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万古仙皇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5/4 17:54:37 作者:草微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古仙皇
万古仙皇
作者:草微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古洪荒界被打的天地破碎,规则残缺,传承尽失!少年周昊手持荒天炉,修三大仙经,觉醒妖皇血脉逆流而上,踏至尊之路。仙道不灭,万古长存......

楔子

星月照青丝,君伴妾肩头,迟暮心物,换作江山永作古……

侯府深宅,苦作半役,任人欺凌,可想前路漫漫,总有出路,到那时或许……也许可以与山峦之下找一丝躲藏的草屋,便可荏苒余生日月……

那日,清清水波上若不是他低头嬉问“丫头,你若上来了我的船,就要嫁给我作媳妇……”

孩子年宵,身处泥沼里的她眼里看来,这人就是个夸夸其表的登徒子……

殿堂辉煌,金碧玉瓦,琉璃柱子里的那个人影向着她,看着她,拿着一把利刃尖匕,递向被众人按倒跪扑在地孩子“丫头,既要藏身那就躲得谁也不知,谁也不见,稍有不慎就是你现在的下场……”

那人反手一转将宝剑伸向孩子的脖颈前对她说道“用这个割开你的脚绳,走出去向他们赔礼认错,哪怕是跪求磕头,让她们以后不要害你!”

女孩满身湿透,发丝凌乱,浑身更是污秽难堪,一看就是被外面叫嚣的那伙人给打的

他身份尊贵,通身都是女子都比不了的清秀香气,眼角梢眉俊朗盖世,就连鬓角的发丝都是缕缕分明,眼睛里有柔情漫怀更有坚毅狠绝……

高至日头照下来的影子,长的仿佛怎么也看不到他的衣边,那影子却像撑天的圣柱,让她总有一些错觉,唏嘘间总不该有的错觉……

孩子听话的接过宝剑,眼中狠厉委屈,晶泪环眶,举手握着剑向那人后背,众人连忙惊叫,那人站定些许才回了头,迎面遇上的就是自己刚刚递出去的利刃宝剑,那刀柄上的温热还未消退,就被被救之人戳进了肋下,那人棱角非凡的脸上,只有淡淡的拧眉,还有不肖时刻就已平复面庞的冷静,却没有一丝怪罪……

孩子又被人像绑马猴一样,五花大绑起来,可她的眼里心里都是泪水,有谁知道这不为人知的委屈之下还有他的眼神里透着不屑,带给人的绝望……心碎万片!

第一章:倾城之人变成鬼

一盆冷水从头彻底,浇醒弱音沉睡的眼皮,在这漫天飞雪的日子,她只觉身膀剧痛别的已经僵木了,再一睁眼恍惚看见,身旁两堆极亮的火盆往上涌着火,墙上挂着各种锁链刑具,弱音大部分都是认识的,因为进来这里已经两日,各种刑具也尝了个遍,在这灰土满尘的天牢里,她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只记得总有一个人在耳边来回的问:“娘娘,有罪自然就要认罪,何必为难咱们这些奴才呢!”

“我……何来…有罪”这种罪名自她被抓之日起,便一句不认,如若认了诛族满门,即使满门对她来说早已名存实亡,如果是为了不为人知的生命也是有一线生机的

见快死的人终于肯说话了,便更来了劲:“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娘娘,您还是饶了老奴吧,您如果不认被我们活活打死倒不怎么费事,可老身就没法交代了呀”

眼前这个老奴本是弱音的别院管事,不想今日这般凶狠,打起人来眼皮也不眨何况还是旧主,弱音想着撑着或许就是陛下来救自己的时候,世事捉弄等不来可以救自己的人,却等来一道催命符

老妇见到真正的主子,忙赶着作揖讨巧:“王后娘娘,您来了”

“审的怎么样了?”一声厉喝冷腔

“回娘娘,您别看她细皮嫩肉,嘴可硬得很,两天了墙上的刑具都用了个遍,一个字都不肯漏啊”老妇反倒装起为难的模样来了

王后有些不信“哼!什么刑具都用过了”

“是的,娘娘”

弱音瞧见这位“宽德仁厚”的王后眼里的凶光,眼神清清楚楚的告诉弱音,这还早着呢!

王后得意之极,瞥眼轻视“来人啊,上刑具”

牢外进来几名壮汉,手上还托着似刑柱一样的东西,弱音恍惚看不清,只听见老妇大喊一声趴在地上,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指黑为白的气焰:“娘娘,万万不可,如果今日秀云宫这位死在别人手里就罢了,若死在老奴手里,大王那是万般饶不了老奴的呀”

“你怕什么,一切有我,今日若饶了她,怎对得起我这心瘁担惊的日子,还不趁着如此机会让你尝尝摘胆剜心,痛不欲生的滋味……”

老妇见王后娘娘都已发话,还有不让的道理,忙起身站在众人身后,不敢言声

众人托举之物就是刑柱,不同就是这根柱子是空心的,里面放满了烧红了的炭火,另有一人专门添加碳料,那刑柱足有大半之人那么高,烧的鲜红,靠近面前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让人直呛咳嗽

王后命人将她松了绑,众人都知王后想要做什么,胆小怕事的干脆转回了脸

“来人”王后高眉扬唇

几人应一声“是”,便站近刑柱

王后拉起弱音的手帮她站起身来,将刑柱指给她看:“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刑柱,但却不同,因为我在里面加了碳,你看那颜色烧的多好看,就像你这身上刚进的红衣”

“没有人敢让大王废了我,就因为你,一个小小的痴女竟也想来夺我的后位,你凭什么,就是你的美貌,那我就毁了你的美貌,留着你一条狗命,看你拿什么来和我争,只怕日后你一脱衣他就看见你的丑样,本后想想都甚是开怀”见弱音气丝犹在,王后笑的更加张狂:“来人给我扒了她的衣服”

“王后……求您,女婢再也不敢,王后娘娘……您饶了我……就当给自己积德积善,弱音求您……”这满眼血泪的哀求根本打动不了任何人

两名壮汉压着弱音的手,两名婢女连扒带拽,扯掉了她身上的红衣,王后也是第一次看见这女人的身姿,竟如珍珠一般粉滑纤白,更是震怒:“给我死死往刑柱上面烙”

弱音此时终于明白,任何人都是敌人,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再求也无用,今日若死也就死了,若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对恶毒女配真香了在线阅读第5节

    “砰砰...”南云飞边敲门边在构思怎么去解释自己录取通知书。“请进!”南云飞步入办公室,仔细打量着这里的布局,格局和一般的办公室没有多大差别,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这里面居然没有书,一本都没有,而且就连文件柜都是空的。整个办公室内只有一张大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个人,可是那个人正背对着南云飞。“嗯!事出反

  •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第4章在线阅读

    “我爸出车祸走了!”乔初心苦涩回答。“啊,伯父过逝了?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江豆豆既生气又心疼她。“没事,已经送走他了,孩子们没吵到你吧!”乔初心摇摇头,这两天,把该流的眼泪都流尽了,此刻,她内心平静了不少。“没呢,两个小东西很听话,初心,她们真的才四岁吗?那么小只,又那么懂事听话,我可真没见过呢!

  • 梦幻西游:亏钱就是赚钱第6章在线阅读

    突然,前方天桥传来一阵尖叫。林泽脚步停了下来。只见,一个女人摇摇晃晃的爬上桥栏,越来越多的人劝阻,可要跳江的女人却神情恍惚,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一股无人看见的黑气,直冲天际。林泽皱了眉,正准备过去,却看见丘静灵比他更快。而就在丘静灵冲过去的那一刻,她原本顺遂的面相迅速起了变化。“叮!触发随机任务,可选

  • 穿成极品炮灰受[穿书]第3章在线阅读

    那一天,战争的时代开始了。哈莫星的族长哈克萨斯与塞维尔两个派打了起来,哈克萨斯的实力稍高一筹,塞维尔抵不住攻击,连忙撤退...“可恶,让它跑了!”哈克萨斯身边的塔西亚说道“族长,我们还是追上去吧!塞维尔现在不死也就是半残废了!我们应该乘胜追击,剿灭共犯,击败塞维尔”“不,我们哈莫星讲究和平,塞维尔要

  • 穿成暴君的炮灰阿姊之醒来(1)

    甄妃妃是被一阵雷声吵醒的。睁眼就对上了一双令她灵魂都颤抖的眸子,顿时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慌乱的跳下床,连滚带爬的跪在地上,单薄的身子紧贴着冰冷的地面,在男人淡漠的视线中瑟瑟发抖。“陛下!”干涩的嗓子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被赐了一缕白绫,现在应该死了啊?为什么还

  • 归途在线阅读第5节

    山洞里静的出奇,除了木柴时不时发出的噼啪声之外,能听见的就只有齐玥绵长均匀的呼吸声。微微的,像羽毛轻拂过林竞的心尖。林竞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对着齐玥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女孩儿的瘦弱的背影在篝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单薄。她双腿并拢,向胸前曲起,几乎将自己蜷成了一个球状,看上去可怜又可爱。林竞手指轻轻在照片上

  • 夜岚游(综漫)在线阅读第四节

    叶白一眼就看到了他,伸手一抓,便将那半圣摄住。对方连反抗都不敢,急忙道:“凶皇大人!不要杀我!小的愿奉你为界主!”他忙不迭摊开手掌,一枚非金非玉的物品浮现出里,仿佛某种文字。那正是界主法则,一界之主的身份象征!只要将它炼化,就等于是此界之主,三千大域共奉为尊!见他如此识相,叶白嘀咕了一句,“我又没说

  • 追不到的江原之第六章(6)

    厨房很远。路上云清清不说话,金曦频频看她脸色,满脸欲言又止。云清清受不了她那个眼神,瞥了金曦一眼:“想说什么你就说。”金曦抿抿嘴,小心翼翼的说:“青云,你不喜欢我吗?”喜欢?云清清皱皱眉:“我们刚认识,哪儿说得上喜不喜欢。”顿了顿,云清清又说:“我只是不想说话。”“那……”金曦揪着衣角,“那你以后有

  • 我带着游戏穿越了之真龙内丹(3)

    捏老回过神,对昊辰说到,你已经能修炼了。老祖先留下的是一枚真龙内丹,具体有什么效果得你自己慢慢领悟了。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昊辰听完后惊喜的交加,心里暗暗发誓,既然穿越到了这具身体,将来一定会替风家找出幕后主使者,并替风家报仇。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受万人瞩目的强者。此刻昊辰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体内的灵

  • 三生三世之凤凰翎在线阅读第9节

    说话的正是南宫清。她快步走到南宫瑶面前,笑意盈盈地扶了一把南宫瑶:“四妹快起来。姐姐可要向四妹请教一番,何为礼仪?”南宫瑶一脸傲气,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冲着南宫清冷哼一声:“哼,算你识相。那么,你可看好了,就让本小姐来教教你,什么才叫大家闺秀。”说着,扭着腰肢,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南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