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全息]主角宁折不弯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5/5 3:44:55 作者:行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息]主角宁折不弯
[全息]主角宁折不弯
作者:行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晚上九点准时日更][本文将于3月21日即本周六入v,入v当天万字掉落=w=]所有进入主神世界的玩家,都会由评测系统给出天赋和设定。通常只有一条,运气好会有两条。轮到燕君的时候,负责评测的终端机故障了一会儿,吐出了三条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你是剑,所以锋芒难敛二.你是剑,应该独来独往三.你是剑,必须宁折不弯许久之后,才懂“宁折不弯”真正含义的燕君,只觉得主神迫真有猫饼。主神:嘻嘻。*他独一无二,最锋利也最冷艳。*食用说明*1.我流全息,角色扮演副本+pvp竞技,苏爽小白文2.攻略翻车,连环车祸现场

脚步声就近停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到了海榴“哎呀”一声,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都不长眼睛的?”

秦蓁实在是好奇,探出头去,偷偷儿看,只见海榴一下子就撞进了林深的怀里,到了这会儿了,两人还没有分开,林深的手按在了海榴的肩上,海榴抬头看向林深,眼睛睁得大大的,活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英俊的男人,闭了嘴,满眼都是惊艳神往之色。

林深到了嘴边责备的话就此咽下了,他打量海榴,看其衣着分明就是一个下人,可是长了一张不逊色于秦茹的脸,虽方才态度恶劣,可在看到他的脸后,变得着迷起来。林深便不以为忤,男人对待神往自己的女子总是会多一份包容,情不自禁地,手指头在她的肩上轻轻按捏了一下,松开,“姑娘请小心些!”

海榴却好似没有醒过神来,她依旧贴着林深站着,耳朵却是竖起来的,听到了一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暗地里拿捏着时机。

“你们俩在干什么?”

林深走的时候,秦茹本就一直目送,只要林深没有走出没有绕出娇阆院的院门,她便能够站在翠芳亭里一直看到林深的背影,眼看林深被一个丫鬟给撞上,那就算了,两人还一直保持这种暧昧的姿势,秦茹如何能忍?

“啊!登徒子!非礼啊!”

就在林深的手才要从海榴的肩上收回来时,海榴一声大叫,顺势一巴掌,掴在了林深的脸上,眼泪迸了出来,哭喊道,“非礼啊,大家快来啊,混蛋,不要脸,占我的便宜!”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了,近处远处的人都给震到了。秦茹和林深根本没回过神来,远处打扫的婆子,忙碌的丫鬟们听到动静都朝这边跑过来。

饶是秦蓁,这会儿也被海榴给吓住了,连忙缩回了头,靠在墙上,自己给自己顺气,方才那一巴掌,也不知这小妮子使了多大的劲儿,她耳朵都要被那“啪”的一声给震懵了,也不知林深那张厚脸皮能不能撑得住呢?有没有破皮?

红罗忍不住想要给海榴叫好,她搓着手,很是后悔方才,她怎么就没想出这种好主意来?果然是海榴,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来一票大的。

堂堂的广恩伯府世子,跑到镇远侯府来送个端午节礼,大约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遭遇这一出。

林深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他身为勋贵之子,京城之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见过一些世面,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哪家的丫鬟下人敢朝主子们伸手的。

方才,这丫鬟自己撞到了他的怀里,他还以为这丫鬟是有心勾引他,心想着难怪他母亲瞧不起镇远侯府,果然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哪有丫鬟出面勾搭姑爷的?

都怪他想得太过天真了!

好戏原来在这里等他呢。

周围很安静,可是躲在竹林里偷窥的,在翠芳亭里踮起脚尖往这边看的,隔着池塘站在岸边的树杈上伸长脖子望的,一个个都当他是瞎了眼了吗?只当他看不到这些侯府下人们脸上看好戏的表情吗?

从小到大,他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丢脸丢到这份上。

更加林深不好想的是,方才这丫鬟眼里的惊艳是真的,这会儿柳眉倒竖,眼中怒火如炽也是真的!

这到底是哪一房的丫鬟?嚣张跋扈到了这份上,若非镇远侯府没有小爷,否则的话,他真的要怀疑,镇远侯府一个通房丫鬟都有这么足的底气,敢朝他一个姑爷动手了。

林深的脸已是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火辣辣地疼,他总算是被这疼痛拉回了些理智,扭头朝秦茹看去。这一巴掌,他连解释都不用解释了。

秦茹盯着海榴看了好一会儿,才将目光挪向了林深,顿时就被林深红肿半边的脸惊得几乎要叫起来了,她一步冲上前抬起手就朝海榴的脸上扇去,“贱人,你知道你方才做了什么吗?”

海榴岂能被她给扇到?她活像是受到了很大的侮辱,跳了起来朝秦茹猛地一推,转身就朝主院的方向跑去,哭得声音很大,“救命啊,救命啊,广恩伯世子爷非礼我啊!”

秦茹一下子傻眼了,林深的脸也黑得要滴下水来了,可这会儿不是他们能多想的时候,可想而知,海榴这一路喊过去,一盏茶的功夫,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广恩伯世子对镇远侯府的丫鬟□□不成了。

甚至以讹传讹之下,谁都不知道还能传出什么样好听的来。

当即,二人朝海榴追了过去,恨不得把这丫鬟碎尸万段。

红罗已是眼疾手快拉起秦蓁沿着与海榴平行的方向也朝前跑去,中间隔了一座祠堂,待跑出了祠堂,红罗与秦蓁便在娇阆院门前的庭院里头看到了海榴,海榴见到秦蓁,如看到了救命恩人,冲过来就朝秦蓁跪下,哭道,“姑娘,广恩伯世子爷,他,他,他光天化日之下便调戏奴婢,呜呜呜,奴婢没脸活下去了!”

秦蓁作势深吸一口气,不敢置信一样,很快又是一脸怒色,不待林深和秦茹追过来,她便一把拉起了海榴,“这还了得!走,我们去见太太去!”

林深与秦茹追出来时,只看到了秦蓁的一道背影,方才一巴掌扇在林深脸上的丫鬟,跌跌撞撞边哭边小跑地跟在她的身后,另外一个丫鬟提着裙子,同样小跑地跟在她的后面。只看一道背影,秦蓁便已是人间最美的一道风景,只她走路怎地就这么……大步流星?

林深不由得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已是打定了主意,这门婚事是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既是如此,他也懒得跑到吴氏面前去解释什么了。

今日分明就是一场局,他又不傻。当即,抬脚就朝外走去。

秦茹连忙拉住了他,“深哥哥,方才那丫鬟是姐姐屋里的,我,我帮你去跟母亲解释去!”

“随便!”林深一扯袖子,气冲冲地就走了,竟然是他未婚妻屋里的丫鬟,真是好大的胆子,有这等跋扈的丫鬟,可想而知,京城里传她眼高于顶,清高孤傲,不尊继母,欺辱妹妹的谣言并非是空穴来风。他若是娶了这样的女人,还能活过新婚之夜吗?

是个天仙,他也不敢娶了!

若他这好未婚妻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他的注意的话,他只想冷笑一声,她想多了。

本来,他还在想,若是镇远侯府不退婚,他娶了秦蓁,再纳秦茹为贵妾,了不起将来多扶持镇远侯府一些,如今看来,他真是嫌自己命不够长了。

林深用衣袖遮着脸,一路顶着侯府下人们诡异的眼神到了门口,他贴身小厮不知底细忙牵了马过来,他一脚踹过去,“看不到爷的脸不能见人,还能骑马?去雇一顶轿子来!”

秦茹望着林深的背影眼泪在眼框框里打转儿。深哥哥一向对她格外温柔,可今日,分明是气急了。他那么俊的一张脸,几乎要被海榴那小蹄子给打破相了,又被侯府里的下人们围观,议论,换做是她,她怕是都不想活了吧?

下次,若深哥哥再想亲他,了不起……她给他亲就是了,算是当今日赔礼道歉了。这般想着,秦茹的脸蛋儿又红了,她一边想着心思,一边朝她母亲的院子走去。

镇远侯秦靖业少年成名,乃沙场老将,他曾以一千骑兵对突厥一万骑兵而不败,活捉突厥的左善耆王,令突厥对他闻风丧胆,听到他的名字便退避千里。

他身上的神光,是在十三年前,在上古关与突厥的一战中消失的。

那一年,他失去了结发妻子,守孝期满,娶了如今的妻子吴氏。

那一年,上古关失守,突厥人的铁骑肆意践踏在大乾百姓的血肉之躯上。

曾经加持在秦靖业身上的神光有多么光照万千,如今,他身上的背负的骂名便有多么沉重。一度,御史台的御史死谏皇帝,要求对秦靖业削官夺爵并下昭狱。

那会儿隆庆帝才继位不到一年,正是用人之际,再加上秦靖业的认罪态度很好,隆庆帝网开一面,仅仅只罚了他三年的俸禄,并未追究责任。

吴氏进门不到一年便生下了秦茹。秦靖业因他打了败仗,朝廷并未给他应有的处罚,而无颜对君王,始终不曾给吴氏请旨封诰。虽说,镇远侯是正一品的军侯,吴氏却是一个没有诰命的妇人。

但这些年来,吴氏并不曾有任何怨言,她谨慎持家,安分守己。她待秦蓁视如己出,秦蓁在大同外祖家的时候,一年四季,每一季都给秦蓁拉几车衣物用品过去。秦蓁三年前从大同回来,她越发对秦蓁好,嘘寒问暖,温柔软语,比待自己亲生的女儿秦茹都要好。

从娇阆院到吴氏所居的安春堂本就近,秦蓁走得飞快,眨眼就到了。守院门的婆子见她来势汹汹,面色不善,也不知究竟是何事惹怒了大姑娘,不敢上前相问,反而离得远远的。倒是廊檐下的丫鬟,见了,急忙机警地打起帘子朝里头喊了一声,“大姑娘来了!”

里头,已有婆子赶紧迎了出来,也不管秦蓁有多生气,依旧是扬起了笑脸问道,“姑娘,这是出什么事了?”

“太太呢?”

“在里头呢,才说要去瞧瞧姑娘,没想姑娘倒是先来了!”

“我自然是要来的,我若是不来,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丫鬟早就被人给盯上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尽管时光都老去近战法师

    第五章近战法师兄弟干的不错嘛.韵梦说道.呵呵,还好啦.不过你到底引了多少狼呀?龙天成问道.大概有三四十只吧,我也不清楚.那你咋抗下来的?我告诉你你也许不信,我能扛下来全靠这铠甲.韵梦说着便拍拍铠甲,显示他十分自豪.什么意思?龙天成疑惑道给你看看属性吧.沙化战甲(青铜级)未绑定(死后必爆)适合职业(战

  • 源星4250X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货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生气的不是他?但是怕他又要喋喋不休个没完,他道:“睡了。”简言撇撇嘴,哼,骗小孩呢,他才不信,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一只羊二只羊三只姜如昆……最后才抵不过沉沉的睡意缓缓睡去一直到对面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姜如昆才缓缓的转身,他对面的少年睡的正香,他的脸庞清秀,一点儿也看不出后

  • [继承者们]女配不靠谱在线阅读第4节

    “想要杀我,也要问问我手里的双头金锤答不答应!”鱼头人见叶尘前来挑战,立马祭出了手中的拿手武器,正面对上了叶尘!“好家伙,那两颗大锤,不是神族的李元灞上仙的宝物么,怎么落入了他的手里?”花九杀一见到鱼头人祭出的武器,立马被那上面包含的浓郁仙气给吸引了,这武器,绝对不是魔族的物品!“女娃儿,眼里不错,

  • 红颜如梦赴天涯第一章在线阅读

    艾普尔是被剧烈的头疼唤醒的。这一次宿醉的后遗症比她想象的来得要猛烈得多。该死!该不会是昨晚不小心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吧!艾普尔呻吟了一声,忍住宿醉带来的不适,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半闭着眼,摸索着转动了身子,让自己的双脚能够踩在地板上。艾普尔垂着头坐了片刻,终于尝试着慢慢睁开她那沉重的眼皮。!!!

  • 网游之我是巡山小怪肖矫情

    上回咱们说道,语文课上,几个同学迟到。语文王老师气急,质问他们干什么去了!迟到的同学互相看看,没人说话,高高瘦瘦一脸青春痘的肖睿智见没人言语,生怕老师生气,于是说道:“去厕所了。”“不知道上课了么?没听见打铃吗?”王老师问道。肖睿智说道,“刚才升旗,没给上厕所的时间,所以憋不住了,就去了。”王老师也

  • 陌上花开迟迟归之周防尊,你是想死吗?(9)

    “所以就是他们太过于崇拜尊,所以擅自组成了名为HOMRA的组织,并且你们现在因为风头太大,经常会被找麻烦。”清欢从草薙的话中总结了这些。“……”额,虽然草薙他并没有说出他们现在被人找麻烦的事,但是很显然隐瞒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对此他只能摆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清欢的视线在扫过几人,被视线扫

  • 倚天之龙战八荒第3章在线阅读

    现在,我洪小二,正在厕所门口发呆,本来刚解决了人生大事的我感到身心舒畅,可是在我从厕所里出来时,犹豫了。……忘记怎么回去了诶。于是我便拿着自己的车票问了问周围的乘客,他们说我的座位并不在这个车厢,只要一直往前走,再根据车票上所标的号码,就可以到达属于我的车厢。唔,理解不能,明明车厢都长得一样,我也不

  • 九师成龙在线阅读故人之后

    断罪谷中的黑色重剑在岁月的残蚀下已经是锈迹斑驳,已经缺失了厚重而又凌厉的剑意,昔日荒凉的断罪谷也已是鸟语花香,锈迹斑驳的黑色重剑插在断罪谷之中有一份凄凉与沧桑。罪挥走站在断身上的鸟儿,抚摸着锈迹斑驳的剑神。轻声道:“以前是你装着我,现在该是我背你了。天变了,很多人把我们忘了,但我们也自由了。”罪从自

  • 姜江个人文集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诛心(一)焉许知曾看过一部叫做《遗愿清单》的电影,他也曾想过,在自己即将离开人世时,还会有什么遗憾没有去完成。那个时候,他的身边还有梁立野,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alpha是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的。见到焉许知偷偷写下遗愿,就把那清单直接给抢了过来,揉成一团丢到了垃圾桶里。梁立野抱着他,非常严肃又

  • 大明位面商在线阅读第四节

    306号房的医师是个年纪不轻的亚雌,虫族保持巅峰战力的时间很漫长,大概有500年,这位亚雌脸上已经长出了浅褐色的斑,明显进入了衰弱期。尽管他身高不显,头发雪白稀疏,看起来却很慈祥和蔼。306号房的医师早就注意到了卡罗尔与艾伦,看到他们走进房间,医师笑眯眯地说:“越是天赋出色的雄虫就越容易吸引雌虫、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