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暗网行动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5/5 11:27:25 作者:小熊猫的爸爸 来源:纵横中文网
暗网行动
暗网行动
作者:小熊猫的爸爸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靠忠诚和信仰支撑着自己,没有鲜花和掌声,甚至连尸骨都不能埋葬在自己的家乡。为了人民的安危,为了社会的稳定,更为了迟来的正义,他们隐姓埋名,默默潜伏……我是一个战士,我的名字叫刘晨,我的档案是空白,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带回我的祖国。向每一个战斗在缉毒一线的无名英雄,致敬!

“慕衍,听说你喜欢虞靳?”

慕衍转过头,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个和他说话的人,他脸上带着嘲讽的笑,身后站了班里的全部同学。一群人交头接耳,对慕衍指指点点,细微的声音他甚至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我们身边居然有个同性恋。”

“好恶心啊,看不出来啊完全。”

他惊恐的看着这些人,想在里面找到虞靳,却怎么样都找不到他。

回过头,虞靳像个局外人一样,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做题,头都不抬一下。

“虞靳,你听我解释。”慕衍抓住虞靳的手,却被他冷冷看了一眼,瞬间心慌了。

解释什么?他能解释什么?说他并没有喜欢他?

“滚啊!滚啊!”

慕衍把被子都给踢到了地上,整个人才清醒了过来。

卧槽,这个梦,真他妈操蛋……

他双手捂住眼睛,用力地搓了搓,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回来。

窗外又飘起了绒绒小雪,路灯坏了一盏,忽闪忽灭的,像极了要给这空荡荡的街道留下照片。

虞靳坐在房间里,转过头看着窗外空无一人的街道,看得出神。

一个电话打来,将他的情绪全部收了回来,他看了来电,10086……

虞靳任由手机嗡嗡地震动着,余光看到了放在角落的旧吉他,已经落满灰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到房间外面拿过一条方巾,走过去把吉他取出来,慢慢地,认真地,仔细地把吉他表面的灰尘擦去。擦拭干净后,将吉他继续放回了角落里。

他脑海里又闪过了那个画面,带血的白色睡裙,无助的眼神,咿咿呀呀的不完全的哭泣声。

虞靳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那个男人,到底又逃哪去了?

一阵敲门声把虞靳拉回了现实,他缓了缓,走出房间去开了门,来人是慕衍,见到他后,搓着手臂说:“虞靳,借你手机一用呗,我不小心把自己锁门外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看起来很冷。

虞靳见他穿得少,外面又下着雪,倒是心软了一回,侧过身让他进屋后去卧室里拿出手机给他,然后自己到洗手间去,用冷水洗了个脸。

每次看到那把吉他,他都会很痛苦,可是他又不舍得扔掉。

虞靳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睛里有红血丝,脸上有水痕,他呼出一口气,拿着干毛巾把脸擦干。

慕衍在他身后喊了他一声,虞靳把毛巾挂好,转过身走出洗手间,看着慕衍。

“谢了啊。喏,手机还你。”慕衍把虞靳的手机递过去给他,“我备用钥匙在我哥那,他出差了,过几天才回来。现在估计得回我爸妈那去。卧槽这天太冷了。”

虞靳没管他得回哪里,站那正等着慕衍出去,虞承就从自己房间里出来了,这是他第二次见到慕衍,朝着慕衍喊了一声大哥哥好,然后虞靳说:“哥,让大哥哥先在我们家住几天不行吗?”

虞靳和慕衍听完,同时愣了愣。

虞靳是没有想过,这才见的第二次,虞承竟然会让他留一个对他来说接近于陌生人的人在家里过夜。

慕衍是因为被心里的震惊冲昏了脑袋,这是要和虞靳同床共枕了?

虞靳本身是拒绝的。但是为了虞承,他还是问了一句:“你自己怎么想?”他想着慕衍肯定会拒绝的吧。

结果慕衍脸上几乎要笑出花来,直接道谢说那他今晚就拜托了。

虞靳:“……”他疯了吧竟然觉得慕衍会拒绝……

夜幕降临。

虞靳拿了一床新棉被,把它抱到客厅铺在沙发上,就看到慕衍屁颠颠地小跑过来,一屁股坐在上面,用享受的表情说:“谢谢同桌。”

第二天一早,虞靳得去学校参加数学竞赛的选拔考试,他看着慕衍在沙发上睡得正香,也就放轻了动作,洗漱后悄悄关上门,到外面早餐摊吃了早点就往学校去了。

卷子比他想象中的简单,虞靳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是早上九点半,提前交卷后,他走出考场。

戴上耳机,听着舒缓的轻音乐,沿着街道慢慢走回家去。一路上,经过各种不同的人,追逐玩耍的小孩,形色匆忙的大人,开着小电瓶呼啸而过的外卖员。熙熙攘攘的,比他家那边热闹许多。

虞靳突然很想要留住这一刻,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拍了几张照片。

真的是很久没有拍过照片了,从前母亲带着他去玩,无论去到哪,他都会要母亲的手机给他,然后找各种角度取景拍照,可是小孩子取不到什么好看的景,通常都只会是一些让他自己觉得很是稀奇的东西。

虞靳站在原地,点开他刚刚拍的照片,给它调上了滤镜。

随后关掉了手机,继续面无表情地行走在路上。

回到家一打开门,客厅里沙发上的被子还在,叠得整整齐齐的,虞靳刚把门关上,就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吉他声响。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他握紧拳头,手背的青筋浮了起来。

推开了虞承的房间门,只见慕衍扶着吉他不要倒,虞承的小手在弦上面乱拨,一看到来人是虞靳后,笑得可开心了。

“哥!你回来啦,你听听我弹吉他好不好?”

虞靳走过去,低声说:“小承,你想弹吉他的话,我去买一把新的给你,嗯?这把不能碰。”

虞承有些紧张地问:“为什么呀?我想起你之前说你的吉他是放在姜文哥哥家,想着这把旧的我可以随便玩了。才会让衍哥哥去帮我拿过来的,对不起哥哥,我这就放回去。”

虞靳一言不发地拿过了吉他,走出虞承的房间。

慕衍在一旁看着。

直觉告诉他,这把吉他有故事。

他跟随在虞靳身后走出房间,看到他在客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问了句:“需要我帮忙吗?”

虞靳摇摇头,下一秒手上就拿了一把锤子和一颗铁钉。把铁钉钉在较高的墙上,然后把吉他拿过来挂在墙上,完成。

接下去的一整天虞靳都没有在家里,好像又是出去兼职了,等到临近傍晚才回来,又马不停蹄地进了厨房做饭。

慕衍靠在厨房门口看着,觉得虞靳也太贤惠了,又赚钱养家又下厨做饭的,搁他身上就不行。

晚上他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正睡不着,回想着今天在虞承房间里看到的那本相册。

虞靳小的时候明明是一个特别可爱的男孩子,可是相册越往后翻,可爱的小男孩就变得越来越帅气,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沉默寡言。

他也看到了那张虞靳在舞台上表演的照片,整本相册里仅有这一张,能看出长大后的虞靳是真的开心的。

想着想着,他听到虞靳的房间门发出小小的声响,立即闭上眼睛。

有人在他身前停住了脚步,随后他就感觉到身上被子的重量又重了些,愉快地想,原来虞靳是怕他着凉,特意起来给他加被子的啊。

可是加了被子良久后,都不见虞靳有回房间的意思,慕衍心中有些纳闷儿。

这是干什么?半夜不睡觉爬起来看他?他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的却是虞靳立在吉他前的画面,他的身边,仿佛有着无尽的黑暗包裹着,令人压抑。

“虞靳?”慕衍还是没忍住,轻轻叫了他一声。

像是大梦初醒那般,虞靳转过头看向慕衍。

“你怎么了?”慕衍坐起身,赤着脚走到虞靳身旁。借着撒进屋里的月光,慕衍看清了虞靳额头上布满的细汗,明明是这么冷的天气,而且虞靳也只穿了一件睡衣,为什么会满头细汗?

虞靳喘了口气,摇摇头没说什么。

“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能碰这把吉他吗?”

听了这话,虞靳看向了慕衍的眼睛。

慕衍的眼里总是带着光,不论是在酒吧见到的那次,还是现在,总是这样神采奕奕的。让人瞧见了就会不由自主地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难事,什么事清都是可以解决的。

慕衍被虞靳这么一看,下一秒,就做出了他想都没想过的举动,他伸手,用手指的背面轻轻抚过虞靳的额头。

一瞬间,虞靳像触到电那般往后退了一步。表情有些震惊,开口道:“你他妈……”

话还没说完,慕衍就用了几声干巴巴的哈哈哈试图掩盖掉他的尴尬,见虞靳还是这个震惊的表情,他收敛了些,说:“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流汗了,会不会是我看错了。”

虞靳摇了摇头,平息了下情绪后说:“睡觉吧。”

“哎哎哎,这就睡了啊,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不能碰这把吉他,虞靳,我真的很好奇。”慕衍拉住了要回房间的虞靳。

“不为什么,我不喜欢让别人碰这把吉他。”

虞靳语气冷冷的,似乎一涉及到这把吉他,虞靳就会变成最初那个不近人情的样子。

“小承也算别人吗?”慕衍反问。

虞靳顿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啊,小承不是别人,是他弟弟,也是母亲的孩子,为什么小承碰不得呢。

虞靳在心里反问自己,今天为什么会那样说话。小承会不会伤心了?明明知道他一直也很喜欢吉他,却被他那样冷冰冰的表情说出了不要碰吉他这样的话。

“虞靳?”

慕衍见虞靳站在那没有说话,轻轻叫了他一声。

虞靳回过头说:“吉他是我母亲留下的东西,我很宝贝它,但也很害怕它。”

他母亲的东西,宝贝还能理解,但是这个害怕,慕衍真的理解不来,于是又问了一句:“为什么会害怕?”

虞靳深吸了一口气,“不关你的事。”

慕衍也意识到,要让虞靳说出再多的东西,仅仅凭借他们两个认识的程度还是不够的,也没有继续再问了。

房间门又被轻轻关上,不留一丝缝隙。

慕衍捂着自己那只刚刚碰了虞靳额头的手,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那把吉他,一动不动。

什么程度才愿意说呢?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倒不是说是想八卦,只是单纯地,想要更加了解虞靳。虞靳不肯说,虞承也不知道,那他如何能看得清虞靳。

慕衍看着虞靳房间的门,良久之后,他躺下,盖好被子,随着万物俱静,睡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回神洲猛男!(求鲜花、求打赏、求评价小星星!)

    “我们过去看看,你们去那边”一阵大声呼喊的声音从巷子口不远处响起。他们就在巷子口不远处!孟晋云眉头微皱,站在阴影处一动不动。双手抱胸,手指在胳膊上一点一点的,陷入思考。这时候冲出去,一定会被看到。但是不出去,迟早也要被发现!进退两难,如同困兽。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强行闯关,起码能打个措手不及!左手边

  • 剑道不古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静颜把钱交给了母亲。对母亲和舅妈说自己在熟人家带家教,交女孩跳舞,先生先支了些钱,补贴家用。这些钱在凑凑,足够将尾款换上。舅母说找了门好差事,母亲看看女儿,问:“你是怎么认识的!”“嘉丽啊!嘉丽附近一家,有个七岁的女孩,想学芭蕾,正好,我也得空,就去交了”林静颜想着之前编好的,一连串说了出来。也算

  • 修仙不可能死在线阅读第四节

    高中的第一个周末,美妾因为家远自然是留在学校的,她的同桌胡贝拉却是因为家住的近不稀罕回去。于是一向行走潮流的胡贝拉提议和美妾去酒吧玩,并且说明了那是一个同性恋才去的酒吧,名叫“第①加油站”。酒吧美妾是去过的,初三毕业的暑假和异性朋友去过几次,在家和老爹又出去了一次,所以说也不算是很纯洁的乖宝宝。但同

  • 湮华碎第4章在线阅读

    程翔飞出去买了一包烟,虽然他的烟瘾不大但是一直没有等到沈随心上线心里烦躁的他出了便利店就抽了一支烟叼进嘴里,在便利店门口看着来往的人群,烟抽完了回到公司把积压的文件签完之后便从公司离开了。公司办公室休息室里有他的一个游戏仓,但是在里面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压力,静不下心来,处理完公事便回了家。简单吃了点东

  • 剑圣归来在线阅读第1节

    人生是虚幻的,人生也是现实的。现实和虚幻之间如何把握,如何转换,有的时候仅仅是一念之间……“额,神马情况?这是哪里?地铁?”当洛基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周围的场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医院里那股难闻的药水味已然消失不见了,那些个蒙着面孔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最熟悉的地铁车厢,橘

  • 扣剑问长生在线阅读苏醒

    苏烟凡的医术确实很高,几服药下去,苏夫人和苏卿容脸色明显好转,苏醒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苏烟凡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细心照料,还有就是与她们聊天,即使她们听不见,她也要这么做,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勾起她们活的念头。而这几日,府上像是炸开锅一样,纷纷议论着苏烟凡的事,大家对于这个二小姐充满了好奇,对此,苏烟凡

  • 危机游戏第9章在线阅读

    蘇州的木屋………「秋菊,你覺得這裏的大小和司徒瑤的院子裏的廁所有分別嗎?好像還小了三分之一~」夜敏雅很想說,隱藏空間裏的豪宅中的廁所比司徒瑤的大三四倍。(灑命中(((o(*▽*)o)))「小姐,將軍他們實在太可惡了!」秋菊鼓起泡鰓說道。「那小菊兒你跟敏少我私奔去吧!」夜敏雅咭高隻腳指,提起秋菊的下巴

  • 预新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走到门口,他发现夏傲宸还站在于慧面前,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凌梦函对夏傲宸说:“喂!你木头啊!还不快走!”夏傲宸瞥了一眼于慧,发现于慧正微笑的看自己,皱了下眉,转身和凌梦函走出了办公室。而凌梦函刚刚也看到了于慧两个眼冒爱心地看着夏傲宸,凌梦函在心里说:死花痴!祝你一辈子是花痴!然后再次狠狠的鄙视了

  • 狼心神女在线阅读艳遇

    “小白回来,人和动物你还分不清啊。”一个女孩的清脆声音传来。“汪。”随后林枫耳旁又响起一声犬吠。“不是怪物,是狗?看样子狗的主人也在。”林枫这才壮着胆子回头望去,只见一只比奶牛还大上一圈,浑身雪白绒毛的大狗,正吐着舌头望着自己,还时不时的拿鼻子嗅一嗅自己身上的气味。林枫无比惊讶,这是打了激素了还是遭

  • 武侠:开局夺舍了慕容复这类女孩儿不好遇,万一遇见请珍惜。

    她其实不太乖,喜欢捣蛋。她在陌生人面前会很安静,很冷漠,在熟人面前却很放肆,很霸道,并喜欢没形象的哈哈大笑。不要认为她很粗鲁,她只是很单纯的认为,大家打打闹闹,骂骂笑笑,表示更亲切,更不分你我。她独立,也好强她宁愿忍受太多的寂寞和痛苦也不愿意向别人提起。她也会偶尔的忧郁,朋友问她怎么了,她也只会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