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九剑之残梦在线阅读第4节

2021/5/5 4:32:58 作者:外公 来源:17K小说网
九剑之残梦
九剑之残梦
作者:外公来源:17K小说网
前世贵为太子,遭人陷害,割骨还父,割肉换母,这一世得不死鸟内丹,誓要杀回神界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东西。

青狼王将张云燧扑到在地,站在树桠姑娘不禁恐惧地留下来眼泪。

姑娘心里害怕,这个善良的少年会为了自己而失去自己的性命。

她看见青狼王朝着此时正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少年走去,便无法再容忍懦弱的自己。她鼓起勇气,跳下藏身的树。

“喂,要吃你就吃我吧,我的肉比他好吃。”姑娘一边投掷着石头一边朝青狼王喊叫。

可他不知道的是,青狼王并不是想要蚕食张云燧。它闻到了张云燧身上青狼血的味道,它是要为自己的同伴报仇。

张云燧胸膛向下,匍匐着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分毫。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狼王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近,自己命不久矣。同时也听到了姑娘的呼喊。

他竭尽全力地喊道:“你快走啊。别管我了。”

也许张云燧从未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姑娘,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死去。但贯彻了自己的信念,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吧。

姑娘用力地奔跑着,想挡着狼王面前。即便那是螳臂当车,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会死。

她回想起母亲被黑衣人杀害时,自己那害怕,胆小,懦弱的模样。假如,假如我能再勇敢一点,再强大一点,母亲是不是就不会死?

抱着必死的决心,姑娘冲了上来。

张云燧看着姑娘这般赴死,只得焦急地呼喊,却无能为力。

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姑娘身上,而此时青狼王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看来我就要死了。”张云燧心里想着。同时他也在祈祷青狼王饱餐自己之后,能放过那姑娘。

“艳鸟。”

一只朱红色的巨鸟飞来。只不过那不是真正的鸟,是释放元炁而形成的鸟状能量团。

“铛。”巨大的狼头应声脱离了身躯。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去谈情说爱了呢。原来是遇到麻烦了啊。”只见张时封手上拿着一根枯枝,悠闲地晃荡了过来。

姑娘愣在原地,这人仅用一根枯枝就杀死这身体巨大的青狼王,他的实力比父亲还要强大。

“咳咳。”张云燧吐出了一口鲜血,“我也没想到这狼王速度这么快。”

“当然快了,这狼都已经开元了。比你强到不知哪里去了。”张时封走到了张云燧,将他扛到了肩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一天扛了两只猪,还都得救。”

“小姑娘,去弄些狼王的血洒在你母亲的坟墓周围,这样青狼群就不敢靠近了。”张时封对还愣在原地的姑娘说道。

姑娘点头,捧了一手腥臭的狼王血,在母亲的坟墓边洒了一圈。

其实张时封早就出来寻找张云燧他们了。他躲在暗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及时出手制止青狼王,而是眼睁睁看着张云燧濒临死亡。

他在渴望着,在这性命攸关的关头,张云燧身上的神秘力量会不会觉醒。

等到第二天清晨,张云燧从睡梦中醒来,身上的伤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了。

他走到屋外去活动筋骨。看见姑娘正坐在门口,研磨着草药。

“恩公,你醒了。”姑娘语气稚嫩,却说着格外成熟的话。

“别这么叫我,有点不习惯。”张云燧将双手竖在身前,表示拒绝。

姑娘继续低头研磨草药,说:“那你叫什么啊?”

“我,我叫……”张云燧害羞地挠着头。

话没说完,张时封就从屋内走了出来,揪起他脑海后面蓄着的小辫,打断了他的话,“他叫小辫子。”

“老爹,说了不准碰我的辫子。”张云燧假装生气地吼道。

“小辫子?”姑娘这才注意到张云燧脑后姑娘家一般的辫子,噗呲,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你个小不点。”张云燧朝姑娘做了一个鬼脸

姑娘虽然和张云燧大致同龄,体格却比张云燧瘦小了很多,叫她小不点一点也不为过。

“那些黑衣人的刀上涂着剧毒,你父亲外伤不重,倒是在解毒需要花上些日子。”张时封对姑娘说。他让姑娘研磨的就是解毒的草药。

“解毒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们这里吧,正好陪我这傻儿子玩玩。这辈子没怎么和女人说话,愣头愣脑的。”张时封打趣道。

张云燧听到此话,脸上通红,立刻提起身边的木凳,朝着张时封丢去。

“谋杀亲爹啊。”张时封躲开了木凳。

姑娘看着他们愉快的相处模式,心情也渐渐有了好转。

在接下来的数日之内,姑娘同张云燧一道在这山野间嬉戏玩耍。两人就以小不点和小辫子互相称呼。

其实张云燧不光是和同龄的女孩没说过话。从小到大他都未曾有过玩伴。始终都是孤独一人。这姑娘是他第一个朋友。

夜里,姑娘坐在茅草屋外,呆呆地望着月亮发呆。

“你睡不着吗?”张云燧带着一床毯子走了出来。

在这四五月间,室外依旧温暖。只是,这是他能想到的,为数不多的关心方式。

姑娘接过毯子,谢过,放到一旁。

“我想娘亲了。”姑娘抬头望着深邃的星空。

张云燧坐到她身边,一言不发,和她一同望着星星。

“你知道我为什么留小辫吗?”张云燧率先打破沉默。

姑娘低下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从小我就没见过我的母亲。我问父亲她长什么样子。父亲只告诉了我,母亲留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可能是为了纪念母亲吧,我不自觉地也留起了辫子。”张云燧歪头,手抓着脑后的小辫,对着姑娘晃着。

相处了数日,姑娘也发现这个家没有女主人,大概也想到了。

“父亲告诉过我,人死后就会变成繁星中的一颗。所以每当我思念母亲的时候,也会这样望着星空。我想母亲也在看着我吧。”

“嗯。”姑娘肯定地点头。

这拙劣的安慰方式,竟让姑娘有了些许释怀。

几日之后,姑娘的父亲醒来,眼前是让他陌生的张时封。而此时两个小孩正在山野间玩耍。

“你是段无畏吧。”张时封倚靠在门沿上,手上正抛玩着一个四方的玉玺。

男人正是南夜国的大将军段无畏,而张时封手上的,是南夜军军印。

“你是何人,还不快把军印还给我。”段无畏拖着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挣扎着想站起抢夺军印。

张时封将军印丢给了他,说:“还给你就便是。”

段无畏接过军印,情绪才缓和下来,不一会又激动了起来,“我的妻女呢?”

“你女儿和我儿子在山里耍着呢,你妻子……”张时封停顿了一会,“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段无畏仰起头深吸一口气,将眼泪逼回。

“是阁下救了我吗?”段无畏缓和过来,问道。

“是我那傻儿子救的,非要多管闲事。”张时封起身走到了段无畏身边,“谁知道救了一个大人物啊。”

“谢谢阁下,我段无畏他日必将重谢。”段无畏艰难地作揖,“敢问阁下姓名。”

张时封突然将头凑近,脸色凝重,声音低沉地说:“重谢就不必了,姓名你也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不要向他人提及我们救过你这件事。”

“为何?”段无畏不解。

张时封转过身,冷冷地抛下一句,“你还想南夜存在于衡迹大陆之上,就牢记此点吧。一旦你向他人提及,使我这儿多了一些不速之客,我就不能保证你和你的女儿能否活着了。”

“轰……”一股强大的元炁在狭小的木屋内运转起来。段无畏的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

“天,天元境。敢问阁下何方神圣。”段无畏连忙作揖,“我愿将将军之位让与阁下,希望阁下能为南夜尽一份力。”

“我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猎户,将军之位,对我的吸引力还不如山里的一头野猪。”张时封收回元炁,缓缓走出了茅草屋。

天元境,整个大陆都寥寥无几的强者。倘若他愿意为南夜效力,南夜必将成为一方强国。可惜,他只愿做一个隐士高人。段无畏心想。

屋外,张时封激动地挥动双拳。

“十五年了,十五年了。老子十五年没有装过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全本+出版)第7章在线阅读

    克里斯贝拉不会想到,表世界也会出现里世界的怪物,她更不会想到,J先生是开了挂来刷副本的简单模式的。但她也不是傻子,摆明了外面有陷阱,她才不往下面跳。果然,她呵斥住了纷纷要往外走的镇民们,克里斯贝拉的威信始终在那里,毕竟反对她的都被烧死了。她能用一句话让所有人闭嘴,也能让所有人不敢往外走。J先生笑了起

  • 星河光焰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容金珍走远,梁绒这才转头看着盯着郑当:“你们可真是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郑当听出了梁绒的讽刺,也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那你们可真是够可以的,脸皮真厚。”梁绒也轻描淡写的说。“有用就好了,你弟弟想跟你在一起,你想保护你弟弟,你们一起在这里,不好吗?”郑当说的跟勾引人心,梁

  • 快穿之群狼环伺gl第8章在线阅读

    “呵呵,敢问顾堡主,当今天下还有谁能与朱温抗衡。”李梯问到“回殿下,自然是晋王李克用。”顾长风答道。“不错,其实李克用与朱温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僖宗年间,朱温就在汴州为李克用摆下过鸿门宴,当时整个营地火势猛烈,李克用本没有活命的可能,但恰逢天降暴雨,才使得其逃过一劫,再此之后,李朱二人也结下了生

  • 踏风寻道在线阅读第4节

    “今天天气真好呢。”夕夏朝着窗外看去,满眼都是深深浅浅的绿。现在正是初夏,气候最是宜人。“稻叶君可以出门吗?我听说最近电影院会放映一部新片,看起来都很有趣的样子呢。”小野想要带夕夏去电影院去看电影,那样他就觉得好像是跟夕夏在约会一样了。不过她看起来那么脆弱,不知道人间的烟火会不会侵扰到她。“是什么电

  • 为贱独尊在线阅读达尔斯的离去

    阿骨听后若有所思,更是坚定自己想要变强的心思。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危险,如果不能够强大起来,很难找到自己的家乡。阿骨和达尔斯走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清晨终于来到了黑松林镇。黑松林镇是个很大的镇子,来往很多商人和冒险者。黑松林镇比邻荒北平原,荒北平原中的珍稀草药与魔兽都是他们敢于冒险的主要原因。珍贵的魔

  • 穿越回来后嫁了影帝在线阅读第9节

    解决完蜘蛛首领首领之后,孟离又随手解决掉几只想要扑过来袭击他的蜘蛛护卫。剩下的,就是一些被蜘蛛首领保护起来的普通蜘蛛,他们当中虽然有的体型也很庞大,但是并没有突破到一星级的存在的,其中实力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零星三阶的一只墨绿色带点紫色花纹的蜘蛛。站在原地,孟离感觉自己现在这副扮相特别像大宗师(不是古

  • 冬日限定之第九章(9)

    我爱罗一个人坐在窗台边,望着村口的方向出神。不知道静千现在在做什么?在沙漠里还顺利吗?有没有保护好自己。扣扣扣,房门都敲响,我爱罗回过神,走到门口打开门,让门外的夜叉丸进来。夜叉丸看他满脸忧愁的样子,拉过他坐在床边。“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我爱罗如实的点点头。“别担心了,我稍后去看看。”我爱罗一听,

  • 组团梦游记第3章在线阅读

    那条路上有许多不同的店,我没怎么仔细观摩过,我想我也许不会踏入这些店的任何一个,但是让我惊奇的是这些店的牌子。我拉了拉长辈的衣服,询问他这些店难道都是同一个人开的?我想这不应该,毕竟尽管这里不怎么引人注目,可一个天桥过去便是城隍庙,再加上我们隔壁小小的屋子租出去的价格是2000,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在

  • 血莲祸起萧墙

    香玉在万春亭,正巧遇见了一名女子,太监小李子向香玉打千禀告:“这位是军机大臣尔泰的女儿,也是荣贝勒在京城的未婚妻,荣贝勒在去年率兵去青海打仗,还没有回京。”“荣贝勒,她有福晋了?”香玉罥烟眉颦,呆若木鸡。再说苏云,却是思绪万千,神伤沮丧地出了紫禁城的神武门,往事都是满面的愁容,昔日的结义姐妹,昔日她

  • 教母(GL)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不过夸父也并非纹丝不动,他的双脚深陷大地中,脸色也同样不好看。“这种感觉,他的力量真的增强了,是我们一族的天赋神通没错,现在恐怕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大巫了,还有这种雷霆,总感觉是天劫的一种,他到底什么来头?”看着此时的孔宣,他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以及必杀之意。这种大妖绝不能让他逃走,不然以后说不定妖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