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衍道尊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5/4 16:38:01 作者:孤月遥 来源:纵横中文网
衍道尊
衍道尊
作者:孤月遥来源:纵横中文网
衍灵大陆,严氏嫡系子弟严天强渡仙劫,灵魂意外穿入混沌,前世种种皆已不再。正所谓前世一生苍茫苦,为报血仇挑三宗,渡劫意外入混沌,元神苏醒化衍天。

站台边,满是穿着绿大衣,佩戴大红花的新兵们。

他们的身前,围绕着的是他们的父母。嘘寒问暖,痛哭流涕。

有的人,拉着自己女友的手,担忧着,甜蜜着,却不知道进了军营后,这眼前的爱人是否会长相厮守。

刘闯,孤零零的站在军列边,等待着上车的命令。他低头,看着自己身前随风摇曳的红花,有些说不出的激动。

从上车开始,他刘闯,就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兵。

“干什么!你干什么呢!”忽然,一声刺耳的咒骂从刘闯身后响起。

扭头,刘闯愣了神。

因为,在他眼前的,是许满顺还有成村长正在被两个小混混围着。

“弄啥嘞!你弄啥嘞!”熟悉的声音传来,正是许三多从人群中挣脱出来,站在了他爹和成村长的身前。

许三多瞪着眼睛,看起来很是认真。可惜,许三多不住发抖的双腿却代表了他只是装出来的样子。

两个混混对视一眼,嗤笑一声,狠狠推了许三多一把:“你说啥?小孬比?”

许满顺就是个刺头,现在老了也没有丝毫收敛,见小混混敢动自己儿子,两步走上前,抽出鞋就要打这俩小王八蛋。

“干什么呢!”一声怒喝,却是刘闯已经走了过来。

俩混混可不怕那孬蛋,也不怕眼前这俩老头,此刻又来了一个人,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更是让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

妈的,长得帅还想学人家打架?

其中一个混混登时向前一步,伸出左手指着刘闯大声骂到:“你个小兔崽子,皮松了是不是!”

“皮松了的是你!”刘闯率先出手,一把揪住混混伸出的手指头,就是使劲一掰。

“啊啊啊啊!”一声惨叫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到了这边。

“别打架!发生什么事了!”刘闯身后传来一声训喝,正是班长史今到了。

史今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刘闯是他批过的兵,顿时护犊子的骂到:“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我我”俩混子不怕老百姓,可见了这真当兵来的,光是史今那股不由自主带来的气势就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赶紧滚,别再让我再看到你俩!”史今冷哼一声,扭头看了一眼刘闯,训道:“还有你,老实点,知道你身体好,但别用来给我打架!到了部队,有的是累人的事,到时候看你这小身板够不够!”

俩混混早就灰溜溜的跑走,史今摇了摇头,瞥了一眼还在打颤的许三多,悄悄叹了口气。

自己怎么就喝高了呢?让这小子进部队,真不是个好事。史今想到这,眼神复杂的伸出手拍了拍许三多的肩膀,转身回到了队伍的前列。

嘘寒问暖也只是暂时的,很快,命令就到了。

“全体登车!排成一列,不要拥挤!都看好自己的人!”声音如雷,瞬时间盖过了闹哄哄的候车队列。

“亲属们请离开队伍,我们要登车了。”史今将不愿意离开的亲属们都请出了队列,这才安排着一个个的新兵上了列车。

车里拥挤的像是一个闷罐头,刘闯坐在许三多旁边,而他的对面,是另一个老乡,成才。

成才呵呵的笑着,对着窗外的成村长摆着手。

刘闯也是这样,直到刺耳的火车笛声响起,列车开始嘎达嘎达的动了起来,才放下了手。

忽然,刘闯眼神一寒,因为,他看到那两个混子竟然又折了回来,二话不说就和许满顺还有成村长打了起来!

许三多和成才顿时着急的大喊起来:“爹!爹!”

“成叔!满顺叔!”

“别管我!儿子,好好干!刘闯,带好三多!儿子!别管我!好好干!”许满顺一边躲开混子的勾拳,右手狠狠地拿着自己的布鞋抽向混子的脸,与此同时,还不住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自车窗里露出头的许三多。

许三多脑袋一蒙,等到他缓过神来,就发疯一样的站了起来,大喊道:“停车,停车!”

史今小跑过来,却看到了窗外的那一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闯站起身来,一把揪住了许三多,目光冰寒,神色肃穆。

“三多别去。”

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就是这么一句话的时间,还在厮打的许满顺还有成村长四人就远远地落在了车窗的后面。

许三多的嘴张合着,却不知道说着什么。

很快,豆大的泪珠从许三多的眼睛掉了下来。

史今的心不由自主的一揪,他看到的,已经不是许三多了。

而是,一个名为史今的,过去的自己。

“我爹没叫我龟儿子!我爹叫我儿子了!我爹,我爹叫我儿子了!”许三多抱着史今嚎啕大哭。全然不顾列车上的所有人是在用什么眼光看着他。

史今伸出手,轻轻地拍打着许三多的后背,却说不出话。

刘闯看着许三多的样子,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的鼻头也有些发酸,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眼泪落下来。

刘闯将胳膊搭在了许三多的肩膀上,声音平稳有力:“三多,听到你爹对你说了什么了吗?”

“说啥了,闯,闯哥。”许三多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着。

刘闯目光深邃:“好好干,三多。好好干。”

许三多没有回话,史今却感觉得到,自己怀里的许三多抱着自己的胳膊,力量越来越大。

刘闯坐了下来,叹了口气,看着对面不知在想着什么的成才,轻轻一笑:“成才。”

“啊?”成才急忙回话,却有些尴尬。

“你也好好干。”刘闯看着他,微微一笑。

成才看着刘闯,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

“闯哥,放心吧。”

刘闯看着成才,却想到了成才日后坎坷的命运。

沉默许久,刘闯知道,还不到时候。

列车的行进声渐渐遮挡了许三多的哭声。

刘闯不知为什么,忽然想抽一口,那足有十八年没抽过的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到琅琊榜—蔺雪仙在线阅读第5章

    十年前的周谨沉只有十二岁,那年他生了一场大病,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如果不是隐居已久的余老先生出手相助,周谨沉绝对熬不过自己的第一个本命年。病好之后,周谨沉每年还必须要去深山中待上半年,在余老先生的帮助下清除沉疴。直到五年之后,他才彻底痊愈。好不容易抢回一条命,周家对周谨沉已经没有了任何要求,只想他能平

  • 寰宇战神第2章在线阅读

    超级英雄都死啦,就和远古时代的诸神一样,湮灭在诺亚方舟到来之前了。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真正的英雄呀,太平的时候出来救救人,真出事了,当然保命要紧,像老鼠一样躲到洞里去了。这世上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了。这世上,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啦。这世上呀,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啦!不,不是的。陈潇潇手里托着沉重的枪支,双目紧

  • 胡话西游漫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此刻郭楚涵的心里是极其的兴奋的,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恐怕是又能收集到许多的泡椒凤爪,一直垂涎她所的九畹可能就要到手了,那双粉嫩的双手,那张美丽的脸,那动人的身材,只要这次能将这些人全部吃掉,到时候九畹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一切了,本来一个孤苦伶仃的小鬼这回终于能够翻身了。“只要我成了她,那么她的一切就都归

  • 联盟之神话在线阅读第4节

    伊迪斯·内亚姆楚的葬礼十分简陋,没有教堂、牧师和圣经,没有唱诗班,只有一口棺材和一块厚重的石碑。石碑是温妮莎亲手刻的,自然免不了歪歪斜斜、深深浅浅。碑上没有伊迪斯的生日——温妮莎此时才发现自己甚至不了解母亲的年纪——只有她离世的日期,以及一句简单的墓志铭:Loveispatient.这是伊迪斯在世时

  • 龙心圣手[剑三+香蜜]在线阅读第1节

    清江市,一座不大的城市,但以风景而闻名全国。身后靠着美丽的枫凌山,前面依傍着北江河,注定此处是人杰地灵的地方。而我们的主人公林逐风就生活在这座城市中。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穿进窗户,照在某个人的脸上,“叮叮叮铃铃铃~~~”,“啪!”闹钟刚响起不久一只大手就把它无情的关了。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床上,睡眼稀松

  • [剑三]末世之玩蛊之竹笋炒竹鼠

    “哥哥,多吃点,看你累的”竹凉边说边向竹安走过去,用竹匙一勺一勺为竹安的小铁碗增添粥饭。“安儿慢点,别噎着了”祖母关切的提醒道。“别急啊,哥,还有一道压轴大菜呢”竹凉嘟着小嘴,脸上显出无奈的神状,说道。“当当当,看本小姐的惊天之作”顺势端出一盘竹笋炒竹鼠放在石桌中间,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竹笋炒竹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1章

    “云逍遥对吧,你已经死了……”“嗯,我知道。”云逍遥轻轻点头,目光毫无波动,似乎对眼前这位白发长者的宣判并不在意。也或者说,在不在意都是无所谓的,毕竟,被一道水桶般粗细的天雷劈中,能活着的概率微乎其微。老人闻言“咦”了一声,似是惊讶对方的平淡,紧接着一声叹息过后,他才道:“不管如何,总之,先向你说声

  • 神豪:我爸找了个富婆之菖蒲

    春野家的女儿出生在一个可说有些糟糕的时期。她诞生的那个初夏,五大国间的纷争正处于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阶段。人人都神经紧绷,终日惶惶。而等到她刚刚能走会爬时,被后世称作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大混战,已速度极快的席卷了整块大陆。父亲和母亲都不过是村中最普通的下忍,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不得不为了保卫木之叶隐村而奋战,

  • 绝地求生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独裁者1号控制住了所有的普通机器人,塞路温星球已经被彻底的占领了,而在火星人类的科学家准备筹集一些所剩的队伍再想办法从人民中看看有没有要当兵参军的,这时的科学家不再像以前那么有那么大的野心了科学家彻底的后悔了每一个参加这项研究的科学家都羞愧难当都感觉是自己毁了其他国家其他星球让其他星球的子民生活在水

  • 逆剑九天在线阅读侯宁之

    严胥阿枯两人都还在原地站着,木安华有时候迟钝,她也没发觉这两人在提防她,听着严胥的话,她又是一呆:“我没有啊,我是不杀人的。”闻言严胥眯了下眼,神色就变了那么一下,然后又是那副常态的笑脸:“小卷真善良。”然后拍了下阿枯的手臂,于是两人朝木屋走去。听着善良两个字,木安华还是有些不解,不杀人就是善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