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龙卫九州在线阅读第9节

2021/5/4 10:30:47 作者:秋风夜愁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龙卫九州
龙卫九州
作者:秋风夜愁落来源:纵横中文网
两千多年前“天族”入侵地球,导致生灵涂炭,大地变为焦土。华夏始皇帝率军出征以惨痛代价将“天族”流放虚空。今朝祖龙再次现世,收徒弟,撒剑雨,斗僵尸。祖龙:天族?呵呵,你再敢回来我就“一剑”劈了你们——什么?一剑不够?哼,恕我直言,这“一剑”老子还能出八次!

我开始自学日语。

呵呵,这事连我都纳闷。去书店买日语资料的时候忽然发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了?上大学时我也没这么好学,也就是到了考试前期,晚上泡在教室自习到很晚才回宿舍。

为什么要突然学日语呢?原因很多,这得从高中讲起。高中时我开始看日本动漫,看着里面的人物讲着流畅的日语,发现有些语言很耐听,听起来很顺耳。上了大学每天路过学校草坪都会看到很多很多学生在晨读,一大部分是英语,另一部分就是日语,张口就是“哇塔西,哇塔西”的。

工作以后,没有很多的时间用来学习,因为工作会占据部分时间。公司不能单独为你培训外语才能,只能自学,也为了接待客户,我所在的公司日本客户是很常见的。

早晨上班,我会时不时和同事来一句;“奥哈邀(早上好)!”大家会冲我笑笑,袁媛这时会来一句:“又学小日本说话呐,听不懂鸟语。”

学了几天后,我开始叫苦连天,袁媛说:“后悔了吧?你遭哪门子的罪!放弃吧!”

我没有放弃,心想这是我自己选的方案,怎么也得实现一半吧。

公司来了几位日本客户,还好我所在的公司不是外企,不然真的让我成了翻译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我又庆幸自己会点日语,但我英语也不烂,实在不行直接用英语。

我把那几位日本客户引领进会议室,这期间包括打招呼、自我介绍,然后带他们进会议室。好在他们不为难我,中途没用日语和我交谈。

我想老板不会让我去陪他们去吃日本料理的,不过,日本料理确实不错,以前和柏阳吃过,是在青岛的一家店。

这种一边工作一边学日语的日子其实也挺充实,给自己定个目标,不一定说得很流利,但人要勤奋勤练,公司有公司教给你的一些东西,而另一些东西是公司无法教给你的,那必须靠自己丰富自己的才能。

晚上下班后,袁媛说要请大家吃饭,我说我要回去,她不乐意了,“走吧走吧,一起去吧。”

“我不去了,回家随便吃点,最近我正研究一道菜呢。回家做菜去。”

“你丫叫你去你又不去,回家吃多麻烦,咱一块儿,走吧!今天我请客,不去的话没口福哦。”

我苦笑,“我要回家休息,下次我请你,这次算了,下次补上好吗?”

“瞧你那样,走吧,人家还等着呢,别耽误时间。”她拉着我说。

“还有谁啊?除了公司的两个同事还有谁?”

“我一个朋友,特铁的哥们儿。”

我大笑,“不会是你未来的男友吧?”

“不是,人家才看不上我呢,就是一起吃个饭。”

在她连哄带骗下我被她成功拽走,我说她神经,她说我老脑筋。

她这样说我想起一个人,方岑岑。她们还真像,不知她现在如何,还在萧腾公司吗?

到了目的地时,袁媛打手机找她所说的那个朋友,过了一会儿,她所谓的朋友出来了。

他的出现让我很震惊,他长得太像苏柏阳了!但他比苏柏阳帅点、挺拔点。

在众目睽睽下我不能表现的太伤感,但内心说不上的忧伤。他出来时我还以为真的是柏阳,原来只是长得像而已。此刻我知道如果再盯着他看的话眼泪就快掉下,所以我转移了目光。

第一次见面就表现的这样,让外人看来我好不尊重人,可是只有我知道,这不是礼貌的问题,是逃避的问题。

袁媛介绍道:“这是我朋友邵研峰,很铁的哥们儿。”然后指指我,“这也是我的朋友路凌。”随后又把两位同事介绍了一遍。

我又看看他,发现他也在瞅我,我还是忍不住看他的眼睛,有着与柏阳一样犀利、能看透一切是非的干净的眼睛。

天很冷,他把手插在口袋里,我把手套脱下,放在桌子边沿上。

“这是武汉最好吃的四川菜馆。”袁媛说。她拿着点餐单,“一份夫妻肺片。”

“你怎么那么能吃!看你胖的。”他忽然开口。

“要你管!不过说起来我是该减减肥了。”然后指指我,“你多好啊,吃什么都不胖,吃什么保养的?”

“她是完美体形,人家咋吃咋不胖。”其中一个同事替我说话。

他从邻座又拿了个菜单递给我,“想吃什么随便点,你这个同志好腼腆啊。”

“对,想吃什么随便点,反正他请客。不用顾及他面子。”袁媛拿着菜单瞎嚷嚷。

“不是你请客吗?怎么变卦了?”他笑着说。

“对啊,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嘛。”

“你怎么变得那么赖皮了?”他笑起来真好看。

“是不是爷们儿?请女同志吃个饭还扭扭捏捏的,心疼钱?”

“你要是这么说我真不干了。我怎么认识你这么个。。。。。”

“什么?快说!”袁媛拽住他的外套领子。

“克星。”说完他笑的更灿烂了。

袁媛伸手要打他,结果把服务员端来的茶水给打翻了,茶水全洒在我身上。要不是天气冷身上穿着衣服厚,恐怕我早就烫的叫出声来了。

他站起身来,“你想干什么!想烫死人家!”他一把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放在我的面包服上。

袁媛一直向我道歉,我笑笑说没事,要搁在以前我肯定会站起来骂死这个人的,但我没这么做。

我开玩笑说:“你把我烫毁容了你养我啊?”

“对不起,改天我送你件新外套。”她说:“都怪邵研峰,找事!他要是不说我我能那么激动吗?今晚邵研峰请客!必须!你看你把人家的衣服弄成什么样了!”袁媛一脸不悦。

这顿饭最终还是邵研峰刷的卡。我去结账的半道被他抓了回来,我还是不甘心,坚持要结账,他也非常坚持,一定要他来结账,我们俩就在前台前磨磨唧唧,把服务员都整糊涂了。

结果还是让他得逞了。袁媛还是一脸不悦,问我为什么结账,我说第一次哪能让人家这么破费,她不乐意了,说我傻说我笨,她说邵研峰有钱凭什么让我去结,我说知足常乐吧,她便不再说什么,大概是气的说不出来了。

袁媛和他是哥们儿,她不结账让邵研峰去结,没想到我会去抢着结账,因为她关心我,男人和女人吃饭哪能让女人结账呢?

“别耍小孩子脾气。”我说。

“我哪有?我只是觉得有人付账你再去的话这么好的便宜你不拣?”

我笑着看她的单纯,这才发现手套落在刚才的店里了。我对袁媛说:“我手套落在那家店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待会我自己打车走,天这么冷快走吧。”

“我跟你一块的了,这么晚你一个人不安全。”

“没事,你先走吧,我自己可以。”

邵研峰和女同事早已缤纷两路了,我则沿着刚才的那条路往回走。如果手套没了一定是被人捡走了,那样的话,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那双手套是柏阳送给我的,当时还嫌难看,但是戴着很暖和。

可,它丢了。唯一希望的是它还在桌子上。

我跑回去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是空的,顿时悔恨万分,我后悔刚才结账忘了戴着,此时柏阳一定在骂我,骂我丢三落四。

我问老板娘看没看见手套,她说没有,此刻想骂人的冲动席卷而来。

“你在找你的手套吧?”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来。

我回头,看见姓邵的走来,“你怎么还没回去?”

“有人丢了手套我捡到了还她,就在这等着。”他冲我笑笑,眼神充满温暖。

“谢谢!”我递过手套,“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取?不怕我一狠心不要了,大不了再买双新的,你也这样等吗?”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他冲我扬扬手,“怎么回去?”

“打车。”

“袁媛呢?”

“先走了。”

“靠!这个女人!”他骂道。

“是我让她先走的。”

“我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

“一个女生晚上我不放心。”

“真不用!你别送我了。”

“不行!我不放心!一个男生怎么会眼睁睁看一个女生走呢?我得把你送回去。”他看了我一眼说道。

说实话,我对他并不熟知,不知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知他是干嘛的,不让他送是因为怕他是坏人,半路上说不定就会原形毕露。

他看出我的顾虑,什么也不说,只是笑,就是这笑容也说明他不是坏人,坏人没有他那样的笑,他的笑很干净很踏实,这也是他像柏阳的一点。

到了我住处的楼下,他问我:“用不用送你上去?”

“不用,我怕引狼入室。”我开玩笑道。

他哈哈大笑,“你看我像坏人吗?”

“不知道,反正得小心点。”

他还是笑,然后隔着车窗问:“你手机多少啊?我记一下,回头有事我好找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他笑着说:“你这么轻易给一个陌生男人电话不怕是坏人吗?”

“不怕,你要是下手刚才早就下手了。”

“那可不一定,我有了你的手机号,日后再慢慢等待时机趁你不备再下手。”

我笑笑,“你一看就不是坏人,坏人有告诉别人自己的动机的吗?你这都告诉我了你还有准备吗?”我笑着冲他摆摆手道别。

车开远了,我想起来没和他说声谢谢,他只记了我的手机号,我没记他的。

真晕!不过还好,手套回来了。

这天晚上我以为他会发短信或打电话给我,但没有。他不是坏人,如果是的话早就在今天晚上发短信问我明天有没有空之类的话,但是没有。

这让我如释负重。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后我一心飞升第8章在线阅读

    “姜姐,你看那边!”沈邹慧说道,指了指不远处的1个角落。姜静染笑的更加夸张了,狰狞的面孔上看的出的邪恶,仿佛在谋划着什么。“走,我们去看看落汤鸡是什么样的。”说完便往那角落走去。“姜静染他们又有什么计划了,又是针对我们班级那个丑女生的。”早早就注意到姜静染一群人的张珉宇回头看了眼角落,又转回来说。苏

  • 海贼之超级吞噬在线阅读第四章

    男人在一家离小区不远的文学社上班。一上午,苗渺都坐在对着男人的办公桌的窗台上。它先补了半小时的午觉,醒来后伸了伸懒腰,继续补半小时的觉,再醒来时,面前多了一根逗猫棒。苗渺心头咯噔一声:Σ(っД;)っ,被发现了?不可能,不可能。对自己的跟踪技术极度自负的苗渺直摇头:嗯,不可能,再说他那么一大男人怎么会

  • 穿成猫咪后我和影帝锁了次元执行者

    次元裂缝,半次元宇宙。“喂,都到齐了吗?”“呃……还没呢,极野。”“我说,心羽,你管他干啥,没礼貌的家伙。”“嗯?你是八次元那谁吧,说谁呢,啊?”“诶~极野,大家都是一家人,别动气啊。”“就说你呢,咋了?还有,我已经有名字了。”“有名字?我们自次元诞生以来就已存在,原本互不干涉,哪需要什么名字和语言

  • 娶个太子当王妃在线阅读第5节

    “你必须得来。”顾明明在电话那头饶有兴致地说服我,“吃饭倒是次要的,我要请你看一出好戏。”“什么好戏?”“明天你来了就知道。”顾明明故作神秘,还不忘叮嘱我,“明天别忘了化妆,穿得正式一点。”我被顾明明搞得一头雾水,不过第二天还是按照她的要求去了。下午四点钟,餐厅里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人群中顾明明非

  • 重生之错位皇妃在线阅读第5节

    十二点钟,我握着手电筒在院子里巡逻一遍,此时后面家属院的后门也已经被人从里面插上。一般约定俗成的规律,收购站前院的大门每天下班以后就会落锁,后面家属院的大门在晚上十点半、由住在后门附近的一个退休老员工关闭。如果回来的再晚些,除非有面子把老头子从被窝里叫出来,否则就只能呆在门外了。我在丁有峰伫立过的门

  • 影帝拒绝离婚化解

    冬姑娘还没有等耀扬回应,便立刻中断了!耀扬此刻完全明白了,冬姑娘的情轮就是五级的寒邪之轮,虽然级别高,却被局限住。突然间,他萌生了想要用自己的情轮之暖去化解冬姑娘的寒邪五级轮的想法,却又奈何自己实际还是三级,而她早已五级,且不谈同级别的化解都存在难度,这跨越两个级别,更是几乎为零的一种尝试!当下唯有

  • 为忘川三年起步 最高死刑

    因为租房地方离学校很近,所以我是直接步行来到了学校,讲真,学校很大,对于我这个钱是都只上到高二的人来说,看见这样的地方难免会有些自卑感,但是随即我就调整好心态,然后大步迈进这所全国最好的音乐学院。一路走着,我终于是体会到前世所没有过的满足感,这都是这逆天的颜值带来的,一路迎着注目礼在校园中走着,很快

  • 仲衍吞天在线阅读第六章

    白骨灵车也不逼他,笑道:“你们数人之力,绝对无法取得脑、眼、心、手、足五物,去找金太极吧!哈哈哈……”白骨灵车言毕,白骨缓然策动,犹如活人一般,拉着小车而去。众人凝望着那诡异的背影,深知这将是武林间的一个祸害。若是五件东西能使紫霹雳复活,金太极知道了,必定不惜代价,取得不死之脑等物,届时,武林从此多

  • 庚毒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尹江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这时的他已经身处于华夏国东北一个古朴雅致的小县城里。县城很宁静,县里年轻人不多,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数是一些古来稀的老人家。他寻到一处风水上好的绿荫重重的好地方,将凌峰送与他的三菱军刺埋了进去,算是为凌峰,这位带他走入超凡世界的引路人送终!江湖人,死不见尸,也得有个

  • 重生之侧妃风流冲动

    北冥傲宇片刻回神,看那不是神游到哪个太空去的女孩,眼神一深:“你想让我抱着你出门么?”林清萌忽略了抽气声,却被耳边磁性低沉的男音惊醒,她眨巴了两下眼,有着脸盲症的她才想起来,这哪是什么男神,这分明是那画皮的色魔哇,她怎么犯这种花痴的错误!脸一红,她灵巧的想蹦下来,要命的是忘记了穿着高跟鞋呢!又差点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