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我能看到时空印记在线阅读第5章

2021/5/4 18:03:15 作者:六个的苹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能看到时空印记
我能看到时空印记
作者:六个的苹果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尘穿越到平行世界,获得时空印记系统。他可以剧透任何人的过去和未来。苏尘:“我只想知道,我未来的老婆有哪些?”(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暂停更新了几天..不好意思.明天开始大爆发..

谢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千大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赵长生站在人群里,他的目光从前方一群美貌的弟子扫过,很快便垂下眼睛,普通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些大多是三千派的弟子,六大派中,三千派虽然显山不露水,但这个门派的奇葩是出了名的。门派收弟子,大多是看根骨、悟性,或者所谓的“合道”,可三千派给人的感觉,他们收弟子似乎格外随意,但赵长生细细观察了一番,

  • 宠妻成瘾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小师姐除此之外,那白色(光明)的灵力消失后自己的经脉坚韧了不知道多少倍,否则的话自己混杂的灵力早就让他经脉爆裂而亡了,但是如今他却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有些不舒服罢了。而那灰色的灵力消失后自己明显感觉到了灵魂的存在。林宇的修炼速度因为能够吸收八种灵力而变快了很多,虽然导致灵力不能融合从而有

  • 路过,错过,爱过第八章

    袁喜完全不清楚这俩人之间的猫腻,见没人动筷子,他忙招呼说:“快吃吧,边吃边聊。”袁悦借机转移话题,她问身边的人:“你能吃辣吗?”余希看了看飘着一层红油的那面,摇头,“不好意思,我不吃辣。”“不能吃辣那就涮清汤吧!”袁喜说着,体贴地将清汤那一面转向余希。一缕青烟随着锅子的转动飘了过来,余希鼻尖闻到一股

  • 花开说爱你在线阅读第7节

    细细碎碎的星子在夜空闪烁着,书桌上的手机指示灯也闪了一下,随之轻微的震动传来。周恣衡刚冲了个澡来到书房,头上罩着块毛巾,他边擦头发边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本书,坐在书桌前,丝毫没有查看手机的想法。已是深夜十一点钟,这个时间点,还发微信来,除了张大小姐,不做他想。书翻了几页,一个走神,忽地想起今日泡汤的约会

  • 爱后余生天才编剧病倒了

    高尾和成是真心实意觉得风早香澄是个很单纯的人。从爱慕的角度来说,他从高中就暗恋神奈川立海大附属高中的风早香澄到现在,一开始会喜欢上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初见风早香澄的时候,高尾和成刚输了比赛,同队的好友绿间真太郎也很沮丧。前辈们比他们想象中要豁达一些,宫地前辈伸手一指前面挤着的人群:欸,你们看,这个女孩

  • 金牌宠妃第9章在线阅读

    虽然,一个月的义工已经做完,或许是习惯,林远又来到了万众大广场。广场那么大,游人那么多,但他一眼就看见了周晓慧。她还是穿着那身粉色短衫和白色碎花短裙,尽管身躯娇小,但却是十分惹人注意。她背着画板站在广场中央,四处张望。林远迟疑片刻正想转头离开,脚还没动却发现已经迟了。“大哥哥!”周晓慧忽然看见他,像

  • 穿越之爱在心中在线阅读第5节

    “咳咳.....回归正题,那个灵....赛娜,贝利亚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奥特之父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ー ̄),下面省略开会内容。赛文把赛娜带回家后,赛娜环视了一下客厅,手指滑过沙发,看了看手指,手指上全是灰,“那个,娜娜随便坐啊!”赛文边倒水边说,“嗯.....你们是多久没有回家了!”

  • 你那么甜呀办卡打六折

    蒋万薪告诉我,前两天他在频道上遇到一个傻/逼卖战袍,一万的战袍卖五千也就算了。他见那个傻/逼好像很缺钱的样子,就还价两千五,谁知道傻/逼竟然让他滚。他去频道骂了傻/逼一番,随后换了个小号,花了一千块钱就买下了那件战袍。他就随便问问傻/逼还有没有什么要卖的,谁知道傻/逼连号都卖了,六七万的账号,他就花

  • 不许你再乱放电![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EH事务所,验尸间。蒋煦辰在接到她老哥的电话后匆匆忙忙就赶到了事务所,到的时候也没比伊芙晚几分钟。“这就是死者的头骨?”她拿起验尸台上的头骨,左右看了看,“看起来是个美人儿。”伊芙抬眸瞥了她一眼,“看一眼你就知道了?”蒋煦辰笑了笑,“你不在的这三年我画过的死者面容没有一千都有八百了,这点程度根本就难

  • いちごいちえ[填词&杂文]在线阅读离婚的第十四天

    离婚的第十四天。老曼带了两瓶酒来,嚷嚷着说不醉不归,我说这就是我家我醉不醉都是归,老曼说我家就是她家大家一起归。OK。这么回想一下,毕业这么多年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自己掏了首付买了套一室一厅小房子,好歹在这种时候能有个跟老曼一起放心喝酒的地儿,心里有点归属感聊以慰藉。酒过三巡,老曼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