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穿成豪门女配后,我被团宠了之“惹到”校花

2021/5/5 3:43:25 作者:啊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豪门女配后,我被团宠了
穿成豪门女配后,我被团宠了
作者:啊嘞来源:晋江文学城
兔子精白绒绒被道友的雷劫误击,一下穿成了人类小说中的炮灰女配别的穿书者,都是已知剧情发展,攻略大佬,精彩反杀而她却是无父无母的小可怜,寄人篱下,还被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男主嫌恶非但如此,她还继承了一堆黑历史,日常被挂在网上骂,接收滔滔不绝的恨意而最恐怖的是,人类竟然会吃——兔——兔!!兔子精团成球,瑟瑟发抖……可渐渐地,白绒绒苟着苟着就发现诶?怎么男主的妈妈对她比对亲儿子还要好?经纪人也把她当女儿宠着依着?小造型师成了她第一个粉丝(特意标注:不是黑粉)?还有网上那群人,不但不再骂她张扬跋扈好吃懒做

二十五班,用他们七中的老师的话来说就是鱼龙混杂,是关系户聚集的地方,学校每年更换的顶级设备都靠这些人,也有刚刚跨过合格线的人。总之,任课老师们上课,就是例行公事,不大管他们上课状态。

一天下来,周围的人都觉得顾西和宋元很像,长得漂亮,不爱搭理人,不听课。

不过不同的是顾西浑身透着桀骜,张狂,眉头一挑,就叫人肝胆生寒,旁人都不敢招惹,而宋元却是柔婉乖巧,只是摆出一副世界与我无关的模样,让人不好意思去打扰。

顾西作业永远只写上大名就交上去,而宋元却是把书本整整齐齐地摆好,然后支着头发呆。所以一天结束后,也没人知道她到底叫什么名字。

实际上宋元听了,只是围绕着老师讲的问题有了许多发散的想法,造成一种思绪放空的状态。至于连名字都不写——因为她没笔。

……

下午,教室里的人都走完了,宋元有些苦恼——她不知道回余家的路。

坐了一会儿实在百无聊赖,于是便关了门下楼,心里盘算着自己回来的意义在哪儿。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还在这儿?”

宋词穿着一身橘红色的球服,裸露的皮肤像羊脂玉一般腻白,整个人也不似之前的冰冷,温暖而张扬的颜色让他增添了几分少年朝气。他手里提着一颗篮球,他走的方向是球场的位置。

还没等宋元回答,宋词就一副了然的神情,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方才眼光清澈的眸子现下却如坠入深渊,岑寂之余,翻滚着恨意的浪花。

宋元有些心疼,不过她不想宋词对他们生出仇恨,仇恨是万恶的源头,况且这些蝼蚁实在不值得。宋元上去拉住宋词的手:“我饿了。”

宋词有些发怔,他小时候也曾希望过那两个姐姐能带着他一起玩,可是除了鄙夷就是生冷,母亲也总是冷落他,余家对他而言像是一个冰窖,很冷。现在,他的姐姐拉了他,亲姐姐。

十来年的回忆走马灯般掠过,这是迄今为止,唯一由亲人给他的暖意,宋词鼻子有些泛酸,紧紧地握了回去:“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两人并肩出了学校,两人心里都藏着难以名状的欣喜——亲人,活着的,有血有肉的。这,是唯一的。

*

“我分明说过,让你们带宋元一起回来。她人呢?”余城皱着眉头问。

余蒹不以为然道:“去也没一起去,回来谁记得她呀,我又不是她妈。况且,也没见她妈早上记得带她呀。”余蒹一顿嘲讽后,上了楼。

余葭安抚道:“爸爸,阿词也在学校,他们毕竟是亲姐弟,还是花时间接触一下好。”余葭这时并不知道宋元遇到了宋词,只是临时开脱摆了。

余城听了也就摆了摆手,让她走了,他觉得余葭说这话出来,应该是安排过的,毕竟她处事向来周到。

余葭上楼后直接找了余蒹:“你到底在做什么?”余蒹拉着自己刻意刁难宋元是很正常的,不过她高兴得太不寻常了。

余蒹只神神秘秘说道:“你等着,她要倒大霉了。”

*

高三二十五班。

“昨天,谁最后一个走?”顾西冷着一张脸,好看的眉宇中透着戾气,对旁人的震慑程度不亚于看到修罗狱里爬出的索命恶鬼。

顾西的座位一片狼藉,整个抽屉里的书册全被蹂躏后扔在地上,残缺的书页、满是鞋印的桌椅让顾西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好像是那个新生……”

顾西在班里很得人心,尤其女生——

“这新生昨天一来就各种学西姐,西姐不听课,她也不听!西姐睡觉,她也睡觉!画虎不成反类犬,恶心死了!”

“昨天站在讲台上就盯着西姐看呢,肯定是嫉妒西姐长得比她好看!”

“绿茶吧,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种人怎么会转来我们班啊!”

……

在谩骂声中,宋元的整套桌椅都被砸了出去,新书散了一地,被路过的人踢着玩。走廊很宽敞,桌椅横躺,书本乱飞,依旧有很充裕的位置给人过路,以及围观。

宋词陪着宋元来时,听到张扬的谩骂声时,脸色一沉,看到一个男生一边踩在宋元翻到的桌上,一边跟众人调笑道:“这新来的长得也没我西姐好看,做事儿又这么恶心,你们说她是盗版,不埋汰我西姐嘛!”

宋词听了,血气直上头,过去便是一脚踹人腹上,十成的力。那人没防备,又被桌腿绊倒,狠狠地摔在地上,后脚跟还搭在桌腿上,看到宋词怒目道:“宋词,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宋词身后的宋元,闭了嘴,脸色慢慢缓了下去,有些犹疑,似乎在揣测两人的关系。

陆续又有人来了。

顾西出来了,倚着门框,双手插兜,好看的脸上尽是乖戾与嚣张,目光慢慢地移到宋元脸上,让周围人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宋词看了顾西一眼便挡在宋元身前,这个女人他听说过,不好惹。

地上那哥们儿见状,反倒有几分担心宋词,从地上爬起来道:“宋词,没你的事儿,边儿去!”

宋元拍了拍宋词的肩,示意他让开,宋词往旁边挪了一小步。

顾西抬手便向宋元去,其实也就是搭搭肩什么的,不过态度十分恶劣,像是要打人。还没碰到宋元,便被一只纤弱白嫩的手握住。

“你,怎么不讲道理?”宋元说话了,语气很无辜,表情很柔婉。

看戏的人都只想发笑,顾西是什么人啊,别以为她长得好看,就真的只是个校花了,她这么出名,可都是因为行为社会像个校霸啊。况且,这个调调,对女孩子会有用吗?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顾西真的没有继续动作,倒不是因为她生出怜惜,而是她根本动不了,感觉手像是被死死钳住,完全不能动弹,不仅是被捏住的地方,整只手臂都微微有些发麻,而且眼前的人声音表情都很柔婉,可是她清晰地看到了那双眼睛里的冷意,凛寒刺骨,又带着几分威胁,彷佛在警告她不要太过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梦回神洲猛男!(求鲜花、求打赏、求评价小星星!)

    “我们过去看看,你们去那边”一阵大声呼喊的声音从巷子口不远处响起。他们就在巷子口不远处!孟晋云眉头微皱,站在阴影处一动不动。双手抱胸,手指在胳膊上一点一点的,陷入思考。这时候冲出去,一定会被看到。但是不出去,迟早也要被发现!进退两难,如同困兽。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强行闯关,起码能打个措手不及!左手边

  • 剑道不古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静颜把钱交给了母亲。对母亲和舅妈说自己在熟人家带家教,交女孩跳舞,先生先支了些钱,补贴家用。这些钱在凑凑,足够将尾款换上。舅母说找了门好差事,母亲看看女儿,问:“你是怎么认识的!”“嘉丽啊!嘉丽附近一家,有个七岁的女孩,想学芭蕾,正好,我也得空,就去交了”林静颜想着之前编好的,一连串说了出来。也算

  • 修仙不可能死在线阅读第四节

    高中的第一个周末,美妾因为家远自然是留在学校的,她的同桌胡贝拉却是因为家住的近不稀罕回去。于是一向行走潮流的胡贝拉提议和美妾去酒吧玩,并且说明了那是一个同性恋才去的酒吧,名叫“第①加油站”。酒吧美妾是去过的,初三毕业的暑假和异性朋友去过几次,在家和老爹又出去了一次,所以说也不算是很纯洁的乖宝宝。但同

  • 湮华碎第4章在线阅读

    程翔飞出去买了一包烟,虽然他的烟瘾不大但是一直没有等到沈随心上线心里烦躁的他出了便利店就抽了一支烟叼进嘴里,在便利店门口看着来往的人群,烟抽完了回到公司把积压的文件签完之后便从公司离开了。公司办公室休息室里有他的一个游戏仓,但是在里面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压力,静不下心来,处理完公事便回了家。简单吃了点东

  • 剑圣归来在线阅读第1节

    人生是虚幻的,人生也是现实的。现实和虚幻之间如何把握,如何转换,有的时候仅仅是一念之间……“额,神马情况?这是哪里?地铁?”当洛基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周围的场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医院里那股难闻的药水味已然消失不见了,那些个蒙着面孔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最熟悉的地铁车厢,橘

  • 扣剑问长生在线阅读苏醒

    苏烟凡的医术确实很高,几服药下去,苏夫人和苏卿容脸色明显好转,苏醒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苏烟凡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细心照料,还有就是与她们聊天,即使她们听不见,她也要这么做,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勾起她们活的念头。而这几日,府上像是炸开锅一样,纷纷议论着苏烟凡的事,大家对于这个二小姐充满了好奇,对此,苏烟凡

  • 危机游戏第9章在线阅读

    蘇州的木屋………「秋菊,你覺得這裏的大小和司徒瑤的院子裏的廁所有分別嗎?好像還小了三分之一~」夜敏雅很想說,隱藏空間裏的豪宅中的廁所比司徒瑤的大三四倍。(灑命中(((o(*▽*)o)))「小姐,將軍他們實在太可惡了!」秋菊鼓起泡鰓說道。「那小菊兒你跟敏少我私奔去吧!」夜敏雅咭高隻腳指,提起秋菊的下巴

  • 预新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走到门口,他发现夏傲宸还站在于慧面前,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凌梦函对夏傲宸说:“喂!你木头啊!还不快走!”夏傲宸瞥了一眼于慧,发现于慧正微笑的看自己,皱了下眉,转身和凌梦函走出了办公室。而凌梦函刚刚也看到了于慧两个眼冒爱心地看着夏傲宸,凌梦函在心里说:死花痴!祝你一辈子是花痴!然后再次狠狠的鄙视了

  • 狼心神女在线阅读艳遇

    “小白回来,人和动物你还分不清啊。”一个女孩的清脆声音传来。“汪。”随后林枫耳旁又响起一声犬吠。“不是怪物,是狗?看样子狗的主人也在。”林枫这才壮着胆子回头望去,只见一只比奶牛还大上一圈,浑身雪白绒毛的大狗,正吐着舌头望着自己,还时不时的拿鼻子嗅一嗅自己身上的气味。林枫无比惊讶,这是打了激素了还是遭

  • 武侠:开局夺舍了慕容复这类女孩儿不好遇,万一遇见请珍惜。

    她其实不太乖,喜欢捣蛋。她在陌生人面前会很安静,很冷漠,在熟人面前却很放肆,很霸道,并喜欢没形象的哈哈大笑。不要认为她很粗鲁,她只是很单纯的认为,大家打打闹闹,骂骂笑笑,表示更亲切,更不分你我。她独立,也好强她宁愿忍受太多的寂寞和痛苦也不愿意向别人提起。她也会偶尔的忧郁,朋友问她怎么了,她也只会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