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勇者传奇在线阅读不怀好意

2021/5/5 4:51:47 作者:一叶青杉 来源:3G小说网
网游之勇者传奇
网游之勇者传奇
作者:一叶青杉来源:3G小说网
穿越未来,古老真气,再现神奇。凭着真气,秦天在游戏里风生水起,改变自身。宏大的未来世界,浩瀚的游戏世界,在现实与虚幻的世界里,他将会是怎么样的存在?

姜家婆子就是个没文化没见识愚蠢的乡下老妇,接受新事物慢。

还是满脑子的旧观念呢,哪知道这新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听见巧莲这么说,老婆子哼了一声,“有本事你就去县里找啊?

你知道那县长是谁么?是老顾家的人,顾家大院儿,那跟老姜家有亲戚呢,你去告还有啥用?”

老婆子撇撇嘴,不以为意道。

以前的时候,可不就讲究个宗族讲究个亲戚关系怎么?

顾家大院,可是当地比较有名的人家,那是个大家族,族里出来了不少杰出优秀的人才。

要说顾家出来一位县长,这也没啥奇怪的。

原主的记忆里,的确有关于顾家大院的记忆,知道这是当地望族,而且非常有社会地位。

这种人家,眼光都放的很长,不会局限于眼前。应该是顾家有那厉害的投奔了革命,如今能做县长也不算奇怪。

“我还要告你呢,你凭什么就砍伤了老四?俺家老四怎么招惹你了你要下那样的狠手?

你个心狠手黑的死蹄子,你这是要杀人啊。

俺家老四差点儿让你给砍死,你去告试试,我还要告你呢,非得让你去坐牢不可。

顾家跟俺家是亲戚,到时候看怎么收拾你?”

姜家婆子一脸趾高气昂,觉得儿子是村里的书记,亲戚家儿子是县长,就凭着这身份,咋地还压服不住眼前这个小寡妇?

昨天儿子回家一身血,那样子没吓死老婆子,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让老曲家这小蹄子给砍的。

当时这老婆子就不高兴了,想来石家沟找巧莲的麻烦。

可是不曾想二儿子也知道了消息,回来拦住了老婆子,还把四儿子姜德全一顿臭训。

老婆子心里不服气啊,于是今天早晨等着二儿子有事去乡里了,就领着俩儿媳妇来找茬。

“你个下作的小娼妇,把俺老儿子砍成了那样,哪能轻易就饶了你?

你赶快拿钱赔钱,再去俺家伺候半个月,这事儿就算了结。

不然俺先去告你,告你行凶杀人,看不砍了你的脑袋?”姜家老婆子混不讲理,一双小眼睛里全是算计。

自家儿子什么心思,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能不知道?

老四的媳妇前两年死了,老四成天就琢磨着再娶一个。

可老姜家其他三个儿子都挺能干,唯独老四成天游手好闲,不是喝酒就是耍钱。

这样的人谁敢跟?好人家的闺女可不会嫁给他。

姜老四找不到媳妇,渐渐地就盯上了曲家的这个小寡妇,一个是鳏夫一个寡妇,凑在一起不正好过日子么?

再说这曲家的小寡妇长的可真是没话说,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

附近这些村子,不知道多少男人都惦记着呢,姜老四就想着先下手,别让旁人得去了。

姜老婆子盯着眼前年轻的女人,在她看来,这女人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这长相这身段儿,不就活脱脱的狐狸精么?

守寡这些年,还不知道勾搭了多少野男人养汉子呢,这样的女人哪能娶进门过日子?

可架不住老儿子就是喜欢啊,再者说了,这寡妇倒是出了名的能干,家里还有那十来亩地。

要真是娶回家来,一则不用聘礼,二则还能把曲家的十几亩地带过去。

别说,还真是捡了个大便宜,算起来不亏。

也正是因为这个,老婆子今天才急火火的赶过来,就是想先吓唬住巧莲,唬了她跟着自己去姜家。

只要到了姜家,家里那么多人呢,摁着成了亲也就那么样了。

老曲家已经没人了,老陈家前年也搬走去了别处。

这小寡妇无依无靠的没人撑腰当靠山,进了姜家门,还不是由着他们说的算?

至于那两个小崽子,随便撵了哪里去自生自灭就是了,谁敢管?

姜家老婆子心里打算的挺好,可如今的巧莲哪里是以前?

双方一见面,还没等怎么样呢,就被巧莲连消带打的一顿骂,老太太心里那股劲头气势一下子就短了半截儿。

如今只好抬出儿子和亲戚来,希望借着这个压服住眼前这个小寡妇,让她乖乖听话,跟自己回姜家去。

可惜,巧莲对老婆子说的话,半个字儿都不信。

“这大天白日的,还真有人在做白日梦啊,臭美不要脸吧。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现在是什么年月?是你们家说的算?

县长就能听你的话?别说县长就是你们家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他就是你儿子,那也不好使。”

“现在可是新社会了,是个讲法的年月,你去问问,谁敢干这些个官官相护的事儿?

我还没告你儿子骚扰妇女生活作风有问题呢,我可告诉你,这就叫流氓罪。

我要是去告状,一准儿把你儿子弄去关起来。

你以为新政府的公安都是干啥的?专门抓你儿子那样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的二流子,先抓起来改造几年再说。”

“别说县长不敢包庇,就算是县长跟你家关系好替你家出头,我也不怕。

县里头告不赢,那我就去省里,我就不信了,省里还有你家亲戚?

省里告不赢,那我就去京城,去中央告,总有人管这事儿。

我看到时候你家怎么倒霉?我反正就是个老百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到那个时候,别说是你儿子的村书记,就是你家亲戚的县长,也跑不了一起撸下来。

你去问问,那位顾县长,他敢么?”

好歹是二十一世纪法制社会穿来,见多识广的人,还真能叫一个乡下老婆子给吓着了?

巧莲根本就没把姜家婆子的威胁放在眼里,“我说四舅母,你要不要试一试?

看看是你说话好使,还是我能说到做到?”

巧莲一脸坏笑的看着姜家婆子,看她那脸色由红转紫,再由紫转青,最后铁青着一张脸,长大了嘴像见了鬼一样。

“地里活忙着呢,没工夫跟你在这瞎扯。

以后少拿你儿子是村干部的话来吓唬人,告诉你,姑奶奶不吃这一套。

没事儿就赶紧滚蛋,别在这碍眼。”

巧莲瞪了姜婆子一眼,哼了声转身就走了,她还有好多活要做呢,谁稀罕搭理这婆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二郎逆天在线阅读第9章

    就如同游戏一样,首次登陆昆仑阁的使徒都要注册姓名和设计形象。本名:王峰昵称:云峰子等级:三级昆仑阁的注册信息很简单,只需要留下姓名和昵称就行了,昆仑阁会自动识别你的灵魂气息,没人有可以冒充。昆仑阁还会对所有的注册用户进行分级,刚注册的使徒都是三级,拥有三级购买权限,随着你在昆仑阁的不断消费,等级还会

  • 从收废品到世界首富这里竟然是南京城

    混乱的南京城里,“卧槽,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冷寒风郁闷的说道。本是现代一名王牌特种兵的他,因为一次出任务大意之下牺牲了。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睛,他就出现在南京城了。看着满城穿着民国服装的人们,还有周围那古建筑。冷寒风很清楚这绝不是在拍戏,既然不是拍戏那就一定是穿越了。“兄弟,这里是什么地方?”冷寒风抓住

  • 论男神的土肥圆时期[肖战]第九章在线阅读

    看完了日记,尽管结果可能没有那么好,就算把小男孩给带了回去,也不一定会对他好。但到底是逃离了这个鬼地方,林余安他们替小男孩松了一口气。林余安土壤想起日记里说到有本册子被藏着档案柜里,但是不知道过去这么久有没有被发现,然后给那本册子换了地方。根据日记里的提示,林余安走到小男孩当初缩着睡觉的角落,然后看

  • 玄幻之超爽学霸在线阅读第七节

    他生日过后的几天,他给我介绍他的兄弟们认识,我就觉得,他认定我了,他愿意让我融入他的朋友圈,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在一起的。于是那次我第一次被带进了网吧,陪他们玩当时最火的那款推塔游戏。最好笑的是我连开机都不会,面前只有屏幕连个主机都没有要怎么开啊,我看着他,希望他能教教我,可是他已经开始了新的游戏,丢给

  • 重生之虚拟人生在线阅读第5节

    林妲颤巍巍地软软叫了一声:“五哥?”“哎~是我是我呀!”那边的男中音一下子恢复了活力,开始噼里啪啦地说道:“你快下来!要是有人敢拖着你不让你走,我直接上去接你保证他们立马放人!”林妲连忙道:“不不不,我马上下来。”如今林妲没有正式通告,上下班时间安排可以比较随意,公司当然也没有给她安排车子接送,所以

  • 万兽之陆在线阅读第六章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手臂太过于纤细的缘故,即使是扒上了墙头他也没有立即爬上墙壁,整个人挂在墙头,若不是南伦看不下去慢慢挪动屁.股移到他身边将之拉起,恐怕下一刻他就因为体力不支而掉下去了吧。接下来南伦又一次发号施令了,他首先让人把背包和物品拿上来,之后又开始送人上墙头,上墙头的是一个女孩子,她上去后,接

  • 大明:开局选择身份夜探迷楼

    不要说阿龙,便是“恩公”,她也无处可寻。满船搜索,忧急如焚:“恩公行事怪异,必有隐衷。我虽无辜,无端受辱,他却待我恩重如山,我怎能心生怨恨,不辞而行?”她顶风冒雨逡巡在甲板,问过数人,均是摇头,而且面带厌烦,态度漠然,好似“恩公”从未出现。寻到船角一隅,忽闻恶风不善,只觉身后寒掌狂辟,势如排山倒海,

  • 青帝不落尘之第八章(8)

    陆时秋下定决心要让于娘子瞧瞧他的本事。还没等他想出点子,上面就派衙役下来统计人口了。当然统计人口是其一,最主要的是为了征税。月朝的税明面上分为四种:以人丁为依据的来进行征收的人头税(丁税),以户为依据的财产税,以田亩为依据的土地税,每户需出一位成年男子(也就是十五岁至六十岁)服徭役和兵役等等。红树村

  • 我的首辅大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等到孙爱娟忙得差不多时,孙晓乖便带着孙浩然找了过去,拽着孙爱娟的衣袖,装作很别扭的说:“小姑,我想去后山挖野菜,你带我去。”孙爱娟看自家小侄女那别扭的样子,心中暗笑,自家这个侄女娇得很,平时一点活不愿沾,别说去挖野菜了,板凳倒了都不会扶一下。尽管不相信小侄女会去干活,但毕竟孙晓乖第一次提出来,她也怕

  • 末世重生之相信在线阅读第六章

    夜太黑,陈心霓裹着段冶的大衣瑟瑟发抖,脸上都是沮丧恐惧的表情,段冶走的太快,她没追上。如此被黑暗笼罩,她真的很害怕,以前爸爸妈妈在时,睡觉的时候都要开灯才能入睡。她想起段冶说前面有家旅馆只能小心的往前小跑着,很快便看到印着“住宿”的灯箱,才终于松了口气。“住宿,单人间。”陈心霓走进去后看到了正坐在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