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红颜、似笑非笑之第三章

2021/5/4 17:39:58 作者:沁煜 来源:3G小说网
红颜、似笑非笑
红颜、似笑非笑
作者:沁煜来源:3G小说网
一个是柔弱文静的冰莹,一个是刚毅精明且带点狠辣的岚琳。一次次的痴心错付,她终于“百毒不侵”。她从不是惺惺作态的人,当偶然与初恋情人重逢,以为是新的开始,结果却是无尽的羞辱。一个个口口声声爱自己的人,竟也完全不相信自己。万般无奈之下,柔弱的冰莹昏倒在海边,被龙浩云相救。为报答龙浩云,也为自己重生,柔弱的冰莹摇身成为岚琳。在岚琳以为一切走上正轨的时候,从前的好友凌雪出现了。凌雪受人利用,设计陷害岚琳,岚琳再次无奈的离开。因为喜欢了龙浩云,所以一直对照顾有加的颜诺忽略。没想到这次,却得颜诺无意间相救,

第二天负责照顾冬天的丫鬟照常到宇文月的房间时,却发现宇文月并没有在房间里,只看到一封信放在桌子上。丫鬟知道事情严重了,于是她立刻拿着信跑去找管家,并将事情都告诉了管家。

管家知道宇文月不见了之后,于是他立刻拿着丫鬟交给他的信跑到书房去找宇文民,并交代丫鬟别将小姐失踪的事说出去。

管家敲了敲房门紧张地说道;“大人,出事了!小姐不见了!”

宇文民一听到宇文月不见了他就立刻打开房门问道;“你说什么?月儿不见了,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负责照顾小姐生活的丫鬟在到小姐放里找她的时候,月没看到小姐在房间里,只看到小姐留下的信。于是丫鬟便拿着信跑来找我,我才知道小姐不见了。于是我便离开来找大人的了。看样子小姐应该是昨晚连夜离开的。”管家恭敬地将手上的信递给宇文民。

宇文民一把抢过信拆开来看,发现信中写道;义父,对不起!请原谅月儿的不孝,在您大寿还没有过的时候就离家出走。可是月儿如果不走的话,那日后月儿一定会后悔的。

您放心月儿并不是永远不回来了,只是月儿想出去散散心而已。过不了多久,月儿还是会回到您和义母的身边的。请您帮我跟义母说声对不起,月儿回来的时候会带礼物给你们的。

所以义父和义母你们不可以生气哦,生气是很容易变老的。还有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在我的身边有誊大哥和媵大哥的保护是不会有事的。还有请你们别派人来找我,就算您找到了我,我也不会和你们一起回去的。

好了,最后请你们多多保重!

不孝女宇文月留

宇文民看完信之后摇了摇,这个月儿这么还是这么顽皮,不过看到她写的信他发现自己确实是放心了很多。

“大人,要不要派人将小姐找回来?”管家关心地问道。

宇文民刚想说话就被一道温柔的女声给打断了;“你们要找什么人回来呀?是不是府中有人失踪了?”

管家看向说话的人,发现是宇文夫人便恭敬地说道;“夫人!”

“嗯!你们还没告诉我是谁不见了呢?”宇文夫人对管家淡淡一笑。

管家面有难色地看了看宇文民又看了看宇文夫人,不知是该由他说还是由宇文民说。

宇文民知道宇文夫人迟早都是要知道冬天离家出走的事的,还不如现在告诉她。于是他将冬天留下来的信递给宇文夫人说道;“你看一下这封信就知道了!”

宇文夫人不知道这件事和信有什么关系,但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接过信打开来看。她看完信之后脸色大变;“什么?月儿离家出走了!”

“是的!我也是刚刚知道!”宇文民脸色凝重地说道。

“那我们现在还在等什么,相公你马上派人将月儿找回来啊!”宇文夫人激动地说道。

“夫人,你冷静下来,别激动!”宇文民连忙安抚住宇文夫人的情绪,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宇文夫人激动伤心的样子,但他还是让她伤心难过了。月儿这丫头真是的!

“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只要我想到月儿在外面可能遇到什么危险,我就冷静不下来啊!”宇文夫人伤心地说道。

“你放心!月儿人这么机灵怎么会有事呢,再说在她身边不是有誊和媵的保护吗。她绝对不会有事的。”宇文民继续安慰道。

“真的吗?相公,月儿真的不会有事!”宇文夫人想得到丈夫的肯定。

“一定,我发誓!要不然我找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就是了,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宇文民想到另一个好办法。

“可是月儿她不是不让我们派人找她吗?”宇文夫人想起宇文月在信中所说的话。

“谁说我们派人找她了,我们只是派人暗中保护她而已。”宇文民说道。

“对哦!”宇文夫人的情绪在宇文民的安抚下总算冷静下来了。

“管家!”宇文民叫道。

“大人,有什么吩咐?”管家恭敬地问道。

“立刻找出几名武艺高强的人在暗中保护小姐,要小心别让她发现。”宇文民吩咐道。

“是,大人!”管家说完就推出书房,留下这对恩爱的夫妻。

“对了,相公,还有皇上那里?”宇文夫人猛然想起那个对宇文月很感兴趣的当今皇帝。

“皇上那里我去解释就好了。”宇文民不想妻子为了这些事烦恼。

“可是皇上可能会很生气的。”宇文夫人还是很担心。

“就算皇上他要生气我也没办法,但月儿她既然不喜欢进宫,那我无论如何都要让皇上取消念头。”宇文民一向都不是那么注重权势的人,要不是先皇硬要将丞相之位封给他的话,现在他早就已经和妻子云游四方了。

“对啊!月儿如果想要进宫的话,她也就不会离家出走了!那我们要去尽快找皇上说清楚。”宇文夫人赞同自己丈夫的做法。

“嗯!不过再此之前,我要先填饱我宝贝妻子的肚子。”宇文民说道。

“好,我们先去用早膳再去找皇上。”宇文夫人笑着说道。

于是他们便往前厅走去。他们用完早膳之后宇文民就单独到客房去找皇上,因为这件事男人与男人之间好解决。

“皇上,丞相求见!”保护皇上的侍卫走进皇上所在的房间说道。

“丞相?快快有请!”想必丞相是已经想好她昨天向她提出要册封他的女儿语文月为妃的建议了,要不然他会有思念事来找自己呢。

“老臣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宇文民一走进房间就向皇上行礼。

“平身!”皇上说道。

“谢皇上!”宇文民说道。

“丞相来找朕,不知是否可以给朕一个明确的答案了?”皇上直接进入主题道。

“回皇上,臣来找皇上并不是为小女的事而来,而是今早我派人去栽了一些梨,想拿来给皇上品尝!”宇文民说完就拍了拍手,就见一位婢女手捧着一碟梨走了进来,她将梨放下之后就离开了。

“这时候的梨不是还没有成熟吗?为什么会栽下来给朕品尝?”这个宇文民又在搞什么鬼。皇上的心中有些疑惑。

“没错!现在的梨还没有完全成熟!”宇文民只是想用这个例子让皇上明白强扭的梨不甜。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好从实招来!”皇上生气地说道。

“皇上,臣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明白,强扭上梨不甜!就像这梨一样,它明明还没有成熟,但一些人为了能早点吃到它,不惜将未熟的梨强行载下。”宇文民说出他这么做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要朕放弃娶宇文月为妃的念头!”皇上总算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了。

“臣不敢,臣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小女因无意进宫,已离家出走了!”宇文民将宇文月离家出走的事告诉了皇上。

“你说什么?她离家出走?”为什么?难道她对自己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吗?能够进宫可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啊,为她就不愿意进宫呢。难道说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皇上有些不敢置信地想道。

“她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皇上想可能只有这个原因,她才会不愿意入宫。

“没有!”宇文民并没有发现冬天有喜欢的人,就算有她也会告诉自己的。

“既然没有,那她为什么不愿意进宫!”听到她没有喜欢的人皇上就放心多里。

“老臣不知,不过以老臣对小女的理解,她想要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爱她的丈夫,而不是要一个当皇上的丈夫。”宇文民说道。

“照你这么说,朕还不如平民百姓咯!”皇上冷冷地说道。

“老臣不敢,老臣只是希皇上能够放弃娶小女为妻的念头,让小女能够得到幸福!”宇文民说道。

“幸福?朕也可以给到她幸福!”皇上阴冷地说道。

“不,您不可以!”宇文民一点也不怕皇上。

“为什么朕不可以?”皇上不明白为什么他不可以给幸福给宇文月。

“因为您是皇上!”宇文民说出这个理由。

皇上对这个理由没办法去反驳,难道就因为他是皇上就没有得到幸福的权利吗?不,他不管用任何手段都要得到她。皇上露出誓在必得的表情。

宇文民见此他知道自己再也劝不了皇上放弃了,于是便说道;“现在您是皇上,我尊重您·但如果您做出任何伤害到月儿的事的话,不管你是皇上也好,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老臣还有事就先离开了。”说着宇文民不等皇上说话就离开了。

“哎!”宇文民轻声地叹了口气,月儿,你的美貌注定要带给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了。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啊!义父帮不了你多少的。

¥¥¥¥¥¥¥¥¥¥¥¥¥¥¥

在远处坐在奔跑马车上的冬天同时打了个喷涕,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热在骂我呀。宇文月掀开马车上的帘子,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她突然感觉到这地方有点熟悉,于是叫道;“停车!”

因冬天不会骑马,所以宇文两兄弟只好拿马车来当代步工具。

驾马车的宇文誊和宇文媵听到冬天的话后立刻拉住马,让它听下来;“小姐,怎么了?”宇文誊看着走出马车的宇文月问道。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宇文月下马车看者熟悉的环境问道。

“我们不知道!”宇文誊不明所以地说道。

“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宇文月知道这里是她被宇文父母救起的地方,她想在这里或许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小姐,你刚才不是才-----?”宇文誊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宇文媵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话。

宇文媵感觉到宇文月从看到这个地方开始脸色就变得有些奇怪,他看得出来宇文月现在需要静一静;“是,小姐!”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到前面去看看,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宇文月说完就往前走。

“是,小姐!”宇文媵也不反对宇文月离开他们。

宇文誊总算挣脱宇文媵的手劲,骂道;“你干嘛让小姐一个人离开啊,你知不知道小姐一个人遇到危险该怎么办啊?”他并不介意宇文媵不让他把话说完,他介意的是小姐的安全。

“小姐,不会有事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小姐从看到这个地方起脸色就变了吗?”宇文媵说道。

“呃?”宇文誊听到他大哥这么说才想起当时冬天的改变,

“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小姐一个人冷静一下,其他我们根本就帮不上忙!”宇文媵说道。

“可是小姐的安全?”宇文媵知道自己大哥说得一点都没错,只是他和担心宇文月的安全。

“我们在暗中保护小姐就可以了。”宇文媵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那哥你说小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宇文誊问道。

“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小姐应该是想念她自己的家了。”宇文媵可以感觉到宇文月散发出的思乡之情。他在丞相府这两年里他知道宇文月并不是宇文丞相的亲生女儿,而他们出游时无意间救起的一个孤女,后来就认了她为义女,但府中上下却没人知道宇文月的真实姓名是什么,从哪里来?

“哎!也是,谁会不想念自己的家人呢!”宇文誊感慨道,其实他也想自己的父母,可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还有他的大哥已经不能再回家了。

“誊,你恨大哥将你拖下水吗?”宇文媵表情有些痛苦地看着宇文誊问道。

“大哥,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就算你不拖我下水,他们在对付完你之后,还是会来对付我的。再说我从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宇文誊眼光温柔地看着宇文月离开的方向说道。

“是啊!我也不后悔!”宇文媵知道他弟弟的意思,如果当初他们不那么做的话,他们就不会因此认识宇文月,更不会活得那么开心。

宇文媵和宇文誊之所以会和宇文月认识这要从两年前说起;

两年前,南沿城中发生了一场大瘟疫,作为丞相的宇文民更是不可以坐视不管。于是他立刻召集城中所有的大夫替百姓看病,可是大夫却查不出他们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宇文民为这件事搞得头昏脑涨的,宇文月见自己的义父为百姓那么辛苦,于是她便暗中悄悄地帮百姓看病,找出他们得的是什么病。宇文月在现代所说的专业就是医学。

在宇文月的努力下,总算得知百姓得的是什么病,也找到药方救他们,可是这药方里有一种草药在城中没有,于是宇文月只好和义父说她有办法控制疫情,只是需要一中罕见的草药。

宇文民一听当然是马上叫人去寻找这种草药,虽然他不太相信宇文月有能力控制疫情,但以现在这种情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宇文月也希望和他们一起去寻找草药,宇文民见宇文月那么坚持他也就答应了让她和他们一起去。

可是没想到却在山中遇到两个半死不活的宇文两兄弟,宇文月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于是立刻叫和她一起上山的官兵带人回城里。

百姓吃了宇文月开的药方之后,瘟疫就迅速地得到了控制,这天宇文民总算可以安心地睡一觉了,宇文民当时真的很庆幸自己听了冬天的话,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控制疫情呢。

从那以后,宇文民就知道冬天不是普通人,对她就更加疼爱了。南沿城中的百姓知道就自己的人就是丞相府的小姐之后,对冬天更是尊敬了。最后民间就有人传言宇文月是仙女下凡的活菩萨。

至于宇文两兄弟在经过宇文月的抢救,他们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他们醒来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从下人的口中他们得知这里是丞相府,救他们的是丞相府千金宇文月。

宇文月知道他们醒了之后,就到房间去看他们。他们就是在见到宇文月的第一眼开始,决定他们要永远保护这个善良温柔的小姐。

宇文月也曾问过他们为什么会受伤晕倒在山上,可是他们却说自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宇文月知道他们可能是因为伤势太重,影响到脑部导致暂时性的失忆。宇文月见他们这么可怜就不忍心将他们赶出府,可是又该用什么方法让义父同意他们留下来呢。

宇文月猛地想起义父前几天不是和自己提过要帮自己找人来保护自己吗,这不就是让他们留下来最好的借口吗?

于是宇文月将他们失忆的事和想让他们当自己的护卫的事都告诉了宇文民,与宇文民刚开始是不同意的,但见宇文月这么坚持,宇文月在府中这么久她从没有要求过要任何东西,现在居然肯和自己要求由谁担任她自己的护卫,宇文民自是很高兴,可是他又担心万一他们并不会武功,岂不是害了宇文月吗?于是他便要求等他们的伤势好了之后,与府中的武人进行比试。

好在他们的武功不错,在经过一翻比试之后,他们胜出。宇文民就只好同意让他们当任宇文月的护卫了,并取名为宇文媵和宇文誊。

之后宇文月也曾问过他们是否想起以前的事了,可是每问到这个问题,他们就立刻转移话题,久而久之宇文月就不再问了。因为宇文月觉得或许对他们来说以前的事情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他们不愿意再想起,而她怎么可以挖人家的痛角呢,所以宇文月就没有再问。

宇文媵和宇文誊有没有恢复记忆,只有他们知道。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失忆,只是他们不想在回到过去那么痛苦的生活,所以才选择忘记吧!

¥¥¥¥¥¥¥¥¥¥¥¥¥¥¥¥¥

宇文月只身一人来到她曾经昏迷的地方,她蹲下身子来回摸着草地,任手去感觉小草划过酸麻的感觉。

口中喃喃说道;“我还能再回去吗?我还可以再见到爹地妈咪吗?爹地妈咪,天儿好想你们啊!你们现在过得还好吗?是不是正在为天儿的失踪伤心不已呢?”宇文月想到自己在现代的父母,眼泪就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宇文月发现自己居然哭了,她立刻抬手抹去自己的眼泪鼓励自己道;“冬天你怎么可以哭呢,你别忘了从现在开始你就要一个人去面对事情了。如果你动不动就哭的话,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呢。你一等要相信不管是在这里的父母还是在现代的父母他们都不想看到你哭的样子啊。”

宇文月为了让自己的眼泪不再掉下来,便站了起来,抬头看向远方,任由微风吹动着自己的的衣服和乌黑的秀发,吹掉自己的眼泪。给人的感觉就好象一位仙女不小心误入凡尘。让人忍不住想套去安慰她。

云雨杰和他的下属骑马来到这片草地上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美丽画面。

“少庄主,你看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这么美的仙女呢!”于岩赞叹道。

云雨杰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那站在微风中的宇文月,他总觉得她的背影给人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象在哪里见过。

因为云雨杰一大早就被属下以云宛山庄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的理由拉着他离开丞相府,害他连向宇文月告辞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并不知道丞相里正因为一个人不见而鸡飞狗跳。

云雨杰发现那女孩好象快要离开的样子,于是他想都没想就叫道;“姑娘,请等一下!”

宇文月发觉自己离开太久了,自己再不去和他们会合,他们肯定会出来找自己的。于是她刚想离开就听到背后好象有人在叫她,她转过头去看是谁在叫她,却看到一个好象在哪里见过的男子骑着马跑向自己。

“你是?我们认识吗?”宇文月见那人骑马来到自己的面前之后,就抬头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吗?那天我可是救过你耶!”云雨杰没想到自己想了一整天的人儿居然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显得有些很高兴。

“我记起来了,你是云雨杰!”宇文月想起来了,他就是那天救自己的娘娘腔。

“你好记得我的名字呀!真是太好!”云雨杰很高兴佳人记得自己的名字,这样看来她应该对自己的印象还是瞒好的。

宇文月没说话只是对他淡淡一笑,自己总不能告诉他自己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他的美貌再加上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到时就真的伤了一个大男人的尊严。

于岩也发现这美女就是少庄主要他救的人,他发现自己的主子好象很喜欢这位宇文月,不过也是谁会不喜欢美女呢。但自己的主子却不同,对于他来说美女只是用来解决他自己的欲望而已,但对待宇文月他就明显有些改变了。

“对了,你可以下来和我说话吗?你坐得那么高,我的脖子好酸啊!”宇文月揉揉酸酸的脖子说道。

“当然!”云雨杰说完就翻身下马。

于岩和秦衾一脸惊讶地看着云雨杰,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少庄主也学会听别人的话了,在他们的印象中好象只有别人听他们少庄主的话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身边的那两名护卫呢?”云雨杰发现冬天只有一个人在这里,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宇文媵和宇文誊居然不在她的身边。

“我让他们在前面等我!”宇文月解释道。

“你居然让他们在前面等你,你知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有多的危险啊!”云雨杰怒吼道。

“你干嘛突然生气啊,我这不是一好好的吗?”宇文月被他吼得有些莫名奇妙。

“等到出事的时候就晚了!”只要一想到宇文月有可能会出事,他的心就莫名地烦躁起来。

“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懒得理你!”被他吼得自己都有些生气了,她理都不理地走回马车所在的地方。

“你要去哪里?”云雨杰紧张地问道。

“回家!”宇文月冷冷地说了一句就走了。

云雨杰知道宇文月生气了,他明白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头了。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想看到宇文月有事,所以他也跟在宇文月的身后,担心她在回到那些保护她的人身边时会发生什么事。

宇文月当然知道云雨杰跟在她的身后,她知道云雨杰只是在担心自己,所以语气才重了一点,自己因为这样就生他的气的话就显得有些小气了。

在云雨杰的保护下,宇文月平安地回来马车停靠的地方。宇文两兄弟一见宇文月回来之后,就立刻上前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别担心我!”冬天笑道。

“那他们是?”宇文誊一脸防备地看着云雨杰一伙人,他一时还没有认出他们也是那天对救他们的人。

“他们并没有恶意的,只是担心我一个女孩子遇到危险,所以才送我回来的。”宇文月为他们解释。

“谢谢你们送我家小姐回来!”宇文媵认出他们就是那天救自己的另一批人。

“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云雨杰恋恋不舍地看了宇文月一眼之后就离开了,而宇文月好象还在生他的气,她并没有理云雨杰。

“小姐,天色快暗下来了。我们要赶快找到住的地方才可以。”宇文誊看了看天色说道。

“好!”宇文月听话地坐上马车。

等到宇文月坐好之后,宇文他们就立刻赶着马车进城。这次他们的相遇以一种不快的气氛结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袭红衣入梦来gl在线阅读还有脸分家产

    “可以啊,就当做是我付给你的房租了,天天来都行。”我笑道。“真的?”何安表情很是认真的看着我。我点点头,心里面想着,他应该知道这只是客气而已吧,反正也不会真的天天来。何安笑了笑,晚饭过后,他主动的揽了洗碗的活,看到他卷着袖子在厨房里洗碗的身影,我心中感慨万分。以前我下班回到家还要做饭,吃完还要洗碗洗

  • 有钱就变强第五章在线阅读

    然而盛君君并没有顾及小可怜的情绪,真的非常无情。她的注意力落在食尸藤上,确认它们都被红线捆严实后,转而又盯上两只邪祟。此刻匕首还在落下透明液体,配上盛君君冷厉的一张脸,就显得格外惊悚。红衣邪祟哆嗦着退到角落,尖声道,“你,你别过来啊。”黎澄愣住:“……”等等,现在这个走向好像不是很对!盛君君更是不听

  • 近身守护者在线阅读第10节

    林逸经历太多,大战都不下双手之数,怎会为森林中的动静动容。走过茂密的森林,半山腰的树木时而有些稀疏,有过战斗的痕迹,人为破坏的。林逸查看了战斗痕迹,还很新,是最近留下的。不禁心底多出一分警惕,他毕竟不是蛮荒里面的人。情况是知道一些,可很多东西都是未知,见到蛮荒里面的生物,是人躯还是其它物种,他们的语

  • 大唐道君缘来,不期而遇(1)

    清晨,隐隐约约听见有鸟儿的鸣叫声。惺忪地打开眼皮,几缕柔媚的光挤入眼睛令她恍惚间醒来。她有些迷糊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眨了眨眼。转头看着四周瑰丽堂皇愕然怔住,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她坐在柔软的毛垫上,这才回想起来昨天是他把自己抱到这里来的。看来,这个大少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她嘴角淡淡地挂起了

  • 原始世界[重生]之第二章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沈云一好感值减3】【糟了,沈云一最讨厌别人不尊重他的心血了!】他们欧皇系统按照业务能力从第一名排到一千名,它排名666,听着挺吉利的,可在所有系统中,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非洲系统,业务量一直排在倒数。如果这个宿主再失败,它就要被送到回收厂销毁了。666急得快要哭了:【这可怎么办呀?

  •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节

    由加奈懵逼,由加奈被吓到。由加奈一脸崩溃的看着她辛苦了一晚上的成果在五秒钟之内,被男孩激烈的动作搞塌,对方身上的伤崩的一塌糊涂,血呲呲的往外冒。尤其是腰间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血液如破掉的水球一样从男孩的身躯重新渗出来,染湿了腰间新围上去的绷带。由加奈选择待着的位置就在洞穴边上,早晨的阳光能透过青藤漏

  • 终结的尽头在线阅读第7章

    有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说的事情吗?——妈妈吧……还有爸爸。在爸爸离开以前,千早家是非常温馨又平淡的一个小家庭。每天勤劳外出工作赚钱养家的爸爸,慈祥爱喝茶养养花草的爷爷,温柔顾家尊老爱幼的妈妈,有些调皮活泼爱玩的女儿。爸爸是刑警,上班的时间有些不固定,有时候早早的就会出家门办公,有时候吃着晚饭接一个电话

  • 直到我们把死亡分开在线阅读第7节

    在攻城坦克被歼灭之后,缺失重装备的帝国军失去了进攻的势头,一拨又一拨的进攻被击退,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援军马上就要到来,凌林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他拿起杯子(杯子哪来的),想喝口水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却是动作猛地一僵,因为他感觉到一把枪正在顶着他的脑袋。毫无疑

  • 往圣无归第9章在线阅读

    车内的空气窒息三秒,程昭面无表情道:“她是女孩。”“别闹了老大,他要是女孩,你早就吐出一条河了。”彦朱无情嘲笑。程昭平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再说。半晌,彦朱笑不出来了,表情从随意到震惊:“她她她真是个女的?”“我长得也不像男的……吧?”被他这么一质疑,沈执欢都怀疑自己长得像男人了。彦朱和程昭对视半晌

  • 九般情缘花小花

    山坡上一座座坟墓,挨的很近,秦浪帮小女孩安葬了奶奶,他知道了小女孩的名字叫“花小花”。在废墟上建立的坟墓,大大小小的坟墓触目惊心,秦浪看着眼前的坟地,这里安葬的全是古梵村的村民,坟前跪着有老人,有孩子,哭声和襁褓中的婴儿啼哭声,如刀扎在秦浪心里,是自己没有能力救他们,要是自己有他们口中仙人那般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