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远星录之家访(7)

2021/5/4 16:35:42 作者:昧语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远星录
远星录
作者:昧语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星河深处有一个被称为一切之上的地方,在那里有三件事情最简单。“复活,成神,永生”衍生不定期更新作品--《大大大大大小姐》

李想把林荨带到刘妍家门前,看着林荨把车停在一边,然后提着水果走进去。

好一会刘妍的姥姥迎了出来,见是老师转头叫刘妍的名字。然后李想看到刘妍慌乱地走了出来,披着长发,头顶上绑着小苹果,竟也穿了一件与他款式相似的军绿色外套。

刘妍怎么也想到班主任会找上门来拜访,一时杵在那竟也忘了要叫声老师好。

直到姥姥把林荨领进屋里,刘妍才回过神来走进去。

李想还在看着,罗玉芬出来倒垃圾,瞧见李想,便冲他喊了一句,李想这才推着车子走过去。

走到罗玉芬跟前,罗玉芬摸了摸李想的脑袋,却被李想嫌弃地躲开。

他不喜欢被摸头,因为带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对方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对待。

但嘴上却说,“妈,别拿你提过垃圾的手碰我的头发。”

罗玉芬笑,“我儿子,妈想怎么碰就怎么碰。”说着拿出车篮里的菜,又继续道,“对了,你小姑送来了粽子,待会你拿些粽子给妍妍家送过去。”

听到罗玉芬的话,李想瞬间抬起了眼眸,然后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了。

罗玉芬转身走进家院,嘴里还不忘叨两句,“真不知道你是对你小姑来了高兴,还是对有粽子吃高兴。”

林荨坐在堂内的沙发上和姥姥说着问候话,旁边放着一个电暖气。

刘妍倒了杯开水端给林荨,然后坐在一旁。

“老师来家访,可是我家妍妍在学校犯事了?”姥姥说话慢,带许忐忑不安。生怕妍妍在学校做了什么错事。

刘妍坐在林荨的旁边,听到姥姥的话,立马打着斜眼向林荨幽怨地斜过去。

林荨温和一笑,与在教室里训学生们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林荨说:“没有,刘妍在学校很乖。”

闻言,刘妍斜着的眼睛滑溜溜地转回来,面无表情地盯着角落里的黑暗。

“只是…”林荨又道。

刘妍又打着斜眼斜了过去。

“刘妍最近在课堂上状态不是很好,可是身体不适?”林荨小心翼翼询问道。

这话林荨在学校里问过刘妍,当时林荨在想刘妍是不是遇到欺凌,学校暴力她也知道,这对还在长身体的学生会留下心理阴影,有可能影响一生,虽然刘妍敷衍说没事,但林荨没有信,毕竟她是过来人,又同是女人,像刘妍这个年纪的小女生的那些小想法,林荨大概也能猜到一二。刘妍反差太大。身为老师,她觉得有责任照顾到学生。

姥姥看了刘妍一眼,很久没有说话,最后才说道,“她身体不大好,前阵子也感冒了,不过拿了些药。”说着看向刘妍继续道,“老师说的话要听,上课认真点,别让我这个老人也跟着操心。姥姥没读过书,但也知道读到书总归也是好的。”

林荨讪讪一笑,她没有听出周仁媛语气里有责备刘妍的意思,想来,刘妍在家应该很受她这位姥姥的疼爱。

“姥姥,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来看看刘妍,顺便拜访一下您。刘妍是个好孩子,成绩也好,我相信她,下次考试一定会考好。”说着冲刘妍笑得眼睛眯起一条缝。

刘妍扯了扯嘴角,有些僵硬。

林荨没有说出刘妍在学校的真实情况,一是看刘妍的姥姥年纪大折腾不起,二是林荨想让刘妍自己明白,就算她不为自己,好歹也得为了她姥姥。而且林荨都在刘妍姥姥面前这么保证了,想必刘妍也闹腾不到哪里去。

对于刘妍在学校的反常,用林荨之前的话来说,刘妍就是故意的。

“我听说刘妍她爸还在外面开车?”林荨本不想多问这些,只是看这家里就一个老人跟一个孩子,怎么放得下心。

“砰”地一声,林荨回过头,是刘妍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杯子里的水倒了出来,顺着桌边淌了下来,砸在地上。

刘妍一阵慌乱,忙拿起杯子放正,又左右想找出什么来擦拭。

林荨忙拿出随身带的纸巾擦拭桌上打翻的水。

这时姥姥地声音响起,“老师不用忙活,妍妍,去把被子拿出来晒晒,今个儿太阳大。”说着瞧了一眼外面暖暖的阳光。

刘妍听话站起,走去房内。

林荨有些尴尬,这是她第一次家访,虽然早就有过要去刘妍家登门拜访的意向,也向其他老师询问过,但真面对时还是差了火候。而且今天会来,纯粹是逮着李想跟过来的。

老人的语气很平淡,甚至看上去有些呆,连眼神都汇聚不到一起,可林荨听来却有种她奶奶在世时那种肃杀的既视感。林荨寻思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刘妍抱着被子走到院里晾晒,林荨没坐多久她就走了,走的时候,她过来跟刘妍打了声招呼,笑容温和,一点也不像当初训她的模样。

屋里,姥姥叫着她的名字,刘妍赶紧跑了进去。

李想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回到客厅。

他家是栋小住宅,只有一层楼,原先是老房子,不过家里人重新搞了装修,让室内的光线通亮了起来。罗玉芬喜欢植物,所以院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盆栽,虽然看着绿色清新,但唯一不好的就是夏天容易招蚊虫。

罗玉芬在厨房里忙活。李想看了一眼已装好准备给刘妍家送去的粽子,便从一旁的花篮里又多拿出几个塞进去。

罗玉芬转身透过玻璃门看到儿子的小动作,没好气的骂道,“都快被你拿光了,还拿?也不给你爸留着点。”

李想头也没抬,说:“刘妍喜欢吃。”

“你爸也喜欢吃!”

“他不是便秘吗,这个,不好消化,留几个给你就行了。”

“我说儿子啊你会不会对妍妍太好了。”罗玉芬的语气里突然夹着酸味从厨房里飘出来。

“是你说的让我把刘妍当妹妹,我不对她好对谁好?”

“那我这个亲妈呢?”

李想想了想,认真回道,“你有我爸。”

罗玉芬也想了想,想到刘妍这孩子也是命苦,她妈意外身亡,就她那个爸,也不见得回家几回,跟她姥姥爷孙相依为命,也怪可怜的。罗玉芬想着想着心里也就平衡了。

李想提着热好的粽子走去刘妍家。

小的时候,李想的奶奶还在世时,就跟刘妍的姥姥很要好,每当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或者是过节做了些粉条糯米团之类的,他奶奶都会准备一碗让年幼的李想去给刘妍的姥姥送去,而刘妍家也是一样。当时年纪小,捧着个碗屁颠屁颠地穿过小巷,站在刘妍家门口扯着嗓子叫刘妍的名字,然后刘妍会飞快地跑出来接过他的碗。现在想想,可真是丢人。

李想家和刘妍家就隔了一条小巷,李想一出门就可以看到刘妍家。他看到刘妍抱着被单走出来,李想踌躇了一会,朝刘妍家走去。

刘妍在拍打着被单时,低头望见地上有个影子向她慢慢走近,刘妍瞬间僵住了动作,竟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李想停住脚步,没有再上前,他知道她发现了他。隔着一条被单,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白色被单上被太阳照映出自己的影子,想要看着被单后面的那个人。

刘妍猜出了是谁,瞬间刚才的害怕也化为乌有,似乎她可以看到被单身后的他。

“刘妍,是我!”

刘妍没有说话。

“我妈让我送来粽子,还是热的。”李想继续说道,依旧没有反应,风轻轻扬起被单,他看到了刘妍,她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像自己。

“我放在地上了。”李想又说道,然后把袋子放在地上。

李想犹豫了下,转身走出几步,正当刘妍以为他走了,李想却转身快速走回来。

他对着被单身后的那个人说,“刘妍,我们这样要到什么时候?”

很安静。檐下有一个打破的坛子,里面的水刚好蔓延在残缺的破口处,瓦房上融化的雪水,一滴滴打落进去,荡起轻微的涟漪,有一种微妙的声响。空气里弥漫着阳光的味道。

可呼吸微凉,指尖微凉,就连心脏也微凉。她也不想这样,她不想。

“对不起,如果早一点知道你会遇到那些事,我一定会守在你身边寸步不离,往后我都会守在你身边,我们说好要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可是,我求你,能不能不要不理我!”

李想在说到最后一句时,几乎是在乞求。

这个少年,有时高冷地不让任何人靠近,有时温柔地像风,有时孩子气地缠着那个少女,却从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跟别人说过话。但他愿意将他的脆弱展现给她,只因她是他心底里的柔软,是他的脆弱。

刘妍只觉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泪水竟无声无息滑落,她难过的同时也害怕,也绝望。

刘妍觉得她不应该把她的情绪带给他,可她走不出心底里的黑暗。

越想眼泪就流得更凶,她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

李想怔怔地站在那,他听出了她压制的哭声,他伸手想去撩开被单,想去抚摸她的脸,安慰她,可终究停在半空。

泪眼朦胧中,刘妍看到映在被单上的手影,她想起以前,他也是这么伸手过来为她擦掉眼泪,安慰她,说“不哭”,可每次哭得更凶。

有风袭来,白色被单在阳光下轻扬,他和她相望的距离仅仅隔了这床被单。

周仁媛站在屋内,看着院里的那两个孩子。

在刘妍哭的时候,周仁媛的眼睛也缓缓淌出泪,她伸出枯柴一样的手,抹掉眼泪,然后转身慢吞吞朝里屋走去。

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电话很久没有响过,却突然间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仙不可能死在线阅读第四节

    高中的第一个周末,美妾因为家远自然是留在学校的,她的同桌胡贝拉却是因为家住的近不稀罕回去。于是一向行走潮流的胡贝拉提议和美妾去酒吧玩,并且说明了那是一个同性恋才去的酒吧,名叫“第①加油站”。酒吧美妾是去过的,初三毕业的暑假和异性朋友去过几次,在家和老爹又出去了一次,所以说也不算是很纯洁的乖宝宝。但同

  • 湮华碎第4章在线阅读

    程翔飞出去买了一包烟,虽然他的烟瘾不大但是一直没有等到沈随心上线心里烦躁的他出了便利店就抽了一支烟叼进嘴里,在便利店门口看着来往的人群,烟抽完了回到公司把积压的文件签完之后便从公司离开了。公司办公室休息室里有他的一个游戏仓,但是在里面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压力,静不下心来,处理完公事便回了家。简单吃了点东

  • 剑圣归来在线阅读第1节

    人生是虚幻的,人生也是现实的。现实和虚幻之间如何把握,如何转换,有的时候仅仅是一念之间……“额,神马情况?这是哪里?地铁?”当洛基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周围的场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医院里那股难闻的药水味已然消失不见了,那些个蒙着面孔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最熟悉的地铁车厢,橘

  • 扣剑问长生在线阅读苏醒

    苏烟凡的医术确实很高,几服药下去,苏夫人和苏卿容脸色明显好转,苏醒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苏烟凡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细心照料,还有就是与她们聊天,即使她们听不见,她也要这么做,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勾起她们活的念头。而这几日,府上像是炸开锅一样,纷纷议论着苏烟凡的事,大家对于这个二小姐充满了好奇,对此,苏烟凡

  • 危机游戏第9章在线阅读

    蘇州的木屋………「秋菊,你覺得這裏的大小和司徒瑤的院子裏的廁所有分別嗎?好像還小了三分之一~」夜敏雅很想說,隱藏空間裏的豪宅中的廁所比司徒瑤的大三四倍。(灑命中(((o(*▽*)o)))「小姐,將軍他們實在太可惡了!」秋菊鼓起泡鰓說道。「那小菊兒你跟敏少我私奔去吧!」夜敏雅咭高隻腳指,提起秋菊的下巴

  • 预新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走到门口,他发现夏傲宸还站在于慧面前,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凌梦函对夏傲宸说:“喂!你木头啊!还不快走!”夏傲宸瞥了一眼于慧,发现于慧正微笑的看自己,皱了下眉,转身和凌梦函走出了办公室。而凌梦函刚刚也看到了于慧两个眼冒爱心地看着夏傲宸,凌梦函在心里说:死花痴!祝你一辈子是花痴!然后再次狠狠的鄙视了

  • 狼心神女在线阅读艳遇

    “小白回来,人和动物你还分不清啊。”一个女孩的清脆声音传来。“汪。”随后林枫耳旁又响起一声犬吠。“不是怪物,是狗?看样子狗的主人也在。”林枫这才壮着胆子回头望去,只见一只比奶牛还大上一圈,浑身雪白绒毛的大狗,正吐着舌头望着自己,还时不时的拿鼻子嗅一嗅自己身上的气味。林枫无比惊讶,这是打了激素了还是遭

  • 武侠:开局夺舍了慕容复这类女孩儿不好遇,万一遇见请珍惜。

    她其实不太乖,喜欢捣蛋。她在陌生人面前会很安静,很冷漠,在熟人面前却很放肆,很霸道,并喜欢没形象的哈哈大笑。不要认为她很粗鲁,她只是很单纯的认为,大家打打闹闹,骂骂笑笑,表示更亲切,更不分你我。她独立,也好强她宁愿忍受太多的寂寞和痛苦也不愿意向别人提起。她也会偶尔的忧郁,朋友问她怎么了,她也只会说没

  • 网游之神游第3章在线阅读

    帝京寒冬的雪,最是壮美。迎岁节期,陆续又落了几场大雪,帝京上下,一片银装。待得三月初第一场春雨消融白雪,帝京蓄积着的纤薄春意便浅浅唤出土地下眠着的花草。草木薆薆,春风漾出月寒江粼粼波纹,春雁飞回,衔泥筑巢,溶溶ChunSe。花廷中。“到底是熬过这寒冬了。”卓言端着刚做好的糕点,走至正晒着春日暖阳的他

  • 榜上之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过了好久,我总算可以出去了,却看到了许嵩在亲吻安琪的额头。我一愣,泪水转瞬夺眶而出。我不觉得退了几步,心仿佛在一瞬间碎了。盲目的走在街上,风冷的刺骨,人冷的心寒。耳边,眼前都模糊了,不知不觉又走回了那个地方。“许嵩,你知道吗,当初我是真的没有放弃你。那个电话不是我打的,是我的妹妹,她是学模仿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