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八十年代当花瓶之抢亲?

2021/5/5 4:40:59 作者:鹿泱泱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八十年代当花瓶
重生八十年代当花瓶
作者:鹿泱泱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年下,暖甜向,勿考究。)人人都说姜子溪命好,小小年纪就被姑姑接去了广州,从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了白天鹅。没人知道,她本就是林家大小姐。从小寄养在乡下,被接回去那天,妹妹趾高气昂的骂她土包子。父亲在饭桌上骂她上不了台面。她这一生短暂,再次睁开眼,是她回到林家的那一天……——睚眦必报戏精溪vs全世界最温柔的谢老师

“不是让你盯着柳府动向么?”顾珏冷眼注视着派去盯梢柳府的黑衣人。“一月前她便已经定下婚事许了人家,你竟不曾提过半句!”说着,桌底下的一双大掌青筋凸起。

“属下知错,自以为此事事小,不足以回禀少爷。”

“自去领罚。”

左一堪忧地拿眼偷瞧座上的人,脸色阴沉,山雨欲来。

他一想起上回在后园里看到两人独处的情景,就不满,内心疯狂叫嚣着。

“毛手毛脚的家伙也配的上她?”

“爷是不是该去抢婚?”

“不对,爷不喜欢她这款儿,只是想救她于水火之中,不忍看她所嫁非人。”

“所以,爷该怎么阻断婚事?”

左一满脸冷汗,少爷该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一个人自言自语。

柳府一角,一身素色的婢女在一处被遮掩的极隐蔽的树丛后来回徘徊。

“布谷,布谷,布谷。”

声响过后,那个婢女谨慎的看了一周,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朝声源走去,拨开那一处的树丛,取走了里面的白色药包。

“今日顺利?”柳义背着身,问方才送了药的人。

“老爷放心,那小丫头已拿到了药粉,一月以来并无异样。”

“很好。退下吧。”

“老爷,老头子吃了一月的药,想来就要魂归西天了吧?”柳夫人娇娇笑着,声音尖利。

“这是最后一副了。”柳义眼里是一片可怖,随后心情大好,先解决了老头再解决柳知月!

“老爷,你可真厉害。”

“我还有更厉害的,夫人要不要感受一下?”柳义揉了一把她傲人的柔软。

柳夫人看着男人眼里的欲色,眼带娇羞,“讨厌鬼~昨晚还不知足?”

柳义伸出手细细抚摸过她的脸,笑着伸出一根手指钻入女子的小嘴里,女子配合的轻吻男人的手指。

玉色愈浓,柳夫人情不自禁的将渴望凑过去蹭着那处硬物。只求今日能长久。

柳义撕咬着她的饱满,手指摸着丛林,带着身上妖娆的人压在书桌上,一阵颠鸾倒凤。

欢乐初歇,柳夫人靠在柳昃怀里,“夫君,我们得好生为璃儿筹划。”

柳昃满足地拥着娇妻,“夫人不急,还有些时日。且等着那边的消息,方好进行下一步筹划。”

柳府这一年的秋季,是忙碌又喜悦的晚秋。柳府人人都知晓柳二小姐就要嫁给陈公子啦。

精雕细琢的檀木窗框住了天边的暖橙色晚霞,一截还还未吐露芬芳的光秃腊梅枝干斜穿入窗前,晚霞的光辉映着腊梅枝干,如诗如画。

柳知月着一身百蝶穿花喜袍,款款走向窗边杏眸凝着腊梅枝干。

美人凝窗图,让在屋子伺候的清灵和一众丫鬟们惊艳得挪不开眼。

“小姐当真是美极了,可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来啦?”清灵俏皮地同小姐玩笑。

“仙女可以不守天规吗?”话本里常说,仙女不可违背天规私自下凡、与凡夫俗子结定姻缘。

“是,是,是,就属小姐最能挑刺儿了。”清灵哭笑不得,明明是想夸赞人家美若天仙,偏弄巧成拙。

“听说再过几日就要放秋榜,也不知是个怎样名次。算算日子,秋榜一出陈公子也快要回来了。”清灵满心欢喜,她倒不担忧陈策能否进榜,人家实力可就摆在那。她为着小姐将嫁得如意郎君,余生可有人庇护而高兴。

这些日子,自柳老爷子偶感风寒后,老爷子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老爷子找着借口将柳知月搪塞过去,因着自小照顾自己的阿婆就是这般,清灵心里头是明白的,恐时日无多了。适逢小姐大喜之日将近,又加老爷子吩咐,清灵把嘴管得个十足的严实。

“放秋榜啦,陈知县二公子陈策夺榜首!”明月镇上得了消息的小童满大街的窜,不一会儿就传个遍。

“榜首,那岂不是日后咱颍城知府?”盛康朝一向以秋围为重,得了榜首便几乎是考生所在城的知府。一任知府在任期五年,五年后凭奖惩功过由中央调任。明月镇隶属颍城,颍城知府今年冬正逢听凭上头调任。

“柳二小姐真是个好福气的。”街边的一个婆子啧啧感叹。

“是个好福气的,一嫁过去便是知府夫人,夫君还是个颜色好的。”另一个婆子应和着。

“不说了,俺就先去姻缘庙一趟给俺家银花讨个吉利的,日后也像柳二小姐那样择个直上青天的好夫婿。”

“诶,等等俺,俺也去!”

那边欢喜即来,这边白事已至。

“爷爷,您不是说了要坐在高堂上看着月儿出嫁,此后一生顺遂吗?怎么就言而无信呢……”说着,她控制不住地哭泣起来。

她跪在柳老爷子床边,看着昔日精神健朗的人此刻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

从前床上的人会娇惯着她,会神气地摆动着小胡子在她面前耍威风,会百般招数地催婚,但不会像现在这样僵硬地卧躺着长眠过去……

柳府白事已办,将喜事停下来。等着丧事过去三月才可操办婚宴。

月夜惨淡,一地银白。一如女子苍白清瘦的脸庞。“你怎么可以如此负心!”柳知月哽咽着大骂着面前的人。是谁曾经许诺,青山只认白云俦。此生愿携手相将?又是谁曾经蜜语,为卿画眉共浮生?

“是在下之过。”陈策愧疚地低下头。他本以为从京归来就是二人婚嫁之日,他为此早已翘首以盼。直到前日父亲嘱咐退婚……

初闻,他如何会感觉不到内心钝痛?他也曾心肝绞痛过,也犹疑思量了许久该如何开口。

柳知月失望地一把推开他,她想远远地离开这人,远远地…

她恨恨地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快跑着离开。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此后山高水长,你我就此分道扬镳。

一连几日的冲击,让她不堪重负。赢弱的身子经不住地面厚雪的阻挠,被绊倒在地,刺骨的冰雪无情的穿透掌心。

眼眶再也承受不了蓄满的泪珠,热泪一滴一滴地滴落,融化了地上点点冰雪。

她才失去了生命中的至亲,至此没了依靠,接着又被伯父赶了出来,没了容身之所。人人道好的姻缘,转眼就是烟消火灭。

天地悠悠,游艺在外。谁承望反认家乡是客乡。

雪夜冻人,一片寂寥,唯有耳边呼啸的冷风。

不多时,响起了脚踩着雪地发出的吱嘎声。

一双黑色粗制的长靴赫然闯入视线。风雪中,他撑着伞,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伞柄,即使是样式简单的黑袍覆在身上也能彰显出其人清冷卓绝,俊身挺拔。跌在雪地上的柳知月红着一双眼睛,他急促的脚步声渐近,有力的大掌将趴在地上的她扶了起来。

“无处可去,便来我府上吧。”

她抬头茫然地看着他。顾珏不自在地偏过头去,“先说好,爷才不养闲人,你给爷打打杂,做做饭就得了。”

他停顿了会儿,犹豫着开口,“柳老爷子之事绝非偶然。”

柳知月心头一震,“爷爷离去有蹊跷?你又如何得知?”

“你们柳家的事,爷都知晓了,来龙去脉一听下来便很可疑。”

这么一点,她顿然想起爷爷病着的那些日子从不停歇的汤药,反常忙的不可开交的伯父,异常包容的伯母,还有久久不闻动静的柳璃…

“此事还要一番细查。”顾珏皱眉说着,显然此事有些儿棘手,“喂,爷给你打探消息,你留不留在我家?”

“留。”眼下她和清灵确实需要一个栖身之地,重中之重的是爷爷的事她一定要查探清楚!

清灵背着从柳家收拾完的包袱跟在柳知月后面。

“九叔,”她屈膝一礼,“小女失礼了,得就此叨扰些日子,愿在府上做些杂事以补过失加之叨扰之罪。”

“柳小姐客气了,”九叔憨憨笑着,“从前九叔我还托着小姐的恩,想着报恩。哪来的叨扰?”

“多谢九叔,九叔叫我知月便可,”她如今不是什么小姐了,还是呼名更显亲切些。

“好嘞。”

“知月,九叔家中尚有一间空屋,”他琢磨着面露难色,“但是那屋子就在我家混小子对面,不知你是否在意…”女子名节尤为重要,尤其是千金小姐更是珍而重之,未婚男女间的屋子挨得如此近,他就怕让娇滴滴的小姑娘感到委屈。

“不碍事的,九叔。”她理解性的一笑。

“好,好,好,那九叔这就让人先给你清理屋子。”

“九叔不用麻烦,初来叨扰便已是不合礼,哪能活儿还没干就安生享受起了呢?”她玩笑说道。

九叔见她如此坚持,也就只好随她去了。

进了小屋,她寻了个干净地让清灵将包袱卸下放着。

“九叔您且先去忙吧,这儿我与清灵收拾的过来。”她感激地一笑,挽起袖子准备着洒扫,不好意思总是麻烦着人家。

“好,若有需要就和九叔说,不用太客气。”他原想着领着人到将居住的屋中一块帮着干些活,奈何不过小姑娘的固执,最终只能作罢。

虽然屋子积了灰,窗子有些破旧,所幸清灵又是个勤快的,柳知月心灵手巧,很快屋子打扫齐整,布置的精巧,前后对比焕然一新。

“小姐,要不要喝些水?”大寒天的,清灵身上也出了细细的汗珠。

“也好,你先去烧些水来。顺道看看厨房有些什么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痛打妖怪,送去出道第五章

    圣诞节来得很快,阿芙罗狄忒还是和平常一样,除了不再去图书馆。最近霍格沃茨有一只巨怪的消息闹得不可开交,安全起见她开始待在寝室学习。阿弗洛狄忒跟罗恩、双胞胎以及哈利都留校了,因为韦斯莱夫妇要去罗马尼亚看望查理。说真的阿芙洛狄忒也想去,她已经半年没见到查理了。阿弗洛狄忒一起床就发现床边多了两个圣诞包裹。

  • 藏华在线阅读第8章

    “哪里是啊,你也是一个女生啊。”林宝珠急红了眼,急急忙忙帮慕容紫换好了药就推着她往外走。“快走,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然而等她好不容易推着慕容紫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护士长刘姐推着沈家大少,带着一大帮子人,堵在门口。“刘、刘姐,沈少爷……”林宝珠低低的叫了一声,立马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门口。“

  • 五灵成仙第6章在线阅读

    叶辰此刻的心境很是古怪,明明很是激动,但是却仿佛被什么压制着,无法爆发,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然后被冲上来的星铃儿震岳满满地给抱住了。看着星铃儿红扑扑的笑脸和震岳黝黑而干净的笑容,叶辰扬起了嘴角,于是叶辰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世上是否有太多的强者在闪耀,那么就让我来一一打破他们的神话!这

  • 永恒命运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近几日县衙得了消息,说是新任长史途径水东县,要过来游玩两天做做客,恰巧碰上朝廷的灾粮运到,何洺很是小心。他整日督促何兴栋听话,念书,不要惹事,在长史面前出了差错。骂得他抬不起头,将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何兴栋是真怕方老爷生气,随便就把方颖给嫁人了,她这样刚烈的性格,可怎么忍受得了?可何洺素来看方颖不惯

  • 药修还魂之学习希望,搞事为上!

    “还听不明白,都到这份上了,别给老师装纯了,都是人啊,人就有人性,刚才我和你谈了人,现在我们聊了性。”忽然,一副对一切了然执掌的高深莫测很是奇怪的出现在梁骏溜圆脸蛋上,成熟中夹杂着一丝矛盾的羞涩。“那个,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二蛋,有特殊的癖好,比如说,依赖性啊之类的。”瞳孔出现突兀诡异,立马正色解释:“

  • 撸遍全星际的毛茸茸进击的巨人

    “对不起,兄弟。”刘一思上面那人自然也知道被奇行种发现,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跑,最后的道歉不知是对自己所说还是对刘一思所言。这个人本来是听到巨人入侵的消息,才躲在这栋楼第二层的,结果整栋楼都被击毁,他随着碎石一起掉落了下去,不过运气比较好,没怎么受伤,只是被横木给卡住了,而他在自救的过程

  •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之第四章(4)

    出了校门往右走大概五十米,有个十字路口。三个人平时都在十字路口处分别,今天也不例外。临别了,陈静给桑苑道了别,又试探着对陆之遥挥挥手,陆之遥总算没像以前那样冷着个脸事不关己站着,对她略提一下嘴角。陈静转过身去,穿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心情大好。也许有戏!桑苑的沉默持续了二十分钟。从和陈静分别开始,一直到走

  • 知寒在线阅读第4章

    胡莱归来的消息,让谢广坤的心情很是复杂。这小子虽然从小聪明伶俐,但不知怎的,就爱和自己对着干,时不时地就把他的宝贝儿子永强弄哭了。“啊……原来就这事啊,那个……我那喇叭没电了,用不了了。”“啥,咋还没电了呢?叔你不是天天都用吗?”“上次收完货回来,忘了充电了。”谢广坤有些不耐烦。“玉田啊,这个还有电

  • 镇魂同人九黎一夜在线阅读侮辱

    “哎,敌人在那边,快去”“卧槽,谁乱丢闪光?”这里是南城市一个小巷子里的名为“黑网吧”的地方(没错它就叫黑网吧),此时徐霖飞正坐在网吧里玩着《生死狙击》,他旁边那个看起来一副书呆子模样的人是他的室友李洪,他们两个人不知为何都很喜欢《生死狙击》,而且也是从小到大的好哥们(基友?)。“嗒嗒嗒”“老徐,不

  • 蔷薇花开时,我们回家吧之哑舍·虞美人

    虞翠第N次腹诽自己的名字。虞翠。这名字,看起来很俗,读起来很郁摧,也不知道当年她父亲怎么想的。她不是没跟父亲抗议过,也哭闹过几次想要改名,但她父亲就是不允许。传说,他们家是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项羽身边的虞姬的旁支,而虞家的人,其实是不允许女孩子起名叫虞翠的。因为“翠”字分开来,就是“羽、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