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她的男人都会死之美女送上门

2021/5/4 16:54:16 作者:七喵在喵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的男人都会死
她的男人都会死
作者:七喵在喵呜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化为人,那是怎样美貌,一抬眉,一弯腰,也是无限的风采。本是在天地间无拘无束的她,遇见了自己感兴趣的人,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从此,她有了那人赐予的名字——罂栎。可是罂栎却感觉自己被骗上了贼船,不得已帮助那人测试系统。从此,罂栎开始了自己的快穿之旅。总结一下雷点吧:1:女主苏渣,本文爽文,没有节操,毫无底线,女主类似万人迷一样的存在吧。;2.女主在□□上也毫无底线,有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喜欢上她的人,都会被她间接或直接弄死;3.本文无cp!无cp!没有真正的cp,女主不喜欢喜欢她的任何人!4.感情线会

红袍莽人眼冒凶光,“蝼蚁!若是让我抓到你,定让你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你是为了阎小萝而来?他妈的,一个个有完没完,劳资就是睡了她,怎么的,你是谁派来的?”

红袍莽人冷冷的看着方无忌,道:“阎王!”

叮!+999鬼气!

方无忌摸了摸下巴,原来之前那个+999鬼气是这家伙提供的?

“呵呵。”方无忌冷笑道,“别装了,我已经跟阎王拜了把子,他一高兴就答应把阎小萝嫁给我。”

这人一直在掩饰自己的身份!如果真是阎王,就不会先让黑白无常来‘请’人,再派这红袍莽人来杀自己,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

果然,那红袍莽人怒气冲天,挥动巨剑连砍十八剑,只是不能攻破这层光幕,最多只能裂开一条一寸宽的小缝!

方无忌完全放下心来,把红袍莽人祖宗十八代骂了遍,一副你来咬我的样子。

其实心里乐滋滋的收着鬼气值,这会儿时间,已经增加了3000点!

久攻不下,红袍莽人喝到:“一个残缺的东岳大阵,我就不信攻不破!”

突然,那红包莽人脸色一变,冷声道:“哼,算你小子运气好,我不信你不出这个门!”身子慢慢变得虚幻,竟是走了。

接着一个人影出现,不是阎小萝是谁?

阎小萝脸色冷如寒霜,显然发现有人攻击过东岳大阵,冷哼道:“想跑?!”竟是看都不看方无忌一样,跟着消失。

方无忌正要热切的打个招呼,说声hi,howareyou之类的,结果讨了个没趣,嘀咕道:“让你嘚瑟,等我练成神功无敌,把你当马骑!”

想到红袍莽人离开时的话,又害怕起来。

不出门就不出门。

呵呵!出门,算我输!

阴界,一片荒芜的平原上。

红袍莽人一路疾驰,心里颇为不甘,任务失败,如何回去交差?

眼前更让人心焦的,是后面追着的萝公主。

这可是在阴界大大有名的刁蛮公主,实力跟自己不相上下,并且她还有一个在十殿阎罗中最厉害的爹啊!

还是一个最护犊子的爹!

阎小萝速度极快,瞬间就追上来上。

红袍莽人无奈,只得停在原地,躬身道:“莽武见过萝公主。”

“原来是莽武,不在大叫唤大地狱当你的武判官,为何跑到我阎王府来?”阎小萝冷冷道。

莽武神色一滞,不知如何回话。

自从千年前东岳大帝突然失踪后,阴界便一盘散沙。

十殿阎罗各自划分势力,暗斗不休。若是无故闯入别人的地盘,不免要引起对方的警惕。

莽武看阎小萝一脸冷色,动手在即,眼珠子一转,道:“我家太子听说公主遭人冒犯,所以派我来看看公主是否无恙。”

“哦?那倒要谢谢你家太子的挂念。”阎小萝面无表情道:“现在你已看到了,我很好,滚吧!”

莽武一脸恭敬,道:“莽武这就离去。”内心却充满怒火,自己好歹是一介判官,何曾被别人这样呵斥?

莽武刚转身,阎小萝的手掌就轻飘飘的印在莽武背心。

一声惨叫,莽武瞬间化成血红色雾气,带着浓重血腥味。那血红色雾气显出一张莽武的脸,怒目圆睁,道:“萝公主,这是何意?”

“与我有关系的人,你也敢动?回去告诉煞月,三个月后我自会嫁过去。”阎小萝平静道,手一挥,“滚!”

莽武冷哼一声,“殿下说过,凡是冒犯公主的人,都得死!此事小的会如实回禀殿下。告辞!”说完,带着一阵阴风,直奔远方而去。

直到脱离阎小萝视线时,血红色雾气收缩,再次显出莽武的身影,直接落到地面。莽武脸色苍白,嘴角显出一丝冷笑,真当我是莽夫吗?还好自己在破阵时留有后手。想到方无忌的贱嘴,杀意翻腾。

小子,殿下要你命,你可跑不掉。只要让那小子走出东岳大阵,自己定以最快的速度抽他魂魄!

方无忌回到屋里,这时小美又在打电话催了,方无忌心里正烦呢,催个毛线,干脆不接。

接着跟部门老大请假,说肚子疼要休息几天,结果被一顿臭骂,最多只能请一天。

方无忌可不在意这些,谁知道那红袍莽人会不会回来?

命都要没了,还管上不上班?

叫了外卖,正吃饭,突然有人敲门。

方无忌从猫眼里一看,原来是公司同事小美。

我靠,怎么直接跑家里来了?

开门,小美穿着一件白色短袖,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

这尼玛像是要出去玩的样子吗?

小美进房就看到摆在桌上的快餐盒,爹声爹气道:“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原来躲在家吃外卖。”

方无忌闻着小美身上的香水味,没好气道:“你怎么知道我的住处?下午有事,不出去。”

小美转过身,目光如水,看得方无忌心神荡漾,不得不说,这浪蹄子还是很有魅力。

“你以前老是口花花,等人家周末有时间了,却又不出去,扫兴!”

方无忌摸了摸下巴,这是在暗示自己吗?

现在保小命最重要,有小命在,以后还怕没女人?

“以后吧,这几天真有事。”

“走嘛,人家周末好闷的。”小美嘟着嘴卖萌。

“今天真不行,出去就得翘辫子!”方无忌摇头道。

“哼!你们男人都一个样,需要的时候,小甜甜叫的多亲热,不需要的时候,就给脸色看!”小美挺了挺胸,一只手搭在方无忌胸口。

这话说得够直白,滴滴,公交车上车卡。

这才是真正送上门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过去第1章在线阅读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青苍山里大罗村的广播喇叭,不停地喊着各色标语,鼓励农田里收割的村民们,再多用些力,早日能完成收割任务,结束秋日的农忙。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儿,忙活一整年,能不能过个痛快年,就看这些日子了。其实多少年

  • 梦里的月亮黄月英

    黄夫人,本名不详,传说名为黄月英(最早或出自袁阔成的评书《三国演义》[1],经日本光荣公司2003年的游戏《真三国无双3》、《三国志9》推广而广为人知)、黄阿丑、黄婉贞。三国时荆州沔南白水(今湖北襄阳)人,沔阳名士黄承彦之女,原来的诸葛亮之妻。史称其长相丑陋,黄头发,黑皮肤,但才华却与诸葛亮相当。并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八节

    又一个半年,我炒菜越来越游刃有余,事业进入巅峰。自己从一个三百元的学徒变成一千五元的厨师,那些辛苦的汗水不知侵透多少衣裳,油烟味满身藏。我不再是以前哪个懒惰的男孩,如今的我事业有成,只差房子车子两样。说到这里,我现在后悔莫及,为什么自己那么傻,为什么没坚持下来。看看如今二十四岁的自己,又剩下什么?五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无星无月,苍穹如盖,笼罩着春色中的南齐山河。南齐,陆地之南,山温水软。这种地理特质,体现在整个国家的山川分布上,越往南齐南境第一大城安州,山势越和缓,安州城外鹿鸣山起伏在地平线上,是一道温柔的弧,从城郭的青灰色城墙慢慢延伸,越过春草茸茸的平原,点亮一条银色的玉带——那是鹿鸣河。鹿鸣河是鹿鸣山的绶

  • 高冷狐狸最好命之第二章

    只要你跪下来求我。这句话一入耳,穆倾寒的眸光一寒,泛出些森冷的凉意。只是她脸色却丝毫不变,眼角眉梢都融着笑,一丝讥诮的冷一闪而过。这是生怕得罪不了她。不巧,她还真是个吃软不吃硬,而且非常记仇的人。穆倾寒初时的讶异转瞬即逝,随即面色平静下来,抬手握住了洛夕萤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襟上扯了下来。“洛

  • [综]黑暗本丸?挨下须佐试试之第一章(1)

    《听说我是菟丝花》文/刘时酒11月21日楚娇一觉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而她的身体也像被重重的撵过一样,她虽然是少不经事的少女,但是以她看了那么多小黄文的经历,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她动了动肩膀,酸痛的感觉愈发的明显,她低头一看...她身上未着寸缕,身上各处的

  • 先驱者的历程在线阅读第6节

    陈天歌小心翼翼往前走,陈天歌悄悄地将烈火掌准备好,黑暗的山洞里没有一丝光亮,给了陈天歌逃跑的绝佳机会。两人的身上都未带火折子,陈平:你小子敢骗我,这玄叶草会长在这里吗?说完便向陈天歌袭来,陈天歌的烈火掌早已准备好,黑暗中,陈天歌一掌打向了陈平的左肩,陈平痛的后退几步,趁此机会,陈天歌一招烈火掌向其攻

  • 六芒星酒馆异闻录在线阅读订婚快乐

    夏宅,灯火通明。贵气精致的别墅门延上,挂着两个异常明亮的红色灯笼。顺着贴满喜联的窗户看去,满堂宾客,无不挂着得体的笑容,望着晚会正中央的那对新人,祝福的眼神毫不吝啬的打在二人的身上。洛灵灵站在人群的中央,一身正红色露肩晚礼服将她衬的如同深海的红宝石一般,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精致的俏脸画着淡淡的妆

  • 末世荣耀游戏第7章在线阅读

    墨走无痕看着自己已经开始倒计时的半龙化状态,问道:“准备好了吗?”裴君玉还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嗯。”“好!”话音一落,身上的半龙化特征眨眼间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墨走无痕的身影。隐身发动,仇恨转移,伴随而来的是那带着厉风扫过来的蛇尾。黑王蛇的技能其实非常单一,范围性攻击的蛇尾扫动,单体攻击的蛇头撞

  • 三界王在线阅读第1节

    “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老子从一个破碗开始到推翻元朝的统治当上皇帝,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大好河山拿给你们统治了两百多年就没了?还有脸来面对老子?”“爹,别这要说自己的子孙,毕竟都是一家人”“你还有脸给老子说话?你杀自己的侄儿然后夺皇位你还有脸了是不?”朱棣唯唯诺诺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心里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