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GD继承者]serendipity第5章在线阅读

2021/5/5 9:56:17 作者:香雪骨 来源:晋江文学城
[GD继承者]serendipity
[GD继承者]serendipity
作者:香雪骨来源:晋江文学城
刘Rachel,被未婚夫抛弃的豪门贵女。GD,舞台上的王者。骄傲的刘Rachel和骄傲的GD,将上演怎样的爱情喜剧?

蔡霞所说的唐公子,韩阡陌知道。

东阳市,‘唐氏地产’的公子,好像挂了一个副总的名头。

就凭他,除非是做了唐氏地产的董事长,否则是拿不出这么大的手笔,蔡霞跟陈玉也太想当然了。

不过,韩阡陌并不愿意揭穿,随她们猜测。

这些东西,之所以现在才匿名送出,就是不想与叶安云在有什么牵扯。

可韩阡陌没想到,叶安云竟然没有按照约定去离婚?

“霞姐,你看!”

韩阡陌拿了包裹出来,吃瓜群众散了不少,陈玉立刻发现了他。

“好家伙,离了婚还敢回来拿东西?”

蔡霞一看,立刻大步而去:“废物,把东西留下......我叶家的任何东西,你都没有资格拿走。”

“霞姐,快看看有没有什么贵重物品?”陈玉算计过韩阡陌,已经结仇,立刻落井下石:“要是有什么贵重物品,可算是盗窃,可以报警抓他!”

“对,说得好!”

蔡霞厌恶韩阡陌不是一天两天了,一把就将包裹抢了过来,二话不说的倒了一地。

“看,钻戒,欧米茄手表,普拉达手包!”

陈玉像个老母鸡,几下便将叶安云送给韩阡陌的礼物给翻了出来。

“好你个废物,胆子好大呀,竟然敢趁老娘不在家偷东西?”

蔡霞很是生气,啪的一巴掌打在韩阡陌的脸上,毫不在意什么面子问题。

“报警,立刻报警!”

陈玉得意一笑,再次撺掇。

反正已经离婚了,还说好的是净身出户,完全有理由报警的。

“贱人,老子忍你很久了!”

看着陈玉狰狞,恶俗的脸蛋,韩阡陌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将她打翻在地。

不惜自损名声的陷害韩阡陌,让韩阡陌跟叶安云离婚就罢了,居然还想让韩阡陌坐牢,实在是忍无可忍。

“你,你想怎么样?”

见此,蔡霞有点被吓到了。

昨夜的事情后,蔡霞总觉得韩阡陌变了,让人有点害怕。

“不想这么样!”

“戒子是婚戒,手表,手包,都是安云送给我的礼物,也是她自己打包放在门卫室的......你想拿回去,开口就是。”

韩阡陌冷冷一眼,立刻看向身后的保安。

保安平时没少调侃韩阡陌,但此刻却感觉全身发冷,吓得连忙低头:“是,是这样的!”

“蔡霞,你好歹是长辈,不要太过分了。”见此情况,小区王大妈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离婚了,但安云丫头送给他的东西,便属于他。”

“是啊,别太欺负人了!”

闻言,好几个阿姨也帮着说话。

韩阡陌是废物了点,的确惹人耻笑,但这些年在叶家,把他们一家四口伺候得那是白白胖胖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请个保姆,一年也得五六万吧!更何况是任劳任怨的女婿,还兼职了叶家公司的司机。

听说,韩阡陌这三年,可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资。

“哼,干你们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就是点破烂货么,想要就拿去,免得脏了老娘的手。”

看着自己抱着的房产证,看着路边的豪车,蔡霞突然变得不在乎了:“姓韩的,看到没有......天华别墅区的一号别墅,豪车宾利,奔驰大G,都是我女儿跟你离婚后,唐公子送的,总价值两个亿。”

“两个亿,足足两个亿呀,你知道是什么概念么?不说别墅了,就是一辆二手大G,你这辈子也挣不到......垃圾,废物,赶紧滚蛋!”

“哈哈,哈哈!”

看着蔡霞的嚣张,听着她显摆的东西,韩阡陌惹很悲哀的连连大笑起来。

可笑,实在太可笑了!

她竟然拿韩阡陌补偿给叶安云的财产来打他的脸?

这算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脸送上去让人踩么?

“笑什么笑,你有什么资格笑,疯了吧!我女儿天姿国色,也只有天华别墅区这样的地方,宾利级的豪车才配得上她。”

蔡霞突然觉得,韩阡陌的笑声很渗人:“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叶家即将与‘陌泰集团’合作。有唐公子支持,安云肯定能拿下这个合作项目,到时候她就能掌握叶家公司大权,要什么有什么。”

“陌泰集团?”

听到这个名字,韩阡陌不屑的笑了。

“哼,老娘跟你个废物说这么多干什么?”

“我家安云一离婚立刻鸿运当头,合作项目肯定能拿下......你就是我们家的灾星了,离了你马上转运,真是老天保佑,赶紧滚蛋!”

蔡霞不想再说什么,话音一落便扶起陈玉试驾豪车去了。

“呵呵,灾星?”

韩阡陌的冷笑更甚了。

差点就没有忍住大吼出来,你特么显摆的东西,是老子送的,是你这个废物女婿送的。

不过,韩阡陌还是忍住。

心中忍不住猜想,有一天蔡霞要知道她显摆,骄傲的一切都是韩阡陌送的,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到时候,又如何面对这个被她踩到泥里的女婿?

当然,这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他若真说出来,叶家必将永无宁日。

警方也会一查到底。

重新收拾包裹,捡起地上的结婚戒指,韩阡陌心中所有的不快,瞬间化为虚无。

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温暖的笑容。

收拾好东西,韩阡陌不舍的看了一眼,缓缓走到路边打车。

既然决定了,便不能不走。

“嘎......”

刚准备招手打车,几辆轿车疾驰而来的停在韩阡陌面前,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精装男子立刻下车。

“陌哥,对不起,房子的事情是......”

前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接到消息,而急忙找来解释的聂帆,许年。

“闭嘴!”

他话还没有说完,韩阡陌便立刻喝止。

多事的岳母蔡霞就在旁边,她要知道了什么,叶安云肯定会知道的。

“是!”

聂帆并不知道韩阡陌生气的真正原因,还以为韩阡陌是在责怪他,吓得立刻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你你?”

见此,韩阡陌差点没气死。

他的余光明显感觉到,陈玉跟蔡霞看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凡女在线阅读第2节

    路果看着眼前年幼的孩童,心中各种念头浮现,传说中的神瞳,修瞳士通往至高境界的传说,只要是修瞳士,没有人能不动心,不起贪念,不想据为己有。虽然只是血脉,但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会让无数强者丧心病狂的想得到。可是,现在的路果只是一缕残魂,不说无法运用暗渎,就连重塑身体也要靠旁人才有机会,实在是有心无力。按捺

  • 近她者艳闻缠身[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初夏见面?”女孩问男孩说到“我不知道,总感觉这一切很巧。”“很巧合吗?”“恩”女孩一时间语塞了,她不知道说什么话。因为男孩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男孩看到女孩的脸红了,男孩走到女孩面前问道:“是不是刚才,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没有,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说的话。”

  • [*******档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延东要比白清高出一个头左右,他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白清只觉得一阵热气从自己耳边吹过,让他整只耳朵都红了起来,他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叫阿东是因为在秦易阳面前,他当时都被秦易阳的脑回路惊呆了,只想赶紧和他撇开关系,而叫他小叔则是按照原主原来的习惯而已。原本这两个称

  • 骑在白泽上的少年在线阅读第8节

    原本打算前言只用三章就结束,鬼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多写了几章。好吧,我发现自己的每一章字数太少了,那么就是从清明节的番外写起,以后每一章不少于两千字,至于前言,争取最多六篇就结束。下一章前言部分全部结束。

  • 开局一套天使联盟在线阅读第10章

    “呐,你不是不说话吗?平常像个闷葫芦,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话多了呀。”萧沐灵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好奇宝宝一样,一个劲的往离影身上凑,半个身子都贴在了离影身上。先前离影和老人们聊天的模样她可是全看在眼里,简直是口若悬河,什么有的没的都拿出来扯淡闲聊,一点也不怕生,很是自然。在她家里时离影可没有这样活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半尸人

    就在石门开到有半米高的时候,我冲他们喊了一声:“你们要想过去就快点,这铁链子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说完一个就地打滚就钻了过去。他们动作还挺麻利,学着我的样子都滚了过来。就在最后一个刚过来后,就听见铁链子断掉得声音,接着就是巨石落地的声音,震的地面都在晃。当他们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眼前的一切又

  • 仙魂之坤江名苑(7)

    “我们可以进城了吗?”出云城门楼下,封天在风暴旋转的时候,就纵身一跃,一脚踏在刚才侮辱他和哑女的士兵身上,向士兵队长问道。对于脚下的士兵来说,这是**裸的无视!辱人者,人恒辱之。“可以了。”士兵队长虽然不愿意说出口,但他们确确实实的败了,而且败得的一败涂地。其他士兵想说什么,但遇到封天那冷漠的眼神时

  • 雨后有晴天第三章

    阮明璃香蕉吃完了,苹果也啃完了,把最后一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后,他只能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第一次坐车,阮明璃适应良好,甚至嫌弃李斯言开的不够快,“咱们来只用了二十分钟,现在距上车已经过了三十分钟,说,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李斯言看了他一眼,人鱼正胳膊杵在车门上,手撑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去见

  • 嫁给前夫他死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看见什么灰飞烟灭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都不似谁眼睫……”广播里还在放着最近的流行歌曲。女声独特,饱含深情。这首歌魏婴听过,歌名是《东风志》,很火的一首歌,也挺好听的。魏婴刚喝完最后一口酸奶

  • 北齐梦之十年(上)二月红视角

    我是长沙红家的长子。今年二十三岁。在十二岁之前,我的名字是红平平,十二岁之后,我得了哥别号“二月红”。我的父亲是红府的当家,也是长沙戏曲界的名角儿。自我有记忆起,我的生活里就只有练功练唱,读书识字这些事儿。我的父亲是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可是他似乎把他所有的温情都留在了戏台上。仅剩的那些,也全部给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