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烈阳仙体之恍然

2021/5/5 9:52:14 作者:木易哥哥 来源:17K小说网
烈阳仙体
烈阳仙体
作者:木易哥哥来源:17K小说网
原本平凡的人生不再平凡。一路虽坎坷,却没倒下,只因有梦,有爱,有你相随……古仙之路无尽,大道修行无边……

巍巍凤鸣,一半熊熊山火,一半暴雨如注,风雨凄凄杂揉着火光冲天,俊秀山头,一时竟如人间炼狱。

雨中疾行的夏之钧眼前模糊不清,他一路奔回了自己的屋塌,火急火燎地推门进去,却空无一人。

小风呢?不是让他不要乱跑吗?夏之钧呆在原地,慌乱不已,一颗心就像生生被撕裂了。

接着,他找遍凤鸣阁上下,不放过任何可以藏人的角落,仍始终找不到小师弟的身影。不但找不到小风,叔母也不见了踪影。她一个孱弱女子,能上哪儿去呢。寒风凄凄,枯叶颓败,夏之钧浑身上下的汗,与雨水交融,辨不清了。

远处的灿红的火光渐往山顶侵袭,夏之钧心中绝望无比,小风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一个人偷跑了出去?会不会遇上乌翼?夏之钧丧气地坐在门槛上,低垂眼眸,脑海中浮起小师弟狡黠的笑意,他那活泼的一言一行,千奇百怪偷懒的借口……眼下,都找不到了。

小风啊……本还想着,明天好好教训他呢……

突然,夏之钧闻得耳畔“哐当”一声,他抬起头,脸上的痛苦更深了——夏平修勉强支着豁口满身的长剑,一步一步走上山顶,最后实在撑不住,甩剑倒在了地上。

他满脸血迹,发丝凌乱,身上几个黑黢黢的血窟窿,重伤难行。夏之钧见了也几乎恸倒在地:“爹!”

风雨飘摇的凤鸣山,奄奄一息的师祖,不见踪影的小师弟……现今连最敬爱的爹爹也……夏之钧解下湿漉漉的长衫,起身覆在夏平修身上,将他搂在怀里。夏之钧痛哭流涕,说不出话来:“爹……”

“阿钧,”夏平修缓缓抬起手来,像是要为夏之钧拭去泪水,可气息不足,手始终抬不上去,“别怕,乌翼……乌翼全被赶跑啦,凤……凤鸣山没事啦,不哭,啊……”

夏平修一向对儿子严厉,传授功夫从来不打马虎眼,很少会说此类哄孩子般的温情话。夏之钧的心沉如灌铅,很快生出一个念头——完了,爹爹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夏之钧:“爹,阿娘呢?”

夏平修眼中闪过一丝哀伤,没直接回答:“阿钧……火太大了,快下山去吧,以后的路你要一个人走,我和三娘……陪不了你了。”

阿娘……夏之钧两耳轰鸣,更说不出话了。他内心紊乱,又想问谢叔叔怎么样了,可是怕万一他也……便没敢再刺激气若游丝的夏平修。

“爹爹还有一件未了的心愿……”鲜血很快染红了夏平修身上的白衫,他半耷拉的眸子中透着星星点点的微光,看向夏之钧,“……平锦、平锦……你还记得爹爹老跟你提起的王姑姑吗?”

夏之钧点了点头:“记得,是爹爹师妹,跟爹爹玩得最好,只不过十几年前就下山了。”

“是啊,下山嫁人了,好多年没见了,唉,以前我们三人总是一起捉弄师父……”夏平修枕在夏之钧的腿上,紧紧握住儿子的手。

夏之钧见爹爹忆起往事,神色哀伤,猜测谢叔叔可能真已命丧黄泉。更糟的是,叔母和师弟不会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谢家,就没了……

夏平修忽然话锋一转:“你可知自己有婚约在身?”

夏之钧从未听过此事,不禁疑惑不解:“爹,你说什么?”

“平锦师妹过门不久,生了个千金,比你小一两岁,我们擅自作主,给你们俩定下了娃娃亲……”

夏之钧神色怔怔,对此事没有喜色,也无反意:“爹爹你想让我……”

“言出如山,当年……当年信誓旦旦答应的,这也是为父唯一……唯一的心愿了……”说完这句话,夏平修的脑袋便歪斜在一边,永久闭上了眼睛。

“爹爹……”夏之钧放声痛哭,跪在连天火光中,久久不肯离去。

一晃十载春秋——

东海之滨,静川镇谢府。

正值大寒,天寒地冻,枝桠嶙峋,人马稀稀。府前的雪地上唯有一串曲折的麻雀脚印,冰天雪地中矗立的大樟树被大雪压弯了身,倏地落下皑皑积雪。

忽然“吱嘎”一声,气派的府门被人从内推开,一阵仓卒杂乱的脚步,似是有人出来。

“哎呀,送什么送啊,我一个人怎么不行了?你们别小瞧我!”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背上行囊径直往前走,他身着上好狐裘,面如冠玉,气质非凡,却皱起秀眉,一脸不耐烦。身后跟了一堆老老少少,皆满脸忧虑。

一个长辈模样的中年男子紧随其后,他面色虽称得上和缓,实则透着隐忧:“小风啊,爹爹跟你说的话都记住了?”

“知道啦知道啦。”这位被称呼为“小风”的少年,便是当年火烧凤鸣山时,哪儿都找不着的顽劣稚童谢之风。十年过去,人长得更像花似的,一双清澈眸子氤氲着雪色,更加俊秀,却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臭德行。

他身后那位男子,竟是那时一同消失的谢平诚。而旁边,他的夫人正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家儿子。她瘦弱的身躯想是受不住寒风侵袭,裹得厚实无比,她宠溺地摸了摸谢之风的脸颊,一脸儿大不由娘的忧愁:“小风,什么时候想回来了,随时回来,啊,别让娘亲担心。”

“娘,你最好了。”谢之风粲然一笑,嘴甜地撒娇,“时候不早了,我打妖怪去了!”

说着便意气风发地要往外走,可是没走几步就被谢平诚叫住了:“哎小风,别急着走,带上这个。”

谢之风驻足回头,瞧见爹爹从怀里掏出一块锦绣包着的玉佩,微微露出一角,通体晶莹,流光溢彩。他不以为意地接过,心想,带上这个干什么,山穷水尽的时候去当铺当了当盘缠吗?

“爹,给我块玉佩干嘛啊?”他接过后手指轻轻一撵,瞧出全貌,惊觉这块上好的玉佩居然是块残片,顿觉可惜,“啧,怎么断了?”

谢平诚:“这不是玉佩,是玄青石,你不记得了吗?”

谢之风怔怔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当年凤鸣山还在的时候,是你师祖耗尽毕生修为炼造成的宝物,只是……”谢平诚神色忽然惆怅,欲言又止,思来想去还是换了语句,“仅此一半便威力无敌,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刻,不要轻易使用。”

凤鸣山……爹爹突然提起的这个地方,谢之风对那里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当时太小,只依稀记得山上花鸟鱼虫、风光旖旎,还有陪着他一起玩的师兄师伯。后来下山时,他感了风寒,高烧一场,可能烧糊涂了脑子,记忆渐渐淡了,那些人、那些事都忘得差不多了。

加上爹娘也鲜少提起,谢之风只道是段闲适无比的儿时时光,从未有过额外的纠结。

“可爹爹从未交过我怎么用啊?”谢之风看了看手中残破的玄青石,想到它威力无敌,便觉得有千斤重,他这只三脚猫,会使吗。

谢平诚:“你从小到大练得内力,便能催动。”

谢之风眉梢一挑,即使愁眉苦脸也俊俏无比:“可是爹爹你老说我内功不扎实,我催动得了,别人难道不能吗?”

谢平诚宽慰道:“旁人确实不能,只有爹爹教你的那套剑法才行。你且记着,人多之处不可擅用,此石若完整,可片刻就将百里之内夷为平地,半块虽功效大减,仍要万般小心,免得伤了无辜之人。”

“明白了。”谢之风喜笑颜开,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他暗暗地想,有玄青石加身,这条伏妖之路定能无往不利,给爹娘长脸,光耀谢家门楣。路上说不定还能娶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回来,早日给爹娘添个大胖孙子。

心里美滋滋的谢之风挥手告别,大步踏出门去。

鲜衣在身,长剑在后。

看着他的身影在雪地里渐行渐远,门槛后一帮下人拂袖抹泪,自家细皮嫩肉的公子爷独自闯荡江湖,怎不让人牵肠挂肚。谢平诚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散了。

他牵着梨花带雨的夫人慢慢往里屋踱步,垂头丧气道:“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就他那三脚猫功夫,还打妖怪,不被妖怪教训才怪。”

“唉,真是把他宠坏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抗战之最强后勤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管家,少爷回来了。”风絮雪还没等挪步,一个小厮打扮的男人就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对着管家说道。“少爷现在什么样子?”管家淡定的问道“少爷今儿还算是老实,就只是醉醺醺的回来了,没带别人。”那个小厮用一种表扬的语气说道。“先把少爷扶进屋子里洗漱之后灌醒酒汤,之后跟少爷说大人今天有客人,让他别出府了。”管家

  • 我得到了七龙珠 突如其来的穿越

    第2章:突如其来的穿越“如你所见。”上官璇疑看到星若莫不相信的表情,笑了笑,走到一套看上去就很高级的设备前,按了几个键,突然之间又有一个女孩子从天而降,一脸愠色的看着上官璇疑:“好你个上官璇疑!竟然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把我从鬼屋迷宫里传送过来!”星若莫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上官璇疑则是调皮的一笑:“嘛,

  • 都市之穿越中转站在线阅读第一章

    明月高悬,夜空中隐约传来急切之声,“都快些,快些,夫郎要生了,快去通知大人!”一个急切的男音大声的喊着。一位仆人打扮的男人,急匆匆的跑进一个院落,可能是太急切的缘故又或者是院门的门槛太高,男仆直接一个大马趴的摔到了院中,顺带滑行了一段,还未起身就听到一个稍带威严又半开玩笑的声音“何事这般急切,看我这

  • 楚卿行之惹我的下场就是死

    走到雪樱中学的门前我突然停了下来足足把跟在我后面发呆的宫沫乐撞醒了……“啊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小乐把头到处转在寻找根源……“小乐现在只有你知我不是白痴告诉你如果你敢把我装白痴的事情说出去小心你的小命……”我勾起嘴角一步一步的向着小乐逼近小乐盯着我眼睛中不免有些恐慌然后站在我的面前低下头一副认错的表

  • 如此良人【大唐荣耀+三生三世】要去中国上学?那太好了!

    “公主还没起来吗?”国王一清早就在问佣人我起没起床.“禀报国王,公主还在床上,没有起来。”佣人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说错一句被开除.“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国王伸手摆了摆.“是。”佣人很自觉地退下了.“欣冉一直呆在英国也不是办法啊,干脆叫她出去玩玩吧。”国王对着王后说.“也是啊,我看炫逸在天朝的学院玩

  • 一梦灯火阑珊第10章在线阅读

    村长呆呆的跟着幽夜出去,直到看着满满的粮仓才反应过来,一切都是真的,村长第一次见到灵米,还是这么多………“王村长你去安排人吧,我在这等你”听到冷冷的声音,村长这才回魂,忙应声,赶紧找人去了村里人听说消息纷纷赶来,帮忙的帮忙,领东西的领东西井然有序。“刘婶您在帮找些人,给烧火”青瑶安排着忙碌了几天病情

  • 寂寞的年代之楞头青

    “哥,你不要小看他,文平十六岁当的捕快,到现在至少十年了,他为人正直,大公无私,所以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廷,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可他却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我从来都不会小看连我自己都没把握打赢的人!”唐余看着一脸担忧的唐丽,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哦,对了!妹妹我有点事先走了,晚点再来找你。”说完身体一

  • 全能搞事大熊猫第9章在线阅读

    “白灵,你认识我吗?”紫灵看着眼前的人笑着问道,她不相信这两位护法也能失去记忆,那现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背叛了公主。“我……”白灵犹豫了,此刻到底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杰灵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俊逸的脸庞上多了一丝凝重,走到了紫灵的面前,看了一眼白灵,对这紫灵说道:“你说我们认

  • 天机图录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刀剑笑狂沙帝国历武威元年九月八日万里沙海骄阳烈日,黄色的沙海,一望无际,沙丘起伏,一座接着一座,连绵到沙的尽头,那一片澄澈的蓝天。黄沙飞卷,不带一丝水气的飞沙,吸干了一路上横流的赤血,将一切也掩没在黄沙之中,倒在沙上的尸骸、旗帜,渐渐被盖上的残损兵刃,诉说着生命的无情,也象征着这一条血路的惨烈…

  • 喵喵在线阅读第七节

    数天之后,布鲁克城堡之内,一男一女小心翼翼的踏入了这座巨大的城堡。“小子,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布鲁克亲王是我们埃尔伯塔家族内最强大的亲王,你若等是对他不敬,赔上了小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莉莉丝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后代,心中十分的不满,想当年她为组织立下了无数功劳,这才作为优秀的后代得到了布鲁克亲王的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