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隐婚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将计(1)

2021/5/5 4:44:52 作者:流原青青 来源:掌阅小说网
隐婚娇妻有点甜
隐婚娇妻有点甜
作者:流原青青来源:掌阅小说网
一朝睡错了人,哪里知道惹上了一个大人物。黎安本想安安静静的在医学之路上一去不复返,哪里知道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签下合约还以为是形婚,哪成想夜夜笙歌,一点都没闲着。“总裁,太太遇见了医闹。”“走,揍人去!”“总裁,太太跟初恋情人正爬墙呢!”“拿上家伙,挖墙去。”

出了凤梧宫的门,端璎庭便准备回麟趾宫继续跟太傅讨论昨日的政论,行至御花园附近时却被追来的端璎瑨拦下了。

“太子殿下留步!”端璎瑨快步走到端璎瑨面前。

“三弟?何事?”不知端璎瑨找他所为何事,这个弟弟向来与他和璎弼不甚亲近。

“刚刚在皇后宫里,臣弟看太子殿下似乎对这块端砚比较感兴趣,只因当时是臣弟在验看,太子就退而求其次选了古玉。其实臣弟也只是看看,并无夺太子所好之意,况且臣弟本来就甚为喜欢太子选的那枚古玉吊坠,不知太子可否愿意跟臣弟交换?”说着便把砚台捧至端璎庭眼前。

“原来三弟喜欢这坠子?送你又何妨,不必换了,一起都拿去罢!”语毕便不由分说地把古玉吊坠塞到端璎瑨手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太子殿下!”端璎瑨对着太子的背影深深鞠躬,嘴边浮现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端璎庭回到麟趾宫后,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跟着老师做学问,常常思考问题时,想着想着就走神了。太傅见他心不在焉,便也不讲了,只叫他什么时候心静了什么时候再去找他。

端璎庭因为皇帝要赐凤卿为太子妃的事简直到了百爪挠心的程度,让他娶谁都可以,他就是不愿意凤氏的女儿。看着父皇娶了凤氏两姐妹后,日防夜防、勾心斗角的,实在累煞人也!端璎庭不求与未来的妻子恩爱两不疑,但至少也要相敬如宾、坦诚相待,然而对于凤氏女儿,璎庭做不到。

他不禁想到已经被废过世的母亲,母亲未废时虽然也善妒,但对父皇却是一心一意的,以致被废后心灰意冷,不久便郁郁而终。端璎庭还记得母亲临去前的那天午后,阳光正好,璎庭和璎弼去探望她。那天她穿了那件最喜欢的水红缕金挑线纱裙,头上簪了一双他们大婚时戴的赤金红宝的步摇,眼神柔和、神态静美,完全不像争宠斗狠是那般扭曲。她原本也是个温柔娴淑的妻子,只是这宫廷斗争渐渐腐蚀了她最初纯洁的灵魂。思至此,端璎庭心痛不已,他不是不怨父皇的,但是他更恨凤氏,是凤氏夺走了他母亲的一切,现在又想毁了他!他决不允许!他绝不要娶凤氏的女儿,他必须得想个办法推掉这桩婚事。思来想去,唯有一个人能帮他的忙了,做了决定后,端璎庭立即写了一封信交给贴身太监伍仁,让他趁人不注意送去关雎宫。

伍仁趁着天黑,把信亲手送到了琥珀手里,琥珀又把信交到了李婀姒手上。李婀姒看完信,沉默良久,在一旁守着的琥珀和琉璃都焦急不已,琥珀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主子,太子他……究竟出了什么事?”

“皇上欲将皇后之妹凤卿许配给太子为妃,太子不愿,却又不能违悖他父皇意思,所以求助本宫,想本宫帮他想法子推掉这桩婚事。”李婀姒将太子的意思告诉了琥珀。

“那……主子可要帮太子?”琥珀心知此事对李婀姒来说也极是为难,只不过事关太子,她又盼着主子能帮上一把。婀姒似乎读懂了琥珀焦急而期待的眼神,幽幽开口道:“太子在信中向本宫承诺,如若帮他这个忙,不管成与不成,他都念本宫的情,待皇帝大行后他继位大统,定叫本宫在这后宫安老无忧。这已经算是变相地与关雎宫结盟了。”将来如果没有新帝庇护,一旦皇后成了太后,她们这些昔日得宠的嫔妃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主子对太子给出的条件心动了?所以肯帮他了?”不等李婀姒说完,琥珀便迫不及待地插话道。

“条件是很诱人,但是使本宫心动的却不是这些,而是他在信中还说,他会一生一世待你好,不让未来的正室欺侮于你。本来凤氏那女儿就不是本宫心里太子妃的人选,若她做了正室必然容不下你,将来做了皇后对我李氏更是百害而无一利,所以这次我帮太子其实也是帮我自己。”李婀姒说完,微笑着看向琥珀。

“主子大恩,琥珀这辈子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来世当牛做马还要侍奉在您身边!”琥珀早已泣不成声,对着李婀姒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受训的第十五日,秀女中被选为宫女的一批少女各自被送进不同的宫里当差,子墨也被顺利地安排到了关雎宫。

子墨来到关雎宫正殿,在见到李婀姒的一瞬间被她的美貌惊呆了,虽然对“大瀚第一美女”的名号早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李婀姒当真当得起这一称号,至少子墨是没见过比婀姒更美丽的女子了。子墨对着眼前这个惊为天人的新主人跪拜下去:“奴婢子墨,给娘娘请安了”

“以后好好服侍,起来吧。”李婀姒并没说话,而是一旁的琥珀将子墨扶起来。

“琉璃、琥珀你们先下去,把小齐子叫过来。”李婀姒让她的贴身侍女退下,却并没有让子墨离开,子墨只有规规矩矩地垂手而立。等到琉璃、琥珀出去后,李婀姒才把目光移到子墨身上,她打量了子墨一会儿才说道:“在成为我的近侍之前,你必须要接受一个考验。我会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完成了,我便视你为心腹;若是完成不了,你也不用回我这关雎宫了。”

“但凭娘娘吩咐。”子墨赶紧跪下,心里不由大呼倒霉,怎么做个宫女都这么难啊!

“一会儿宫里的总管太监小齐子会把你带进皇宫的凤梧宫,本宫要你想办法留在凤梧宫里,并且严密监视住在偏殿的秀女凤卿,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本宫。你不必亲自回来报信,本宫会派小齐子在每天旁晚凤梧宫侍卫轮值的空档,去偏殿后墙处与你接应,你将每天的情报写成字条传给他,明白了吗?”李婀姒语气严肃,看来这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藏华在线阅读第8章

    “哪里是啊,你也是一个女生啊。”林宝珠急红了眼,急急忙忙帮慕容紫换好了药就推着她往外走。“快走,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然而等她好不容易推着慕容紫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护士长刘姐推着沈家大少,带着一大帮子人,堵在门口。“刘、刘姐,沈少爷……”林宝珠低低的叫了一声,立马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门口。“

  • 五灵成仙第6章在线阅读

    叶辰此刻的心境很是古怪,明明很是激动,但是却仿佛被什么压制着,无法爆发,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然后被冲上来的星铃儿震岳满满地给抱住了。看着星铃儿红扑扑的笑脸和震岳黝黑而干净的笑容,叶辰扬起了嘴角,于是叶辰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世上是否有太多的强者在闪耀,那么就让我来一一打破他们的神话!这

  • 永恒命运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近几日县衙得了消息,说是新任长史途径水东县,要过来游玩两天做做客,恰巧碰上朝廷的灾粮运到,何洺很是小心。他整日督促何兴栋听话,念书,不要惹事,在长史面前出了差错。骂得他抬不起头,将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何兴栋是真怕方老爷生气,随便就把方颖给嫁人了,她这样刚烈的性格,可怎么忍受得了?可何洺素来看方颖不惯

  • 药修还魂之学习希望,搞事为上!

    “还听不明白,都到这份上了,别给老师装纯了,都是人啊,人就有人性,刚才我和你谈了人,现在我们聊了性。”忽然,一副对一切了然执掌的高深莫测很是奇怪的出现在梁骏溜圆脸蛋上,成熟中夹杂着一丝矛盾的羞涩。“那个,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二蛋,有特殊的癖好,比如说,依赖性啊之类的。”瞳孔出现突兀诡异,立马正色解释:“

  • 撸遍全星际的毛茸茸进击的巨人

    “对不起,兄弟。”刘一思上面那人自然也知道被奇行种发现,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跑,最后的道歉不知是对自己所说还是对刘一思所言。这个人本来是听到巨人入侵的消息,才躲在这栋楼第二层的,结果整栋楼都被击毁,他随着碎石一起掉落了下去,不过运气比较好,没怎么受伤,只是被横木给卡住了,而他在自救的过程

  •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之第四章(4)

    出了校门往右走大概五十米,有个十字路口。三个人平时都在十字路口处分别,今天也不例外。临别了,陈静给桑苑道了别,又试探着对陆之遥挥挥手,陆之遥总算没像以前那样冷着个脸事不关己站着,对她略提一下嘴角。陈静转过身去,穿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心情大好。也许有戏!桑苑的沉默持续了二十分钟。从和陈静分别开始,一直到走

  • 知寒在线阅读第4章

    胡莱归来的消息,让谢广坤的心情很是复杂。这小子虽然从小聪明伶俐,但不知怎的,就爱和自己对着干,时不时地就把他的宝贝儿子永强弄哭了。“啊……原来就这事啊,那个……我那喇叭没电了,用不了了。”“啥,咋还没电了呢?叔你不是天天都用吗?”“上次收完货回来,忘了充电了。”谢广坤有些不耐烦。“玉田啊,这个还有电

  • 镇魂同人九黎一夜在线阅读侮辱

    “哎,敌人在那边,快去”“卧槽,谁乱丢闪光?”这里是南城市一个小巷子里的名为“黑网吧”的地方(没错它就叫黑网吧),此时徐霖飞正坐在网吧里玩着《生死狙击》,他旁边那个看起来一副书呆子模样的人是他的室友李洪,他们两个人不知为何都很喜欢《生死狙击》,而且也是从小到大的好哥们(基友?)。“嗒嗒嗒”“老徐,不

  • 蔷薇花开时,我们回家吧之哑舍·虞美人

    虞翠第N次腹诽自己的名字。虞翠。这名字,看起来很俗,读起来很郁摧,也不知道当年她父亲怎么想的。她不是没跟父亲抗议过,也哭闹过几次想要改名,但她父亲就是不允许。传说,他们家是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项羽身边的虞姬的旁支,而虞家的人,其实是不允许女孩子起名叫虞翠的。因为“翠”字分开来,就是“羽、卒”

  • 圣灵独尊之原来是去冬去春又来(10)

    其实陈雨落燕并没看到冰雨冷风冲上去扶住郝幽佳的场景,因为她那时还未下车,而一下车就被冰雨冷风撞了个满怀,她也不清楚冰雨冷风怎么会倒撞上来,她只是本能地抱住了冰雨冷风。不过,这一抱倒是还蛮享受的!想到这里,陈雨落燕觉得自己脸上一烫,暗骂自己一句:“花痴,变态!”但是冲着宁刚朝冰雨冷风那声怒吼责问,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