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成为白月光妹妹的替身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5 0:28:41 作者:易瑭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成为白月光妹妹的替身
成为白月光妹妹的替身
作者:易瑭来源:晋江文学城
更新时间晚上9点。心甘情愿成为替身后,白月光死而复生了。谢怀瑜是仙道第一大宗里人人皆知的废柴私生女。和她对比鲜明的,是同父异母的妹妹谢柔雪。天真纯洁,温柔端庄,根骨上佳,是宗门中人见人爱的天之骄女。只可惜死得早。谢怀瑜心甘情愿做妹妹的替身,只盼得心上人容齐的一丝怜爱。直到她从异世界穿越回来:不好意思,我从前脑子进了点水,现在倒完了。待开新文《成为皇帝的朱砂痣》求收藏:宋旖穿越的运气极好,贵为一国公主,正要嫁给中原皇帝为后。听说小皇帝软弱可欺,甚好甚好。然而没过多久,她发现自己怀揣着一个足以被诛九

叶菀看着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秦海说道,有些担心的说,“他满脸都是血,我们送他去医院吧。”

“你现在还在担心他?”聂泽藏在暗处的手握成拳状,语气极为不满。

叶菀摇摇头,“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你,他要是出事你就有麻烦了。”

聂泽紧皱的眉目瞬间舒展,他看向叶菀的脸眼神里尽是心疼,秦海那一巴掌下手不轻,当时叶菀的半张脸都是麻木的,一边的耳边也被扇的嗡嗡作响,到现在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估计是肿了一起来。

叶菀低下头,一手拨弄的长发遮盖住半张脸,“你别看了,怪丑的。”

聂泽摇摇头,将被打的那半张脸捧在手里,“不丑,叶菀你怎么样都是最好看的。”

叶菀叫了辆计程车,两人一起讲昏迷的秦海送到了医院急诊处。

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接到秦海后立马将他送去了检查治疗,叶菀和聂泽两个人坐在走廊外等着。

叶菀掐着手指说道,“也不知道他上的严不严重,要是严重的话他可能会告你。”

聂泽倒是神情懒散,仿佛打人的不是他一样,他揉了揉叶菀有些凌乱的长发,柔软的手感让他神情更为惬意,舒服的眯了眯眼,他说道,“你放心吧,打人我熟得很,知道怎么打人又狠又避开要害,他顶多也就是轻伤。”

“真的?”停了聂泽的话,叶菀心里的担忧也减轻了许多,如果聂泽因为自己的私事惹上官司那她这辈子都过意不去。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通知了结果,秦海软组织挫伤,伤情并不严重,在医院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得知这一消息叶菀高兴的简直要跳了起来。

‘早知道是软组织挫伤,当时就应该让聂泽多打他几下,出口气。’叶菀罪恶的想。

急诊科医生说完伤情结果便准备回办公室,聂泽拉着叶菀的手跟着进去,一把将她摁在凳子上,“医生帮我看看她的脸。”

叶菀本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自己明天一早还要上班,总不能顶着一张肿脸去吧,现在的孩子聪明的很,她可不想惹出什么闲话,便把长发撩起露出了微微红肿的半张脸。因为哭过的原因导致叶菀的眼妆基本花了,好在她的妆容淡,整体看来并无大碍就是眼睛哭的像个核桃,加上脸色不好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急诊科医生看了看叶菀和她身后人高马大看起来十分不好惹的聂泽,又联想起那个还躺在病床上被打得不省人事的秦海,立马联想出了个大概,小小的眼睛里露出了大大的八卦。

“脸没什么大事,回去涂点药膏明天基本看不出来。”医生低头写了张单子交给叶菀让她去取药。

叶菀连连点头,忽然她站起身将身后的聂泽拉到他面前,“医生你帮我看看他手上的伤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骨头?”

聂泽手上的伤只是打人的时候留下的剐蹭,根本用不着来看医生,从小到大哪回打架受伤不是他自己解决,现在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来看急诊科医生,聂泽的觉得自己的男人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我没事!”聂泽缩回手想站起来,被身后的叶菀难得强硬的一把摁住肩膀坐下。

“医生,你帮我看看他,他的手上全是血,他一定伤的很严重。”

急诊科医生无奈,刚才住院的那个男人伤的不比聂泽严重,也没见这个女人半点关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医生看着一脸担忧的女人,勉为其难的拉起聂泽的手瞧了瞧,心里更是冒火,什么玩意儿,搁他这儿秀恩爱呢!

“这个伤啊,幸好你们来的早,再来晚点就愈合了。”医生连单子都懒得给他开,挥挥手就让他走。

叶菀听了脸色一红,似乎真的是她小题大做了。

“回去我给你买点酒精和棉签给你消下毒吧!”叶菀拉住聂泽正要出门的手说道,只要看着他手上的伤,叶菀就觉得过意不去。

聂泽倒是对这点伤不在意,多大点事儿啊,但是看着叶菀关心的眼神他心里倒是很受用,嘴上轻飘飘的应了一声,继续往回走,心里头却甜的冒泡。

出了医院之后,两人打车回了叶菀的住处,门口还残留着几摊血迹。叶菀拿出钥匙,打开门,房间里的装饰很多都是房东原本的,家具有些老旧带着90年代的味道,但屋里收拾的格外干净整洁,一看就是有被好好打理的样子。

叶菀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摊开聂泽的手掌,用沾湿了酒精的纱布先将他手上的血都洗干净,露出了本来皮肉破绽的伤口,叶菀轻轻摸了下他的伤口,“疼吗?”

“一点儿也不疼,小伤而已就你大惊小怪的。”

“什么叫小伤,你是因为我才跟他打架的,我心里过意不去,本来不管你的事的。”

“什么叫不关我的事,今天幸好我在,他以前也这么打你?”想到秦海,聂泽额头上青筋暴露。

“你和他?他真是你未婚夫?”

想起往事叶菀愁眉紧锁,索性就将聂泽当做倾诉口和盘托出,“我和他早就没什么关系了,我妈死后我就下定决心不再跟他来往,我来彭城也有一年了,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会突然来找我,我也不想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叶菀又是惊吓又是好笑,她忍不住抿出了一个笑容,“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说实话,看你打他的样子,挺爽的!”

聂泽半点也笑不出来,又问了一遍他最关心的问题,“他以前也这么打你?”

叶菀楞了一下,摇摇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他是个很文雅的人,可能今天他喝了酒,也可能我从来就没有看清过他吧。”

他是她的初恋,也是她大学四年唯一的爱人,她和他从相知到相识,她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给了他,只可惜后来才发现原来都是喂了狗。

并没有所谓的第三者插足,也没有父母长辈强行棒打鸳鸯的狗血剧情。叶菀和秦海的恋情在当初备受双方家长的认可。毕竟两个年轻人的知识背景都相同,也有共同语言,没道理不同意。

后来叶菀参加工作,两人也默契的将结婚这件事情提上了日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双方父母见面交谈和洽,秦海是外地人家庭条件一般倒也不能说不好,只是相对叶菀来说还是差了些,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长辈们也都理解,毕竟老话说的好,莫欺少年穷。

可这一切在叶菀妈妈病重之后就忽然变了。

原本准备谈婚论嫁的两家人,一下子忽然就断了联系。秦海的手机长期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微信QQ每一样都联系不到他。当时的她,母亲病重每星期都要接受痛苦的化疗,病房里每个深夜都有她濒死的哀嚎,而昂贵的医疗费和高昂的进口药几乎将她压垮,仅仅一个月叶菀整个人就瘦脱了相,憔悴不堪。

就在这个她最需要身边的人支持的时候,秦海没有出现。

这个她曾经想要托付终生,纳入自己生命另一半血液里的人没有出现。

在秦海失联后的一个月后,她躲在医院的厕所里大哭了一场,然后很快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她没有时间哀伤,妈妈的病情每天都在加重,她在医院忙得分不清白天黑夜。

后来叶菀妈妈撒手人寰,这个曾经失联近半年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又突然出现在葬礼上。

隔着殡仪馆的花圈,叶菀默然的看着这一脸悲戚的秦家人。

这么多年叶菀都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她们没有多余的家人,葬礼冷冷清清,除了叶菀多年的好友在她身边安抚她,秦家人假意的哭泣声吵得刺耳。

葬礼结束之后。

秦海的母亲拉着叶菀在一家茶馆坐下。详细的和她说起婚礼的细节

“小菀啊,你看这亲家母刚刚去世,你和小海这边大办婚礼可不太好,有点太不尊重死者了,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我看你和小海中秋节领证就挺好的。你今年也25了吧,女孩子这个年纪结婚正好,再过几年可就是媒婆嘴里的老女人了,就不太吃香了。而且啊,你现在和小海结婚明年尽快生一个孙子,到时候我们老两口还可以来东海帮你们带孩子,你们就安安心心工作,家里的事情交给我和你秦叔叔就好、、、”

“哎呀,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亲家母生病的消息,担心的不得了,这不,刚准备过来看望谁知道人就没了。可怜哦,所以啊小菀,人活着的时候就一定要珍惜眼前人,你现在一个人身边一定要有一个男人做依靠的、、、”

“还有哦,我和你秦叔叔来东海好几天了,这里的酒店哎呦真的是贵死人了,住的还不舒服,不像你一个人住一套两居室太会享受了,反正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就让我们秦海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大家以后可都是一家人了,我们做父母的还可以帮衬帮衬你们,等明天我和老头子就把酒店退了搬过来照顾你、、、”

照顾我?还不是看她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人为她说话,所以就不再重视她,拿她当傻子?让他们一家人鸠占鹊巢,浩浩荡荡住进她和母亲的家。

整场对话叶菀一言不发,对于这个自己曾经尊敬的未来爱人的母亲,她的脸上再也没有半点的笑容,哪怕仅仅只是敷衍。

她已经一无所有,还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呢?

只是偶尔,她还会希冀的看秦海两眼,希望他能帮自己,像一个男人一样维护自己的爱人

。可是秦海没有,他从始至终都低着头,沉默地像个鹌鹑,蜷缩在母亲给他规划好的计划里。

叶菀不知道秦海的母亲给他洗了什么脑,但总归都是为了他们一家的利益,所以秦海选择了屈服,他们这几年的爱情终归还是输给了现实。而且这个现实还是占在侵犯她的利益之上。她还没有跟他结婚,还没有嫁进他们家,对方都已经在竭尽所能的算计着她名下的每一分财产,这样的男人怎么能不让她心寒。

叶菀黯淡的垂下眼帘,冷笑着说道,“结婚?还结什么婚?”

一直沉默着的秦海忽然说话了,“小菀你这是什么意思?结婚的事情我们两家早就已经说好了,我们家也付出了很多,怎么能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了,我知道你想现在你妈刚过世你性情不好,但是你也不能太自私。”

叶菀盯着手里的茶杯,听着秦海说的话差点一杯茶水朝他脸上泼过去。她的嗓子这几天已经哭哑了,声音淡淡的,但却丝毫不能掩饰那丝悲伤。“我自不自私我不知道,但有件事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不配!”

她用最快的时间离开了原来的那座城市,来到了她母亲的家乡重新生活。

对于秦海的失望是渐渐地,从他在母亲住院时就已经发生,这段失联的时间里她早已将他视作了一个死人,如今再见到他,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她对秦海也早就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那份想要相濡以沫的爱恋,再见已是陌生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袭红衣入梦来gl在线阅读还有脸分家产

    “可以啊,就当做是我付给你的房租了,天天来都行。”我笑道。“真的?”何安表情很是认真的看着我。我点点头,心里面想着,他应该知道这只是客气而已吧,反正也不会真的天天来。何安笑了笑,晚饭过后,他主动的揽了洗碗的活,看到他卷着袖子在厨房里洗碗的身影,我心中感慨万分。以前我下班回到家还要做饭,吃完还要洗碗洗

  • 有钱就变强第五章在线阅读

    然而盛君君并没有顾及小可怜的情绪,真的非常无情。她的注意力落在食尸藤上,确认它们都被红线捆严实后,转而又盯上两只邪祟。此刻匕首还在落下透明液体,配上盛君君冷厉的一张脸,就显得格外惊悚。红衣邪祟哆嗦着退到角落,尖声道,“你,你别过来啊。”黎澄愣住:“……”等等,现在这个走向好像不是很对!盛君君更是不听

  • 近身守护者在线阅读第10节

    林逸经历太多,大战都不下双手之数,怎会为森林中的动静动容。走过茂密的森林,半山腰的树木时而有些稀疏,有过战斗的痕迹,人为破坏的。林逸查看了战斗痕迹,还很新,是最近留下的。不禁心底多出一分警惕,他毕竟不是蛮荒里面的人。情况是知道一些,可很多东西都是未知,见到蛮荒里面的生物,是人躯还是其它物种,他们的语

  • 大唐道君缘来,不期而遇(1)

    清晨,隐隐约约听见有鸟儿的鸣叫声。惺忪地打开眼皮,几缕柔媚的光挤入眼睛令她恍惚间醒来。她有些迷糊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突然眨了眨眼。转头看着四周瑰丽堂皇愕然怔住,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她坐在柔软的毛垫上,这才回想起来昨天是他把自己抱到这里来的。看来,这个大少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她嘴角淡淡地挂起了

  • 原始世界[重生]之第二章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沈云一好感值减3】【糟了,沈云一最讨厌别人不尊重他的心血了!】他们欧皇系统按照业务能力从第一名排到一千名,它排名666,听着挺吉利的,可在所有系统中,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非洲系统,业务量一直排在倒数。如果这个宿主再失败,它就要被送到回收厂销毁了。666急得快要哭了:【这可怎么办呀?

  • 穿成校草的炮灰情敌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节

    由加奈懵逼,由加奈被吓到。由加奈一脸崩溃的看着她辛苦了一晚上的成果在五秒钟之内,被男孩激烈的动作搞塌,对方身上的伤崩的一塌糊涂,血呲呲的往外冒。尤其是腰间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血液如破掉的水球一样从男孩的身躯重新渗出来,染湿了腰间新围上去的绷带。由加奈选择待着的位置就在洞穴边上,早晨的阳光能透过青藤漏

  • 终结的尽头在线阅读第7章

    有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说的事情吗?——妈妈吧……还有爸爸。在爸爸离开以前,千早家是非常温馨又平淡的一个小家庭。每天勤劳外出工作赚钱养家的爸爸,慈祥爱喝茶养养花草的爷爷,温柔顾家尊老爱幼的妈妈,有些调皮活泼爱玩的女儿。爸爸是刑警,上班的时间有些不固定,有时候早早的就会出家门办公,有时候吃着晚饭接一个电话

  • 直到我们把死亡分开在线阅读第7节

    在攻城坦克被歼灭之后,缺失重装备的帝国军失去了进攻的势头,一拨又一拨的进攻被击退,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援军马上就要到来,凌林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他拿起杯子(杯子哪来的),想喝口水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却是动作猛地一僵,因为他感觉到一把枪正在顶着他的脑袋。毫无疑

  • 往圣无归第9章在线阅读

    车内的空气窒息三秒,程昭面无表情道:“她是女孩。”“别闹了老大,他要是女孩,你早就吐出一条河了。”彦朱无情嘲笑。程昭平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再说。半晌,彦朱笑不出来了,表情从随意到震惊:“她她她真是个女的?”“我长得也不像男的……吧?”被他这么一质疑,沈执欢都怀疑自己长得像男人了。彦朱和程昭对视半晌

  • 九般情缘花小花

    山坡上一座座坟墓,挨的很近,秦浪帮小女孩安葬了奶奶,他知道了小女孩的名字叫“花小花”。在废墟上建立的坟墓,大大小小的坟墓触目惊心,秦浪看着眼前的坟地,这里安葬的全是古梵村的村民,坟前跪着有老人,有孩子,哭声和襁褓中的婴儿啼哭声,如刀扎在秦浪心里,是自己没有能力救他们,要是自己有他们口中仙人那般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