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谢清遥之无妄林(1)

2021/5/4 23:07:42 作者:阡白陌雪 来源:17K小说网
谢清遥
谢清遥
作者:阡白陌雪来源:17K小说网
她,谢清遥。他,程嘉航。她出生医药世家,从小精通医理,而且古灵精怪。为了完成父命拜入仙门成为了仙门弟子.她天资极高。最后发现并非谢家女郎。他是人间世子却一心想拜入仙门,成为仙门弟子,来守护苍生。二人拜仙都,去神都,修不死之身,终成眷属。

环形斗兽场的中央沙地上,一黄一黑两头庞然大物正迎面相对。黄毛贴着地面,俯下牛身,亮出鞍上历年赢得的数面奖旗,同时,伴着四面起伏的人浪和欢呼声,将牛角顶出,蓄势待发。

“阿黄!上啊!”

四周的镂木观赛台上,一片身着白色对襟衣的白南族人纷纷站起身,zui上打响,扬起手臂,shen着脖子往场下探去,为代表本族名誉的黄牛神兽吆喝助威,气势盖过对面身着黑色对襟衣的邬南族。

两族同属熹朝南境的百灵城。千百年来,百姓在这片神秘而广漠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和厚重的历史。当下是两族的生灵节,前几日已祭完大地神,这最后一日便是斗牛大会,以示对土地的尊重。

场下,唢呐声响,披红毡的场主将牛鼻绳放开,黄毛便如出山猛虎般朝黑毛奋力直冲,将牛角一顶,发出“嘭咚”闷响,将那黑毛按在地面动也不动,待相斗时间到,套脚师冲到两头大物后,将其分别拉开。

见阿黄得胜,白南族内扬起一阵喜悦的欢呼声,旗手们挥舞着手中的彩旗,原地转圈助威。

而对面邬南族人则发出一阵不屑。有人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上宾之位,见族长于侬依旧如一尊魔像,端坐在城主之下。他脸色如衣色般乌黑,唇色因年岁略高而发紫,两眼微咪,扯动两颊处刺眼的沟壑,露出狰狞的神色,强按心中怒火,向望他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如老狐狸般,扬起狡黠的zui角下台。

下一局开场后,两牛迅速进入作战状态。当场主将牛鼻绳放开后,阿黄便又加快牛蹄,奋力直冲,势将黑毛拿下!

顿时,场上扬起一阵大尘。待尘粒消散在风中,只见黄毛整个牛身倒在沙地上,略略抽搐着,将鞍上彩旗抖了一地。而此时邬南族的黑毛趁势而上,将锋利的角直直Cha入阿黄的牛身,硬将其勾出几里外,淋漓的鲜血拖成一条狭长的红带。

“哈哈哈哈!”于侬见状,仰头狂妄大笑,而后侧过脸去,对着高处身着紫边圆领白袍、头戴钟鼎状头囊的城主樊鸿源嚎道,“城主,实在对不住,我竟不知我们那黑牛有如此神力!哈哈哈!”

城主毕竟是城主,面对于侬的傲慢,他岿然站起身,对着场下黑毛赞了一句“确实神武!”而后又意味深明地侧过头去对于侬说了一句“想必于族长为了今日也花了不少心思,如今总算如愿以偿。”他心知于侬一向狂妄自大,早有反意,但为了两族和平,只得表面和善,暗自防他。

“哼!”

城主左后方,一个身穿茉莉白花裙的小姑娘瞪着亮大的杏眼,瘪着樱红的小zui朝于侬大哼一声,随即离开位子,大步跑向场下,任凭身后的人如何叫她也不应,白花鞋重重地踏在木梯上,晃得项上的蚌珠链子来回摆动。跑到场下,小姑娘跪在满身是血的黄牛身旁,用白皙的小手抚摸着它的伤口,“阿黄……”它可是保护族人的武士,曾为白南赢得无数荣誉,有一次还以牛身帮小姑娘挡了一支不知从何处射来的箭。

输了赛事的牛是要杀的,但她明明看到阿黄的蹄子在流血,伤口是一条缝,似被锋利的细线割伤。她见那于侬如此傲慢无礼,心下便猜出一二。

“水心,上来!”魁梧城主见女儿难过,眼里虽满是疼爱,但身为一城之主及一族之长,他必须保持大者风范。

小水心抚着阿黄的伤口,对城主嚅道,“爹爹!阿黄是被他们拌了蹄子才倒地的!”

“就是!无赖!”一旁的白南族人也看出了异样,有人站出来打抱不平,其余人亦纷纷应和,“怎可如此厚颜无耻!”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你们诬赖人……”邬南族人竭力反驳,突然背上一阵痛痒,往内一抓,竟是又长又细的黑虫!观赛台上顿时出现一片骚乱,人人一面满脸狰狞地扭着身体,一面反手shen入后背,抓得黑虫便往地上一掷、一踩。

“阿巴呼阿啦司……”城主右后方,身着绯边白花绫锦襦裙、梳着凤点头的贵妇人将白皙纤细的手竖在zui边,微闭双目,对着捻成兰花的指尖轻轻念了一句咒语,那些黑虫便从人身上飞走。

“若你们胆敢再说谎,可不止蛊刑那么简单了。”妇人一面说话,一面缓缓睁眼,将双手收放于腿上,神态自若,体态纤美,虽已至中年,仍能看出她年轻时的英姿。

台下小姑娘见状,应和着娘亲,扬起下颔,朝那些恶人们大哼一声。

于侬望望地上被自己踩成泥的毒虫,危险地咪了咪眼,不顾尊卑地站起身来,盛气凌人道,“城主,夫人,既是如此,我们不妨再比一场如何?”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小水心抢先嗬道。不等爹爹娘亲开口,她随即合掌拍响几下,前方便应声跑来一匹白鬃马。待马赶到身前,她熟练地踩着马镫,跳上马鞍,对着于侬扬起下颔道,“于侬,你敢不敢与我赛马?”

“水心别胡闹!来人!拦住小姐!”城主吩咐后,不等侍卫拦下,但听马鞭“啪”地发出一声抽响,那马身便疾速向前奔去。小水心紧拉马绳,眼神坚定,耳边尽是大风呼啸的声音,白花裙亦随着疾风晃晃然飘向身后。

“水心!回来!”夫人一面大喊一面往前方飞去。

于侬不满小丫头挑衅,随手骑上下属牵来的马,也往前方奔去。

不出几下,小姑娘已来到一片林场前。这里是赛马的终点。她拉起手中的缰绳,本想停下,未曾料想这白鬃马突然在空中长嗷一声,又继续往前奔去。小姑娘惊慌中转过脸一看,原是马腿中了箭,再往后方看去,只见于侬正在林场外狂妄大笑。

“卑鄙!”小姑娘大骂一声,随即用尽力气拉扯马绳,却如何也停不下来。她曾听阿爹阿娘和侍女们说,宫门往右百里外有一片原始丛林“无妄林”,林中繁衍了各种飞禽走兽,常常毒瘴遍布,凡是有人踏入,必会死在林中。马越跑越急,蹄子绊到突现在地面的树根,将小姑娘从空中抛出。锋利的树枝将她的衣袖和裙摆划破,露出擦破了皮的白嫩肌肤。

“啊啊啊!”水心惊慌大叫,声音如细针般划过长空。她紧闭着眼,天生煞白的小脸皱成一团,不知自己会撞死在何处。

风簌簌吹过,扬起裙摆上扯破的茉莉纹丝布。上空飘下许多黄叶,打着圈儿落在她有些散乱的发上和轻轻发抖的肩上。她觉着身子轻盈,伤口也没了知觉,似乎到了西方大地神那处,就这么安静地闭着眼,长密的睫毛微微上扬。

“放心吧,你还活着。”耳边忽而响起一阵磁性的嗓音,这音色在空旷的静林中显得极为好听。

水心缓缓睁眼,上方是看不到顶的参天大树,视线微微一转,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浅蓝色深衣的年轻男子,他的乌发被一条素色丝带扎在脑后,散落的发丝慵懒地垂在脸边。

小姑娘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年轻大侠,细细一看,他左额处有三枚淡金色麟片,刚想shen手摸摸,却“呲”的一声咬牙吃痛,这才知道自己的手臂也被枝干撞脱臼了,动也不得。她眼巴巴地望着大侠,却见他侧过脸去,剑眉微蹙,暗眸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

“啊呜……啊呜……”树丛中倏地响起一阵清怆凄冷的幽鸣。水心环眼一望,见四周树丛中渐渐出现一qun黑身白脸的长臂猿,纷纷吊着树藤朝这面袭来。

大侠一手抱着小姑娘,一手挥动利剑,霎时剑光如虹,将凶兽驱得望而却步。就在小姑娘将注意力都放在凶险之上时,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抛在空中,随即手臂被紧紧一抓,往回用力一拉,发出“咯吱”一声清脆。她吃痛地吸了一口凉气,亮大的杏眼止不住冒泪。

凶兽见状,又继续朝两人袭来。猴王张着锋利的牙向男子示威,又舞着勾人的爪shen向小姑娘的颈项。那处戴着的蚌珠外壳已脱落,内里石榴籽般的宝红晶石发出了透红的光。

大侠见状,又凝聚内力,将猴王震出几里开外。众猴qun见状,皆随大王逃去。

忽而,水心感觉自己的身子渐渐往下飘落,不出几下,脚终于碰到地面,腰间那只有力的大手也轻轻松开。

“你......”小姑娘刚落地,对着大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想起方才的情景,便用手握成小拳头,扬起下颌,做出锤人的动作,这一抬手,才发现方才脱臼的手臂已无碍了。

“怎么?你这手还没复位?”大侠一面收剑,一面淡漠道。

水心闻言,脸颊浮出一丝歉意,挤出笑容,板直着身对大侠作揖道,“多谢大侠相救!”她与大侠说话时,抬高头才能看见他丹凤状的醉眼,估摸着自己个子只到他肩下,见他微微点头,又凑过脸去问道,“大侠,你叫什么名字?”

大侠并未答她,只暗暗看了几眼她项上发亮的宝红晶石,又转移视线,见她一身南蛮服饰,心中已猜出其来自何处。

小蛮女也不怪他孤傲,决心邀他回城谢恩,便寻思着找回路,可当下四处都是密林,已辨不出方向。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意,小蛮女硬着头皮,对大侠昂首说道,“我是百灵城城主之女樊水心,若你带我出这林子,我定会让爹爹娘亲大大赏你。”

大侠闻言,眼眸渐渐黯然,蹙了眉问道,“你娘亲可是茹念忞?”

竟敢直呼娘亲的名讳!小蛮女撇了撇小zui,念及他救了自己一命,便不计较,“既然你认得娘亲,就烦请帮帮我。”

大侠果然应了句“走吧”,语气中透出一派云淡风轻的洒脱。

才走两步,林中突然响起一阵幽远的呼喊声,“小姐……小姐……”水心驻足仔细一听,是族人!

“是阿爹阿娘派人来救我了!”小蛮女心中大喜,拉着大侠执剑的手欲往喊声的方向跑,谁知他漠然站在原地不动,反而拽过她的手腕将她牵制住。

“你……你不是来救我的……”水心刚想大喊,可为时已晚,肩上挨了一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贱独尊在线阅读达尔斯的离去

    阿骨听后若有所思,更是坚定自己想要变强的心思。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危险,如果不能够强大起来,很难找到自己的家乡。阿骨和达尔斯走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清晨终于来到了黑松林镇。黑松林镇是个很大的镇子,来往很多商人和冒险者。黑松林镇比邻荒北平原,荒北平原中的珍稀草药与魔兽都是他们敢于冒险的主要原因。珍贵的魔

  • 穿越回来后嫁了影帝在线阅读第9节

    解决完蜘蛛首领首领之后,孟离又随手解决掉几只想要扑过来袭击他的蜘蛛护卫。剩下的,就是一些被蜘蛛首领保护起来的普通蜘蛛,他们当中虽然有的体型也很庞大,但是并没有突破到一星级的存在的,其中实力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零星三阶的一只墨绿色带点紫色花纹的蜘蛛。站在原地,孟离感觉自己现在这副扮相特别像大宗师(不是古

  • 冬日限定之第九章(9)

    我爱罗一个人坐在窗台边,望着村口的方向出神。不知道静千现在在做什么?在沙漠里还顺利吗?有没有保护好自己。扣扣扣,房门都敲响,我爱罗回过神,走到门口打开门,让门外的夜叉丸进来。夜叉丸看他满脸忧愁的样子,拉过他坐在床边。“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我爱罗如实的点点头。“别担心了,我稍后去看看。”我爱罗一听,

  • 组团梦游记第3章在线阅读

    那条路上有许多不同的店,我没怎么仔细观摩过,我想我也许不会踏入这些店的任何一个,但是让我惊奇的是这些店的牌子。我拉了拉长辈的衣服,询问他这些店难道都是同一个人开的?我想这不应该,毕竟尽管这里不怎么引人注目,可一个天桥过去便是城隍庙,再加上我们隔壁小小的屋子租出去的价格是2000,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在

  • 血莲祸起萧墙

    香玉在万春亭,正巧遇见了一名女子,太监小李子向香玉打千禀告:“这位是军机大臣尔泰的女儿,也是荣贝勒在京城的未婚妻,荣贝勒在去年率兵去青海打仗,还没有回京。”“荣贝勒,她有福晋了?”香玉罥烟眉颦,呆若木鸡。再说苏云,却是思绪万千,神伤沮丧地出了紫禁城的神武门,往事都是满面的愁容,昔日的结义姐妹,昔日她

  • 教母(GL)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不过夸父也并非纹丝不动,他的双脚深陷大地中,脸色也同样不好看。“这种感觉,他的力量真的增强了,是我们一族的天赋神通没错,现在恐怕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大巫了,还有这种雷霆,总感觉是天劫的一种,他到底什么来头?”看着此时的孔宣,他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以及必杀之意。这种大妖绝不能让他逃走,不然以后说不定妖族

  • 假面:最强骑士帝骑在线阅读第六节

    “叮铃铃!”教室外响起了刺耳的铃声,所有考生心中一紧,心知考试马上要开始了。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今朝。“吸气……呼气……”林烨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以为自己六十岁了,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应该不会紧张了,但是他发现自己错了。依然好紧张啊!心脏在砰砰的跳。“这位考生,先把自己名字,

  • 命运卡牌锦马超2第一章在线阅读

    无数道沙石涌起的皱褶如凝固的浪涛,热气饶身,大汗淋漓。“三哥,你说齐家那傻子不会死了吧?”“万一真死了,齐家可能不会善罢甘休。”彭三手中的鞭子往齐九的狠狠一抽,声音徒然一变,冷声轻哼:“这西北可是我彭三的地方,齐家不过就一个跛脚的,一个老不死你们也怕成这样。”“三哥,那跛脚的老头哪儿能配的上和您作对

  • 傲娇世子妃在线阅读第四章

    去晚了,红糖锅盔都已经卖完了,乔夏买了一份奶黄包和豆浆。刚一走到教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朗朗读书声,读单词的,背语法的,念课文的,很有英专学生的特色了。推开门,四个人走进去,找了个连排的空座位坐下。连做了五篇阅读,乔夏从笔袋找出一支红笔对着后面的参考答案改了改,只错了一道主旨判断题,还算不错了。接

  • 戏子真香[穿书]之八零年代家暴男(3)

    “可以的,进来吧!”唐慧兰正了正神色,又刻意与赵民泽拉开一点距离。虽然赵民泽看上去温文尔雅,是个不错的男人,不过他俩还没进行到那一步,她可不想被人说了闲话去,她唐慧兰选男人,可得慢慢挑。沈宗柏推开门,还没开口,便看见赵民泽,端坐在椅子上,他诧异的打招呼,“明泽,你怎么在这?”赵民泽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