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龙傲君天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5 10:38:44 作者:兮颜醉梦 来源:纵横中文网
龙傲君天
龙傲君天
作者:兮颜醉梦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武皇朝嫡子遭人算计,仆人舍命相救,神级血脉流落他乡,中毒后,实力难以精进,却无人知晓强大的血脉之力和匮乏的资源限制了他的修为。历经挫折,生死关口突破自我,成帝道路上坎坷。刘隶是如何踏着重重困难,一步步走向帝王道路呢?

玄关安静了几秒钟。

陈青被叫住,却发现林明远什么事也不说,只好又问了一遍:“明远啊?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阿姨。”林明远应道,“你今天打牌是赢了还是输了?”

陈青为林明远居然关心她打麻将的战况感到有些吃惊,但反过来想,这或许也说明他愿意亲近她这个后妈,这是好事。

思及此,陈青高兴道:“打牌么?平手,输了两块钱,但就当买水果吃掉了好了。”

待换了拖鞋,陈青又问道,“诶,你们吃饭了吗?”

“还没有,爸爸还在炒。”林明远答道。

“哦哦好,那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于是陈青就这么进了屋。

林明远抬头去看文楚,她仍旧站在书房门口,同样的姿势,可是却换上了一副不解的神情。

林明远懒得管她,“刷”地带上门回了自己房间。

事实上,对于没有告状这件事情,林明远其实是生自己气的。

明明都已行至最后一步,偏偏在那时心软了。

原因无它,只因那时他在文楚眼中看到了似曾相识的眼神。

那种害怕被驱逐的讨好的眼神。

他见不得那种眼神。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记恨文楚。

林明远一个人闷闷的坐在床上。

梆梆梆——

门口有人敲门,把手随后被转开,文楚从门后露出一个脑袋来。

林明远现在不想看见她,朝她斜了一下眼:“干什么?”

“我可以进来吗?”文楚倚在门上,问。

“不可以。”

“哦。”

文楚顿在门口,便真的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林明远抬头,不耐烦道:“没事就出去,别赌我门口。”

“有事的有事的。”

不想和他的对话被别人听到,文楚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带上门道:“你刚才怎么没有跟我妈妈说我卖掉了你的模具?”

“我说不说是我的|自|由,要你管?”

林明远语气很冲。

“你说了,我妈就可能会教训我一顿啊。”

文楚设身处地地替他“着想”道。

“说了然后呢?然后你就能去给我把模具找回来?”林明远推了她一下脑袋,“思考问题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

到底是谁自己说找不回来就去告状的。

这下换文楚在内心翻了林明远一个白眼。

厨房里,菜下油锅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蒜香散发到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文楚慢慢走到他床边,见他没有要异议的样子,动作很轻地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她一边观察着他的神色,一边伸出一个拳头来:“喏,这个给你。”

“这什么?”林明远没好气地问。

文楚摊开手掌:“史努比的印章,我的宝贝之一。”

林明远翻了个白眼,更无语了,她拿他当三岁小孩哄吗。

“你觉得这个印章能和我的模具比?”

“我把你的宝贝扔掉了,所以还你一个宝贝。”文楚小心翼翼道。

……

林明远觉得自己简直和她不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频道:“出去出去。”

“你真的不要试用一下看看吗?”

“出去!”林明远耐心彻底耗尽。

“好好好,那我放在这里了。”

文楚放下印章就要离开,本来还想再劝劝林明远,但抬头见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终究还是吓得连忙跑了出去。

晚饭很快做好,林国政解下围裙,搭在多余的椅子上:“文楚啊,明远,快出来吃饭。”

饭桌上,林国政一边夹菜一边同林明远说道:“明远啊,待会吃完饭,我要和你陈阿姨一起出门去看个朋友,可能会回来得晚一点,你和文楚两个人在家,把门锁好。记得好好照顾她。”

“知道了。”林明远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应得没什么感情。

林国政当他是因为不乐意文楚搬进来这件事,敲了一下他的头,“跟你说话呢。”

“知道了!国政同志!”

“对,这才像个当哥哥的样子。”林国政乐呵乐呵的,“文楚啊,要是他有欺负你的地方你就跟我说,我回来收拾他。

一句话,说得文楚蓦然心里虚虚的。

文楚一边搅着碗里的饭一边偷偷拿余光瞥着林明远,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慢慢的点了个头,轻轻的说了声“好。”

吃过晚饭以后,林国政和陈青出了门,林明远自己回了房。文楚没有人陪她玩,待在客厅又觉得拘谨,索性也回了书房。

写写作业,温习温习功课,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钟。

文楚看看时间,差不多该睡觉了,便换了睡衣去洗澡间洗漱。

正要打开水龙头的时候,门外突然“咣当”一声,文楚猛地抬头。

声音隔得很近,不可能是邻居家发出来的。

文楚顿时警觉起来。

文楚从小到大有一个毛病,就是遇到吓人的事情后喜欢一直回想。虽然至今为止看过的鬼片不多,但已足以在她心中累积成不可磨灭的效应了。

此时听到关门声,文楚试探着跑到客厅,客厅里一片漆黑。

文楚又转头去看林明远的房间,只见连林明远房门底下的那条门缝也灭了!

她连忙跑过去敲敲那扇门,“林明远?林明远?”

无人应答。

文楚轻轻打开林明远房间的门。

门内黑暗,无人。

看上去像吃人的巨兽居住的洞穴。

文楚顿时心里一沉。

当下的瞬间,整个人都慌了,身上还穿着睡衣,什么也没拿就关上门追了出去。

楼道里的感应灯已经灭了,文楚猛地一跺脚,也不等灯亮起来就开始撒丫子地往下跑。

转了一个又一个弯,楼道里都是空的,文楚的心好像也随着台阶一级级下沉。

等到奔到了楼道外,院子里,远处一个挺拔熟悉的身影正渐渐远去,文楚扯开嗓子就喊了一句——“林明远!”

林明远正抱着一堆漫画书在院子里走,忽然听见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他一回头,原来是文楚,正跌跌撞撞的朝他跑过来。

跑就跑吧。

但是到底是有多笨重,跑得整个地都在震。

林明远一边在心里这么吐槽一边等着文楚跑过来,待到人到近前,他却发现文楚脸上有泪。

林明远心中一顿。

“林明远,林明远,你要去哪?”文楚一跑到他跟前就迫不及待的问,一边说一边还在喘气。

“我去朋友家。”林明远答的简短。

“你去朋友家干什么?”

这个问题本来没有什么,但文楚一时心急,语速快了点,就让这个问题听上去有点像质问。林明远顿时就不高兴了:“怎么,我去哪里做什么还要跟你报备吗?”

“不是不是。”文楚见他误会,有点急了,“我和你一起去。”

“别,我拒绝。”

林明远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就拒绝,反正他就是本能的要和她抬杠,或许是模具被扔的仇还未报吧。

文楚这下不说话了,只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你跟着我干嘛?”林明远问道。

文楚不回答,只默默地在他身后同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

“你回家啊,回家自己玩去啊。”林明远赶她道。

“我不要一个人在家。”文楚声音有些低落,但没过一会儿又抬起头,声音雀跃道,“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呀!”

林明远哼笑了一声,“你?就你?你觉得你能和我们玩得到一起去吗?”

文楚又不回答了。

走了没一会儿,蒋卫国的家便近在眼前。

林明远在一栋楼道前停下,保安赶人一样:“打住,这里就到了。你回去吧。”

文楚不说话,只拿一双大眼睛望着他。

“看我也没用,我上去了。”

没过一会儿。

“你跟着我上来干嘛?”

林明远抱着书,楼梯爬得很顺溜,头也不回道,“蒋卫国不会让你进门的,他最不喜欢跟你们这种愚蠢的小女孩一起玩。”

蒋卫国的家在二楼。

没爬几步楼梯就到了。

林明远一边去按蒋卫国家的门铃,一边还在说道:“你跟着真的没用,他不会让你进去的。你还是回家吧。”

一转头,身后已经没有了人。

林明远下意识地去寻,转过头发现文楚正站在隔着三级的台阶上看着他。

目光静静的。

林明远心中又是一顿。

门在这时开了。

“林明远,来啦!唉,我要的《老夫子》!”蒋卫国大大咧咧的招呼林明远,见他不进来,正要探出头去看楼道,林明远已经说了一声“我进去了”就把门带上了。

但是蒋卫国眼角余光还是瞥到一个人影。

“唉,那谁啊?”

“我爸爸的老婆的女儿。”林明远一边换鞋,一边把书放在地上,“喏,你要的漫画书。”

“你爸爸的,老婆的,女儿……你爸爸的老婆的女儿……”

这关系有些复杂,蒋卫国算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过来,“那不就是你姐或你妹?!”

“嗯。妹。”林明远换好了鞋站起来,往蒋卫国家里走。

蒋卫国还在喋喋不休:“那你怎么不让她跟着一起进来?”

“没事,她自己可以回去。”

“不对,既然她是要回去的,那她为什么还跟着你出来。”

林明远被他问的心烦气躁:“不是要打游戏吗?问这么多问题干嘛?”

“不不不,我比较关心你的新妹妹。”

关心你妹。

为什么跟着他出来。

最大的可能大概就是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吧。

林明远摇摇头,逼自己不去想她在台阶上的那个眼神。

这是对她扔掉他模具的惩罚。

“你到底玩不玩游戏了,不玩我回家了。”林明远没好气道。

蒋卫国这么害怕寂寞的人怎么可能放林明远回家:“玩玩玩。我去拿PS。”

夜深人静,窗外静悄悄的。很快,房间里只有游戏机发出的叮叮咚咚的电子声。

蒋卫国专注着手中的游戏,专心致志,没有注意到林明远时不时瞥向窗外的眼神。

但没几个回合,他就察觉出不对了。

“林明远,你今晚,是不是没吃晚饭?”

??

林明远:“吃了。”

蒋卫国:“吃了你怎么是这种实力?这完全不是你平时大杀四方的样子啊啊啊!”

……

林明远没心情应对蒋卫国的贫嘴,没忍住又向窗外看了一眼。

蒋卫国刚好没错过那个转头,这下懂了:“哦我知道了,你是在想你妹妹吧。”

蒋卫国停住游戏,状貌哀怨道:“你说你也是,人家都跟你到门口了,也不让她进来喝个茶,一个人回去?一个人回去走丢了怎么办?现在报纸天天报有小孩被拐跑的事例。”

林明远眉头皱了一下。

蒋卫国还在喋喋不休道:“而且你妹那么小,肯定是童养媳的不二人选的呀。”

林明远这下坐不住了。

蒋卫国:“唉唉,你站起来干嘛啊?我说的又没错,你坐下。”

林明远:“我得去找她。”

蒋卫国:“啊?”

蒋卫国这边还在反应,林明远已经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出了门,楼道里已经是一片空荡荡,见文楚不在楼道里,林明远点着扶手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

希望她顺利的回了家。

林明远在渐次亮起的楼道中这样想。

胸腔中的心脏砰砰砰地跳。

这边文楚被林明远关在了门外,她出门前没有拿钥匙,回去也进不了家门,只能等林明远出来和他一起回家。

但她不愿意在楼道里等,楼道里黑。

于是文楚出了楼道,来到院子里的路灯旁。

冬天的夜晚,没有风也是冷的,文楚只穿了一件睡衣,没过多久,就冻得浑身发抖。她蹲下来,抱住自己,这样比较捱冻一点。

便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小朋友。”

文楚转头,是一个头发已经半白的老人,看上去身体还算健朗。

文楚从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自然而然就对老人有着别样的亲切感,她仰起头来叫道:“老爷爷!”

“小朋友,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老人俯下身子,和善地问道。

“我在这里等我哥哥下来,带我回家。”

文楚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叫过林明远哥哥,但此时在外人面前不知怎么就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

“老爷爷,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哦,我出来散散步。”

“这么冷的天,出来散步,你不冷吗?”

肃杀的夜晚,大家都蜷在屋里不愿出门,居然还有人愿意出门散步。文楚打着哆嗦,好奇地问道。

“不冷,不冷。”

老人仔细端详着文楚,眼前的女孩穿了一件米黄色睡衣,睡衣有些大,头发披散下来,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慵懒可怜。

老人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路灯的灯光淡雅柔和,将文楚一张明丽的小脸照得更加毛茸茸。

老人心里好像也有一些绒毛,挠得他痒痒的,就这么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你们这个年纪就是好啊,哪里都是嫩的。”

“啊?”

文楚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她听清楚了那句话,文楚突然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事实上,文楚根本没听懂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隐藏着什么样的含义,但她就是本能的觉得,这个爷爷话题转的有点不对劲。

文楚突然有些警觉起来。

“小朋友,你要不要跟爷爷一起回家?”老人问道,面上做了个慈祥的笑容。

文楚站起来,默默地向后退了几步。

老人却上前了一步,向她招了招手,“爷爷家里有很多好吃的零食哦。”

文楚根本不听他说话,她转头望了望四周,院子里此时空无一人。

老人又向她近前了一步。

文楚默默地往后退步,心里一时有些绝望。

“文楚。”

正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文楚转头,是林明远。

“文楚,过来。”

文楚倏地就往他的方向跑,等跑到了他的身后,文楚紧紧攥着他的胳膊,朝那老人大喊道:“老爷爷,我哥哥来接我了!我不去你家!”

然而就算文楚跑了几步去到了林明远身边,他们和老人隔得仍旧不远。

此时,那人静静的看着林明远,林明远也安静的看着他。

因为距离不远,这种对峙就格外让人心惊。

文楚想,以林明远的身高,到底打不打得过这个老人呢。

不不不,或者思考如果老人真的要带走她,他会不会直接丢下她比较实际。

想到这里,文楚攥着林明远胳膊的手又加了一分力。

老人看了林明远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有一个瞬间,文楚仿佛看到他卸下了身上的劲,接着便听见他说:“不去就算了。”

路灯好像将院子一分为二成了两面。

亮的那一面,和暗的那一面。

老人退回暗处,文楚和林明远站在亮处。

虽然那人已经不见了,文楚仍旧心有余悸,她转头看着林明远问道:“你以前见过刚刚那个老爷爷没有?”

林明远转身往楼上走:“没有。”

文楚疑惑:“咦,你不是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吗?他好像也是院子里的人,你怎么会没见过他?”

“我住在这里,就要见过所有的人?”

林明远转头看着文楚,“你当我是门卫?”

文楚摇摇头。

没走一会儿,林明远停住,又转过头。

文楚抬头,只见他正盯着她紧紧攥住他的胳膊,眼神不善。

文楚被那眼神望得缩了缩,松开了双手。

林明远继续往楼上走。

没一会儿,又觉得衣服底被人扯住。

文楚不敢碰他,又不敢一个人单独走,怕被人抓走,就只好扯着他的衣服。

林明远不耐烦,转过头又瞪着文楚。

这下文楚怎么样都不放手了,她讨好地笑着,一张脸皱成一团。

林明远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心里默默嫌弃道——“丑。”

但是却没有再让她把手拿开了。

等到上了楼,进了蒋卫国家的门,蒋卫国高兴得好像是自己的妹妹给找回来了:“哟嘿,回来啦?”

蒋卫国在玄关的鞋柜里给文楚拿出一双拖鞋:“哎哟妹妹呀,你可是不知道,林明远刚刚下去找你的时候……”

蒋卫国还没说完,突然,林明远莫名其妙地踩了他一脚。

蒋卫国顿时炸了,对着林明远吼道:“你干嘛?!”

林明远清咳两声,对着文楚道:“咳咳,这位是蒋卫国,你要好好感谢人家,我和他好说歹说,他才同意放你进来。”

“啊?”

蒋卫国一愣,正准备问林明远他说的这是哪门子的话,突然,“阿嚏”一声,文楚打了个喷嚏。

蒋卫国顿时一震,思路又转到了别处:“哎哟,林明远,别看你这个妹妹个子不大,喷嚏打的可真响亮。”

“……”

文楚和林明远同时无奈的看着他。

蒋卫国才不管他俩的眼神,他是个人来疯,看到家里来了客人就高兴,“来来来,妹妹,快进来,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正抬脚往厨房走着,无意中瞥了一眼客厅的窗户,蒋卫国再“哎哟”一声。

文楚和林明远都抬起头望着他。

“林明远林明远快来看,下雪啦。”

文楚听了,连忙冲到窗户前。

月色清寂,空中有肉眼可见的冰晶打着旋飘落而下,漫漫悠悠。

文楚转头,蒋卫国正一脸陶醉的望着窗外。

她又转头去看林明远,他神色懒懒的,不过,也是看的一脸认真。

是夜是初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望青春在线阅读第5章

    “甘露之变”的阴谋这是一个不值得同情的故事。如果你足够肤浅,也会这样认为。这个故事中,几乎囊括了一切类型电影的关键词:阴谋、惊悚、悬疑、宫廷、格斗、刺杀、皇帝、官宦、宰相、陷阱、逆袭、悲剧、偶然、意外、周密的筹划和猪一样的队友……所以说历史本身无须虚构就比小说精彩。讲这个故事前,先看一个对话。开成四

  • [JOJO]捡到了一颗陨石在线阅读第一章

    「宿主!宿主!快醒醒!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时间线终于对了!呜…好感动~」完全不想理这呱噪的声音,天下雨躺在沙滩上,任由海水一遍遍冲刷着膝盖大腿,她身穿蓝色连衣裙,因为湿润而紧贴着,即使躺平也凹凸有致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美的如梦似幻。紧闭着双眼,长长睫毛微微颤动着,海蓝色的长发随着海水一起一伏着,

  • 魔坠学园录之洗髓签契约(6)

    “主人,你千万要撑住啊”小金龙盘旋在床前,仅有的两根眉毛紧紧的凑在一起。万蚁蚀骨不过如此,脊椎似乎感觉要炸裂了,好热。时间仿佛静止了,床上的人闭着眼端坐着。额头脸上的汗珠里参杂着褐红色的血色,伴随着阵阵恶臭散发而出,渐渐地尘小六眉头舒展开来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后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不太一样了。雨滴声,不远处

  • [文野]小天使第八章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一部分学生座位已经就绪,譬如说方棠的座位。她从第一组第四排,换到了第四组第三排。本来速度不该这么快的,但黄芷薇实在是过意不去,硬是先帮她搬好了桌子。透过旁边的窗户,能看见教学楼下的小广场,以及斜坡下的大半个操场。阳光灿烂。操场上大片的红色和绿色,构成色彩鲜的图案。远处逸夫楼的玻

  • 我的姐姐是诸葛大力!在线阅读第十章

    “麻烦!”男子眉头紧皱,安抚似的拍了拍狗儿的头,它立刻邀宠伸出舌头舔舔男子手心。男子神色微冷对战歌说道:“护好那女人,她见了红,这些麻绳可是嗅到了血腥味才来的!”战歌右手拿着软剑,小心的注视着周围,脸色也不好看,道:“小姐还不是你养那畜牲咬伤的!依我看,它们是来找你为同伴报仇的!”簌簌的声响骤然接近

  • 超神学院之至尊降临之大陆形势和人族气魔法(3)

    天兽大陆,目前主要被六大种群控制着。分别是兽族、兽人族、精灵族、魔族、天使族、妖族。这六族掌控着五大帝国。分别是兽族掌握的天兽帝国,魔族掌握的暗黑帝国,天使族掌握的光明帝国,妖族掌握的妖王帝国、以及兽人族掌握的兽人帝国。根据传说,魔族是域外来族,曾经要想主宰这片大陆。不过被当时的人族还有精灵族联合消

  • 青雁觅缘第三章在线阅读

    白铭刚刚领完工作服,正要去大吃一顿来庆祝自己,突然手机铃响了,白铭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现在刚好想找人宰一顿,没想到这个小子主动送上门来。随后将电话接通,电话那边迎来爽朗的笑声,随后一个有点犯贱的声音传来:“白哥,你现在在哪呢,。”“我现在在台市,自己来找我,老地方。”白名淡淡的说道,“白哥,你怎么

  • 黑村第三章

    003看到俊也回复给自己的信息后,金南俊直接愣在了原地。【?????】【!!!!!】【你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生日的吗!】连着发了三条信息,钱俊也都还没有反应。正巧这时候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儿的孙老师回来了,拍拍手招呼大家:“我们继续。”闵玧其在他身后走了进来,目光扫到金南俊第一次穿出来的

  • 山寨太祖少将是假正经

    一周后的清晨,屋里的空调开的有些冷。沉睡中毫无防备的叶言无意识地蹭了蹭贺洋的身体,如同半融化x药的omega信息素轻飘飘地拂过贺洋的鼻腔。他翻了个身,露出了一截小蛮腰,然后把脸埋在了贺洋的胸口,玫瑰味香甜诱人。叶言大概不知道百分之九十九匹配度的ao之间有着怎样的吸引力。即使在梦里他也本能地在靠近散发

  • 我在西方学魔法在线阅读玉牙梳

    尽管不能穿好看的衣裳,但叶念凝的生辰依旧过得无比开怀。主要缘由便是周氏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吃得她和太子的肚皮都鼓了起来,一刻也停不下来。周氏的厨艺许是因为磨砺了多年,就连一道简单的东坡豆腐做出来,也堪称一绝。用葱油煎了豆腐,研磨一二十个香榧子放进去,加了酱料一同煮,香气浓郁扑鼻,鲜嫩的豆腐融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