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再世为妃第9章在线阅读

2021/5/5 5:03:41 作者:总攻大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再世为妃
再世为妃
作者:总攻大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辈子,丞相嫡女孟苑为了所谓的爱情,抛下跟她已有婚约的三殿下,与出身贫寒的丞相门客苏寄尘私奔。哪料私奔之后得来的不是幸福,反而是折磨。婆婆的苛责与厌恶、不争气的肚子、宠妾灭妻将自己赶出家门的夫君,每一样都让她心凉。熬到最后奄奄一息时她才发现,一直在暗地里接济她、帮她照顾家中父母的人,竟是被她抛弃的三殿下。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再走前世的错路,一定要好好孝顺爹娘,好好疼爱那个用心良苦的老男人……观文提示:1.甜宠架空文,设定以作者设定为准,毫无考据,考据党请绕道;2.重生文,女主美若天仙男主位高权重

“噗……咳咳咳咳咳……”小门内有人一阵猛烈的咳嗽后,锁门的门闩似乎动了动。

柴子然蹙眉,又轻轻的敲了四下,骂道:“你个臭老头还想不想喝酒了,还不赶紧放我进去,要不然小心我收拾你。”

门内静了一会儿,老头颇感无奈地道:“小命休矣啊!”

柴子然当老头说的是他自己,理了理额头的碎发,整了整自己的红长衫,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双手环胸,静等开门。

小门内传来轻微的声响,像是门闩打开的声音,小门咯吱咯吱地被开启,一道修长的人影蓦然出现在柴子然眼帘。那人四方端正的脸像一块板砖,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就怕他一个砖头拍过来。

柴子然双腿抖归抖,出于本能的反应就是朝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跑路。

柴子皓斥道:“你跑啊!你敢跑就再也别回来了。”

柴子然已拔腿跑了几步,闻言只好边抖边转头,老老实实地跟柴子皓保持距离,悲惨地道了句:“阿哥。”

柴子皓脸色阴沉:“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我是你阿哥。”

柴子然老老实实地看自己的脚尖,做好了挨训的准备。这时,一身粗衣衫的老汉颤巍巍地跑出来,蹲在柴子然脚边仰头看他,两人大眼看小眼。柴子然受不了他一身酒味,骂了句:“老叛徒。”

老汉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有酒就是娘,无耻就无耻!老头子已经给你提示两回了,谁知子然公子这般蠢,你可赖不得我。”老汉从地上站起,额头险些撞到柴子然的下巴,柴子然猛地朝后一缩,被老汉一脚踹到地上,苦海深仇地盯着老汉:“你个老头子,过分了!”

老汉把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发髻弄得乱蓬蓬,还顺势在地上打几个滚,哈哈大笑:“你若是有我一半的聪明,也不用落得如今这般下场。”站起踱步往小门里头走,路过柴子皓,道:“我已经教训子然公子了,请侯爷不要置气啊!”

见柴子然狼狈地滚落在地,柴子皓心里的火气确实灭了些,不管柴子然如何不成器,那也是他的亲弟弟。扭头喊了句:“远航!”

远航从小门探出半个头,毫无意外见公子跌落在地,双手用力一拉,从小门深处牵着一只蠢驴子。驴子身后驮着一个大包袱,见柴子然落魄地倒地,当即嘴一歪,不屑地吐出一口浊气,仿佛是嘲讽。

被人看不起,被狗看不起,还有被驴子看不起。柴子然气愤地从地上爬起,弹了弹红长衫怎么也弹不尽的灰尘,理了理乱洒的黑发,翻了翻白眼,鄙视地盯着一头驴。

驴子没理会他,低着头,仿佛多看柴子然一眼都是耻辱。

柴子然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撸起袖子正想好好教训教训驴畜生,当场被柴子皓喝住:“你还不快滚,是要等天亮后,那一群世家子弟过来,把你抓起挂在卿华门倒吊鞭打吗?你看看你的样子,居然还跟一头驴计较,你是不是没长脑子?”

柴子然本想跟他辩解几句,他怎么说也是一个人,不能让驴畜生看不起。信悟侯府邸里已三三两两亮起了不少火把,嘈杂的声响全往小后门集聚。一道妇人之音,如钟如鼓,人未至声先道:“柴子然,你个遭天谴的,居然敢打人,还打你阿哥,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看老娘敢不敢砍了你的狗腿子。”

柴子然吓得跳上驴背,催促道:“远航远航,快快快,走走走,黑面煞星在此,若是再来个白脸胖星,还让不让你家公子我活了。”

远航淡定的脸也出现了丝丝裂痕,他从不怕侯爷,因为侯爷虽然凶,但他讲理,也很少因为子然公子的事情迁怒于他。可老夫人不一样,她不仅蛮横泼辣不讲理,还喜欢提着两把杀猪刀胡乱砍东西。

远航牵着驴子,恨不得跟驴子一样生几条腿,好让他跑得快些,谁知道老夫人会不会忽然冲过来,看到他们的背影,手里的杀猪刀给他俩来一个飞刀砍人。

柴子皓很不中意柴子然给他和母亲起的两个名字黑面煞星和白脸胖星,还未来得及训斥他,他人已跑得剩下一个小黑点,拐了几个弯,人便彻底消失了。他母亲怒气冲冲地从小后门冲出,手里提着两把锋利的杀猪刀,冲着看不清的黑夜喊道:“柴子然,你别跑,老娘今晚就跺了你喂你的那头蠢驴子……”

柴子皓制住母亲肥胖雍肿的身体,脑袋滑下三条黑线,无奈道:“阿娘,您就别添乱了。”

老夫人怒道:“我如何是添乱呢!”她挥舞手中的杀猪刀,气势汹汹道:“我是替你教训柴子然那个混账玩意儿,把他砍成十块八块,拿他去喂他那蠢驴子吃。”

……

两三天后,风平浪静的苏虞县,忽然来了一群身穿银色铠甲的侍卫,训练有素的步伐拿着一张画像在街道上寻人,逮到人就把画像往那人手里一搁,一板一眼地问:“见过这个人吗?”

寻了一日,侍卫们甭管问的是谁,被问者只有一个动作,摆手;只有一句话:“没见过。”随后,被问者如遇到土匪流氓般,连滚带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群寻人的侍卫们也不恼,行着军步,拿着画像,跑去问下一个。

站在那群侍卫不远处的青衫女子,气得脸色发红,大步跑去抢了一个侍卫手里的画像,认真地揪着画像上的人,气道:“你们这样寻人,就算给你们一百年的时间你们也寻不啊。”

侍卫们面无表情,认真地听着挨训,认真地答话:“是,郡主!”

“你们……”风小小气得把手里的画像摔到他们脸上,怒而转身,见刚与自己站在一处的阿爹如今独自一人在豆腐小摊子那儿乐呵呵地吃豆腐花,喉咙卡着一把火,转而来到阿爹面前,纤长白皙的小手怒地一拍桌子:“阿爹,你可真是逍遥。”

昌平侯一张嘴塞满了豆腐花,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崇高品质,招呼寻人的侍卫们道:“来来来,你们都辛苦了,坐下来吃一碗豆腐花再继续干活!”

众侍卫一听能休息,面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有秩序地寻了个空位子坐好,一人点了一碗豆腐花。

昌平侯看着阿女,笑得把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阿女,乖乖乖,如今咱们一块儿逍遥。”拍拍身旁的空板凳:“坐啊!甭客气!”

风小小心头的怒火在燃烧,气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生的,我还当那柴子然才是你生的。你看看他那怂样,你居然还不让我跟他退亲;这就罢了,可他居然敢打我,他打了我,你还是不让我跟他退亲,有你这样的亲爹吗?”她双手猛地一拍桌子,昌平侯碗里的豆腐花被震得抖了三抖,他忙捧着手里,三两下吃完:“子然是个好夫婿,你日后就懂了。”

风小小坐到他身旁,嘶吼道:“他到底哪里好了?”

“有龙不鸣,一鸣而冲天;有鹰不旋,一旋而俯地。柴子然就是这样的人物。”

风小小被阿爹大言不惭的话气笑了:“就他柴子然还敢与龙和鹰比较,笑话。他就是一条狗,一个怂包,一坨烂泥。”

昌平侯不赞同地摇头:“你不要不信,若是你今日跟他退亲,明日你自然会后悔的。”

风小小怒瞪她爹:“阿爹,你是不是疯了。”

昌平侯颇为无奈道:“阿女,你若是退亲,你才是疯了。”

风小小满肚子的火气,欲发泄,偏偏阿爹还特别无理由地喜欢柴子然。她心里的火越发地大,恨不得立刻揪出柴子然,狠狠地打他一顿泄愤,更恨不得当众跟他退亲,让她阿爹看看,日后到底是谁会后悔。

“昌平侯爷,青兰郡主,好巧。”

父女二人愣愣看向搭话的墨九君,不约而同相视一眼,确认都没有出现幻觉,才各自抬头看向蓝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飘扬,没察觉今日到底与往日有哪里的不一样。

墨九君双手负后,又道了句:“没想到会在小小的苏虞县都能遇到二位,二位一定要到寒舍坐坐,让九君招呼招呼二位贵客。”

父女二人满脸惊悚地回神,确认是墨九君本人在搭话,皆起身相迎:“九君公子好!”

墨九君冷漠脸难得出现一丝平和友好的笑:“二位怎会在此呢?”

昌平侯从流水袖里掏出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画纸,仔细地摊开,指着画中人道:“这是我未来小婿,听闻就在苏虞县,于是我们父女二人便……”

“来退婚。”风小小笑容可掬地对墨九君颔首,继而对未说完的阿爹颔首,顺带瞪了他一眼,无声地告诉他,这婚她风小小是退定了。

昌平侯满脸愕然,愣了半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但愿你日后真的不后悔。”

墨九君冷漠脸的嘴角勾起:“昌平侯严重了,柴子然不过是个凡夫俗子,哪里会让青兰郡主后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杀手有点冷在线阅读第7节

    “听左知乐说了,你在山下干得那点蠢事。”“你倒是消息灵光。说起来,左知乐他人呢。”莫羡挺起腰板环顾四周,似乎在找寻些什么。“别找了,你觉得就冲眼前这一坛罗浮春,那家伙会来?”白沐然单手提起酒坛,仰脖灌了一大口,接着说道,“不是我消息灵光,是你胆子实在大得很。我还是头一次见师傅气到御剑下山的。现在整座

  • 重生之无限妖孽青铜罐子,服龙芝果】

    陆泽沉默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系统每个月会有一个青铜罐子,百年才十二个白银罐子,……想要积累到个钻石罐子,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这中间肯定会开罐子的,不可能一直储存着,陆泽沉吟了一下道:“系统,我现在有多少个罐子?”“叮,今天正好是1号,宿主已有个青铜罐子到账,请问是否开启?”“开启吧!”我到要看看,

  • 万界至宝阁洪荒中最粗的大腿

    “这就不用了吧,我……还有些许杂事要做。”差点又是大白话出口,李源立刻改变自己说话的语气,拒绝了老者的邀请。他有一种直觉告诉他,他如果去的话肯定会有很大收获,同时也有很大的危险伴随,所以他选择开溜。毕竟他才穿越第一天都不到,让他一开始就有那种玩命的想法实在想太多了,他还是先去看看这波澜壮阔的洪荒再说

  • [鬼灭之刃]无惨在线互怼第九章

    “怎么不吃?”高卧云看向一只咬筷子的朱珠。“啊?”朱珠这才反应过来高卧云是在跟自己说话,“哦哦,我刚刚就是在想你的脸这么红是不是受不了辣,要不我们还是点一些不辣的菜。”高卧云唇红诱人,但是殊不知朱珠在高卧云的眼中才是更诱人的。小小的脸蛋早因为辣而变得通红,漂亮的眼眸中蓄着点点泪花,红润的小嘴时常因为

  • 灵魂摆渡之灵异事件簿在线阅读第5章

    别看昨日晚上睡的香甜,今儿早上“祸事”便来了。婆母孙氏瞅着她的的样子充满了苛责,李如意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地开口问道:“娘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倒是想问问你呢,不就是让你做顿夜宵嘛,你拿什么架子,若是不愿意直说便是,还非捅咕着二郎大闹了一顿,人都说娶妻娶贤,我

  • 岁月如初时光安然之被误会了(4)

    来到1201门前,秦枫轻轻的抬起右手,身后六名保安连忙止步,刘经理擦着一头大汗走了出来,心领神会的站在房门前,按下了门铃。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好几声,屋里却没有一点动静,秦枫挑了挑眉,等的有些心烦,正准备让六个保安强行破门而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谁啊?要死了,一直按个没完没了,这房

  • 网游之从绝迹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下面宣布一件事情。”“经过本校校方商议,最终一致决定,对于高三一班的罗修‘殴打同学’一事采取开除,并删除本校学籍以示处分!”“希望同学们引以为戒!”广播的声音响彻校园各处,即便是最偏僻的角落都听的真切。听到这句话,无数学生,包括老师们都不淡定了!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学校开除学生的事情屡见不鲜,可以说

  • 乱古冥帝在线阅读第5节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两人正走间,莫离却是吞吞吐吐的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却是笑道:“姐姐?你不是说妖怪都是坏人吗?还叫我姐姐?”莫离尴尬的挠挠头,说道:“我见姐姐不像是坏人,也许妖怪中也有好人吧!”女子说道:“你却是悟性不错,这世间万灵,哪里能够一概而论,难道人族就都是良善

  • 为魔之师之不声不响发大财

    剑与刀的碰撞声,一声大过一声。汤城的城墙如同豆腐做得一般,在强裂的碰撞声下破碎了。城墙之上,来不及下来的人被城墙埋了。李乘风看着城墙废墟之上战斗的两人。这才是战斗!这才是男人应有的实力。李乘风目光看着阴兵。阴兵太多了,要是他一人直接冲进去,就算轻功了得,也不见得可以活着出来。浑水摸鱼的话!李乘风望着

  • 炽热的守护之魂在线阅读第4章

    看似平静的于家,早已暗潮涌动,这一切随着于天的崛起愈发激烈。于天倒没觉察到什么,踏入异宝楼后,就开始寻找适合自己低阶武技。于家的异宝楼高达三层,其中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却收集着大量的武技和法宝,只有为家族做出贡献或者天赋异禀的佼佼者才会得到家主允许,进入其中挑选武技和法宝。越往上武技和法宝的级别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