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不是幕后黑手之末世惊魂(1)

2021/5/5 1:15:02 作者:快乐的一代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幕后黑手
我不是幕后黑手
作者:快乐的一代来源:纵横中文网
所谓神者,想凡者所想,愿凡者所愿,得其信而还其愿,神未陨,便当庇佑世人,纵百死而未悔。

这是一座庞大而颓废的城市,了无人烟,大部分的建造物已倒塌,却依然有残破的钢筋怪物倔犟站在废墟中,似乎在坚持着什么。

“轰隆隆!”

远处传来沉闷的雷声,橘色的天空阴沉的让人压抑,大地遍布废墟,仿佛是地狱般不见一丝活物。

“快跑!丧尸来了!”突然一声惊叫从废墟传出,惊醒了破败大楼里休息的一群人。

正在闭目养神的疏桐猛地睁开眼睛,身体比意识更快一步,蹿到只剩下框架的窗前。

只一看,她的心儿就缩紧了,从勉强能分辨的街角,冒出一群张牙舞爪的怪物。

“这么多?”

其他人也脸上难看,手忙脚乱的冲出房间,发现大批丧尸近在咫尺。

“是丧尸潮,快逃啊!”

铺天盖地的丧尸,让人心头发寒,连异能者也没有斗志,这个时候逃命要紧。

听到身后声声吼叫,疏桐迅速拔腿而逃,只有三十人的异能小队能拼得过数以万计的丧尸潮吗!

此时她万幸自己觉醒了速度异能,轻易就冲到人群的最前面。

“疏桐,你等等!拉我一把。”

女子尖锐的嗓子大叫着,在疏桐超越她的一瞬间,猛地抓住疏桐的手臂,整个人被疏桐带着往前奔去。

手臂上拉了一个人,疏桐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不过她根本不敢停顿,只能带着那人继续往前冲。

身后的丧尸吼叫声愈发激烈,人类在进化,丧尸也在进化,移动的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虽是异能者,也是分等级的,队伍里都是一阶二阶异能者,能力有限,大家拼命逃跑,同时向后面丢异能。

各色异能的光华在丧尸里爆炸,可惜丧尸数量太多,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速度异能者还在奔命,其他异能者却没有这么幸运。

疏桐带着一个人,催动异能玩命奔跑,同时伴随着人群的惨叫,想来后面大部分人已经遭受了丧尸袭击。

疏桐不敢回头,拼命逃跑,可就是这样全力逃跑,她还是能够听到身后越来越近丧尸的嘶吼声。

回头一看,双眸猛地瞪大,居然有一只三阶丧尸以极快的速度奔了过来,眼看就要追上自己。

自己只是二阶异能,手上带着一个人,根本甩不开这个丧尸,她下意识的拼命甩手。

“快松开。”

死死抓住她手臂的那个长发女人,白着一张脸,双眸泛着红光,嘴角却是一丝冷笑。

“你若是不带着我一起逃,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

“该死!”

疏桐拳头猛地砸向她,“梦莲,快给我松开,我受够你了。”

那个叫梦莲的女子,身上的衣服已经溅满了身后人的鲜血。不过她的双手仍然死死地抓住疏桐的手腕,长长的指甲已经插入了她的肉中。

见对方不客气的拳头砸来,她眼神慌张,提前尖叫起来。

疏桐觉醒的速度与力量异能,只不过力量异能才只有一阶,而梦莲觉醒了水系异能。

作为异能者身体的强度比普通人厉害,疏桐只想摆脱她,这一拳不可能对她造成致命伤的!

“我知道你恨我抢了你的男朋友,可是你也不瞧瞧你那张脸,你有什么比得上我的?张勇他就是喜欢我把你甩了又怎么样?那是你自己配不上他。”

“松手!”

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女人还在叽叽歪歪,什么男人,命都保不住了,谁还惦记他!

疏桐不再客气,不大的拳头有力的砸中梦莲的鼻梁。

可以清楚的听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剧痛之下梦莲再次惨叫!

那只手却依然死死扣着她的手腕。

疏桐又不能停步,带着她继续奔逃。只是两个人的速度,毕竟是慢了下来。

丧尸的嘶吼声从身后传来了,越来越近!

刺耳的嘶叫声听的疏桐越发的焦躁。

“放手,要不然我们两个都是死。”

这时候也没有时间和她讨论二人之间的恩怨,只是希望对方赶紧松开她。

“你这个死女人,你不是有水系异能吗?赶紧和我一起战斗吧!”

梦莲诡异的一笑,疏桐心生警觉,不再心软,反手抓住她的的手腕,准备直接撕断。

“该死。”才要用力,背后突然一阵剧痛,被偷袭了!

她能够闻到肌肉被炙烤的焦糊味道,遇到雷系丧尸!

不及多想,又是一道炸雷,

疏桐再次踉跄,慌乱中一把扯开了梦莲的衣襟,小手指不知勾到了什么东西。

她下意识的抓紧那东西,身体则不受控制的瘫软,能听到身后丧尸发出类似喜悦的嘶吼,扑向了她。

当肩头被丧尸的厉齿穿透时,疏桐被雷击的身体根本无力反击。

余光瞥见梦莲手脚并用的向前逃窜,可惜她的速度太慢,眨眼就被丧尸淹没了。

三阶丧尸力气极大,血盆大口直接咬断疏桐的脖子。

算了!末世活着太辛苦了,死亡也许是种解脱啊!

陷入黑暗的疏桐并没有注意到勾在小指上,一枚月牙形玉佩被她的鲜血侵染,发出了诡异的白光。

望月村背靠蟒山,面临玉带河,山清水秀,地势高低起伏,河畔是大片农田,一百多户人家,分布在河畔一处高坡上。

整个村落有三大姓,张,王,赵,其中张姓是本地原住,人口占了大部分,村里的里正也都是这一族人担当。

王姓和赵姓两族合起来也不过三十来户,一百多年前逃荒迁到此地。

初来此地的外乡人常常被本地人欺负,两姓族人抱团,才慢慢在此地扎根繁衍下来。

村东头的坡地下有一个破败的院落,土坯房茅草屋,屋顶的稻草四散,皎洁的月光透过屋顶大大小小的破洞撒落。

在这间破屋的角落,有一小堆干草,隐隐能够看见一条纤细的胳膊从草里伸出。

那手臂枯瘦无力的半空中挣扎,却徒劳的抓不住任何东西,明明那手臂的主人已经疲惫至极,可是她却仿佛十分的不甘心,执着的举着。

良久,细细的手臂无力的垂下,没有了动静。

星空中的圆月慢慢升高,柔和的月光也跟着移动,终于,月华从破败茅屋顶缝隙照向那个阴暗的角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主第4章在线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花轿停了。透进来的光线将盖头穿成了透明,原来轿帘也已经掀了起来。阿芜扶着轿壁,踱出了轿子。旁边立刻有女宾搀扶过了阿芜。阿芜在女宾的牵引下,迈进了门槛,跨过了火盆,行至大堂。身前走来一个黑影,阿芜知道,那是她的夫君,也是她今晚要杀掉的人。那人牵过她的手,感触到对方的体温,阿芜有些恍惚。这

  • 神梦仙修第1章在线阅读

    PS:故事发生在平行时空,该时空的水蓝星的发展历史与地球总体相似度95%,有那么5%的发展与现实世界不一样,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时间进程为2010年左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朱子龙,西川省人寿县人,今年25岁,西川省首富,华国2010年十大杰出青年之首,世界富豪榜排名前50位。“福布斯”发布的201

  • 玄门魔神宗师第8章在线阅读

    很快整个容亲王府装点成红色,婚期更近,凤瞳也没过问,只是随苹果和桔子料理。倒是秀亲王来了几趟,几次欲言又止,只是道:“你可千万虽委屈了人家。”“我都己经王君礼待了,还能怎么样。”凤瞳说着,她可是真没胆抗旨拒婚,她不会有什么事,估计韩墨就麻烦了。“不过你的正夫是和亲送过来的,以后倒也过的舒服。”凤祎说

  • 星途似锦(娱乐圈)在线阅读第7章

    今天,卡布瑞将要同两位姐姐一起再次走进人族的世界。他的内心很忐忑,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而是因为自己曾经去过一次人族的世界,那次被人无情的抛弃了,他的心里有一些阴影。卡布瑞担心自己再次被抛弃,那个人头攒动,高楼密布的地方是他的心结。语焉再三的叮嘱:“卡布瑞,你一定要记得,进到了人族世界,千万不要使用任何

  • 特种进化第三章 情结的开始(下)

    第三章情结的开始(下)第四节初疯子等好车,等队友都下了车后,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对话“怎么了?看你今天有着不太高兴?”“没有啊……我挺好的,没有不高兴呀”“好吧……”“你带水杯了吗?”“我带了”“行里面有点冷,你先在车里坐会儿吧,我进去看看”“好”疯子打开车门,下了车又嘱咐了几句转身

  • 神奇宝贝之光暗双子之第三章:第三猎灵团(2)

    “怎么有三只!不是说弗洛伽是单独行动的吗!”陶如颖也皱紧眉头,手上顿时出现两把手枪,对准三只精灵,随时准备射击。许辰炎也收回了笑容,脸上满是凝重,沉声道:“这次还真是遇上麻烦了啊。”墨瞳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希望我们能活着回去啊。”陈雪望向箫陌语,可箫陌语还是那副样子,站在最后面,连武器都没有拿。

  • 不一样的神仙侠第九章在线阅读

    那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他能对抗的了。在那光锤下,斯科利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只需要轻轻的一捏就会死掉。而且在那光锤砸下来的瞬间,巨大的威压压迫着斯科利让他动都不能动,只能静静地等死,那种看着死亡渐渐逼进的感觉差点让斯科利疯掉。“你问我是谁?”天谕思考一下,突然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 王者荣耀马超同人:孤雨在线阅读第10章

    报完志愿后,李一凡放下一切杂事,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复习当中,每天学校里的闲言碎语也无动于衷,好像他们议论的是某个路人甲,李向东知道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也没有过来打扰他。时间就这样在李一凡的闭门苦读中,飞快地过去了。高考的时间到了。7月6日的下午,午休起来的李一凡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背题,心里总是毛

  • 剑都之第六章(6)

    “为什么,母亲?”莫柒愤怒地站起身,看着眼前依旧优雅地吃着饭的妇人,大声地问道。妇人只是笑笑,说:“莫柒,你要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平民,不是那些可以为所欲为的平民。因为我们是大家族,所以,就必须这么做。”不容一丝犹豫,也不容一丝挣扎。“那么就可以不顾我的幸福这么做吗?”莫柒冷笑,“果然,您和那些自私的

  • 都市之至尊神医在线阅读第5节

    好闻的气味闯进她呼吸里,随即一个怀抱把她圈了起来,眼前出现一双手,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指节分明,左手上戴了一块精致一看就很名贵的表,很配她,很好看,就是这双手,曾经……孟思凡拿过她手里的袋子,倒出了几颗豆子,放在手心,推在她眼前。“记住了没?”耳朵旁边的声音这么熟悉这么亲密,感觉好到会令她颤抖起来,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