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我家徒弟又挂了第一章

2021/5/5 3:26:18 作者:尤前 来源:言情小说吧
我家徒弟又挂了
我家徒弟又挂了
作者:尤前来源:言情小说吧
被称为修仙界第一人的玉言尊上,等了一万六千年,终于收到了一个徒弟,细心教导,认真呵护。看着她渐渐领悟,慢慢强大,眼看要一飞冲天的时候……她挂了!于是他又收了一徒弟,细心教导,认真呵护,然后……她又挂了!于于是他再收了一个徒弟,接着……她还是挂了!玉言:……徒弟:……(为什么每次重生,都会被同一个人捡回去啊,摔~~~~)**************11月19日起同名影视剧登陆腾讯视频全网独播,每周一二更新两集~

一阵强烈的痛感从太阳穴传来,病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视线模糊,只能看得到白色的天花板和晃眼的灯,周围弥漫着不知名的药味。

远处,一女子似是在哭泣,拦着几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求求你们再救救我儿子”

穿着白色大褂的人都摇头叹着气,“陈静花女士,节哀,我们尽力了”

病床上的人微微皱眉,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回去的路上吗,为何在此地?

昏迷前的场景慢慢清晰了起来,一纸密令,派锦衣卫去查灵谷寺消失的青玉瓷一案,寒九作为新选拔的锦衣卫中最出色的一个,接下了这次的任务。找到青玉瓷准备回京复命时,却遭遇了埋伏,寒九身中数箭,从马上摔了下来。

等再醒来时,便躺倒了这间奇怪的屋子里,身上中的箭也都消失不见。

莫不是有人救了自己?还是被黑白无常勾了魂来了轮回之境?

寒九强撑着身体,把脸上透明的罩子,身上粘的管子都摘了下来。

女子还在和医生们激烈拉扯着,谁都没注意到,病床上的人已经下了床,此刻还满眼杀意的盯着他们。

一阵不稳定的电流声滋滋响起,“你…你…好…”

电流声时断时续,扰得人心烦。

“你们是何人?”,寒九的声音低沉。

“儿子!你...你活过来了!”,陈静花一边喊着,一边向寒九扑了过去。

寒九一个侧身,陈静落了空,扑在了床上。

站在最前面的医生,右手颤抖着扶了扶眼睛,对旁边的护士说道,“快,快!把...把主任和副院长都叫过来!”

门口处,又跑来一个身穿蓝色警服的中年男子,脸颊泛红,却不喘一口气,一身的制服十分干净整齐,没有一点褶皱,领口处的扣子却被胡乱的解开了三个。

陈静花看到孟大正赶来,再也忍不住眼泪,“老孟!儿子又活过来了”

中年男子的身后跟着医院的各个科室主任,还有副院长。

“我是他的父亲,孟大正”,男人对医生们说道。

主治医生指着寒九,“明明生命体征都消失了,这...这是医学奇迹啊,奇迹啊”

寒九打量着眼前的这些人,即使自己身受重伤,这些奇怪的人也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只是门口那穿着蓝色衣服之人,眼中除了难过震惊还有不同常人的精神气,在场的所有人中,他可能是最难对付的一个。

寒九冷言道,“你们把我的刀藏在了何处?可知窝藏朝廷命官的下场?”

绣春刀不可离身,是锦衣卫的规矩。

“你们到底是谁?”,寒九呵斥道。

孟大正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断定儿子在装疯卖傻。

寒九凭着多年的锦衣卫破案本领,断定孟大正是这伙人的统领,正可谓擒贼先擒王。

孟大正:“你说我是谁,我是你老子!”

寒九习惯性的使出各种致命的招式。

大脑是这么想的,手和脚却有自己的想法。从前凌厉阴狠的武功变成了现在有气无力的挠痒痒。寒九这才意识到了身体的异样,这副身体绝不是自己的。

旁边的医生对实习生道,“快记下来,经历车祸,生命迹象完全消失后,突然苏醒,疑似出现认知障碍,行动障碍”,实习生们个个埋头飞速记录着。

“从哪看来的这些花拳绣腿,看了几部武侠小说就想跟你老子动手?你还嫩点”

孟大正又对一旁看傻眼的医生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找什么绳子把他绑起来”

医生们忙点头。

陈静花护子心切,捶打着孟大正的背,“这是你儿子!有这么对儿子的吗?你杀猪呢?给我松开儿子”

“得了得了,怕你了”,孟大正起了身。

医生们看着病床上的奇迹,情绪实在不稳定,便打了一针安定剂。

楼道里看热闹的人被保安清走后,没过一会儿,病房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安静。

寒九再次醒后,下了床,窗外的景象还是没变。

现在还是嘉靖年间吗?

许多疑问堆在寒九的脑里似要炸掉了一般。

病房门口的一面镜子,映着自己的脸,模样变瘦变白了些,腰间的伤疤不见了,额头被白纱包扎了几圈。这副身体不是自己的,只是跟自己长得一样。这些变化还可以接受,只是...

只是没了束发,刘海遮着眼睛,镜子里那蓝灰色的头发,十分招摇和扎眼。若是顶着这头蓝发回锦衣卫,要么被通缉凌晨处死,要么被朝廷供起来当神物。

“孟远,你怎么下床了?”,陈静花拿着药进来说道。

寒九站在镜子前,一怔,缓缓的回了头,孟远?这个身体叫孟远?

是在做梦吗?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儿子什么事儿都没有,可以回家观察了”,孟大正走了过来,“回家吧,家里还舒服,咱也别占着床位了,现在医院资源也紧张”

陈静花埋怨道,“你倒是无私奉献,反正在你眼里别人最重要,我们娘俩排最后”。

“什么话”,孟大正憨笑着,仔仔细细的绕着儿子转了一圈,“不愧是我孟大正的儿子,命大,差点儿把我吓得没了半条命”

孟远?寒九心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名字。

那就先用着这个孟远的身份。

到了孟大正和陈静花口中的家,孟远依旧十分警惕。

孟大正看着孟远,问道,“臭小子,你在医院使的那几招,从哪学的?”

孟远没有说话,很快的熟悉了屋内环境,知道了在何处可藏身,从哪里逃出去最快,只是没了轻功,从这种高度往外跳,生死难料。

孟大正搬过一张椅子,挨着厨房门坐了下来,“肇事者投案自首了,跟现场的指纹对比过了,摄像头记录的人也完全符合,我们移交上面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这场车祸,是物流货车的刹车失灵所致,货车司机虽及时投了案,但案件性质严重,共伤及五人,除了孟远外,其他四人是一家人,年轻的父母当场咽了气,两个小女儿送去了孤儿院。

孟远在沙发上坐着,注意到孟大正频频看着手表。

“静花,我只跟所里请了三个小时的假...”,孟大正越说声音越小。

厨房里,菜刀剁肉的声音突然增大

孟大正一脸无奈,起身对孟远道,“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有事打电话!”

孟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孟远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地方待多久,既然不知哪里安全,哪里危险,那就先按兵不动,只是自己未将青玉瓷护好,是否会连累这次任务中的其他锦衣卫?

孟远出着神,自己的饭碗已被陈静花夹满了肉。

孟远微微颔首,“多谢”

陈静花顿时变了脸色,“跟你老娘说谢?”,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明天就给我把这头蓝毛剪了去,越看越不舒服,不成个样子”

果然,不管是哪里,女人翻脸永远比翻书快。

第二天,陈静花陪着孟远去了理发店。

Tony老师,一如往常,热情似火,“我建议您尝试冷灰色,或者浅金色,更衬得您肤色白时尚,咱们追求的是独一无二有气质…”

“黑发,剪短”,孟远寥寥几字打断了Tony老师的创意想法。

夸张的手势,漂移的步伐,飞舞的剪刀,Tony小陈微笑着展示自己炫酷的技艺。

孟远的头发减去了大半,又染回了黑发,眉眼露了出来,英气利落。宽松的运动服穿出了几分生人勿近的清冷禁欲感。

陈静花不由得昂起了头,挺直了腰板,以前没觉得,一个一八几的小伙子站在身旁,可真是涨面儿,还是自己生出来的宝贝儿子。

两人往家里走着,没一会儿,陈静花突然停住了,“唉,光顾着心里美了,把你爸的咳嗽药和新买的袜子忘在理发店了”

孟远道,“回去?”

陈静花想到了理发店里面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儿子仿佛掉入了盘丝洞,再过去一次,还不被人吃了?

“算了,你在这等着,别乱走,我马上回来”,陈静花说道。

看着陈静花匆匆跑开的背影,孟远往路旁走了走,靠着一边的墙,尽可能的避开来往的人。

入春来少有的好天气,阳光洒在地上,落成一片一片的树荫。

两个遛鸟的大叔从孟远身旁经过,“隔壁街又在打架?”

“那可不是,我刚刚还看见了,两帮人拿着家伙”

Z市的晋中路常年霸占新闻头条,人们一提到Z市就想到了晋中路。一想到晋中路,谁都要避着走。

晋中路左边是Z市最大的城中村,右边又挨着最繁华的商业区。一边是混杂闹事,一边是西装革履,对比强烈。晋中路的钉子户多,全是些老油条小混混,拆迁整治也就耽搁了下来。这群人常常背着警察闹事,警察一来又都装得笑呵呵的,难搞得很。

两个大叔接着说道,“这次又为什么打起来?”

“没听清,好像是因为什么青什么瓷?唉,他们哪次打架不是因为屁大点儿事?”

大叔们聊得起劲,被孟远拦了下来。

“什么青瓷?是青玉瓷?”,孟远问道。

孟远神情严肃,不像是想聊八卦的,大叔们对视一眼,以为是警察安排的人,战战兢兢的解释着,“我们也没听清,好像是因为青什么瓷,对!就是青玉瓷!那个...我们就是瞎溜达的,还有事要忙,您看我们能不能走了?”

孟远点了点头,大叔们立刻加快了步伐一溜烟走了。

真的是青玉瓷?

孟远寻着声音,很快的找到了晋中路,虽然闯了两个红灯。

晋中路上,被人用铁桌子和三轮车堵了两端的路。有两帮人剑拔弩张的对峙着,两伙人的最前面站着各自的老大,一个老大穿着花衬衫,露着金链子,寸头上的一道闪电甚是霸道,另一个老大的黄发,花臂,手上的双截棍都透露着嚣张之意,双方都沉默着。

孟远轻松翻过了设的路障,走到了两帮人的正中间。

两个混混老大揣测着这人是对方的人,还是警察那边的人,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

“青玉瓷在哪里?”,孟远给人一种压迫感。

后面的小弟们不知道前面在说什么,以为是开吵了,突然又有一个人豁着嗓子喊到,“晋中路什么时候你们说了算了?放个屁的青花瓷?吵死了”

“你们才放的是屁,放什么双截棍?我们就放青花瓷,来兄弟们一起唱,天青色等烟雨!”

“兄弟们,压过他们,快使用双截棍,吼吼哈嘿!”

两个大音箱的音乐声,伴随着两帮人跑调破音的吼叫,晋中路越来越热闹。用力造势的小弟们不知道他们的老大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感。

这特么穿着运动服的人是谁?!!

眼前这群聒噪的人,一共有23个,孟远不知道现在这幅身体能不能经受的起。

不知是谁喊了句“上!”,两伙人抄着家伙都向对方跑去。

两个老大看着孟远有些腿软,不管了,硬着头皮先打再说。

甩来的一个铁棍被孟远一把抓住。

“叮咚~正缘一线牵系统及时上线!来得虽晚但不会迟到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捡到了一颗陨石在线阅读第一章

    「宿主!宿主!快醒醒!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了!时间线终于对了!呜…好感动~」完全不想理这呱噪的声音,天下雨躺在沙滩上,任由海水一遍遍冲刷着膝盖大腿,她身穿蓝色连衣裙,因为湿润而紧贴着,即使躺平也凹凸有致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美的如梦似幻。紧闭着双眼,长长睫毛微微颤动着,海蓝色的长发随着海水一起一伏着,

  • 魔坠学园录之洗髓签契约(6)

    “主人,你千万要撑住啊”小金龙盘旋在床前,仅有的两根眉毛紧紧的凑在一起。万蚁蚀骨不过如此,脊椎似乎感觉要炸裂了,好热。时间仿佛静止了,床上的人闭着眼端坐着。额头脸上的汗珠里参杂着褐红色的血色,伴随着阵阵恶臭散发而出,渐渐地尘小六眉头舒展开来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后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不太一样了。雨滴声,不远处

  • [文野]小天使第八章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一部分学生座位已经就绪,譬如说方棠的座位。她从第一组第四排,换到了第四组第三排。本来速度不该这么快的,但黄芷薇实在是过意不去,硬是先帮她搬好了桌子。透过旁边的窗户,能看见教学楼下的小广场,以及斜坡下的大半个操场。阳光灿烂。操场上大片的红色和绿色,构成色彩鲜的图案。远处逸夫楼的玻

  • 我的姐姐是诸葛大力!在线阅读第十章

    “麻烦!”男子眉头紧皱,安抚似的拍了拍狗儿的头,它立刻邀宠伸出舌头舔舔男子手心。男子神色微冷对战歌说道:“护好那女人,她见了红,这些麻绳可是嗅到了血腥味才来的!”战歌右手拿着软剑,小心的注视着周围,脸色也不好看,道:“小姐还不是你养那畜牲咬伤的!依我看,它们是来找你为同伴报仇的!”簌簌的声响骤然接近

  • 超神学院之至尊降临之大陆形势和人族气魔法(3)

    天兽大陆,目前主要被六大种群控制着。分别是兽族、兽人族、精灵族、魔族、天使族、妖族。这六族掌控着五大帝国。分别是兽族掌握的天兽帝国,魔族掌握的暗黑帝国,天使族掌握的光明帝国,妖族掌握的妖王帝国、以及兽人族掌握的兽人帝国。根据传说,魔族是域外来族,曾经要想主宰这片大陆。不过被当时的人族还有精灵族联合消

  • 青雁觅缘第三章在线阅读

    白铭刚刚领完工作服,正要去大吃一顿来庆祝自己,突然手机铃响了,白铭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现在刚好想找人宰一顿,没想到这个小子主动送上门来。随后将电话接通,电话那边迎来爽朗的笑声,随后一个有点犯贱的声音传来:“白哥,你现在在哪呢,。”“我现在在台市,自己来找我,老地方。”白名淡淡的说道,“白哥,你怎么

  • 黑村第三章

    003看到俊也回复给自己的信息后,金南俊直接愣在了原地。【?????】【!!!!!】【你之前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生日的吗!】连着发了三条信息,钱俊也都还没有反应。正巧这时候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儿的孙老师回来了,拍拍手招呼大家:“我们继续。”闵玧其在他身后走了进来,目光扫到金南俊第一次穿出来的

  • 山寨太祖少将是假正经

    一周后的清晨,屋里的空调开的有些冷。沉睡中毫无防备的叶言无意识地蹭了蹭贺洋的身体,如同半融化x药的omega信息素轻飘飘地拂过贺洋的鼻腔。他翻了个身,露出了一截小蛮腰,然后把脸埋在了贺洋的胸口,玫瑰味香甜诱人。叶言大概不知道百分之九十九匹配度的ao之间有着怎样的吸引力。即使在梦里他也本能地在靠近散发

  • 我在西方学魔法在线阅读玉牙梳

    尽管不能穿好看的衣裳,但叶念凝的生辰依旧过得无比开怀。主要缘由便是周氏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吃得她和太子的肚皮都鼓了起来,一刻也停不下来。周氏的厨艺许是因为磨砺了多年,就连一道简单的东坡豆腐做出来,也堪称一绝。用葱油煎了豆腐,研磨一二十个香榧子放进去,加了酱料一同煮,香气浓郁扑鼻,鲜嫩的豆腐融化在

  • 恰逢夏至在线阅读第6章

    -----嘿嘿,放假了,更新从今天起-----眼见天就快黑了,古灵轩找到一颗大树。在树上过夜,这是爷爷对他说的一个在山里过夜而且较安全的选择。在山里,如果找不到山洞什么的来过夜的话,树上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是因为在树上居住的动物一般来说就只有鸟一类的飞禽。而且地上的小昆虫什么的一般也不会爬到树上,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