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人鱼有点甜风波

2021/5/5 13:13:28 作者:肆万清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鱼有点甜
人鱼有点甜
作者:肆万清欢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一条人鱼今天绝对是我人生最愚蠢的一次我居然救了一个要自杀的人类还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还请他吃饭了!!!几百年了我还没有犯过这种错误啊啊啊啊算了反正他好像是个自杀爱好者应该。。应该不要紧吧???没错我又有坑了hhhcp太宰总而言之就是不老不死的人鱼小姐X追求死亡的太宰先生再细致点的话emmmmmmm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我自己看文去(恶魔阴沉脸)隔壁的文野短篇为什么审核那么慢(哭哭)这一篇要出来估计要2020后了嘿嘿嘿谁叫我是高三狗呢

周日是礼拜日,无论是王室成员、贵族、平民,还是囚徒,都会到礼拜堂中敬拜上帝。

南安佐郡城堡里有两个礼拜堂,分别位于城堡东翼和西翼,都是从前凯瑟琳女王把城堡赠给玛格丽特女公爵时兴建的。

王室成员和医生、护士住在城堡东翼,到东礼拜堂做弥撒。其他白蔷薇骑士住在西翼,就到西礼拜堂去做弥撒。

城堡之中处处是历史,礼拜堂也不例外。东礼拜堂后面挂有两幅肖像油画,凯瑟琳女王端坐在王座上,头戴皇冠,端庄威严;玛格丽特女公爵手握长剑,在马背上瞭望城堡。肖像旁边的桌上,有一把镶了红宝石的剑,是女王特意为女公爵打造的。

做弥撒时不允许带兵器。但据说凯瑟琳女王曾遭遇两次暗杀,女公爵忠心耿耿,宁愿和仆人一同站在最后方,也要把剑放在眼皮底下。人们为了纪念女公爵的忠诚,就将这佩剑就留在东礼拜堂后方的桌上。

两座礼拜堂默默伫立在城堡里,见证女王和女公爵的君臣情谊,也见证了琼斯家族豪门的崛起与没落。如今豪门辉煌已逝,只剩零星几个年老的修道士维持礼拜堂的运作。

两百年后的夏天,为了迎接王室成员,城堡里的两座礼拜堂被紧急修缮,在月中竣工。

<<

玛格丽特和护士一起过去东礼拜堂做弥撒。她今天特地向女仆借了一条长到脚踝的红白色布裙,打扮得端庄整洁。

在礼拜堂门前,她看到早已站在最前方等候的王后一家人。他们三人身穿礼服,正在交谈,因此玛格丽特没有上前和他们打招呼。

慢慢地,礼拜堂前聚集的人多了。到东礼拜堂做弥撒的人大部分是陪伴王室成员的仆人。一直被关禁闭的威尔森和泰勒也来了。

玛格丽特看到这两个差点害死自己的贵族骑士出现,心中掠过恨意。她在心里祈祷,才慢慢平静。

当时她在马蹄下,看不清威尔森的样子,现在看清楚了,威尔森黑发蓝眸,轮廓和阿列克斯有点相像。玛格丽特暗自心惊,他们该不会有亲戚关系吧?

这两个人虽然像,但是气质大不一样。玛格丽特心想,阿列克斯是高雅而沉静的,威尔森看装扮虽然也是贵公子,但是眼底好像总有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刺,那是一种罪犯式的卑劣。

人们按地位尊卑顺序进入教堂,王后先进入,公主和王子紧跟其后。玛格丽特跟在最后一名仆人身后进场,恰好站在放有红宝石佩剑的桌前。

“尊敬的绅士与女士,让我们现在开始弥撒。”

祷告完后,在聆听牧师宣讲教义前,有二十分钟让众人离开座席,自由走动、握手问好。教廷有规矩:做弥撒时有握手礼,贵族也要和仆人握手,意思是,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玛格丽特正和别人握手,只听银铃般的一声“妹妹”,夏洛特笑着向她走来。仆人们忙给她让路。

夏洛特金色的长发挽成一个端庄的髻,身穿淡红色镶金丝礼裙,外搭一件雪白绣鸢尾花的长袍,看上去明丽而典雅。她一手拿着粉红色皮革封面的羊皮纸手抄本《圣经》,另一手提着裙摆走过来。

“妹妹,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在后面。我方才正为你的伤势祈祷呢!你穿长裙的模样真好看,其实你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就是裙子太大,不合你身。”夏洛特还是一样,毫不吝啬她的赞美。

“殿下您别说我了,明明您自己就是最受上帝眷顾的美人。”玛格丽特微笑,和公主渐渐熟了,她讲话也大方起来,“对了,我喜欢您的《圣经》,粉红色的皮革封面好精美啊!”

“这是安德鲁给我订做的,”夏洛特笑着说。玛格丽特一直以为夏洛特和安德鲁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后来才从护士那里知道,他们已经订婚。

夏洛特的目光落到玛格丽特后面的红宝石佩剑上:“咦,这是什么?”

“好像是从前女王赐给女公爵的佩剑。”玛格丽特看着镌刻在桌上的金属铭文。

“有意思,这不就是我祖先赐给你祖先的剑吗?”夏洛特笑道。

玛格丽特这才想到这一层,感到欣喜。夏洛特拿起红宝石佩剑细看,两个少女一起好奇地瞧着。剑鞘上好像隐约刻着古文字。夏洛特想拔剑出鞘,就在这时有人出言提醒道:“姐姐,你不能在礼拜堂里拔剑。”夏洛特闻言忙停住动作。

阿列克斯也过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书《圣经-诗篇》,居然是希伯来语的,泛黄书页卷起边角,旁边有陌生的繁复图腾,一看就是货真价实的中东手抄本。玛格丽特一下子被它吸引住了。

“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吧。”他笑着伸出手。夏洛特把红宝石佩剑放回到桌子上,和其他人握手去了。

“当然没忘记!”玛格丽特很有默契地说,和他握手。她盯着他手里的希伯来语古卷,渴望地说:“这个可以借给我看一下吗?”

“当然可以。本来就是拿给你看的。”阿列克斯笑着说,“我在大马士革时一个朋友送给我的。里面有许多中东风格的图画。”

就在她快要接过古卷时,阿列克斯的手被人突然推了一下,珍贵的希伯来语古卷掉在地上,差点散掉。玛格丽特“啊”地一声,心疼极了,忙弯腰去捡。

过来捣乱的人是威尔森。后面跟着泰勒。两人脸上都挂着嘲弄的表情。

“书呆子,你要感谢我们,给你找了个情妇!”威尔森讥笑道。

“别胡说。”玛格丽特右手抱着古卷站起来,勇敢地说。

与此同时,有一点她很在意:威尔森不称呼阿列克斯“殿下”,直呼其名,甚至加上外号,这不符合礼仪。威尔森为什么这样肆无忌惮呢?

“这小美女性子还挺烈!”泰勒轻笑。

“当然啦,性子不烈又怎么会自己送到我们马蹄下、送到书呆子的床上?”

玛格丽特睁圆了眼睛。她虽然出身于穷人家,因借钱的缘故备受嘲讽,却不曾被人拿名誉来侮辱过。之前被人说勾引王子,她已非常难过,这时,更遭两个差点杀死自己的贵族骑士在礼拜堂中当众□□,一时既愤怒又难堪。

“不许这样说她。”阿列克斯把她护在身后,良好的教养令他无法在礼拜堂里面说出难听的词。

“快回到座位上去。”夏洛特走过来说,语气咄咄逼人,“想挨我鞭子吗?”

“殿下。”穿白袍的安德鲁从人群里过来,显然是注意到气氛不同寻常,玛格丽特看到他从后面分别拽住了夏洛特和阿列克斯的衣袖,“握手礼结束了,我们都回去吧,王后陛下都坐好啦。”

“辛西娅也一样,是自己送上门的□□。”威尔森居然说。

玛格丽特倒吸一口气,阿列克斯的身子僵住。玛格丽特很不明白这场对话为什么会突然发生,显然威尔森很不满意王后把他关了整整一个月,又或者他与王后一家人有过深仇大恨,所以要抓住来礼拜堂的机会大肆羞辱他们。

威尔森还不停:“本来,亨利国王就是和我妈妈在一起的,要不是辛西娅这□□送上门来横插一脚——”

粉红色封面的《圣经》飞了出去。夏洛特出手了,推了威尔森一把。两人冲撞间撞到前面的长椅,摆在上面的赞美诗集倾泻在地面上。夏洛特是长公主,性格如烈火一般,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就要动手。安德鲁拽住她的胳膊,把她从威尔森身边拉开。

夏洛特在安德鲁怀里骂道:“威尔森!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凭着有父王给你们撑腰——”

威尔森骂回去:“有些女人就是一门心思想嫁给王储,插足别人的感情,骨子里的血就是贱的。”

玛格丽特艰难地消化着威尔森话里的信息,阿列克斯扑了过去。众人哗然,坐在最前方的牧师和王后都看向他们。人群在后退,撞倒了更多的长椅和赞美诗集。

“弟弟,揍他!揍他!”夏洛特喊道。

有人在叫:“殿下,这是在神圣的礼拜堂——”“你们行行好,看在上帝的份上——”“快点,有谁来把他们拉开——”

两个男孩子扭打着,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骑士,斗殴起来不是开玩笑的。玛格丽特留意到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伺候王室成员的仆人,其余白蔷薇骑士都在西礼拜堂。一时间,竟没有人能顺利拉开他们。

“阿列克斯!”王后提着礼裙裙摆从前方走过来,喝道,“我命令你住手!”

“母后,他侮辱您!”阿列克斯大声说。

玛格丽特看到泰勒暗暗握拳想偷袭。在他出拳时,她一抬右腿,靴子踢中了他。然而,她左手被绷带吊在胸前,这个动作令她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泰勒哪知道会有这一下,被踢倒到长椅上。他没料到到这少女会格斗术。这会儿她自己摔倒了,泰勒哪会放过这大好机会,挥拳打向少女的脸。

玛格丽特想,“不能让威尔森和泰勒害我第二次。”她直起身,忽听“铮”的一声,夏洛特拿着红宝石佩剑横在前面,护住了玛格丽特。泰勒一看公主手里有兵器,连忙退后。

一个浑厚的声音压过了所有的声音:“冷静——先生们——”一个穿锁子甲的彪形大汉挤开人群大步走过来。他身高有两米,有着浓密的灰发和胡渣,一双鹰眼很有神。他来到扭打着的两人身边,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两个少年分开了。

边上的仆人都过去拽住他们,阿列克斯的脸和握拳的手指上全是淤青,威尔森也好不到哪里去,嘴角见了血。

“殿下,威尔森,我刚赶来南安佐郡,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我的?”那大汉诙谐地问。

“雷顿公爵,幸好你来了。”王后说,松一口气,然而,她的语气马上变得冰冷、威严,“所有动手的人,现在去骑士厅忏悔,等候发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二郎逆天在线阅读第9章

    就如同游戏一样,首次登陆昆仑阁的使徒都要注册姓名和设计形象。本名:王峰昵称:云峰子等级:三级昆仑阁的注册信息很简单,只需要留下姓名和昵称就行了,昆仑阁会自动识别你的灵魂气息,没人有可以冒充。昆仑阁还会对所有的注册用户进行分级,刚注册的使徒都是三级,拥有三级购买权限,随着你在昆仑阁的不断消费,等级还会

  • 从收废品到世界首富这里竟然是南京城

    混乱的南京城里,“卧槽,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冷寒风郁闷的说道。本是现代一名王牌特种兵的他,因为一次出任务大意之下牺牲了。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他就出现在南京城了。看着满城穿着民国服装的人们,还有周围那古建筑。冷寒风很清楚这绝不是在拍戏,既然不是拍戏那就一定是穿越了。“兄弟,这里是什么地方?”冷寒风抓住

  • 论男神的土肥圆时期[肖战]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完了日记,尽管结果可能没有那么好,就算把小男孩给带了回去,也不一定会对他好。但到底是逃离了这个鬼地方,林余安他们替小男孩松了一口气。林余安土壤想起日记里说到有本册子被藏着档案柜里,但是不知道过去这么久有没有被发现,然后给那本册子换了地方。根据日记里的提示,林余安走到小男孩当初缩着睡觉的角落,然后看

  • 玄幻之超爽学霸在线阅读第七节

    他生日过后的几天,他给我介绍他的兄弟们认识,我就觉得,他认定我了,他愿意让我融入他的朋友圈,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在一起的。于是那次我第一次被带进了网吧,陪他们玩当时最火的那款推塔游戏。最好笑的是我连开机都不会,面前只有屏幕连个主机都没有要怎么开啊,我看着他,希望他能教教我,可是他已经开始了新的游戏,丢给

  • 重生之虚拟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林妲颤巍巍地软软叫了一声:“五哥?”“哎~是我是我呀!”那边的男中音一下子恢复了活力,开始噼里啪啦地说道:“你快下来!要是有人敢拖着你不让你走,我直接上去接你保证他们立马放人!”林妲连忙道:“不不不,我马上下来。”如今林妲没有正式通告,上下班时间安排可以比较随意,公司当然也没有给她安排车子接送,所以

  • 万兽之陆在线阅读第六章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手臂太过于纤细的缘故,即使是扒上了墙头他也没有立即爬上墙壁,整个人挂在墙头,若不是南伦看不下去慢慢挪动屁.股移到他身边将之拉起,恐怕下一刻他就因为体力不支而掉下去了吧。接下来南伦又一次发号施令了,他首先让人把背包和物品拿上来,之后又开始送人上墙头,上墙头的是一个女孩子,她上去后,接

  • 大明:开局选择身份夜探迷楼

    不要说阿龙,便是“恩公”,她也无处可寻。满船搜索,忧急如焚:“恩公行事怪异,必有隐衷。我虽无辜,无端受辱,他却待我恩重如山,我怎能心生怨恨,不辞而行?”她顶风冒雨逡巡在甲板,问过数人,均是摇头,而且面带厌烦,态度漠然,好似“恩公”从未出现。寻到船角一隅,忽闻恶风不善,只觉身后寒掌狂辟,势如排山倒海,

  • 青帝不落尘之第八章(8)

    陆时秋下定决心要让于娘子瞧瞧他的本事。还没等他想出点子,上面就派衙役下来统计人口了。当然统计人口是其一,最主要的是为了征税。月朝的税明面上分为四种:以人丁为依据的来进行征收的人头税(丁税),以户为依据的财产税,以田亩为依据的土地税,每户需出一位成年男子(也就是十五岁至六十岁)服徭役和兵役等等。红树村

  • 我的首辅大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到孙爱娟忙得差不多时,孙晓乖便带着孙浩然找了过去,拽着孙爱娟的衣袖,装作很别扭的说:“小姑,我想去后山挖野菜,你带我去。”孙爱娟看自家小侄女那别扭的样子,心中暗笑,自家这个侄女娇得很,平时一点活不愿沾,别说去挖野菜了,板凳倒了都不会扶一下。尽管不相信小侄女会去干活,但毕竟孙晓乖第一次提出来,她也怕

  • 末世重生之相信在线阅读第六章

    夜太黑,陈心霓裹着段冶的大衣瑟瑟发抖,脸上都是沮丧恐惧的表情,段冶走的太快,她没追上。如此被黑暗笼罩,她真的很害怕,以前爸爸妈妈在时,睡觉的时候都要开灯才能入睡。她想起段冶说前面有家旅馆只能小心的往前小跑着,很快便看到印着“住宿”的灯箱,才终于松了口气。“住宿,单人间。”陈心霓走进去后看到了正坐在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