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南北杂货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5 3:29:56 作者:报纸糊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北杂货
南北杂货
作者:报纸糊墙来源:晋江文学城
带着一空间杂货穿越到唐朝,从此肩负起养家糊口发财致富统一地球的重任。【本文主要以剧情为主,感情很少很少。】【这就是一个主角改变世界的故事,清晨五点去上朝,高领毛衣配长袍,总之各种元素乱入,想看纯正古代文可以绕道。】【文中地点人物多有杜撰,请勿考据。】【我是历史渣,开这个坑,必定是要一边学习一边码字滴,如有纰漏,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实在包涵不了的,指点的时候也请温柔滴,报纸的玻璃心一戳就碎。】【关于豆腐的发明,虽然有刘安献豆腐的传说,但是目前并没有豆腐存在于唐代的证明,唐诗唐小说史料统统没有,所以这

见章心桥起身离开,安葛轻微地皱了下眉,到底没说什么。

陆飞扬还有几分心虚,但一看这样的发展,嘴里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之余,身体却是非常诚实地立刻占住了安葛身边的位置。他装作很自然的样子说:

“那我不客气了啊,学长。”

安葛没理会他,重新把目光移回书本上。

陆飞扬凑过去看了一眼,是道涉及万有引力公式的卫星发射题,大G小g看得他头疼得要命。

他又偷偷地瞄着安葛在光线下清俊白皙的侧脸,心里不知为何,像有个猫爪子在挠。只想让对方把注意力,从题目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他盯着看了这么久,安葛不可能无所察觉。然而陆飞扬左盼右盼,对方都是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摆明了不愿意搭理他。他虽有些愈挫愈勇的执着,心里到底不太舒服。

“诶,学长。”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陆飞扬干脆把椅子往安葛身边一挪,两人的胳膊肘顿时热热地贴在了一起——

安葛触电一般把手移开。

陆飞扬愣了愣,心里却有点儿怀念刚才的感觉。他悄咪咪地戳了一下安葛的腰,感觉对方身体很明显地颤了一下:“干嘛?”却装得若无其事。

刚才那是……学长的痒痒肉?陆飞扬眼珠子一转,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牢牢记了下来,脸上却依然是特真诚任打任骂的表情。

他可怜兮兮道:

“学长,那,我真把那道题弄会了。不信你考我,这个题型的题目你随便出!只要不是交叉题我肯定能做得出来!学长,那个……你就原谅我吧,学长。”

安葛的黑色水笔在课本上划出一道横线。他又转回了头,目视书本,淡淡地说道:“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陆同学。”

“我们之间本来没什么关系,之前给你讲题也是我想顺便整理一下思路。你听也好不听也罢。”他顿了顿,“学习是自己的事情,你要负责的对象是自己。”

“知道知道!学长说的都对。”

陆飞扬见了梯子哪有不往上爬的,他赶紧接口,又讨好似的抓住安葛的胳膊摇两摇,满脸的心花怒放。他心里真不明白,明明是说教的话,怎么从学长的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好听呢?

“那学长,你看我都……”

他嘿嘿一笑,厚脸皮的本质展露无遗:“你看我都这么卖力了,好歹别对我太无情呗?你看,咱们也算认识了。你知道我叫陆飞扬,高二8班,那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学长,咱们认识认识?——要不然,你出道题,我做出来了你就告诉我名字行不?”

“……无聊。”安葛的两片嘴唇间淡淡地吐出这个词,他翻了一页书。

陆飞扬眼尖地看到之前那道卫星题压根儿没写完,心下不禁有些得意。

他又挨蹭过去,一下子蹿得离安葛更近了些,小狗似的。伸手本想挠安葛的痒痒,又担心惹他生气,半路改了道去抢桌上的书本,结果被安葛一下子打掉了手。

“陆飞扬!”安葛压低声音呵斥,显然有些生气。

陆飞扬不满地撇嘴:“你不肯告诉我名字,好歹让我瞅眼书封皮也行啊。”还别说,他耷拉下眉毛扮委屈的样子真有几分欺骗性,至少安葛就不太能看得下去。

他不自然地撇开了目光,陆飞扬连忙趁热打铁:“学长……”

安葛抿紧了嘴唇:“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他已有些后悔搭理对方,甚至觉得应该尽量躲着陆飞扬些。

这个学弟不算讨厌,却实在精力旺盛活泼,扰得他很不安宁。

“那你能不能原谅我啊,学长?”陆飞扬打蛇随棍上,拖长声音。

他把卷起来的数学书扔到桌上打开,翻得哗哗作响:“你看这里的题我都写了,还有这里,这里……”

陆飞扬的数学书非常新崭,除了硬质的封面留有被卷折后的印记,书里的黑字与雪白都是清晰分明。偏偏那十几页很密地布满了水笔的痕迹,还有些红色的批改、订正,和前后的空旷形成了鲜明对比。

安葛看在眼里,既有些莫名生气他从前荒废时间不学好,又有点儿古怪的熨帖与暖心。

他看得出来,陆飞扬这么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要做到这一步,其实并不容易。

但他依然不明白对方对于他的莫名执着。

“我没生你气。”安葛收回了目光,心思却早已不在原先的题目上。他平淡地说道:“如果你一定想要一个回答的话,那我已经原谅你了。”

陆飞扬差点跳起来掀翻椅子。

“你动静小点儿……”安葛下意识抬手帮他压住椅背,略感无奈。同时又因为自己一句话对对方情绪的影响,生出些莫名而隐秘的喜悦。只是这种情绪太过微小,还不及感受便被掩藏。

但陆飞扬是什么人?显而易见,蹬鼻子上脸的主。他一脚踩稳椅子便迫不及待要往安葛那边扑,眼巴巴盯着他说:

“那你是答应了?咱俩就是朋友了。学长,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安葛头疼,只觉从没见过这么幼稚的人。

“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他回绝道,同时觉得自己今天浪费的时间实在太多了,“很抱歉,我要做题目了。请你安静一点。”

安葛没留意到的是,他自己的态度也随着陆飞扬的纠缠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如果说一开始不肯说出名字,是厌烦对方不想被缠上。但到了现在,原先的理由已经失去意义,他又一向不是个幼稚的人,为什么还是不肯说呢?

实在是陆飞扬追着他缠问,模样朝气蓬勃又可爱,在他心底荡起小小的涟漪。

陆飞扬觉得自己如果有狗耳朵的话,现在一定耷拉下来了。

“别这么无情嘛,学长。”他嘟囔,“我还没这么费力讨过一个人高兴呢……你,你是不是嫌我不爱学习?”

他一下子振奋了精神,急切地解释:“但是,我不是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我是——我家里给我准备好了留学的出路,我并不是……”

陆同学越说越觉得不对劲。他怎么感觉自己像一只愚蠢的求偶孔雀在拼命开屏?

别管这么多了!拿出你镇场子的气势来啊陆飞扬!今天必须把美人学长给拿下——动脑子失败反而越绕越乱麻的陆飞扬决定不动脑子了,回到自己熟悉的快刀斩乱麻那一套上来。

他自以为超凶地拍了一把桌子,因为记得学长前面不让他在图书馆发出噪声的警告还特意把声音闷在了巴掌里。

陆飞扬郁闷地低吼道:“喂喂喂,社会你陆哥这么卖力表演,你不说立刻答应和我做小伙伴吧,好歹笑一个啊!知不知道你陆哥家干什么的?”

这么一吼,陆飞扬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对嘛,这才是他社会人应有的画风。以后就应该这样,可不能怂了……

等等等等,学长?那边安葛淡淡地瞟过来一眼,陆飞扬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可耻地什么面子都顾不上了。

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这么会这么不争气,五体投地式赔笑:

“那、那我刚才闹着玩的哈哈,不好意思说话说串了……那个我演得挺好吧哈哈哈!”他越说越乱,“诶你别生气——你别这么看着我呀学长!哥,哥我错了,我真错了!”

忙不迭地赔礼,又见安葛要转过头去,陆飞扬顿时急了,扯着他胳膊:

“哥我错了!我叫你哥!呃……那个,不然我给你笑一个呗?”

说完这句话,他立刻眨巴着眼睛笑了起来。那笑容又傻又天真,两边嘴角咧得特别高,唯独一双眼睛灵动又充满希冀,像只讨人喜欢的大狗。

凶起来是哈士奇的假凶,软起来反而成了条小巧的柯基犬……安葛为自己脑海中忽然冒出的比喻感到诧异。

接着,他也忍不住很轻地笑了一下。

而陆飞扬被这个笑容给惊呆了。

这是一个很轻,却很真实、有着浅淡温度的笑容。安葛那张清俊的面容因为这个笑容而柔和起来,先前那种遥远的距离感也消失不见,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了。

依旧是初见时清冷的高岭之花,却仿佛在身边已经接纳了他的存在,容许了他的亲近,才能看到这不为人知的一面。

陆飞扬呆呆地看着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心脏砰砰直跳。

他想:哇哦,学长笑起来可真……真好看啊。

陆飞扬豁地一下站起身来,动静太大甚至掀翻了座椅。刺耳的碰撞声在图书馆里无比清晰,还尴尬地拉长回响着——他还来不及表达满心的激动喜悦,图书馆阿姨的斥责声已然响起:

“那边那个站起来的同学,不要影响大家自习!”

陆飞扬眨巴眨巴眼睛,有点儿不能尽情快乐的委屈,又有点儿隐秘的喜悦与兴奋。他老实地扶了椅子坐下,却一直凝视着安葛的脸。

所有的情绪都明明白白,写在眼睛里。

陆飞扬忽然有些害羞,但他又很激动、期待,压低声音说道:

“那个,学长,再帮我讲一道题吧。”

不知道为什么,陆飞扬有种迷之自信——他觉得安葛这次一定会答应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之鼠胆英雄在线阅读第7节

    次日,欧洲某酒店。叶风华邀请了自己曾经的志同道合的同学。“叶老大,真的是你啊!听联邦的消息说你已经死在撒哈拉,刚接到你的电话时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子不高,瘦瘦的男人过去抱住了叶风华。这个男人叫做段杰,是一个生物专家,是叶风华小时候的玩伴,一样是孤儿院出身的,他在孤儿院时因为体弱经常被人欺负,而叶风华

  • 婚宠不休,帝少太霸道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石三还沉浸在自己这份奇遇当中的时候,外面隐约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以及凌乱的脚步声。这些嘈杂的声音也把石三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石三跌跌撞撞的跑出洞口,映入眼帘的是村里的那些猎户,为首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只见他们大约二十几人,手里拿的全是狩猎的刀具,后面几个壮劳力抬着一只死了的老虎,石三仔细看去,这只老

  • 狙击你的心左耳听不到了么?

    “擎天哥哥,这几天我总是梦到姐姐对我哭诉,说在海水里很冷,死的很惨,我好难过,你今天陪陪我好不好不好?”千若曼祈求的看着萧擎天,美人梨花带雨,让人看了真是我见犹怜。萧擎天的心一软,仿佛看到了千若曼在对她哭诉,他搂过千若妙,柔声安慰道“今晚我陪着你就是。”让杨子俊先回去,萧擎天陪着千若妙回到了她的住所

  • 风告诉我你曾来过一场梦

    乌云笼罩着整片天空,原本湛蓝的天已经变成墨色的了,我知道,它即将下雨了。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安静的空间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在墨色的空间飘荡。一滴滴雨水掉落在每一片嫩叶上,鲜花、青草,尽情的享受。如果现在下起了倾盆大雨,那那些可怜的花草树木怎么办?它们没有避雨的地方,就那样任雨水拍打在那么身上?轰隆隆—

  • 西游之万界聊天群在线阅读月迟

    正当刷棋刷到一半的时候,队伍里忽然又加进了一个人。【队伍】[浅池清歌]:烟,在帮派喊你怎么不说话。【队伍】[夏苏茗烟]:没开帮派频道,怎么了吗?【队伍】[浅池清歌]:汗血点有乱世的人来捣乱,帮主让在线的全部去支援。【队伍】[夏苏茗烟]:乱世的来了几个人?没看见我正在刷副本吗。【队伍】[浅池清歌]:基

  • 爱上猫咪一样的你忘恩负义

    听着威胁十足的话,谭兆明小腿肚子直打颤。天啊!怎么会是她。清雪集团执行总裁。唐市最大的珠宝公司,市值高达百亿的明星企业,唐市最年轻、最传奇的冷艳总裁林清雪。税觉这个废物怎么跟她扯上关系了?虽然谭兆明满腹疑惑,但他可不敢说出口。急忙小跑到林清雪面前,堆着笑脸赔笑道。“没,没,没,我怎么敢得罪您呢。”“

  • 二嫁之宠婚第三章在线阅读

    那天晚上几个人在一起聊天,说到冯小年的时候,严琼说,“小年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所以可能比较早熟,独立能力也比较强,”“她,成长在单亲家庭?”慕景言自然是吃惊的。“你不知道吗?”严琼和婉婷惊讶地看着她,异口同声道。慕景言无辜极了,她必须要知道吗,这是人家的私事,再说这段时间她和冯小年的接触真的寥寥无

  • 魔尊之独宠帝后第八章

    帕克抓住玛亚说:“你父母亲就是因为你们才死的,不过,你们只要把你们的女儿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玛亚说:“那是不可能的,我外祖母就是因为你而被害死的,可你却还是这样的冷血!”帕克笑了笑,露出了牙齿,玛亚说:“不,不要,不要!”利克移到了他身边说:“你放了她!”帕克没有停止,咬向了玛亚,我看了一眼,那

  • 踏雪寻珍在线阅读第5节

    得到还算满意的答复后,婼媛转过身站到那几个小太妹面前:“小妍,你到冷泽熙那边去,这边交给我了,小瞳你也去吧”深知姐姐性情的熙妍,闻言便转身拉起芷瞳离开“战场”,走了一半,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说道:“呐,婼媛”“什么?”婼媛。这时大家都以为熙妍要替那几个小太妹求情,凌哲涣对熙妍说:“熙妍,对于这

  • [家教]先生你好,先生再见之采药少年(1)

    幻妖森林坐落于天宇大陆的一个小国内,而这里却是这个国家内最凶险的地方,这里妖兽众多,且凶狠至极。小国国王甚至将此设为禁地!可见其恐怖程度。然而就在这么一个凶蛮之地,竟然有一个药童在此点燃篝火小憩!这要是传进小国内肯定会闹得人仰马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童竟然敢进入幻妖森林!而且还是在晚上!要知道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