个走神,忽地想起今日泡汤的约会

  • 爱后余生天才编剧病倒了

    高尾和成是真心实意觉得风早香澄是个很单纯的人。从爱慕的角度来说,他从高中就暗恋神奈川立海大附属高中的风早香澄到现在,一开始会喜欢上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初见风早香澄的时候,高尾和成刚输了比赛,同队的好友绿间真太郎也很沮丧。前辈们比他们想象中要豁达一些,宫地前辈伸手一指前面挤着的人群:欸,你们看,这个女孩

  • 金牌宠妃第9章在线阅读

    虽然,一个月的义工已经做完,或许是习惯,林远又来到了万众大广场。广场那么大,游人那么多,但他一眼就看见了周晓慧。她还是穿着那身粉色短衫和白色碎花短裙,尽管身躯娇小,但却是十分惹人注意。她背着画板站在广场中央,四处张望。林远迟疑片刻正想转头离开,脚还没动却发现已经迟了。“大哥哥!”周晓慧忽然看见他,像

  • 穿越之爱在心中在线阅读第5节

    “咳咳.....回归正题,那个灵....赛娜,贝利亚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奥特之父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ー ̄),下面省略开会内容。赛文把赛娜带回家后,赛娜环视了一下客厅,手指滑过沙发,看了看手指,手指上全是灰,“那个,娜娜随便坐啊!”赛文边倒水边说,“嗯.....你们是多久没有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