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之嫡女悍妃在线阅读邂逅故交两年如烟过 抱打不平五女呈凶蛮

2021/5/4 9:09:57 作者:俏女娃 来源:3G小说网
穿越之嫡女悍妃
穿越之嫡女悍妃
作者:俏女娃来源:3G小说网
简介:本是Z国很有名化妆品公司销售总监,却不料被祖传戒指带穿越。睁开眼“What”穿越?相府嫡女?还是得此女得天下………“What”出嫁??可对象谁呀!“太子”,哦!这还不错嘛!说不定可以混个皇后当当。“What”花轿能错???那那那我嫁给谁了??“傻王爷”??老天不带这样玩我的吧!还能不能愉快玩耍啦!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傻王爷是吧!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跟我混你将不再傻…………

却说王祉诸人正在回味方才的感觉,忽听门铃急铎铎的响,都是一惊。史纨忙向贾喾喊:“快把烟灭了。”贾喾一摆手说:“去你的吧,在梦州这块地方,我怕谁。”薛谛站起来说:“没事,我知道谁来了。”急忙过去开门,一个女孩走进来,薛谛跟在后面,满面红光。

四人都站起来,注目而视。张扬第一次见褚珊珊,以前只听说这女孩蛮横俏丽,在黑道名头很大。今天一见,褚珊珊约一米6-4、六五个头,身材俊秀。浓润齐整的短发遮掩着半个耳朵,映出红皙的腮颊和白净的脖颈,两片zui唇恰如桔瓣一般华蕴鲜润,一根琼鼻就似粉玉雕成,玲珑精巧。运睛看人好似朗月巡天,眉头挑动就如柳叶迎风。张扬心想:这可能就属於书上说的那种尤物了吧。

王祉忙以主人的身份迎出来说:“都认识,就不要介绍了,请到这边坐。”褚珊珊走过去,看到满屋烟雾,弥漫着一股怪怪的气味,便皱起眉头说:“什么气味?满屋子烟气,还不开窗户。”薛谛忙接道:“你看,都没想起来,我这就开窗户。”褚珊珊在沙发里坐下,王祉拿出烟说:“刚才都在试这烟,味道真不错,你要不要来一支。”褚珊珊摇头说:“我不吸烟。”王祉挨褚珊珊坐下,又躬身让饮料。

那边妮子看在眼里,扬声说:“褚珊珊,和他们男人坐一起干什么,来这儿咱们唱歌。”薛谛过来说:“咱人都齐了,跳舞吧?”众人都同意。妮子道:“好,咱们跳舞。”重又换了张磁盘。舞曲一起,大家各找舞伴,舞之蹈之。

王祉笑着走过来,优雅地邀请妮子,那妮子却一扭头撇过王祉,握住张扬的手跳起来。把王祉和吴婷闪在一边发愣。张扬也糊涂,问:“王祉请你跳舞,你怎么不跳呢?”妮子哼道:“和他跳没劲头,花花步子,跟不上拍。”

王祉站一边哭笑不得,倒是吴婷大方,上前说:“我能请你跳吗?”王祉赶忙道:“当然可以,我十分荣幸。”忙小心地搂住吴婷的腰,旋转起来。

薛谛与褚珊珊一起跳舞,心中高兴,看到屋中这五个女孩,褚珊珊MeiYan出众,那份得意直挂在脸上。薛谛把头伏下来,小声说:“刚才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褚珊珊道:“我答应过的事,不会不做的。”看到薛谛志得意满的神态,褚珊珊又说:“我来是因为我答应过你,你不要想的多了。”薛谛点头道:“知道,知道。”

一时间,屋里裙步缭绕,曼曲温柔,舞影婆娑。玩没多久,听到楼下一阵摩托车响,不一会有人敲门。大家纳闷,王祉过去开门,放进来三个青年。为首的一位瘦瘦伶伶,斯斯文文,板寸头金边眼镜,一身皮尔卡丹西服,左手中指,无名指各套一只金戒和宝石戒。右手握一部移动电话。王祉几个都认得,他就是梦州城有名的黑道老大“三毛”。

舞曲还在响,人却都站那儿看,不跳了。褚珊珊只当没见着有人来,催着薛谛跳舞。薛谛有点怯,低声说:“算了吧,别跳了。”自个溜到沙发边坐下了。褚珊珊气了,骂道:“白长个大个子,胆子没有芝麻点大。”自己去那茶几上拿一听可乐,“啪”一声拉开,边喝边拿眼笑盈盈地瞥着三毛。

三毛进来,径直去沙发那儿坐下,两个跟班就叉开腿站旁边。王祉忙掏出三五烟递上,又笑着脸点着说:“老大怎么有时间过来?要不也玩玩?”三毛道:“我从不跳舞,只喜欢看别人跳舞,褚珊珊知道。”褚珊珊笑道:“奇怪,你喜欢不喜欢跳舞我怎么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一个跟班说:“你刚才生气走了,大哥骑车到处找你,怕你有事。”褚珊珊笑了,说:“我会有什么事?你们三个不来,我们这儿正玩得高兴呢,要是没有什么事,你们也不跳舞,就走吧。”三毛道:“我吸完这支烟就走。”褚珊珊点头笑道;“那好,那好。”

烟刚吸过一半,三毛便向烟灰缸里掐灭,站起来便走。两个跟班亦步亦趋。到门口,三毛转半截身子问:“你不回去吗?我送你回家。”褚珊珊笑道:“我还没玩够呢,我自己来的,我自己走,要不着你送。”三毛点着头,一甩门出去了,王祉忙追出去送。

半天王祉回来问褚珊珊:“你们怎么了?闹成这样?”褚珊珊气道:“别说你们,我是我,和他没有关系。”薛谛也走过来,讪讪地说:“我刚才是怕他误会,对你不好。”褚珊珊摆着手说:“你也别讲了,我在这歇一会就走。”说着转身坐沙发里,谁也不搭理。贾喾忽然叫道:“跳跳,来个人咱们干嘛不跳了。”拉着他的舞伴又跳起来。

薛谛陪着褚珊珊坐沙发上,又不敢挨近,隔着两个人的空,惶惑地叉着两支手,也为方才的表现后悔。褚珊珊坐一会,站起来说了声:“我走了。”出门去了。几人都要送出来。薛谛拦住说:“我去送她,你们接着玩。”抓起头盔撵了出来。到楼下,见褚珊珊已开了车锁,正要走。薛谛忙喊她,却见褚珊珊也不回头,上车子骑走了。

好些天来,褚珊珊心中就窝着一团气。自由开朗的家庭,傲岸通达的父母把褚珊珊塑造成一个爽直执拗的女孩。褚珊珊从自己生活、学习的经历中确立了属於自己的生存价值观,那就是不伪和不惧。上到初一,当褚珊珊意识到在同性中寻找不到具备这样品质的朋友时,就有意识地在异性里寻找。从那时起,褚珊珊便被老师们认为是生理和意识过於早熟的女孩。初二时候,褚珊珊遇见三毛,感觉似乎找到了那种认同感,而三毛狼籍的声名更让褚珊珊在认同感里体会到一种冒险的刺激。所以一年来,褚珊珊颇兴奋地维持这种交往。但接触久了,褚珊珊便慢慢体会到三毛在表现出来的不伪里面有着伪的本质,在表面的不惧中有着根本的惧,就有一股气愤在心中。特别是今天下午在华夏酒店里,三毛与几个商场老板和工商所所长喝酒时那种微妙的展现便让褚珊珊无法容忍。而方才在王祉家里那几个公子哥的蹩脚形象,更让褚珊珊窝火。不知怎的,在父亲指导背诵的无数古诗里褚珊珊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诗:“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褚珊珊家在西关电视巷里,三间北屋,一方小院,两侧搭盖着厨房和卫生间。这是市广播电视局公房。褚珊珊母亲陈芝贞是电视台总编室主任,褚珊珊大哥褚伟艺是电视台摄像记者,整日不在家。褚珊珊还有个在四中念初二的小弟褚艺伟,也是活泼好动的性格,有数不清的同学、朋友和聚会。所以一般的星期天、节假日,大多是陈芝贞和褚梅文夫妻两人在家里,而陈芝贞出差开会的时候又很多,这样褚梅文便是家里最忠实的守护者了。

在一次全家人的晚饭中,褚珊珊曾这样比喻过:“咱这小院子就是一个小小的海湾,爸爸、妈妈是守在海湾里的大鲸鱼,我们兄妹三个就是三条顽皮的小鲸鱼。爸爸的职责是守住这个海湾,(褚艺伟chazui‘鱼窝’。)不让别的什么鱼,(褚艺伟又chazui:‘鲨鱼’)闯进来捣乱。妈妈有时要游出这个海湾去觅食。我们三条小鲸鱼整日在大海里玩耍,什么时候累了,饿了,才想起爸爸守护的这个小海湾(褚艺伟又道:‘鱼窝’)就游回来在门外喊:‘鲸鱼妈妈,鲸鱼爹爹,把门开开,小鱼回来了,小鱼要吃奶。’爸爸就把门打开让我们游进小海湾来。(这回褚珊珊预先扬起了巴掌,褚艺伟一偏头,没敢再说鱼窝。)

这位被女儿比喻成守护海湾的大鲸鱼的褚梅文是梦州花鼓剧团的导演兼编剧,并且如果不是他拒绝的话,在83年时候就可以担任花鼓剧团团长的职务。当现在很清晰地看到褚梅文不光是拒绝了一个剧团团长的职务,同时也拒绝了84年可以住进的在市委宿舍大院里的一套三室一厅的居室和85年后剧团不景气时可以很容易地平调到文化局任副局长的职位时,褚梅文和陈芝贞都是一笑置之。

褚梅文工作之外的爱好是养花和写字。如今戏剧萧条,几出传统老戏已经是应酬有裕,所以褚梅文工作之外的时间比工作的时间要多,养花和写字的副业倒摆弄的颇有成绩了。

走进褚家小院能看到四时花卉,一年生草花,二年生草花,宿根、球根、木本落叶、木本常绿、多ròu类等,一应俱全。种类又多培育又好,登门拜访的朋友常流连其间,如果激赏有加而又肯稍稍讨求,往往能捧一二佳品回去。褚珊珊也爱花,无事时便帮着父亲伺^候花草,愿意听褚梅文讲些有关花的雅谈趣事。比如花快意啦,花折辱啦,却记不得那么许多,倒是一些简洁上口的记住了一些,象什么:“花不可无蝶,山不可无泉,石不可无苔,水不可无藻,乔木不可无藤萝,人不可无癖;什么: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秋海棠令人媚,牡丹令人豪,竹令人韵,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柔,桃花令人怜。什么:半边莲,一品红,两面针,三色堇,四季海棠,五色椒,六角仙,七星剑,八仙花,九层宝塔,十大功劳,百日草,千日红,万年青等等。

褚梅文的书法在梦州城也颇有声名,是贾野羽愿意说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年轻人。当许多书法家已经熟练了在一张张宣纸上涂出墨墨的线条而后把它变成钞票的代用品时,褚梅文还只是习惯把宣纸上的黑线条看作是字,或在高兴的时候也称它是书法。就是这样,他的书法和他的养花一样非但没有为他带来任何物质上的进益,还要经常贴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如花盆和宣纸。有时一些朋友认定他的手和毛笔简直就是印钱的机器,他的卧室兼书房简直就是造钱的作坊时,他也是一笑置之。

褚梅文不太喜爱参加社会活动,除非他认为是有意思的。比如今天早晨文联邀请的赏菊会,他兴致颇高地去了,下午便兴致索然地回了来。褚珊珊到家时,见父亲正为几盆菊hua剥芽剥蕾,便把车子一丢,兴致勃勃站旁边看。

褚梅文转脸看到她说:“丫头,过来,看我怎么剥芽剥勒,你跟着学些。”褚珊珊摇头说:“我可不学这个了,上次帮你摘心,手指染的huang色几天也去不掉,还有一股子难闻的气味。”褚梅文笑着说:“管理花草就和管理小孩差不多少,不能怕麻烦和脏,你们小时候屎一泡,尿一泡,哪个嫌脏了。”褚珊珊道:“又拿我们和这些花草相比。‘落花本是无情物,只为人有动心时!可是你写的?”褚梅文摇着头说:“养花的好处你还是知之不多,佛家言:‘何来今世美娇颜,前生鲜花供佛前。’你前世想必是个爱花敬佛之人,今世却不懂了。小心下辈子托成个丑八怪。”褚珊珊耸鼻“嗤”道:“散播迷信言论,唯心论。”转而又笑着说:“爸,我看你像一个人。”“像谁?”褚梅文也不抬头,问一句。“你就像《醒世恒言》里灌园叟秋先,不过灌园叟曾经夜遇花仙,你不防也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躲这院里,看哪盆花里能蹦出个花仙子。”褚珊珊边笑边说,还躲一坛花丛后张牙舞爪蹦出来,作花仙子状。

褚梅文直起身抓住褚珊珊手笑道:“那可不是神话,你当这只是些花草,到下一世都是一个个美貌仙子,佛家说:凡是爱花养花之人,来世多交桃花运。你看你爸来世不光要交桃花运,还要交梅花运,牡丹花运,杜鹃花运。”

褚珊珊笑得直不起来腰,zui里连道:呸,呸,爸你真好意思当女儿面前说,那你娶了我妈妈,前世是养了什么花交了什么花运?”

褚梅文一本正经地指着一盆结了果实的花说:“仙人掌,你爸今世交的仙人掌花运,多刺。”

褚珊珊笑道:“哈,这话我可要告诉妈去,吃晚饭时就要妈妈用刺扎你。”说着拍了拍父亲的胳膊就进屋里去了。

褚珊珊去堂屋倒了杯水喝,shen头见母亲在里屋写稿,正巧歪头看着便打个招呼:“妈,我回来了。”陈芝贞摘下眼镜说:“珊珊,下午有个男孩打了三次电话找你,说是北关的,是谁呀?”珊珊知道是三毛的电话,心里好笑,妈妈还说他是男孩。便回道:“妈,一般朋友。”放下杯子便去东边自己屋。

珊珊这间屋没有隔开,宽三长六一大筒间。一架弹簧小chuang抵东墙南北放着,北墙窗户下摆一写字桌,左手是张雕花的梳妆台,进门靠东墙顶天花板立着两个书柜,是去年从父亲书房分来的,摆满了书籍。当门处显得空当很大,不过珊珊喜爱这样,好几次同学来这儿聚会,十来个人都活动得开。

褚珊珊开了日光灯,歪chuang头看历史,下星期五班里历史测验。看有一会,就听见赛车铃由屋后路上一路响着绕过围墙而来,便知道小弟回来了。接着就听院里扎车声,“仆仆”的脚步声直奔自己屋子。门一开褚艺伟进来,到写字台前坐下笑道:“你知道吗?你们班周强今天下午在叶梦录相厅门口被人打了。”“什么人打的?”褚珊珊问。褚艺伟有点兴奋,话说得快:“我们校陈刚带的人,初三的刘军也带了三个人,围在录相厅门口打,周强身边只有两个人,都带了军刺,不过他们挡不住我们这边人多,军刺都给下了,我看周强伤的不轻。”褚珊珊气道:“你也参加了?我对你讲过多少遍,打架的事不能沾,沾了就脱不掉,你当人都是白打的?”褚艺伟说:“我没动手,陈刚看你的面子没让我上,我只在旁边看风,有联防队的来就招呼着跑。”褚珊珊把书一丢,起身把褚艺伟揪起来叱道:“你懂什么,你才上初二就跟着人家学混事,能混出什么来?我见过多少像你这样的,什么也不懂只知道跟着人打架,拿刀砍人,最后都是落了伤残,送命的也有!你记着,我要再听说你打架,我就给爸妈说,你要还是想打,我找几个人跟你打,看看打架好玩吗?”褚艺伟不说话了,虎着脸去了自己的屋。

褚珊珊闷闷地生气,又想着得给周强说一声,不准他报复小弟,

院里陈芝贞喊吃饭,进厨房见桌上摆好了四碟菜:芹菜ròu丝,小葱拌豆腐,ròu丝空心菜,红烧带鱼(中午剩的),褚艺伟一坐下就皱眉头,说:“妈,你怎么老是豆腐青菜,也不买些排骨,我都馋了。”陈芝贞盛着米粥笑道:“我也是知道排骨好吃,但总不能天天吃吧?前天烧两斤排骨,我和你爸你姐没吃几块,都让你吃了。你现在也不小了,应该懂得,在生活享受方面喜爱的不能放纵,还有不能支撑自己承受能力以外的享受内容,否则你永远直不起腰做人。”褚梅文道:“他现在是速长期,需要营养。”说着,把那碟带鱼推到褚艺伟面前,给褚珊珊夹了几块,褚珊珊也送回弟弟碗里说:“给小弟吃,我不爱吃这个的。”

星期一,褚珊珊六点钟起chuang,读半小时英语单词,吃过早饭,就去了学校。上了初三,老师抓得特别紧,每个早读课都要安排许多学习内容,褚珊珊可不想迟到。

整个上午,褚珊珊发现周强都没来,下午上课也没来。隐约听同学说周强被人用斧子砍了,头上缝了九针。下午一放学与好友迟素结伴回家,到二中门口时,迟素一个劲要褚珊珊去她家玩,说一起写作业不急得慌,褚珊珊是无可无不可,便与她一同去了。

迟素家在二中后院宿舍里。两人推车子由教学大楼穿堂下来,刚到宣传橱窗旁边,褚珊珊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男生,手里拿着几本书注视着自己,两眼闪闪发亮。“啊,是李声。”褚珊珊也怔在那儿,只是有些惊奇,自己怎么没有那份激动的感觉呢?毕竟是有过一段当时都感觉弥足珍贵的交往呀,是什么淡漠了这原本应该兴奋的邂逅呢?

“你好。”褚珊珊笑着招呼。看到李声有些无措的神情,便觉得自己这两年经历的太多,能说得上成熟了。褚珊珊简单说了去同学家的事,淡淡地笑笑便与迟素推车子去了。

“褚珊珊。”李声追了上来,红着脸急急切切地说道:“说一会话,好吗?”

褚珊珊住了脚,回身望着李声,心中那股温软的感情涌上来,共有而又美丽的回忆容易让人产生亲切的感觉,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好”。褚珊珊点点头,转身对迟素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能去了,”迟素透过镜片打量着他们俩的表情,而后默不作声推车子走了。

李声挨过来问:“你现在都好吗?”褚珊珊推车漫步而行,点头笑着说:“ting好,你呢?你怎么在这儿?”李声叹口气道:“去年高考落榜,我就来这儿复习班寄宿复读,没想到会遇见你。”

两年前李声是附中高三文班学生,褚珊珊还上初一。在学校的春季运动会上,李声是广播员,褚珊珊是班里的宣传委员,一趟趟地递送表扬稿。李声看到的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褚珊珊看到的是总最先最好地广播本班表扬稿的爱笑的男生。两人便这样认识了。以后在校园里遇见,两人总是愉快地一笑,体味那份共有的默契。那段时间李声总爱找着褚珊珊说话。褚珊珊也常去他班里玩,竟使得全班男女同学都喜欢上这个初一的女孩子。临毕业时,李声请褚珊珊看一场电影,那是褚珊珊与男生看的第一场电影,也是李声与女孩看的第一场电影。随着李声的毕业离校,这段如月光浮动荷叶一般纯净的情感便无声息地飘去了。两人都认为那半年可能是一个永远的记忆了,谁又想到今天会遇上了呢?

有好一阵,他们没有说话,李声惊喜又茫然于这次邂逅。褚珊珊不再是两年前的小女孩了,已长成一个明眸皓齿能让任何男人感到自卑的少女,若不是因为共有的那段回忆,李声不敢相信自己能有多大气力站立在这样一位明艳逼人的女孩面前。可自己已是第二次落榜,又面临着第三次高考的昏悬悬之人,既便遇上了又能怎样呢?

“我带你去我们补习班看看吧?”李声终于想到一个去处。褚珊珊同意了。高考补习班在一幢破旧的小楼里。褚珊珊扎好车子跟着上二楼。

楼梯很肮脏,到处是难闻的气味。李声看到褚珊珊皱着眉头,便红了脸,心中直痛恨那些不讲卫生的同学。上了二楼,经过一间大教室,李声指着说:“这是我们的寝室。”透过窗户看到密密累累的chuang铺,许多人躺着坐着看书,一股股混浊的气息从残破的窗框扑出来,褚珊珊有些顶不住反胃,赶忙离开。李声道:“还是到教室里坐一会吧,这会子没有人。”两人进了教室在前面位子上转身坐着。又让李声想起高三时褚珊珊便常常这样在自己位前坐着说笑。显然褚珊珊也想到了那段时光,很好看地笑了笑,说:“多快,两年一转眼就过去了。”

两人说着话,看见进来一位女生,衣裳朴旧,神容颇显得老像,也不看他们便径直走到后边位子坐下埋头看起书来。褚珊珊很惊奇悄声问道:“她是谁,不太像学生。”李声道:“她叫范英莲,是农村来的,今年落榜的。”褚珊珊点头道:“那咱们走吧,别影响了她。”

褚珊珊推了车子,李声陪着走到操场上,想坐草地上说话。却见前面吵吵嚷嚷乱成一团,原来是五个女学生,看样子像初三学生,正围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推来搡去,那女孩抱着书包呜呜咽咽地哭。那五个女生都穿着一色的牛仔套装,一脸凶蛮气象。一个人扯下那女孩书包扔地下,小女孩吓得“哇”得哭起来,想跑出去,却被那五个女生做游戏一样围住,你一手我一脚整治地面无血色。

褚珊珊气坏了,起身就要过去。

这正是:豪杰岂独只丈夫,侠胆未必不女儿。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求收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凡女在线阅读第2节

    路果看着眼前年幼的孩童,心中各种念头浮现,传说中的神瞳,修瞳士通往至高境界的传说,只要是修瞳士,没有人能不动心,不起贪念,不想据为己有。虽然只是血脉,但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会让无数强者丧心病狂的想得到。可是,现在的路果只是一缕残魂,不说无法运用暗渎,就连重塑身体也要靠旁人才有机会,实在是有心无力。按捺

  • 近她者艳闻缠身[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初夏见面?”女孩问男孩说到“我不知道,总感觉这一切很巧。”“很巧合吗?”“恩”女孩一时间语塞了,她不知道说什么话。因为男孩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男孩看到女孩的脸红了,男孩走到女孩面前问道:“是不是刚才,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没有,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说的话。”

  • [*******档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延东要比白清高出一个头左右,他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白清只觉得一阵热气从自己耳边吹过,让他整只耳朵都红了起来,他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叫阿东是因为在秦易阳面前,他当时都被秦易阳的脑回路惊呆了,只想赶紧和他撇开关系,而叫他小叔则是按照原主原来的习惯而已。原本这两个称

  • 骑在白泽上的少年在线阅读第8节

    原本打算前言只用三章就结束,鬼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多写了几章。好吧,我发现自己的每一章字数太少了,那么就是从清明节的番外写起,以后每一章不少于两千字,至于前言,争取最多六篇就结束。下一章前言部分全部结束。

  • 开局一套天使联盟在线阅读第10章

    “呐,你不是不说话吗?平常像个闷葫芦,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话多了呀。”萧沐灵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好奇宝宝一样,一个劲的往离影身上凑,半个身子都贴在了离影身上。先前离影和老人们聊天的模样她可是全看在眼里,简直是口若悬河,什么有的没的都拿出来扯淡闲聊,一点也不怕生,很是自然。在她家里时离影可没有这样活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半尸人

    就在石门开到有半米高的时候,我冲他们喊了一声:“你们要想过去就快点,这铁链子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说完一个就地打滚就钻了过去。他们动作还挺麻利,学着我的样子都滚了过来。就在最后一个刚过来后,就听见铁链子断掉得声音,接着就是巨石落地的声音,震的地面都在晃。当他们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眼前的一切又

  • 仙魂之坤江名苑(7)

    “我们可以进城了吗?”出云城门楼下,封天在风暴旋转的时候,就纵身一跃,一脚踏在刚才侮辱他和哑女的士兵身上,向士兵队长问道。对于脚下的士兵来说,这是**裸的无视!辱人者,人恒辱之。“可以了。”士兵队长虽然不愿意说出口,但他们确确实实的败了,而且败得的一败涂地。其他士兵想说什么,但遇到封天那冷漠的眼神时

  • 雨后有晴天第三章

    阮明璃香蕉吃完了,苹果也啃完了,把最后一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后,他只能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第一次坐车,阮明璃适应良好,甚至嫌弃李斯言开的不够快,“咱们来只用了二十分钟,现在距上车已经过了三十分钟,说,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李斯言看了他一眼,人鱼正胳膊杵在车门上,手撑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去见

  • 嫁给前夫他死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看见什么灰飞烟灭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都不似谁眼睫……”广播里还在放着最近的流行歌曲。女声独特,饱含深情。这首歌魏婴听过,歌名是《东风志》,很火的一首歌,也挺好听的。魏婴刚喝完最后一口酸奶

  • 北齐梦之十年(上)二月红视角

    我是长沙红家的长子。今年二十三岁。在十二岁之前,我的名字是红平平,十二岁之后,我得了哥别号“二月红”。我的父亲是红府的当家,也是长沙戏曲界的名角儿。自我有记忆起,我的生活里就只有练功练唱,读书识字这些事儿。我的父亲是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可是他似乎把他所有的温情都留在了戏台上。仅剩的那些,也全部给了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