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八零之家有煮夫新生

2021/5/5 15:21:00 作者:碳烤鱼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零之家有煮夫
八零之家有煮夫
作者:碳烤鱼丸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从1月14号完结入V,从22章开始哦。文案一:诶诶,你听说了吗?梨花村的那个读书仔要娶媳妇了。你知道新娘子是谁不,简直比天下红雨还要惊奇,就是那个挥着杀猪刀,嚯嚯闪着锋芒的凶姑娘。啧啧,那个细皮嫩肉的读书仔可惨了,逞不起男人的威风了,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清水镇和梨花村的人们个个捧着饭碗,蹲在门口边,等着看好戏。结果,一年,两年.....他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建小楼,开小车,上饭馆...真让人眼红!文案二:官尔文兢兢业业经营着自己的角色,等待系统提醒练习结束。没想到有一天......官尔文难

“班长大人,这就是我们班新来的插班生啊?”

“嗯。”

“怎么样,长得漂不漂亮?”

第三个比较尖细的声音加了进来:“死颜狗,怕人家太漂亮,抢走你班花的头衔啊!”

“谁稀罕在一群恐龙妹里,当这土不拉几的‘班花’。我是担心新生太漂亮不好相处。像我这种人美心善好相处的能有几个。”

被称为班长的女生笑起来:“你可要点脸吧。”

“那到底漂不漂亮嘛?”班花追问。

“我也没见过。我来的时候,她就在睡觉了。”

“我擦了,这么早。她该不会昨天晚上就睡这里了吧?”

骆蘅的确是昨晚就睡在这里了,宿管阿姨担心她一个人害怕,一整夜没关她这层的灯。

班花:“班长你真打算搬过来和新同学一起住,不要我们啦!”

“什么叫不要你们了。行啦,别矫情了,走吧。再啰嗦,人都要被吵醒了。”

她们说话时故意压低了嗓音,手上脚下的动作也放得很轻,只要不是神经衰弱,这种程度的声响吵不醒任何人。

等她们都出去后,骆蘅才在被窝里舒展四肢,准备伸个懒腰,手刚伸出去就被冻了回来。

“我去,好冷。”这宿舍的空调就是个摆设,被窝里外冰火两重天。

外面太冷,骆蘅窝在床上玩手机到中午十二点。

“起来吧,给你带了中饭。”班长推门进来。

骆蘅躲在被窝里不敢动,琢磨着她这是在跟谁说话。

“起来吧,新生。”

人家指名道姓了,再继续装死也没意思。骆蘅只好硬着头皮、顶着鸡窝头从床上坐起来。

“这不长得挺好看的嘛,我还以为丑的不敢见人才一直窝在被子里呢。”班长斜靠在扶梯旁,堪堪齐耳的短发,碎刘海。她朝前面的长桌上扬起下巴:“趁热下来吃吧。”

骆蘅坐着没动,扫了眼桌上用最劣质的泡沫盒装的饭菜,隐约能闻到一股寡淡的菜味,一闻就知道不好吃。“我不想吃这些。”

“嚯!”班长笑起来,并不介意自己的好意被当成驴肝肺:“看都没看就不要吃,还挺挑剔,那你饿着吧。”

她说到做到,转身就把那盒饭给了别的同学。

“那你也起来吧,带你去办入学手续。”班长依旧好脾气的说。

骆蘅:“已经办好了。”

塔拉:“那我陪你去超市买些日用品。”

骆蘅:“已经买好了。”

“我是叫塔拉,高二六班的班长。”塔拉朝骆蘅竖起了大拇指:“小女崽蛮厉害。”

塔拉?骆蘅脑海里第一个冒出了斯嘉丽·奥哈拉家的那个庄园,有这个姓氏嘛?她那夸小孩的口吻是怎么回事?

“晚上六点半上晚自习,别迟到了啊。”塔拉叮嘱了一句就走了。

骆蘅磨磨蹭蹭起床,洗漱的时候,差点被口冷水冻死。

这里的东西又辣又油简直难以下咽,来这里四天,她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现在,她好想吃一顿原味清蒸海鲜,喝一口热乎的艇仔粥和靓汤,还想来一块榴莲酥和马蹄糕。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迫不得已,她只能去街边的一家肯德基店找了点吃的。

快上晚自习了,骆蘅才回学校。教室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大家都在嬉笑玩闹,很温暖热闹的样子。

骆蘅悄声从后门溜了进去,想找个靠角落的位置。

塔拉坐在最后一排,见骆蘅进来,忙向她招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位。

骆蘅会意,直径走过去,把肯德基全家桶放在了她课桌上,算是谢她帮她买了中饭。

塔拉打开袋子看了眼:“给我的?”

骆蘅:“嗯。”

“谢啦!”塔拉欣然收下,她这爽快劲,骆蘅倒是很喜欢。

她伸手点了点前排一个虎背熊腰的男生,那男生正和同桌勾肩搭背不知道在偷说什么,转身回头时,脸上还挂着贼贱兮兮的笑。一看到骆蘅,眼睛都亮了,鼻子灵敏的嗅了嗅:“哟,哪里来的小美女,还带着肉香呢。”

塔拉从座位旁边把全家桶递给他:“别贼眉鼠眼的吓到新同学。”

男生接过袋子,掏出手机:“来来来,先加个微信好友。新同学叫什么名字啊,我叫周传,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你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170。”

“骆蘅。”

“是新同学啊!”170的同桌转过身来,是个特别好看的男生,好看到让自以为见多识广的骆蘅都眼前一亮。

170竖起大拇指反指帅哥:“校草,我们班的班副,屠安安。”

大家相互加上微信后,塔拉把骆蘅拉进了班级大群,骆蘅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一时间,群里都在欢迎新同学,鼓掌、放鞭炮、送玫瑰花的络绎不绝。

骆蘅以为自己会像个货物一样被围观打量,没想到这班上的人素质还不错,除了偶尔有一两双好奇的目光回头张望,大家都只在群里对她表示热烈欢迎。

肯德基这种东西是没办法吃独食的,170十分聪明的在同学们发现前,主动和大家分享。

骆蘅无聊正准备玩下手机,突然看到170把一整块炸鸡塞进了嘴里,变戏法似得从红蓝格子衬衫口袋里摸出一张试卷一支笔来,装模作样的奋笔疾书;屠安安坦然自若的转身坐正;塔拉也收回了目光。

教室里像是突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瞬间彻底安静下来。

这紧张又熟悉的氛围。

骆蘅缩回了手,抬头,教室前门口站着两个人,看不清是谁,大致分得出是一男一女。

男的高大魁梧,女的纤细小巧。

只是站在这里就能产生这么大威慑力,其中肯定有班主任。

那女的站了会就走了,她前脚刚走,男老师后脚声情并茂的叫了声:“同学们。”

紧张的氛围一哄而散。

170知道警报已经解除,一边大口嚼肉,一边慢条斯理的叠好试卷塞回口袋。

骆蘅看着他这波操作:“你这装备和随机应变的能力,真是让人打开眼界。”

170咽下嘴里的肉,一本正经:“我虽然是个学渣,但学习态度还是要端正的。”

骆蘅被他给逗乐了。

叫了声同学们后,那老师干脆在第一排同学的课桌上坐了下来:“那是谁啊?”

塔拉和屠安安都在堂而皇之的看漫画书。

“班主任胡老师,教体育的。”塔拉头也没抬,微笑着说。

体育老师当班主任?

170告诉骆蘅:“葫芦娃又喝醉了,不用在意。”

骆蘅:“葫芦娃?”

“他身材长得就像个葫芦啊,牛高马大偏偏长了张娃娃脸。不是葫芦娃是什么?”170回头看了一眼:“平时是个没嘴的闷葫芦,喝完酒,三个唐僧加一块不是他对手。”

塔拉失笑。

屠安安从书里抬起头:“又夸大其词了。人家喝醉后不吵不闹,就喜欢和我们说些掏心窝子的话,我觉得挺好的。”

葫芦娃很快打了屠安安的脸,他一掌拍在讲桌上:“你们是不是只喜欢龙老师!”

“我们班的物理老师。”没等骆蘅问,塔拉先回答了。

170竖起大拇指,一脸骄傲:“大美女,所以,我们都叫她小龙女。上学期我们班物理成绩差,她被别的老师嘲讽,气哭了都。后来,我们就发愤图强,期末考试,我们班物理成绩提升了四个名次。”

170突然想起了什么,咧着嘴看着骆蘅笑。

他脸上全是肉,难得五官没有被挤成模糊的一团,轮廓依旧分明,笑起来,略厚的嘴唇往一边上扬,比乍一看要顺眼的多。

“怎么了?”骆蘅不解。

170:“这样看来,葫芦娃对你还不赖啊,把你安排在这里。”

最后一两排,不都是流放那些成绩差,不服管教的学生么?骆蘅可没看出来这里有什么好。

170扬起一边嘴角:“我们班的整体成绩不行,但全校金字塔顶端的人可全在你身边了!”

“当然。”他反手按在胸口,相当有自知之明:“我不算,我最多就是给你们托塔的人。”

他指着塔拉:“我们班长大人,全校第八。”反手指向屠安安:“我们班的副班长,全校最帅的男人,年级第十。你左边这位,就更了不得了。”

骆蘅左边是个空位。

“大神林茵。”

骆蘅轻笑了下,没有把不屑表现的太明显。毕竟,塔拉和屠安安在被戴高帽的时候,依旧平静坦然,没有沾沾自喜自以为了不起。

不过,对这种醉醺醺的体育老师能当班主任的学校,骆蘅实在是不敢恭维。

葫芦娃还在台上絮叨,大家都各自玩各自的,没几个人在听他说悄悄话。

骆蘅刚要收回目光,教室前门被人推开,葫芦娃坐着没动,扭着腰转身往后看,不知道是喝的太醉,还是那样扭着腰难受,看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来人:“是校长啊!”

校长?

骆蘅诧异,这个时间校长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她以前的学校,每年只有秋季的开学典礼上,才能见校长一面,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大家的反应也很奇怪,没人太在意校长突然大驾光临,一个校长的威慑力还不如刚才那女的。

“你们班的新生,站起来给我看看。”

啊?

骆蘅乍然听到对方提及自己,愣了下。前排的同学动作整齐划一的回头看着她。

骆蘅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才刚低调的打入阵营,还以为可以避免被拉到众目睽睽之下,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大家都看着,她不好一直坐着不动,只好推开凳子站起来。

校长呵呵的笑,单听声音倒是很亲和:“看来我运气不错,是你了。明天开始,你负责一个星期的操场卫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予你一生顺遂在线阅读第三节

    夏天的空气本是燥热难耐的,可是经过一场雨,空气中能闻到花园土壤和花香的味道,甜心无聊盯着窗子外面的槐树发呆。班上在竞选班长,甜心从小就腼腆害羞,像在这么多人的班级自荐是根本做不到的。除了班长是班主任亲自指定的,其他的都是自荐后投票的,朱婷坐在甜心前面,转过身说,“你说这杨志飞是不是班主任亲戚啊,两个

  • 三千大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赵长生站在人群里,他的目光从前方一群美貌的弟子扫过,很快便垂下眼睛,普通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些大多是三千派的弟子,六大派中,三千派虽然显山不露水,但这个门派的奇葩是出了名的。门派收弟子,大多是看根骨、悟性,或者所谓的“合道”,可三千派给人的感觉,他们收弟子似乎格外随意,但赵长生细细观察了一番,

  • 宠妻成瘾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小师姐除此之外,那白色(光明)的灵力消失后自己的经脉坚韧了不知道多少倍,否则的话自己混杂的灵力早就让他经脉爆裂而亡了,但是如今他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而那灰色的灵力消失后自己明显感觉到了灵魂的存在。林宇的修炼速度因为能够吸收八种灵力而变快了很多,虽然导致灵力不能融合从而有

  • 路过,错过,爱过第八章

    袁喜完全不清楚这俩人之间的猫腻,见没人动筷子,他忙招呼说:“快吃吧,边吃边聊。”袁悦借机转移话题,她问身边的人:“你能吃辣吗?”余希看了看飘着一层红油的那面,摇头,“不好意思,我不吃辣。”“不能吃辣那就涮清汤吧!”袁喜说着,体贴地将清汤那一面转向余希。一缕青烟随着锅子的转动飘了过来,余希鼻尖闻到一股

  • 花开说爱你在线阅读第7节

    细细碎碎的星子在夜空闪烁着,书桌上的手机指示灯也闪了一下,随之轻微的震动传来。周恣衡刚冲了个澡来到书房,头上罩着块毛巾,他边擦头发边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本书,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查看手机的想法。已是深夜十一点钟,这个时间点,还发微信来,除了张大小姐,不做他想。书翻了几页,一个走神,忽地想起今日泡汤的约会

  • 爱后余生天才编剧病倒了

    高尾和成是真心实意觉得风早香澄是个很单纯的人。从爱慕的角度来说,他从高中就暗恋神奈川立海大附属高中的风早香澄到现在,一开始会喜欢上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初见风早香澄的时候,高尾和成刚输了比赛,同队的好友绿间真太郎也很沮丧。前辈们比他们想象中要豁达一些,宫地前辈伸手一指前面挤着的人群:欸,你们看,这个女孩

  • 金牌宠妃第9章在线阅读

    虽然,一个月的义工已经做完,或许是习惯,林远又来到了万众大广场。广场那么大,游人那么多,但他一眼就看见了周晓慧。她还是穿着那身粉色短衫和白色碎花短裙,尽管身躯娇小,但却是十分惹人注意。她背着画板站在广场中央,四处张望。林远迟疑片刻正想转头离开,脚还没动却发现已经迟了。“大哥哥!”周晓慧忽然看见他,像

  • 穿越之爱在心中在线阅读第5节

    “咳咳.....回归正题,那个灵....赛娜,贝利亚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奥特之父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ー ̄),下面省略开会内容。赛文把赛娜带回家后,赛娜环视了一下客厅,手指滑过沙发,看了看手指,手指上全是灰,“那个,娜娜随便坐啊!”赛文边倒水边说,“嗯.....你们是多久没有回家了!”

  • 你那么甜呀办卡打六折

    蒋万薪告诉我,前两天他在频道上遇到一个傻/逼卖战袍,一万的战袍卖五千也就算了。他见那个傻/逼好像很缺钱的样子,就还价两千五,谁知道傻/逼竟然让他滚。他去频道骂了傻/逼一番,随后换了个小号,花了一千块钱就买下了那件战袍。他就随便问问傻/逼还有没有什么要卖的,谁知道傻/逼连号都卖了,六七万的账号,他就花

  • 不许你再乱放电![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EH事务所,验尸间。蒋煦辰在接到她老哥的电话后匆匆忙忙就赶到了事务所,到的时候也没比伊芙晚几分钟。“这就是死者的头骨?”她拿起验尸台上的头骨,左右看了看,“看起来是个美人儿。”伊芙抬眸瞥了她一眼,“看一眼你就知道了?”蒋煦辰笑了笑,“你不在的这三年我画过的死者面容没有一千都有八百了,这点程度根本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