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美食]她挺甜第十章

2021/5/5 1:17:34 作者:金声玉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美食]她挺甜
[美食]她挺甜
作者:金声玉色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辈子,舒甜尝过这世间一切的酸甜苦辣,最后终究是孤身一人。当时光重头再来,在这场美食花路上,她重获亲情友情,还遇见了携手一生的爱人。生活很苦,但你挺甜。阅读指南:1.本文为美食重生文,日常温馨向。2.男女主感情水到渠成,温暖朴实,甜甜甜!3.友情提醒,本文不适宜饥饿时阅读。4.如果各位看官喜欢,不妨点一下收藏吧~排雷:男主娇气小公主,不喜勿入。女主不圣母,实力宠妈,宠朋友,宠夫。非典型宠文,轻喷。

喻朗从未想过,有生之年,自己还会做出偷听和跟踪这两档子事儿。

几乎满座的用餐区里,当他看见粟慈熟悉的身影时,脑子里又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晚在星巴克,她憔悴萧条的背影。

她应该在发呆,那碗炒面都快放凉了,也没见她下筷。

疲惫挂在她面上,一想到刚刚楼梯间的对话,喻朗几乎能感受得到她此刻心里有多憋屈。

明明就是出于专业之举,喻朗却在此时,感到后悔与自责。

自责自己多话,后悔让他们去做肌电图,造成此番的局面。

心疼的感觉,又一次腾起。

他终究抵不住这份暗涌的情感,步子一转,直接进了旁边的85度C。

粟慈有点意外。

意外的不是喻朗在这出现,而是那杯咖啡。

他说:“那天你帮我捡到钱,还没有谢你。”

粟慈被他逗笑了,收起面上的失魂落魄,下筷拌了下已经坨成一团的炒面:“喻医生,您这杯咖啡的钱可比我捡到的要多得多。”

喻朗掀开刚刚买的盒饭,不以为然地弯了弯唇,声线温润沉缓:“感激之情,在心,不在物。”

他平易近人的性子让粟慈心里的倦怠感得到了些许缓解,客套的话此刻也懒得多说,一来一回只会让自己更累,她轻笑一声,伸手接过那杯咖啡,抿了一口。

有奶味,淡淡的,是热拿铁。

见她接受了那杯咖啡,喻朗情绪一时有点小激动,握着筷子目光飘忽,垂头吃饭都吃的心不在焉。

小心翼翼地瞥了几个来回,喻朗开口,表现的波澜不惊:“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所以点的拿铁。”

“谢谢。”粟慈声音很轻,每说一个字似乎都透着无奈和疲倦,“我平常喜欢黑咖啡,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喻朗往嘴里送了口米饭,边嚼边在心里斟酌。

半晌,他鼓起勇气又一次开口,语带试探:“因为谢则呈的检查报告吗?”

话头挑的有些突然,粟慈一时没反应过来,目光愣怔地看着他:“什么?”

喻朗:“看你心情不太好。”

粟慈这才恍然,扯了扯嘴角,应得牵强:“有一部分吧。”

“不用太担心。”他安抚道,“我之前有说过,第一个月就算没信号,也没事,因为正常恢复时间是八个月到一年。”

“嗯,我知道。”粟慈点点头,拿起咖啡又饮一口,没再说什么。

两人的沉默一直延续到午饭结束。

粟慈先一步站起身,收拾好自己的垃圾,说:“那喻医生我先回去了,谢谢您的咖啡。”

喻朗颔首示意,视线却没在她身上多停留。

直到过去良久,算着她差不多走出超市大门,他才抬头恋恋不舍地瞧一眼。

……

回到病房,谢正忠和谢则呈已经吃完午饭准备午休了。

粟慈心事重重,虽然累却睡不着,便拿了电脑码字。

两小时午休过去,谢正忠从隔壁的推拿室过来,一见粟慈又捧着电脑在敲键盘,眉头立马不悦地蹙了起来。

但这次他没再说什么,只在心里默默记下。

陪着谢则呈做完自主锻炼,粟慈又收拾了东西回家洗澡。

坏情绪她不会带回家,也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进门前,她拍拍脸蛋,将忧愁暂且搁置一边,扬了扬嘴角,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

这会儿正好是晚饭时间,粟慈进了家门瞧着粟屿也在,倒是诧异:“小屿?你怎么回来了?晚上没有晚自习吗?”

粟屿扒了口饭,眼眸微垂,含糊不清道一声:“第四节活动课,我回来拿课本,一会儿再回学校。”

粟慈“哦”一声,盛饭出来坐下吃起来。

一家四口,围着圆桌默默专注吃饭。

唯独粟屿藏着小心思,两颗眼珠子时不时地往粟慈脸上瞥,像是有话要说。

好不容易等到粟荣璋和汪舒茵各自吃完忙活去了,粟屿看着他姐,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边粟慈从吃饭就发现他不对劲了,这会儿趁着爸妈不在,主动开口问他:“你怎么呢?有事要我帮忙?没钱花了?”

“不是。”粟屿脑袋低低的,看上去有些难以启齿。

粟慈笑得温柔:“那干嘛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粟屿小心翼翼地掀眸子瞧她,声若蚊蝇,“你能给我一本你的书么?”

粟慈:“?”

他说:“带签名的那种。”

粟慈惊:“你要???你不是不看言情小说吗?”

粟屿挠挠脑袋,有点赧然:“我同学生日,她喜欢你的书,就想送一本给她当生日礼物。”

闻言,粟慈意味深长地扬了扬眉:“女孩子?”

粟屿没应声,瞪着眼睛看她。

粟慈已经得到答案,忽然想到什么,又紧张起来:“你没卖我马甲吧?”

粟屿摇头:“没有,我啥都没说。”

粟慈安下心,倒是爽快:“行,要哪本?”她边说边往自己卧室里走,按开灯,“我现在给你签。”

粟屿回答得很快:“《我从光里来》。”

-

洗过澡再回到医院,已经七点多了。

进到病房时,谢正忠正在和谢则呈妈妈视频聊天。

两人聊了几句工厂里的事后,话题又落到谢则呈的腿上。

知道粟慈回来了,谢妈妈便唤了她两声。

谢正忠顺手将手机拿到粟慈面前,让她们能更清楚的对话。

粟慈看着手机屏幕里头的谢母,礼貌颔首:“阿姨。”

谢母:“粟慈啊,我不在则呈身边,你要多看着他监督他把腿练好恢复好。”

粟慈应声:“嗯。”

谢则呈的母亲是个老实人,虽然读过几年书,但因为长年都窝在工厂里,极少外出,所以成了井底之蛙,常常没有主见,家里内外大小事都只听谢正忠的。

说明白些就是,谢正忠是她的天,他说她是怎样的,那么她就是这样的。

谢母又说:“现在把则呈的腿看好最重要,其他事都是小事,都放一边不要弄,你赚钱也不急这时候,等则呈好了,将来有大把的钱赚。”

一模一样的话,听得粟慈这会儿有点烦。

她向来是个有原则的人,不止父母对她严格,她对自己也照样严格。要做的,想做的所有事,只要她有能力,她就会做到,并且有始有终。

她有自己的规划,有自己想法和志向,这是任何人哪怕谢则呈甚至连她父母都不能改变和动摇的。

事到如今,她突然觉得需要和他们解释清楚,让他们明白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张了张口,粟慈还没来得及出声,面前的手机被谢正忠收了回去,他对着话筒,面无表情:“你跟她说这么多干嘛,她又听不进去。”

很平淡的语气,看着是在对谢母说,但那话里表现出来的却是对粟慈明显的埋怨和不满。

好一个指桑骂槐。

粟慈没掩饰住自己的情绪,直接气笑了。

很短促的一声冷笑,不大不小,连谢则呈都把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了过来。

谢正忠脸色很难看,但他依然觉得自己没错,甚至认为粟慈十分不尊重他。

粟慈绷着脸不想再多话,干脆拿电脑码字。

你不让我做得事,我就偏要在你面前做。

气氛降到冰点,总是沉默不语的谢则呈这时倒难得的开口了,对着粟慈解释道:“我爸没有其它意思,只是想你专心照顾我。”

粟慈冷冷应:“知道。”

她生气了,谢则呈能感觉的出来。他无声地看了眼谢正忠,面上挂着不耐和责怪。

后者面不改色,甚至嫌恶的掀了个白眼,以此表示他的愤怒。

僵持不下,谢则呈干脆懒得理,垂头继续玩手机。

-

喻潇今天生理期,身体不太舒服,担心坐地铁没位置,傍晚的时候给喻朗发了消息让他晚自习下课来接她放学。

夜里九点二十九分,喻朗的帕拉梅拉停在学校大门对面五十米外的临时停车位上。

按了手刹,校里头的下课铃声刚好打起。喻朗打开车窗,看着缓缓滑开的电子大门,垂头拿手机给喻潇发了条微信。

【喻:在学校门口对面的马路边。】

那头应该下课了,回得很快:【我马上出来!】

五分钟后,穿着蓝白校服背着书包的喻潇从学校里小跑着出来,脑袋上的马尾因着奔跑时的动作一甩一甩的,格外跳脱。

等她拉开车门坐上来时,喻朗才发现她手里还抱着本书。

车门被关上,喻朗见她精神饱满的样子,哼了声笑:“肚子不疼了?”

喻潇把手里的书放腿上,伸手拉安全带:“现在不那么疼了,下午冲了红糖水喝。”

喻朗笑笑,挂档上路了。

……

十五分钟的车程,到御江府还没十点。

在地下车库泊好车,喻朗熄火下车,问喻潇:“饿吗?要不要吃宵夜?”

喻潇关上车门,一手整好书包肩带,一手抱着书,应:“可以,我要吃小馄饨,家里有吗?”

喻朗锁车,把钥匙揣兜里:“有。”

往前走了几步,喻潇才瞧见自己的鞋带不知何时开了。她瞥一眼手里的书,下一秒把它递到喻朗手前:“哥,你帮我拿一下,我系个鞋带。”

喻朗顺手接过来,顺带扫了眼书名。

《我从光里来》

他目光一顿,颇觉得熟悉的去寻作者名。

光线昏暗的地下车库,那个署名再一次落入他的眼帘。

西米粥。

系好鞋带,喻潇直起身子,正要把书讨回来,就见喻朗盯着她那本书在发呆。

“你也看言情小说啊哥?”喻潇讶然。

喻朗闻声,抬眸瞅她一眼,一时没回过神。

喻潇以为他默认了,立马宝贝似的把书夺回来抱在怀里:“这本不能借你哦,这本是我同学刚刚送我的生日礼物,西米粥亲笔签名的,你要看的话我可以借你其他的。”

喻朗晃神,眉峰微微动,迈步继续走,语气淡漠:“快高考了,学习为重,情爱小说少看。”

喻潇小跑追上去,辩驳:“这又不是单纯的情爱小说,西西的书都很贴近现实生活,一点儿都不小白。”

喻朗笑了,忽然问:“今年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喻潇激动的一蹦三尺高,扬声:“要吃一顿自助餐,还要一套漂亮衣服!”

喻朗抬手一拍她脑袋,眼里满是宠溺:“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奶爸之莫名其妙的穿越

    又是一年冬天,林陆无聊的坐在电脑旁边玩着正火热的吃鸡游戏,他呀,是华夏冀北省的一名大学生。原本早该结束假期,回学校迎接自己的补考大业,谁知道南方突发疫情,全国都延迟了假期。不能出门,那就在家乖乖打游戏呗······“小陆,喝口水,不要整天呆在电脑旁边,对身体不好。”一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妇女递了一杯水

  • 都市邪帅在线阅读第9节

    所有人顿时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响吸引过来,但是因为曼莎在那里,所以他们只好偷偷的偶尔侧过去偷看两眼。“紫瑶,你这是干什么?”曼莎见紫瑶刚刚朝陆衡脸上打了一耳光后,还没等回声消失,就又立刻抬起另一只手,准备再给陆衡脸上来一掌,好让他脸上的手掌印左右对称。而陆衡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身体保持着被孟紫

  • 白歌的日记在线阅读摔成泥!

    轮回官员鬼仙将士忽然想起什么事情,忧心忡忡的喊住了即将离开的老者。“又有什么事啊?”老者喝了一口酒,又撸了好几串儿,而后看着手中的东西,喃喃自语道。“烧烤是个好东西呀,而二锅头乃世间之神物!如果父王知道有这个东西,肯定会感谢我的!”随后一脸邪笑。“大人!”鬼仙将士踩着一朵黑云,就飞到了老者身下,双手

  • 大唐:我和我爹是仇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单凉面红耳赤,微不可闻“哦”了声。宋遇面无波澜,像一碗隔夜的凉白开,淡出天际:“公司购买《人皮鼓》的漫画改编权,是想把它动漫化,从而作为公司成立以来的首部国漫推出去,所以,公司上下对此极为重视。等你签好合同后,这个项目就会即刻开启。”单凉受宠若惊,点头道了声谢。“你是漫画原作者,有关漫画改编项目,你

  • 每天都想成为鼬的新娘闹翻

    站在堂口前,里面都炸开了锅各座次,殿上叽叽喳喳,整个北门一团乱“这一定就是东南两门合伙干的”“不就是看在我们刚和西门斗过,元气还没回复”“就是,他们居然还找帮手”“他们这是想趁这个空隙一口吞并西北两门”“李觉呢?他可是谛老的儿子,阳洲公安系统的一把手,不会坐视不管吧”“像这种事不归公安系统的范畴得找

  • 末日大逃兵心思歹毒

    林婶一听白小桃如此关怀哥哥立马殷勤地一一告知米在哪,盐在哪,怎么熬。怕白小桃搞砸又不敢明说,可谓用心良苦。林婶全程没离开小厨房,让白小桃根本找不到机会往粥里掺泉水。而且白小桃不习惯古代的柴火灶,若是没有林婶帮忙,这火能不能烧起来都是问题。叹气。“是小妹煮给我的?”白茂文醒来之后,发现白小桃给他熬了一

  • 死敌他竟暗恋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嘶~”在场的所有人,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种快速持续跑,普通人跑个二十五六圈就已经是极限了,小庄他们是特战队员才熬了这么久。而那何卫东呢,他不光跑了51圈,现在还没有半点要累的样子。何志军:“老首长快看!52圈了!”何保国揉了揉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何卫东的能力如此的变态。何保国:“军区

  • 捡到一坛桂花酿第7章在线阅读

    “哇,黄仑哥哥,它们能够听懂你说的话吗?”胖迪兴奋的好奇道。“当然,它们都非常聪明的!”“不可能啦,小猩猩能听懂,我还信,猪也能听懂?”一旁的小骨不相信道。“二师兄,先别犁地了,过来!”黄仑笑着喊道“只见本来犁地的红山草猪,突然停下来,然后朝着黄仑这里跑过来。”“哇,太神奇了吧,这猪竟然真的听得懂人

  • 玄幻:无敌从圣子开始之辞职买车

    人们常说,一花一世界,一粒尘埃也许也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拥有许许多多的位面。每个位面都有一群人,进化达到某种要求,就可以随意穿梭到相近的另一个位面。这是一本较为冷血的爽文,如果不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各位看官好!我叫南影,是个无拘无束的无业游民家里有两套房子,都是父母继承给我的。说来也奇怪,父母

  • 王者荣耀之颠峰无双在线阅读第一节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此时正值春景,冰雪初融,天清气朗,惠风和畅,是出门踏青的好时节。建安城也因这明媚春光而变得热闹起来。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公贵族,都纷纷换上了春衣,趁着春光去郊外踏青。平民穿着布衣草鞋,挎着竹编的篮子,邀二三好友或者心仪的姑娘,一起游乐。贵族们则在仆役的簇拥下,坐着装饰金玉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