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天龙之帝临之第四章

2021/5/5 1:43:59 作者:峰林随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龙之帝临
天龙之帝临
作者:峰林随便来源:飞卢小说网
简介:江湖很大、天龙世界更大,北乔峰、南慕容、不过沧海一粟、冰山一角,隐士高人、绝色佳人,数不胜数,看主角一个穿越者,如何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闯荡,笑傲雄、醉卧美人。一号**已满,请大家入二号**(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三菜一汤。

中午在食堂里,林贝挑起一筷子鸡肉又放下来,她吃不下。

今天22号,已经过去5天了,她每天只喝一点粥,她实在是吃不下,胃很难受,吃了就吐。

周舟把自己打的鸡蛋汤给她,轻声讲:“贝贝,这个不油,你喝一点吧。”

林贝人都瘦了一圈了,问她也不讲什么事,周舟跟胡诺都挺担心的。

胡诺讲:“我从家里拿了蛋糕回去你给我吃,你再瘦下去没人样了,不就是分手嘛,你至于吗?”

胡诺认定林贝是失恋心情不好。

林贝笑一笑,勉强喝了一碗鸡蛋汤,实在是没胃口,再没吃别的。

下午只有2节课,吃了饭林贝三个人一起回宿舍去,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胡诺突然拽林贝。

沈闻!

沈闻在宿舍门口,不时地抬腕看手表,他长得又高又帅,在A大很有名,进出宿舍的女生都要多看他几眼。

沈闻一抬头看到了林贝,他眼里窜起了怒火!他二话不说快步走过来拉着林贝就往外走!

林贝没有吵闹,默默地跟他后面,踉踉跄跄的。

沈闻今天开车来的,车子进不了校园停在了校门口,出了校门他拉开车门把人塞到车里,坐上车他才发火:“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林贝贝!你任性该有个限度吧?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她把他微信电话都拉黑了,找她又找不到!前几天她室友都不知道她去哪了,沈闻急的嘴里起泡了都!

林贝抽泣了一声,突然间扭过头抱住了他。

沈闻的火气拍在了棉花上,一下子心就软了,他拍一下她的肩头,嗓音温柔:“怎么了?又跟你爸妈吵架了?”

林贝猛地抽泣一下,她没脸说,她犯了不能饶恕的罪,她害怕沈闻嫌弃她。

“好了好了。”

沈闻哄她,又责备她:“你就不能改改你的脾气吗?别哭了,先回去再说,别哭了。”

车子停在楼上,沈闻牵着林贝的手把人领上楼,她从来没这么乖过。

进了屋,林贝坐在沙发上,沈闻在她面前蹲下,握住她的双手凝视着她:“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林贝还是摇头。

她特别倔强,她不想说的话你撬都撬不出来。

沈闻暗暗叹气,他问:“饭吃了吗?”

林贝先点头,然后又摇头,人都傻了,脸色这么憔悴,沈闻摸一下她的脸颊又捏了一把,笑着讲:“我去给你弄点吃去,去床上睡觉去。”

沈闻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做过饭,厨艺堪称灾难,恋爱后被林贝折磨着多少也会一点,熬个菜汤还是可以的。

拿颗鸡蛋在碗边敲了下,沈闻掰开蛋壳,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他愣了一下,低下头笑,偏头问:“怎么突然间转性了?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一幕。”

林贝紧他,带着点鼻音:“我难受。”

沈闻急忙转过身,他就觉着她不对劲,他都忘记洗手了,捧着她的脸极其认真地问:“到底怎么了,林贝贝你别让我着急行吗?“

林贝眨了下眼睛,没有哭,眼睛很红很疼:“我妈,出车祸,不在了。”

沈闻直接把人按到怀里,懊恼又心疼,半天才提起声音:“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说你!”

林贝头用力拱着他的胸口,她想钻进他的心里永远不出来,永远躲着,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林贝在沈闻的床上床着了。

她好些天没睡这么沉了,这段时间她每晚都失眠,明明困的眼睛发涩,脑子里却清醒,就是睡不着,不停的想,不停的后悔,后悔那天不该冲动回学校。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怕妨碍她睡觉沈闻只开了一盏台灯,他正坐在书桌前在看书。

林贝爬起来。

沈闻听到了动静立刻放下书起身。

“醒了。”

“饿了没?”

沈闻问她,林贝摇摇头,她问几点了,8点了沈闻讲,林贝懊恼:“我下午有课的,你怎么不叫我?”

沈闻无奈地敲她脑袋,都这样了还不忘学习?他讲:“帮你请假了,不在乎这几节课,你好好休息几天。”

林贝摇摇头,她没敢说她被赶出家门,她得赚钱,她下床找鞋子,一面穿一面讲:“我要回去了,我编程还没写完,最近要交项目了。”

林贝是学软件工程的,她在编程方面很有天赋,大三开始试着接软件设计,最近接了个APP设计。

沈闻突然把她举起来放到床上,他皱了下眉头心又疼了起来,她竟然这么轻,看着瘦实际更瘦。

“写不完就不写,给我好好休息,哪都不准去。”

林贝鼻头发酸,她脚趾头抓着被子,墨蓝的被面映的她的脚更加的雪白,她难过:“我被——我爸生我气了,我得自己赚钱养自己。”

沈闻去拿自己的钱包,取出自己的银行卡塞到她手中,握着她的手讲:“我养你,你搬过来吧。”

她一个人他不放心,她表面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就像个孩子,他总怕自己护不住她。

林贝捏着银行卡,鼻子一抽,踮着脚尖搂住他的脖子:“……沈闻,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一身的臭毛病,脾气差的要死,连她爸妈都受不了她,沈闻经常被她气得咬牙,却总是哄着她。

沈闻搂着她的腰,想了想无奈地说:“我不知道。”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他就觉着心脏那里有淡淡的疼,觉着该宠着她,大概这就是喜欢吧。

“等你心情好了,我们去领证。”

沈闻讲,特别认真,林贝搂紧他,终于哭了,咧着嘴哽咽:“可是你妈不喜欢我。”

“她谁都不喜欢。”

沈闻不以为然:“她只喜欢钱,喜欢成就感,是我结婚不是她我不需要她同意,明天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省得你一个人瞎想,明天我帮你搬,嗯?”

“你要跟沈闻同居啊!”

第二天中午在宿舍里,胡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感慨万千:“想不到最后最奔放的人竟然是你。”

周舟皱了下眉头问林贝:“你想好了吗?同居不白让人占便宜吗,万一将来分手了你吃亏。”

胡诺蔑周舟一眼,真是服了,她讲:“你这是封建残余思想,男女早平等了什么吃亏不亏,小学生都谈恋爱了你哪个大山出来的。”

胡诺就爱挤兑人听久了也习惯了,周舟没有生气,她是从农村来的,她们那边思想传统,她爸妈从小就教她要好好上学不要谈对象。

“那是沈闻,不是别人。”

林贝认真地说,沈闻打电话来,他的车子已经在校门外了,林贝只带了衣服和日常用品,胡诺跟周舟一起帮她搬东西。

在校门口,胡诺心里头特别舍不得:“陈妍跑去同居了,现在你又走了,就我跟周舟两个人了。”

把东西给沈闻,她拉着林贝又窃窃私语:“沈闻家挺有钱的好像,你帮我留意点要是有高富帅帮我介绍啊,别便宜外人,听到没?”

沈闻这里林贝不知道来了多少回了。

她门在门口突然有点别扭惶恐,这次不一样,同居了……

沈闻拎着她的箱子推开门进屋。

林贝带的东西不多,也就一些衣服还有些洗漱用品,她很快就整理好了,卫生间里两条毛巾一白一蓝挂在一起,她再次惶恐,同居了,最后的底牌也要翻开了。

晚上,外面打雷闪电,大雨滂沱。

林贝躺在床上,她睡不着,沈闻在客厅铺着席子打地铺,他枕着一只手臂,看了一眼卧室,他也睡不着。

又一道雷声滚过来,闪电狰狞,屋里刺白了一下,林贝打开门抱着枕头走过来。

沈闻还没来得及开口,她掀开了被子钻了进来偎到他怀里,她比胖橘还要软。

“怕打雷?”

沈闻轻声问,林贝摇摇头,她认真讲:“我以前怕,后来不怕了,我怕你怕,我保护你啊。”

还要嘴硬,沈闻没跟她斗嘴,抬手轻轻摸她的脑袋,她身上很好闻,特别干净的味道,他没有别的心思,就想和她依偎着。

半夜。

沈闻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微弱的在叫他,他抬手捂着眼睛,意识清醒了些。

“贝贝?”

“……嗯,你醒了。”

林贝的声音很弱,太弱了!沈闻一下子醒了,他赶忙坐了起来,林贝蜷缩着身体脸上全是汗,脸色发青。

“怎么了?胃疼了?”

沈闻急忙把她抱到怀里,林贝点点头,她本来不想吵他的,太疼了,她的汗往下滴,她连声音都像蜷缩起来:“……太疼了,我回屋去睡,一会儿就好。”

沈闻帮她擦了把汗,立刻把她抱起来,他急忙往外走,走一半又匆忙回来给她拿外套拿包。

“我们去医院!”

第七章10.24号

外面下雨了。

林贝狠狠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12点了。

另一张病床是空的,沈闻坐在病床上面对着林贝正在用电脑写论文。

“醒了。”

沈闻起身倒了一杯温水,插上一根吸管坐到床边喂她喝水,林贝嗓子干涩,喝了水以后好了些。

她咦了一声问:“你不是要参加联校辩论赛吗?赛完了?你赢了没有?”

沈闻放下杯子拨弄她的头发,把她的刘海拨均了,微微笑一下讲:“没去参加,自动弃权了。”

她病成这样,她爸电话也打不通,他怎么走的开?

林贝急忙坐起来,急的咳起来,她有点沮丧又有点生气:“我又不会死!那么重要的比赛你不去?”

精神不错,沈闻一手按着她的肩膀不以为意:“一个联校辩论赛至于吗,饿了吧,我买了粥。”

粥是从小香居买的,还烫着,是鲫鱼糯米粥,养胃的。

沈闻捏着小勺子一口一口喂林贝喝了一碗粥,表情是松了一口气。

5岁以后,从来没有人这么照顾过她。

林贝心里头倏地疼了一下,她突然趴过去搂住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沈闻急忙举起碗,吓他一跳,他脸上立刻一片烫热。

林贝突然松开手,她捂住嘴只露出一双眼眸,沈闻嗯?了一声,林贝松开手小声讲:“我没刷牙……”

沈闻移开眼睛,一会儿突然亲在她额头上,他还不习惯跟人太亲近,表情也有点别扭:“我不嫌弃你。”

很多胃不好的人都有口臭,林贝得天独厚,口气清新。

林贝是胃炎,在医院住了一天晚上就回了。

回到家里沈闻让她在床上呆着,转头去研究菜谱了,这胃病得好好养着,饮食得注意,林贝坐在床上怀里抱着枕头,想胖橘了,感觉自己像在做月子。

发着呆,林贝开始恐慌,她焦灼地挪了下位,过的这么好,被人这么宠着,她配吗?不配啊,她好像在犯罪。

“林贝贝,别喝牛奶啊,病好了再喝。”

沈闻在厨房里喊,林贝啊了一声,她抱起枕头摸了摸,放下想要躺下门外突然有人按门铃。

林贝下床去开门,走了一半突然想起可能会是秦简,她急忙又躲回屋里。

沈闻擦了手去开门,秦简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劈头质问他:“联校的辩论赛你怎么没去?”

沈闻想要关上门,秦简眼尖一眼看到门边摆着一双小猫头的拖鞋,林贝在!上次怎么答允她的!

秦简沉着脸心里头窜了火,她挥开沈闻的手臂进门,厉声问:“林贝呢?”

房子一室一厅一眼望到头,看到屋里多出的摆设,秦简心一下子沉下去,真同居了!

林贝躲在屋子里原地转了一圈,她急忙坐到床上摆正了姿势,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怦怦怦的狂跳。

“我已经23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

沈闻的声音沉了,他不喜欢被管制,秦简抛了一个冷笑,“你做个什么主!自己做主就是整天谈爱恋不要学业不要事业废物男一个?我秦简竟然能养出这种不上进的儿子!”

沈闻抿紧嘴唇,卧室的门突然开了,林贝穿着睡衣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她瞧一眼秦简,低下头讲:“阿姨,是我生病了沈简才照顾我的,以前,以前是我不懂事,我以后会改的,您别生气。”

从来没这么卑微过,林贝眼睛都红了,捏着睡衣的一角心里酸的发疼。

她什么时候这么受气过,沈闻皱紧了眉头,握住林贝的手跟秦简讲:“这件事我已经跟您勾通过很多次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决定自己负责。”

秦简挥着包甩他一下,气得想给他一巴掌:“你负责个屁!你以为你是小说男主吗?开着金手指爱情飞着事业顺着!想什么呢你!现实就是你不奋斗吃不上饭光靠恋爱将来老婆都得嫌你!”

秦简一口气吼完了沈闻还是面无表情,林贝赶忙打圆场:“阿姨,我不会的,我们可以一边恋爱一边奋斗。”

“你闭嘴!”

秦简气得连她都想骂,小屁孩子整天就知道恋爱!知道现在社会竞争多激烈吗!?

沈闻见她骂完了,这才耸着眼皮回一句:“不是富二代就是吃不上饭?全国十几亿的普通人都被您自动无视了?”

秦简拿包狠命地打他!气死她了!包扫到林贝了!沈闻急忙抬起一只手臂挡着把人护在怀里。

秦简威逼利诱都用完了,高冷不起来了,累!也不要形象了,烦!她破口大骂:“你就作吧,等老爷子亲自过来受苦的是林贝!“

沈闻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秦简挎着EK的公事包,踩着高跟鞋飞步离开。

好酷啊,林贝脑袋嗡嗡的,突然觉得秦简有一点亲切,她讲:“你妈脾气也不好啊。

沈闻嗯了一声,无奈地:“是非常不好。”

回到家。

秦简打开门,看到玄关摆了一双男人的鞋子,她眯着眼睛,火冒三丈,有人上赶子来找骂了!

秦简一脚踢飞了那双三万八的WK皮鞋!

“简简你回来了。”

看到秦简回来沈正急忙站起来,他穿的是WK的手工西衬,还是阳光英俊身材挺拔,因为保养的好45岁看着才三十多,走路都能勾引一堆大叔控的女生。

这是他妈的钱砸出来的气质!

沈正怀里抱着火红的玫瑰花,咧着嘴笑露出一口白牙。

秦简扔下包斜着眼睛瞧他,鼻子里哼出一个调:“你还没死透啊,怎么从坟里爬出来了?骨灰盒都盖不住你是吧?”

糟糕,她心情这么差,沈正陪着笑脸好脾气地问:“怎么了?谁招你了?是不是闻闻?我揍他。”

秦简一下子火了:“你凭什么揍他!你他妈的渣男一个也没见你自己去撞墙自杀!”

沈正被骂的没脸,这么多年的吵过来他就跟犯贱一样就是离不开她。

秦简坐下来从包里抽了支女式烟含着点火,指间夹着烟她跟个妖姬一样,沈正看着她这样心疼,他坐过来问:“到底怎么了?”

秦简吐了口烟雾,她只有心情极度暴躁时才会抽烟,压力大,她斜着眼瞅他,自嘲地笑一声:“你老婆还不够你管的?跑我这来管闲事!滚,出去时把门带上,另外留3万空气污染费再走。”

“我就你一个老婆。”

沈正眼眸深邃,秦简夹紧烟弯下腰快要吐了,她他妈的都快气笑了,她吸了口烟喷到沈正脸上:“你户口本上写的配偶可是何薇,沈正,别给我摆这种贱人的嘴脸,有钱给钱人滚蛋!”

秦简不在乎他的感受,她已经是知名律师,赚的够自己风花雪月,她也不清高给钱她就拿,不拿白不拿。

沈家有的是钱,不在乎给秦简的三瓜俩枣,沈正立刻签了张支票,给了秦简钱,他心里也有些底气,摸着过去要摸秦简的手,他想她了。

秦简突然发怒,抓着皮包甩他脸上,今天心情不爽看到这张脸就他妈想抽!她连抽带踹的把人赶到门边。

“滚你妈的给钱还想上,你当我是卖的啊!滚回家睡你老婆去!”

“简简,我——”

秦简怦地关上门,咒骂一句:“去死吧贱人!”

沈正站在门口敲几下门,秦简在屋里吼,让滚蛋别烦她,沈正心里有愧,捡起地上的皮鞋默默地穿上走了。

下了楼,他接到老婆何薇的电话,他直接挂断,脸色阴沉,又跟踪他!

10月27了已经。

周二晚上,风很大。

天气有点冷,林贝手发凉,她站在家门口取出钥匙开门。

她转了几转,打不开,怎么回事?

林贝抽出钥匙又试了几次,还是打不开,她脸倏地泛白,打不开只有一可能,换锁了。

林贝眼眶瞬间红了,她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看一眼房门她想哭,真的不要她了。

蹲了一会儿,她拿着钥匙下楼去,她一楼外面徘徊,等了一会儿她看到林余安回来了,她急忙躲要盆栽后面,犹豫着要走出来,突然间一个小男孩跑过去,林余安一把把小男孩抱起来,笑着摸他的脸颊。

林贝急忙缩回去,她抽了下鼻子,差一点哭了。

8岁以后林余安再也没有这样抱过她,他总是很烦她,越来越烦她,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又不服气,就越来越叛逆讨人厌。

林余安抱着小孩子,身边跟着一个长得很温柔的长发女子,他脸上带着笑三个人一起上楼了。

林贝在楼下蹲到了22点,脚都麻了,她忍不住摸上楼去。

迟疑了一会儿她才按门铃,林余安来看的门,看到她脸色一下子冷了,他带着点不耐烦地问:“你来干什么?”

林贝抽了下鼻子,小声讲:“爸爸,我错了。”

林余安移开眼,转过半个身子讲:“晚了,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林贝一下哭了,她没有勇气再道第二次歉,她抽泣着说:“我、我来带胖橘走。”

当初走的时候她耍了心机,把胖橘留下来当借口,她想回来的。

林余安的声音依旧很冷:“我把它扔了。”

林贝张开嘴,猛地嚎了一声,撕心裂肺!然后剩下的哭声全咽在了嗓子里。

林余安直接把门给关了。

晚上11点。

外面下着小雨,林贝带着一身的寒气进门,脸是青的。

沈闻打她电话打不通正在焦急,看到她回来他急忙上前,他摸她的手,冰冷的,她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狼狈。

“手这么冷。”

沈闻一肚子的话憋着没有讲,拉她去餐桌前吃饭,给她拉开椅子摆上筷子。

他下午没事研究了食谱,熬了皮蛋瘦肉粥,还熬了山药鸡汤,炒了木耳腐竹,他都尝了,味道还可以。

“先吃饭吧。”

沈闻声音低柔,林贝站在桌子旁边,沈闻催促她一声,林贝突然掀了桌子!

盘碗碎了一地!汤从桌子底下像血一样流到沈闻的脚边,他怔了怔上前握着林贝的手。

林贝猛地甩开来,她红着眼睛冲他叫:“你烦死了!你对我那么好干什么?我不用!你别管我了!”

她烦!他对她越好她越烦!她快喘不上气来了!不如死了算了!

林贝一脚踢飞了地上的筷子,她不要呆在这里!

她进屋去开始收拾东西,沈闻急忙上前拦着她,这是干什么?他责备她:“你别闹了!”

林贝反手推了他一把,薅着衣服胡乱往塑料袋里赛,她发怒:“我就是爱闹这辈子都改不了了!我看着你就烦!分吧!”

“林贝贝!”

沈闻抿紧嘴唇,他知道她心情不好,可是任性也该有个限度!他也不劝了,站在那里看她发疯!

林贝胡乱收拾了一个包,胖橘没了,什么都没了,无所谓了!她拎着包往外走,沈闻一把拽住她——

“你闹够了没有!你是小孩子吗?”

他冲她叫,林贝呼吸声颤,她盯着他恶狠狠地讲:“我就是小孩子!我就是长不大!你烦我了是吗?那就分啊!我不用人可怜不用人照顾!我自生自灭死了更好!”

林贝朝他吼!用力推开他!沈闻踉跄一步差点坐在地上,他脸色发青,门怦地关上,他站在原地握紧拳头,一会儿又压着火追出去。

他也是个骄傲的人,他没去哄她,他开着车追在她后面远远的跟着,林贝扛个袋子像个捡破烂的。

看到林贝进了校门他抬手扶住额头,吁了口气这才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恭苏]烛龙剧组 之 欧阳少恭教你如何拐骗美少年在线阅读乌龙

    深夜的江州城,原本繁华的主街此刻空无一人。许是最近命案频发的缘故,整座江州城都笼罩在黑茫茫的夜色之中,万家灯火无一点亮。一阵阴风袭来,更显得如今的江州城更像是一座死城。而就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之中,孙宅外竟渐渐出现一个人影,轻声蹑步,眼睛在不停观察四周,手上也早已做好攻击姿势,无论是谁想在此刻偷袭

  • 异世凡女在线阅读第2节

    路果看着眼前年幼的孩童,心中各种念头浮现,传说中的神瞳,修瞳士通往至高境界的传说,只要是修瞳士,没有人能不动心,不起贪念,不想据为己有。虽然只是血脉,但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会让无数强者丧心病狂的想得到。可是,现在的路果只是一缕残魂,不说无法运用暗渎,就连重塑身体也要靠旁人才有机会,实在是有心无力。按捺

  • 近她者艳闻缠身[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节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初夏见面?”女孩问男孩说到“我不知道,总感觉这一切很巧。”“很巧合吗?”“恩”女孩一时间语塞了,她不知道说什么话。因为男孩说的那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男孩看到女孩的脸红了,男孩走到女孩面前问道:“是不是刚才,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没有,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说的话。”

  • [*******档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延东要比白清高出一个头左右,他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低着头的。白清只觉得一阵热气从自己耳边吹过,让他整只耳朵都红了起来,他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叫了。”叫阿东是因为在秦易阳面前,他当时都被秦易阳的脑回路惊呆了,只想赶紧和他撇开关系,而叫他小叔则是按照原主原来的习惯而已。原本这两个称

  • 骑在白泽上的少年在线阅读第8节

    原本打算前言只用三章就结束,鬼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多写了几章。好吧,我发现自己的每一章字数太少了,那么就是从清明节的番外写起,以后每一章不少于两千字,至于前言,争取最多六篇就结束。下一章前言部分全部结束。

  • 开局一套天使联盟在线阅读第10章

    “呐,你不是不说话吗?平常像个闷葫芦,今天怎么就变得这么话多了呀。”萧沐灵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像好奇宝宝一样,一个劲的往离影身上凑,半个身子都贴在了离影身上。先前离影和老人们聊天的模样她可是全看在眼里,简直是口若悬河,什么有的没的都拿出来扯淡闲聊,一点也不怕生,很是自然。在她家里时离影可没有这样活

  • 世子当嫁:邪魅冥王追妻忙半尸人

    就在石门开到有半米高的时候,我冲他们喊了一声:“你们要想过去就快点,这铁链子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说完一个就地打滚就钻了过去。他们动作还挺麻利,学着我的样子都滚了过来。就在最后一个刚过来后,就听见铁链子断掉得声音,接着就是巨石落地的声音,震的地面都在晃。当他们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眼前的一切又

  • 仙魂之坤江名苑(7)

    “我们可以进城了吗?”出云城门楼下,封天在风暴旋转的时候,就纵身一跃,一脚踏在刚才侮辱他和哑女的士兵身上,向士兵队长问道。对于脚下的士兵来说,这是**裸的无视!辱人者,人恒辱之。“可以了。”士兵队长虽然不愿意说出口,但他们确确实实的败了,而且败得的一败涂地。其他士兵想说什么,但遇到封天那冷漠的眼神时

  • 雨后有晴天第三章

    阮明璃香蕉吃完了,苹果也啃完了,把最后一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后,他只能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第一次坐车,阮明璃适应良好,甚至嫌弃李斯言开的不够快,“咱们来只用了二十分钟,现在距上车已经过了三十分钟,说,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李斯言看了他一眼,人鱼正胳膊杵在车门上,手撑着下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去见

  • 嫁给前夫他死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看见什么灰飞烟灭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都不似谁眼睫……”广播里还在放着最近的流行歌曲。女声独特,饱含深情。这首歌魏婴听过,歌名是《东风志》,很火的一首歌,也挺好听的。魏婴刚喝完最后一口酸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