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网游之进化传说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5/5 0:48:08 作者:种子选手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进化传说
网游之进化传说
作者:种子选手来源:17K小说网
生病了?得绝症了?快上天堂了?祷告?祈求?还是临终前对着天空撸一管,控诉命运?不用,那后果严重了点,一粒医疗金丹,还你健康。年纪大了?青春不再?MM下垂了?皮肤松弛了?美容?养颜?还是留恋自己年轻时的旧照片?证明自己曾经拥有?不用,太麻烦了,一粒驻颜金丹,还你青春。阳痿了?不举了?她不满意了?儿子不是自己的了?手术?伟哥?还是用胶水固定?只为不尿到裤脚上?不用,太浪费了,去帝国皇宫吧,其实,做女人挺好

苏觅花了三天时间才平复下来,从自己身边的两个小丫鬟哪里得知了自己现在大致的情况。

自己的阿妈是个从三品的太仆寺卿,在这京都算不上什么大官不过也有些实权的。

家里属于伊尔根觉罗氏一脉,是满军旗的旗人。在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大清朝还是有些便利的,对了自己现在正处在雍正时期,现在是雍正元年。还有就是原主除了那一大串的姓外,和自己名字倒是一样的。

大概就这些了,理顺了自己现在的情况苏觅也放心了,好歹心里有个底不是?只是苏觅还是担心自己现代的老妈,还好家里不是自己一个孩子要不然自家老妈怎么受得了,虽然自己没死可是都那样了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苏觅在自己的屋子里休养着,渐渐的好了起来,虽然心里依惦记着自家老妈,可是自己如今回不去,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

希望自家老妈别太伤心了,不然她真的成了不孝女了,还有大哥,老妈以后就靠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老妈还有老头。

其实苏觅的爸爸并不老可是苏觅就是喜欢着么叫,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么。

可能和老头对她很疼爱的关系吧,家里她一个女孩一大家子都宠着她,再说那件事也怪不了老头,还是希望自家老妈别伤心了。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苏觅开始试着接受自己这个身体的一切,毕竟从目前来看,现在开来这个身体的爸妈还是很疼爱这个孩子的,想到刚刚那个美妇人对自己的照顾,以及眼里的疼爱不像是作假。

只是不知道问什么自己就是没有这个身体的记忆,不过希望自己可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来,要不然还不把她当成妖怪烧死了?

三日后

苏觅恢复的差不多了,苏觅的额娘问她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寺庙还愿。苏觅想着自己现在身在古代,以后估计出去的时间不多,于是便答应了。

苏觅换了身衣服,和自家额娘上了马车,一路想着宝华寺行去。

等到了宝华寺外,苏觅率先下车,亲自扶着自己额娘到了里面。

宝华寺内,苏觅怀着敬畏之感,诚心实意的给上头的菩萨,佛祖上了香。

苏觅额娘和苏觅说要去里面找大师解签,嘱咐她要是无聊的话就去寺庙的后面看桃花,宝华寺的桃花林很美,如今正是赏花的好时候。

苏觅身边的贴身丫鬟璎珞在一边给苏觅解释道。

苏觅想了想道:“哪里人多吗?”

知道自己小姐的顾虑,璎珞解释道:“小姐放心,现在哪里人不多的,还不是热闹的时候,等到庙会的时候那才热闹呢。”

苏觅点点头,又道:“庙会好玩吗?”

“挺热闹的,小姐若是想去的话,不如等过几日大少爷休沐,让大少爷陪着小姐去?”

苏觅没有应声,她和这便宜大哥还不是很熟悉,怕露出马脚,因此她可不敢冒这个险和他出去。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桃花林里,苏觅看着眼前的美景,瞬间瞬间觉得心情都舒畅了,这些景色在后世可不常见。

苏觅来了性质好好的欣赏起来,清风拂过,带着淡淡的桃花香气,时不时的卷起一些桃花瓣,更显得眼前的景致迷人不已。

等到了时间,苏觅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回到府里,用过晚膳之后。

璎珞对苏觅道:“小姐水已经打好了,可要现在沐浴?”

“嗯,你下去吧。”

“是。”

苏觅一边脱衣服一边在心里吐槽:古人真是麻烦,穿这么多衣服真是的。还好自己穿越成了大家小姐,要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穿。

不过就是苏觅看了这么久,脱起衣服来还是有些费力。

等苏觅终于脱掉衣服舒服的坐在浴桶里的时候,苏觅不由得舒服的呼了口气。

轻轻的撩了些水到自己的身上,换了另外一个胳膊后,苏觅忽然在左手的手肘处看见你一个和自己现代身体一模一样的胎记,看着眼前的桃花胎记苏觅不由得泛起了嘀咕,自己现在这个身体和原来的自己长相一点也不像,可是没想到这胎记居然一样?

想到自己之前偶尔无聊翻看的那些小说里,穿越者的那些金手指,苏觅不由得想到自己这里会不会是个金手指什么的,那自己说不定可以回去呢?

于是苏觅尝试性的按住那个胎记,并且默念进去。苏觅觉得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接着苏觅就换了个地方。

还好苏觅反应快把一旁的衣服抓在了手上,不然苏觅现在可就□□了。

苏觅不由得在心里庆幸自己的机智,四周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除了大片的青青草地,蓝天白云外什么都没有了,不远处还有一小片湖,苏觅朝着那片小湖走。

伸手捧了一捧水,闻了闻便喝了下去,不一会身上就穿里一股馊臭味,苏觅被熏的受不了于是立马默念着出去,出来之后苏觅赶紧到浴桶里清洗起来。

又让璎珞给自己重新换了水这才洗干净了,苏觅没想到自己身体这么多脏东西。

苏觅清理干净自己后到镜子前面照了照觉得自己白了不少皮肤也细腻了,原来初显得风貌地位五官也变得更加精致灵动了,但是并不突兀只是相比原来白了些精致些仅此而已,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苏觅想着,这身体现在也就十三,十四岁有些变换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天色以深,不一会儿苏觅便睡下了。

而此时的养心殿里,胤禛还在批阅着奏折,苏培盛见自己主子还没有休息的意思,于是规劝道:“皇上,您歇歇吧,您这都批了一下午的折子了。”

胤禛放下手里的笔道:“行了也都批阅完了,收拾了吧。”

“嗻。”

苏培盛吩咐人收拾好东西伺候着胤禛净手,胤禛净完手收拾一番便歇下来,可是胤禛哪里睡的下,初登大宝一堆的事,都指望他一个人,不过最终胤禛还是熬不住困意的袭卷,渐渐的入睡了。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凡女在线阅读第2节

    路果看着眼前年幼的孩童,心中各种念头浮现,传说中的神瞳,修瞳士通往至高境界的传说,只要是修瞳士,没有人能不动心,不起贪念,不想据为己有。虽然只是血脉,但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会让无数强者丧心病狂的想得到。可是,现在的路果只是一缕残魂,不说无法运用暗渎,就连重塑身体也要靠旁人才有机会,实在是有心无力。按捺

  • 近她者艳闻缠身[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初夏见面?”女孩问男孩说到“我不知道,总感觉这一切很巧。”“很巧合吗?”“恩”女孩一时间语塞了,她不知道说什么话。因为男孩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男孩看到女孩的脸红了,男孩走到女孩面前问道:“是不是刚才,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没有,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说的话。”

  • [*******档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延东要比白清高出一个头左右,他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白清只觉得一阵热气从自己耳边吹过,让他整只耳朵都红了起来,他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叫阿东是因为在秦易阳面前,他当时都被秦易阳的脑回路惊呆了,只想赶紧和他撇开关系,而叫他小叔则是按照原主原来的习惯而已。原本这两个称

  • 骑在白泽上的少年在线阅读第8节

    原本打算前言只用三章就结束,鬼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多写了几章。好吧,我发现自己的每一章字数太少了,那么就是从清明节的番外写起,以后每一章不少于两千字,至于前言,争取最多六篇就结束。下一章前言部分全部结束。

  • 开局一套天使联盟在线阅读第10章

    “呐,你不是不说话吗?平常像个闷葫芦,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话多了呀。”萧沐灵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好奇宝宝一样,一个劲的往离影身上凑,半个身子都贴在了离影身上。先前离影和老人们聊天的模样她可是全看在眼里,简直是口若悬河,什么有的没的都拿出来扯淡闲聊,一点也不怕生,很是自然。在她家里时离影可没有这样活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半尸人

    就在石门开到有半米高的时候,我冲他们喊了一声:“你们要想过去就快点,这铁链子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说完一个就地打滚就钻了过去。他们动作还挺麻利,学着我的样子都滚了过来。就在最后一个刚过来后,就听见铁链子断掉得声音,接着就是巨石落地的声音,震的地面都在晃。当他们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眼前的一切又

  • 仙魂之坤江名苑(7)

    “我们可以进城了吗?”出云城门楼下,封天在风暴旋转的时候,就纵身一跃,一脚踏在刚才侮辱他和哑女的士兵身上,向士兵队长问道。对于脚下的士兵来说,这是**裸的无视!辱人者,人恒辱之。“可以了。”士兵队长虽然不愿意说出口,但他们确确实实的败了,而且败得的一败涂地。其他士兵想说什么,但遇到封天那冷漠的眼神时

  • 雨后有晴天第三章

    阮明璃香蕉吃完了,苹果也啃完了,把最后一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后,他只能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第一次坐车,阮明璃适应良好,甚至嫌弃李斯言开的不够快,“咱们来只用了二十分钟,现在距上车已经过了三十分钟,说,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李斯言看了他一眼,人鱼正胳膊杵在车门上,手撑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去见

  • 嫁给前夫他死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看见什么灰飞烟灭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都不似谁眼睫……”广播里还在放着最近的流行歌曲。女声独特,饱含深情。这首歌魏婴听过,歌名是《东风志》,很火的一首歌,也挺好听的。魏婴刚喝完最后一口酸奶

  • 北齐梦之十年(上)二月红视角

    我是长沙红家的长子。今年二十三岁。在十二岁之前,我的名字是红平平,十二岁之后,我得了哥别号“二月红”。我的父亲是红府的当家,也是长沙戏曲界的名角儿。自我有记忆起,我的生活里就只有练功练唱,读书识字这些事儿。我的父亲是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可是他似乎把他所有的温情都留在了戏台上。仅剩的那些,也全部给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