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我不可能会有未婚夫[综]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5 13:28:24 作者:舞彤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不可能会有未婚夫[综]
我不可能会有未婚夫[综]
作者:舞彤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新文《[综]前女友归来》求个收藏谢谢~】本文文案:得知自己早在出生前就被定下婚约,樱兰大小姐矢道千璃伪装身份,转入未婚夫所在的高中暗中考察。她的目标很明确,抓住他的小辫子,取消两家之间可笑的联姻!只是后来,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脱离她的掌控了……“你是说,你要与本大爷取消婚约?”紫灰色短发的少年慵懒地倚在墙边。他的发梢张扬上翘,迷人的桃花眼漫不经心的斜睨着面前的少女,嗤笑一声后勾起了唇角。“不可能。”【本文又名《未婚夫与我斗智斗勇》《阿土伯是哪里来的小饼干》《两个戏精究竟谁先拿到奥斯卡》】阅读指

慎思楼一楼楼梯口旁。

季萧寒和严陌并排站着。

季萧寒默不作声,只面色淡淡地看着自己身前的地面。

严陌则安静揉着胸口。

季萧寒刚刚那一下真的很重,力道一点没收,劲挺大的。

严陌揉胸口的间隙,还悄悄地看了一眼季萧寒的右臂。

季萧寒被他看了一眼,面色依然平静,心里却不太自在。

他微动了一下右手,右手手指轻轻勾了一下书包带。

两人面前,站着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姓邓,为人看起来严肃又正派,穿着打扮都很得体,只是这一会估计是跑着来的,额头还有微汗。

邓主任擦了一把额头汗,看着他俩。

季萧寒清清淡淡,秀气斯文,一看就是乖学生,而严陌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站没站相的,一看就痞得不行,妥妥的坏学生。

他瞪了一眼严陌,转头对季萧寒温和地说:“季萧寒啊,放学了,你不是赶路么,先回家吧。”

他知道季萧寒家里偏远,从学校回去要很久。

邓主任刚说完,季萧寒还没接。

严陌在旁边连忙身体前倾,笑着开口,道:“老师,放学了,我也该回家了。”

邓主任眼都不眨,侧过头,厉声指着严陌说:“你给我站好!谁准你嬉皮笑脸了?站也没个站相!整天吊儿郎当的!像个学生么?!”

“你看看人家季萧寒,也不知道学习学习!”

季萧寒在一旁安静听着。

“学!学!我肯定学!”严陌说着,又收起笑,站直了回去,还偷偷看一眼季萧寒。

教导主任训完了严陌,又看着季萧寒,和颜悦色的:“你先回去吧。”

“老师再见。”季萧寒对他点点头,跟教导主任道了别。

然后,他瞥都没瞥严陌,就独自转身绕过慎思楼,往校外走去。

严陌一看季萧寒走了,顿时就急了,眼巴巴地看着教导主任。

“看什么?!天天不知道学好!就知道惹事!这才安静了多久,就又被我逮到你欺负同学了?!是不是又想休学了?啊?”

季萧寒一走,邓主任就放开了,在好学生面前不能凶,但是季萧寒走了就没问题了。

邓主任吹胡子瞪眼的训斥严陌。

“老师,我最近都很安分啊,我刚刚是怕他跳下去摔了……”,严陌飞快地解释道,“我真没惹事,您就放我走呗!”

“你那么好心?刚才难道不是你把人逼到翻防护墙的?”邓主任根本不信,反问严陌。

别以为他刚刚没看到。

“想骗我,还嫩着点!”

“............”,严陌面色顿时一僵,一时竟无言以对。

-

季萧寒走在出校的大道上,身后教导主任训斥严陌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轻。

直到听不见了,季萧寒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摆脱了严陌。

不过,经过教导主任这么一番折腾,他刚刚被严陌激起来的火气都消了下去。

季萧寒抬头看看,这会学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些晚归的学生们在边走边打闹。

远处天空太阳落山,红霞映满大半天际线,场景甚是壮观瑰丽。

季萧寒的脸被夕阳余辉染红,他低头从书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

手机是黑色的,看起来很旧,机身上还有前一任主人用时形成的划痕。

这手机是二手买来的,功能挺全,就是系统有点卡,电池也不持久。

不过,季萧寒一般除了联络别人,也几乎不用手机,所以这个二手机对他来说够用了。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六点多。

今晚看来无论如何都要迟到了,这都要怪严陌,硬生生耽误了他十几分钟。

季萧寒抬头看一眼前方笔直的马路,这会从大路走的话,赶到公交车站就更迟了,又要再多等十分钟才能坐车,那回去会更晚。

事不宜迟,季萧寒看了一眼,便打算从一旁的小路绕道去公交站台。

学校路口右侧百米远的位置,有一栋荒废的住宅楼。绕过住宅楼的围墙,可以抄近道走到另外一条大马路上,公交站台就在那边。

季萧寒拐过围墙,穿过荒地,刚刚走到公交站台附近。

就在这时,季萧寒看见前方公交站台有人在指着他这边呼喊。

“抓小偷啊!!”

“他偷了我的钱包和手机啊!!”

“快来人帮帮忙啊!”

......

季萧寒刚刚看见,还来不及反应,面前就突然冲来一个人从他旁边跑过去,是一个白色身影。

他没来得及考虑,身体下意识就转身,直接追着那人而去。

这小偷身手很敏捷,穿着白色的短袖短裤,一头黄毛,个子也不算矮,跑起来挺快。

而且一看就是对这一带的路况很熟悉,他一点也没乱跑,直接沿着季萧寒来时的路穿过了荒地,往废弃的屋子那边绕——那边绕过去还有一条小道通往另一条大路。

季萧寒也不说话,就光追着他跑,卯足了劲。

可能是季萧寒体力太好,看样子能一直追着不放,所以跑着跑着小偷就停了下来。

小偷心想,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要是后面这人体力好,一直追,他总会被追上的,那到时候拘留所等着他呢!

看来还是得给对方点颜色瞧瞧才行。

他们这些小偷一般出门在外动手都拉帮结派的,他这次是一个人,便在包里装了一把刀,备着。

于是,等季萧寒发现对方突然停了下来,急忙追上来的时候。

小偷站在围墙边,突然转身,手里握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从哪掏出来的刀,他阴狠的看着季萧寒。

刀光一闪,好似要刺过来,季萧寒反应迅速,及时顿住了脚。

就这样,他与小偷隔着一小段距离,僵持着。

黄毛小偷拿着刀,直指季萧寒:“小娘炮,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我有刀,你最好现在就转身回去,不然,我待会就让你见见血!”

季萧寒脚步停下来,看着黄毛手里的刀,他脸上并没有什么害怕,倒是很冰冷。

——实际上,正相反,他不仅不害怕,反而倒是因为黄毛这话被激起怒气来。

季萧寒本来只是打算把东西给人追回来,这会,他却不想这么简单的了事了。

他今天一天的耐心早就耗尽了,原本和严陌憋气要打的架,因为教导主任的及时赶到给压了下去。

这会正好,打小偷,出出气,名正言顺,天经地义,谁也不得罪。

季萧寒越是生气,脸色就越发冰冷,而他脸色越冰冷,五官就更艳丽好看。

黄毛看着季萧寒呆了一瞬,转而清醒过来,发现他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

黄毛心里也不禁有点忐忑,暗自嘀咕。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胆子大的学生,寻常一般人,只要看到他手里的刀多半都吓跑了,不会继续跟着,这人倒好,居然还来劲了,看样子还想徒手跟自己的刀拼。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二病少年,还是无知者无畏。

季萧寒一把把书包从肩上取下来,放在墙边地上。

与此同时,他随手从墙边地上捡起了一根粗木棍,拿在手里掂了掂。

棍子颇有有点重量,很趁手。

季萧寒站起来,举着棍子对小偷说,“那就见见!”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季萧寒就一棍子挥了过去。

黄毛看着这情形,心知不能善了,但是他又不想去派出所,便只好赌一把,赌这个小白脸只是中二病爆发,胆子大,但并没有实力。

黄毛也持着刀就还起手来,结果还没怎么样了,就出师未捷,被季萧寒一棍子敲在手腕上。

“嘶——!艹!”

黄毛疼的差点没抓住刀。

他心里思量着,这小白脸看着平平无奇,力气还真的是大,看样子他打不过,还是跑为上策。

这么想着,黄毛转身就跑。

季萧寒便也跟着追,他一边追一边拿着棍子随时准备劈下去。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跑着,原本以为又是一个持续性的漫长考验体力的过程。

结果黄毛跑到围墙边刚刚转弯,迎面就看见了一个人。

这人有着漆黑的头发,穿着潮牌的衣服。

黄毛被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吓了一跳,下意识举着手里刀就往前送。

-

严陌说了一堆好话保证,好不容易摆脱了教导主任。

他一路跟着季萧寒的路线往这边跑,刚刚跑到围墙边,还没拐进去,就看见一个人从拐角处跑了出来。

这人手里还举着刀,刀尖向自己刺过来。

“我——靠!”

刹那间,严陌眼疾手快,双手避开刀刃,迅速且用力地抓住黄毛的手腕往右一扭,同时抬脚向对方膝盖踢过去。

黄毛顿时痛得惨叫一声,刀从他手中脱落,掉在地上。

接着他膝盖一弯,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严陌面前。

严陌用脚踩住刀面,一个踢脚便将刀踢得远远的,然后他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刚松了一口气,墙角后面就又冒出来一个人。

严陌尚还来不及躲闪,对方就一棍子劈了过来,正中他的额头。

“——!!嘶——!!疼!!”

“——我去!!怎么还有人搞偷袭?!”

严陌捂着被打的额头,疼得叫嚷了几声,接着抬眼看过去,然后沉默下来。

“............”

-

季萧寒跟在黄毛后面,到了拐角,发现黄毛突然停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不容他多虑,机不再失失不再来,他直接上手,一棍子劈了过去。

他劈的很准,正中额头。

就是可惜,劈错了人。

严陌捂着额头,将地上的黄毛提了起来。

幸好季萧寒拿的是木头棍子,不是钢管,不然这会,严陌就得去医院看看是不是脑震荡了。

“抱歉。”季萧寒看清了人,收回手,丢掉棍子。

严陌忙摆手:“没事没事,打了就打了吧。”

季萧寒瞥他一眼,没说什么,安静走回墙边,捡起书包,拍掉灰,背上书包后,严陌已经抓着小偷走了过来。

两人一起把小偷带回了公交站。

公交站那边有人报了警,季萧寒和严陌到地方的时候,警察也刚好开着警车来了。

于是,几个人便又一起去了派出所,做了个笔录。

被黄毛抢走的钱包和手机最后都完好无损的交还到了被偷的老人手里。

老人已经六十多岁,家里人在季萧寒他们去派出所的路上也赶了过来。

这会,站在大厅对着他两好一通感谢。

老人钱包里的钱很多,装的重要证件更多。

幸好季萧寒他们给追了回来,不然这些证件丢了,他们还真的会很麻烦,比丢钱还麻烦。

家里人感谢了还不算完,老人在派出所的大厅里,拉着他两,非要亲自给他两道谢。

老人先是拉着季萧寒的手,接着又将严陌的手拉住,然后,他将两人手合在一起,握好,一边拍一边道谢:“谢谢,谢谢。真好,你们两真是好孩子!真谢谢你们。”

季萧寒看着老人的手,上面皮肤苍老,褶皱颇深,还有一些斑点,跟他爷爷的手很像。

他发了一下呆。

等季萧寒收回心神,他轻轻抽回手,对老人说:“您不用客气,应该的。”

而一旁同样被拉住手的严陌,原本他看着自己和季萧寒的右手搭在一起,神思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会,季萧寒抽回了手的动作让严陌恢复了清醒,也忙对老人说:“大叔,东西拿回来了,您跟您儿子一起早点回去吧。”

听到这不伦不类的称呼,季萧寒瞥了一眼严陌,但他视线一扫过去,就先看见了严陌的额头,那里鼓了一个大包。

季萧寒顿时收回了视线。

老人也同样发现了严陌的伤,以为是被小偷打的,忙叫儿子带严陌去看看,擦点药。

就在这间隙,季萧寒突然想起来他还有正事。

季萧寒匆匆跟大厅里的人告别,道明自己赶着回家之后,便背着书包离开了派出所。

严陌独自被老人拉着,又不敢强行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季萧寒出了派出所。

表情越发急躁!

他不能让季萧寒就这么一个人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入侵之最强帝国之小丈夫来啦

    曲千蝶搜索原主的记忆中,关于唐小少爷的记忆并不多,包括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所谓唐小少爷看中她,唐家家主向虞家讨了她给唐小少爷做老婆,是因为唐小少爷维持了一个七岁孩子的皮,爱好遛狗逗猫、斗蛐蛐、挖蚯蚓、掏鸟窝、捕蝉等等,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嫌弃其行为幼稚,少女们没一个乐意成日在地上捉虫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

  • 网游之我能读档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果然没有很衰只有更衰呀!“啊!”锁骨传来剧痛,坠灵儿看到锁骨上的伤:“哼,你们给我等着。老娘报仇十年不晚。”说完就转身捂着伤口走跑了。夜晚的夜空下,萤火虫在月光尽情飞舞,薰衣草的紫色光辉在月光下也形成了一道美丽淡紫色的风景线。多么美丽的风景啊!可是…“啊!”“嘭~”(超大的浪花。)“谁他妈的,

  • 檀香记吸血鬼世界(七)

    被戳穿了身份,冬马也不再伪装,暴露了本来面目,与生俱来的纯血气息无法瘾藏,玖兰枢一行人终日表情肃穆,没了入住欧皇社时的那般轻松,维生零对冬马和吸血姬的举动悄悄的留意着,几乎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没有让冬马与玖兰优姬独处。但玖兰枢迟迟无法对冬马下手,若是现在靠着维生零的猎人枪,真正的冬马也会跟着化为尘埃

  • 大唐:我有一款领主游戏第一章在线阅读

    楔子: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在杂乱的旧巷子里拐三个弯——如果任何一个岔路口记错方向,你可能会莫名其妙地走到对面的大马路上。接着穿过一道破旧的铁门,注意抬脚迈过堆满整个院子的破铜烂铁。如果不小心裤脚扫到被压在最底下的可怜家伙,摇摇欲坠的废品山说不定会欢快地轰然倒塌。隔壁刚睡完午觉的阿黄也会“汪”两声来

  • 修真之捡回宠物

    史蒂夫四倍的听力及时发挥作用,远远的他便听到老旧破败的街尾拐角处,小巷子里隐隐传来阵阵呜咽,尾音还带着几分颤抖,有人受伤了?史蒂夫面色一肃,迈开长腿几个来回便进入黑漆漆的小巷子里。没有人?史蒂夫眼神里出现些许疑惑,他不会听错,借着四倍的视力勉强在只有一丝光亮的小巷子里搜寻着,或许这人正躲在某个遮挡物

  • 诱夫入局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清晨,熟悉的钟声再次回荡大山之间。周昊猛然睁开双眼,右手之中,窜起一团火焰,熊熊燃烧,释放灼热的温度。嘴角扬起满意的笑容,右手一握,火焰消散。走出屋舍,沿着山道,向外宗的中心广场处汇聚。当周昊踏上铺成白玉石道路,正巧看见王跃坤从另外一条道路走进广场,顿时双眼掠起冷厉神色。此时广场上的外宗弟子不

  • 我的百万女友聚餐风波

    “是的。”宋智孝看着面前眉目精致的女生,心想这也是一个想要当明星的女孩子啊。林钟意看到宋智孝的眼神,同样怕她误会什么:“我是来这里看朋友的。”“你有朋友在剧场工作?”一提到剧场,宋智孝的眼睛在放光。宋智孝的表情就说明了她十分喜欢演戏,导致林钟意对她的好感度飙升:“对,有朋友在演戏,我过来探班。”“钟

  • 总裁的契约妻第2章在线阅读

    图拉夫退出游戏,点击play,他笑着说道:“独家新闻,一会礼物记得刷起来。”“妈的鸡,再卖关子取关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就你话多,就你戏多!”“龟龟,好好说话。”图拉夫得意的笑着:“独家新闻,过一会我要带着锋哥吃鸡,嘿嘿嘿,锋哥回来了。”听到图拉夫的独家新闻,弹幕停顿两秒,然后直接爆炸了。

  • 只有我不是重生的在线阅读第一章

    宁情推开窗棂,一阵寒冷的风灌进脖子,凉意直达脚底。窗外秋色愈发的浓重,院子里的一棵古树,叶子已经被寒风吹得七零八落,只余零星几片还倔强地挂在枝头,可也已是摇摇欲坠,随时会被卷走。远处的天空雾蒙蒙,好似被披上一层薄薄的烟纱,就宛如宁情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他,又一整夜未归。不知是宿在商行,还是某个她不知

  • 诸天:从功夫开始第三章

    “坐,别傻站着。”宋欲雪绕到办公桌后,两腿交叠坐下,姿态优雅。她抬了抬下颚示意随春在对面坐下。祝随春拘谨得要命,她下意识挺直背并拢腿。脑子里完全把自己当成那双手搭在膝盖上只等被训话的小学生了。她看着宋欲雪,那一张一合的双唇今日是温柔的豆沙色。连带着也把的心绪稍微抚平了些,可就算如此,她还是一如既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