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是阳间拘魂使之双生(六)(10)

2021/5/5 1:28:04 作者:最爱辅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是阳间拘魂使
我是阳间拘魂使
作者:最爱辅助来源:飞卢小说网
地府幽冥的拘魂使死的一个不剩?我成了唯一的拘魂使?原本就是一个穿越者的姜辣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他看着面前的拘魂系统!什么?拘一个游魂就有积分?积分可以兑换任何物品?世间还有这么爽的事?“警告:有凶灵出没……”“警告:有恶灵行凶……”姜辣挥舞着手中的拘魂链,大喝一声:“积分……我来啦!”超级爽文,值得一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冷华看见他的神色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他换了一个话题,说:“阿延,南阳很快会卷土重来,这次你出去就不要回京城了。”

“殿下这是何意?”他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冰都是热的。

冷延这一路都在想他跟冷华的相遇,可压根没想到他根本不希望自己回来。

“留在京城太危险了,我母皇容不下你,你在军中虽崭露头角到底根基不稳,朝中大臣更不会向着你。边境虽然苦寒,到底无性命之忧。”冷华拿出一个灰色的小瓶子,说,“这是解药,你吃了它就不会受制于我母皇了。”

“殿下啊,你这是……”冷延这才回过味来,原来冷华是为了他好。冷延心里一会甜一会酸的,他神色复杂的望着冷华,心想:殿下,你这么好,我如何放手?

冷华被他瞧的有些不自在,他把解药塞进冷延手里,板着脸道:“总之解药我已经给你了,要死要活你自己决定。”

冷延道:“殿下放心,臣弟一定不会让殿下担忧。若是殿下没有其他的事,那我先退下了。”

冷延转身之际冷华突然道:“阿延,万望珍重!”

这一刻冷延很想回过身去看看冷华,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想要回去抱住冷华的冲动,千言万语他只好说:“殿下,你也珍重!”

此世生不逢时,愿我们来生佳偶天成。

若有来生,我们不因身份的羁绊,不因世俗的眼光……我的殿下啊,我怎么舍得让你因为我受尽委屈,所以我只能盼着来世了。

就跟冷华说的一样,南阳果真卷土重来了。冷青然这次不打算让冷延再立军功,可不知为何,朝中华旻一党却极其拥护冷延。这么浩大的声势为一个毫无根基的样子只怕是太子的手笔。冷青然想通了这一关键便怒气冲冲的去了东宫。

冷华早就知道冷青然会来,因此他没有惊讶。在冷青然来时他依旧向往常一样行礼,问安。

冷青然道:“你为什么要帮那个野种?他如果在朝中有了依仗你可有想过后果。冷华,朕养了你十八年,就是为了让你给他人做嫁衣,自掘坟墓吗?”

“母皇,他若有依仗也是有母皇这个依仗。二殿下才华横溢不该永困京城,儿臣只是知人善用罢了。”

“如今你嘴皮子倒是练的不错。可是太子殿下,你就算再想冷延出去也要朕点头。你没爬上皇帝这个位置就想伸皇帝的手,简直白日做梦!”

他以为只要父亲给母皇施压便有所不同,看来他低估了冷青然的疯狂程度。在冷青然走后冷华让阿福悄悄的去丞相府请华旻过来商议。

在阿福走后没多久阿悠来了。她看上去十分着急,她打量了一下冷华才说:“幸好姑姑这次没有打你,你又做错了什么事啊,表哥,她为什么那么生气?”

冷华道:“我只是想阿延别待在京城,就这样而已。”

“他在京城怎么啦,姑姑只是看他不顺眼,总不能因为这样,姑姑就会要了他的命吧。”

冷华苦笑道:“难说。”

阿悠看见他这个样子总觉得哪不对劲,她问道:“表哥,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关心他,为什么现在张口闭口都是他?自他出去的这一年多你便时常发呆,还会跟华丞相打听他的情况。他回来时你更是魂不守舍,一颗心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你什么时候能对我这样啊,我才是你的妻子,和你一起相伴一生的人。”

“阿悠,我不爱你,你又何必一颗心扑在我身上。”

阿悠却道:“他也不爱你啊,你为什么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

阿悠的话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冷华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龌龊的心思……

阿悠看着冷华受伤的样子有些不忍,她说:“这件事情我会帮你的,我也不希望他留在京城。去边境也好,免得你惦记。不说了,我走了。”

冷华走到桌上想倒一杯茶,可是老天偏偏跟他作对一般竟让他把茶打翻了。阿福刚回来就听到这动静,他跑进来一看地上全是茶水和瓷片。他说:“太子殿下,您若想喝茶吩咐人过来便是,何必自己动手。”

“我只是一时不慎,不必大惊小怪。”

阿福叹了一口气道:“殿下,您不心疼自己,奴才还心疼您呢。对了,丞相说今晚子时老地方见。”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阿福还是有些不放心,他问道:“太子殿下,您真的没事吗?”

冷华点了点头道:“我没事。”

阿福心道: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能算没事吗?

冷华是真不自己该是什么样的表情?自己是东宫太子,天下万民的表率。如今,倒是自己触犯律法铁条。冷华把自己缩成一小团,悲哀地想,为什么偏偏是他做东宫的太子呢?

子时冷华如约而至,华旻看见他脸色不好便问道:“华儿,你可是不舒服?”

“无事,大概是近来太过操劳的缘故。”

华旻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回事,他说:“你近来忙于奔波二殿下的事,确实太过操劳。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以他如今的情况待在京城也无可厚非,你为何非要让他去边境?”

冷华却摇了摇头:“陛下的心思我比谁都清楚,她当时为了做皇帝,能把冷氏三族之内的血亲不留活口,这样疯狂的人怎么会给她儿子留一个这么大的祸害。父亲,我仔细想过,若是冷延留在京城他势必要娶妻生子。若是从前他没有功绩尚且可以取一个无背景的妻子,可是现在他娶的必定是贵族,望族。”

“一个有来历的岳丈,妻子,他自己也有功绩,不被卷入朝中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他永不回京,在外建立王府,不选京城贵女才会一辈子安然无恙。”冷华说,“父亲,华儿恳请父亲帮帮儿子。让他这次可以借此机会离京。”

是啊,无论如何他都可以借此机会离京,胜了便是皇帝的恩典,离京享福。败了,便是皇帝的惩罚……无论是哪一种,他的性命都保住了。他这个儿子为了冷延确实筹谋颇多,可华旻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何?

“我知他待你极好,陛下把他当你的挡灾符他也没有意见。可是陛下再怎么昏庸无能,可他体内毕竟有双生啊!”

“父亲,你不懂。这个筹码不够,我要的是他的性命万无一失。”

这一刻,华旻好像懂了。他的儿子言行举止就跟他当初掏心掏肺的对冷青然一模一样,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失神,问:“你对阿延……”

冷华的手忍不住攥紧了,他摇头道:“不关他的事,是儿子自甘堕落。”

那冷延的确要离京了。华旻想。

这几日朝堂上波涛暗涌,连阿悠都参与了冷延去边境的事。在群臣都跟太子共进退的情况下冷青然妥协了,她也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冷延是绝对不能留的。一个能让太子和皇帝叫板的臣子哪怕再忠心都不够忠心了。

冷延出征是冷华亲自送的行,他出于自己的私心还想再见他最后一面,只是这个人啊,无论怎样看都好看,冷华走过去有些恍惚,突然之间他都不知道身为太子自己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六军在后,主帅在前,冷华能说的也只有“保重。”二字了。

冷延没什么反应,他甚至连谢恩的虚礼都没有。他身披着胄甲只对冷华道:“殿下,你不该忤逆陛下的。”

这一刻冷华觉得花开了,花又谢了。花谢了变成沃土又开了……他忘记自己太子的身份有些俏皮的跟冷延打趣道:“没关系啊,我是他的儿子。阿延,你要记得你答应我的。”

“记得。”冷延上了马背跟冷华招了招手,冷延想,这次是真的永别了。

有将军问冷延:“殿下,您心情不好吗?”

冷延点了点头道:“嗯,我在想我的爱人。很想很想,睁开眼是他,闭上眼还是他,脑海里是他,心里也是他。”

他们也是一起跟着冷延出生入死的,还没有看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将军八卦之心大起,问:“殿下,您心悦的是哪家的姑娘?”

冷延开玩笑道:“若是他成亲了呢?”

将军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殿下若是喜欢抢过来便是。”

冷延听完笑的更讽刺了,这北凌朝可真有意思,喜欢男人就要处以车裂或凌迟之刑,抢人家的妻子却是理所应当的。将军看见冷延脸上的笑容觉得很没意思,便自顾自的走开了。他离冷延好远了都还觉得他刚才的样子让他浑身不舒服,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

娘的,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的。将军想。

这次冷延面对的不只是南阳的士兵,还有西边的天狼部落。更准确的来说就是面对天狼部落,因为上次的战役里南阳的士兵已经死的七七八八。有时候冷延很不明白这些皇帝脑子里在想什么,为什么整日都想着争土地,想着自己的皇室千秋万代,而不管百姓的死活。

人命就这么廉价吗?

而有时候人命就是这么廉价。

冷延不知道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情走到主帅的尸体旁,在边境这些日子他们都一直在跟天狼部落打,他们自小在草原长大本就比北凌的将士更擅长打仗,可让冷延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边的主帅居然被他们砍了。

这时有人推了一下冷延,他说:“殿下,你还好吗?”

冷延回过神一看,这人正是赵元帅嫡系将军魏之远,冷延看见他心情也挺复杂的。冷延道:“将军,我没事。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没想到赵元帅这样的英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魏之远叹了一口气,双眼的微红:“是啊,我家元帅确实……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死了,我们现在就盼着殿下带我们给元帅报仇雪恨。”

冷延听完他这一番话有些错愕:“魏将军,你这是……”

魏之远道:“我家元帅没能留下遗言,可他生前对殿下之才颇为爱惜,我们也觉得殿下是主帅之位的唯一人选。”

冷延有些犹豫:“我……魏将军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况且陛下也……”

“殿下,陛下的旨意不知何时才会过来,眼下的军情确是万分急切的,殿下是陛下的儿子,军中何人会不服。”

“可我毕竟年纪尚轻,也没有你们打仗有经验。”

“殿下足智多谋远胜我们,上次同殿下一起对付南阳的将士可让我等刮目相看,就连元帅也对殿下赞不绝口,您就莫要推脱了。”

“如此我便暂代元帅之职,等这场仗打完我会归还帅印。”

原来是冷青然的养子也会有这样的殊荣,这一刻冷延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只是这场仗要怎么打下去他心里还真是没底,天狼的将军连主帅的头都砍了,那他岂不是……

罢了罢了,如今他答应了魏之远,想这么多也没有用。

然而一切就跟冷延预料的那样,天狼士气高涨,逼得冷延他们退回了北凌的防线,若不是边境荒凉只有部分百姓扎篷并无城池,要不然死伤不为不惨。冷延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军中士兵折损过半,朝中的旨意也快马加鞭过来了。

冷青然的意思是他当主帅也可以,只是战败了他要拿命来换。对于这个消息冷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他当初和冷青然就是这么说的。倒是魏之远等众位将军对于陛下的旨意有些不解,再怎么样冷延也是皇帝的儿子,魏之远就是想到了这一层才会让冷延当主帅的。

一时之间军中的气氛更不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遗失的黄金座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4章炼化彻底炼化凤凰浊血的那一刻,石林除去实力得到了大幅提升之外,他还感觉自身的筋骨和血脉,都是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强化,似乎体内有一股无形的热流在不断的流动。“叮咚,恭喜宿主炼化凤凰浊血,实力提升至后天六重,并获得一丝凤凰血脉。”系统的提升声响起,让的石林隐约明白,在他体内流动的那热流,应该就是极少

  • 冷漠少庄主的追妻路在线阅读第七章

    声音惊醒了慕斯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熟悉且又陌生的五官,迟迟想不起来这个男人是谁。“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温臾泽,没想到你就是要和我新搭戏的演员?呵,还真是倒霉。”温臾泽自我介绍完还不忘讽刺一番。慕斯苒恍然大悟,之前大学同学温臾泽,同时也曾是她的追求者。她至今还记得温臾泽被她拒绝

  • 重生聊天群之加更规则以及更新情况

    新书起航,还请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大家都知道首日成绩对于新书来说很是重要,所以希望各位读者大大在可以的情况下,投一些鲜花或者评价票,这对于我来说将是莫大的支持!本书更新正常情况下一天保底五更。至于加更,那就需要读者大大们的支持了。一千鲜花加一更,两百评价票加一更。一千打赏或者三个不同打赏加一更,五

  • 影后打中单[电竞]在线阅读第十节

    施南看了看沈河,是时候走了,那么还是我派人带你去军方庇护所吧,毕竟你也没有去过那里,也不知道是那里,小方,你带他们去军方庇护所。施南向军队方向叫了一声。一个憨厚的年轻军人跑了出来,这是小方,他会带你们去军方庇护所的,老沈。施南介绍道。介绍完后,施南看向了莫凡,莫医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不然可能我们支

  • 星二代在线阅读第3章

    我要和网恋对象奔现了?!苏叶的手里还拿着刚刚展开的明信片。就在十秒钟之前,自己拆开了认识了三年的笔友寄来的信封!里面装着一张印着长安大雁塔的明信片和一封信。“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鸿飞!”苏叶反复的斟读着明信片上这句诗的含义。思绪不自觉回到了三年前。自己在一个诗歌论坛,意外结识了笔友小迪!三年间一直保持

  • 天使无翼在线阅读第九节

    翌日清晨,花摇风带着墨殇,欧阳止,还有非要也跟着一起去的欧阳桑,以及独自一人站着,离他们不远处的欧阳树,一行人等,便向凉州出发。从终南山到凉州,要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花摇风等人加快赶路,但花了五日,却也不过走了二十多公里。不是他们的脚程慢,而是从下了山开始,沿路上就都是低等妖兽在各地作乱,尤其以鼠精

  • 一言为定在线阅读第9章

    又过了一天,杨辰终于把修为巩固完毕,突破后的内力终于趋于平缓。之后,杨辰去了赵刚的营帐打算看看情况的发展,如果有自己可以出力的地方,自己就可以积累军功了,自己的修为突破但是军功还远远不足。名正则言顺,只有军功足够自己的晋升才会一马平川。“杨辰,你突破完毕了。”赵刚略显高兴地说道。“是的。”杨辰回答道

  • 十年相思百年渡在线阅读第8章

    青山院,诸葛逐鹿的别苑中。李相赫和诸葛逐鹿两人亭中对弈,两人手中各自执黑白子,落子缓慢且掷地有声。陈均一旁站着,不时给二人添茶。“老李啊,你让剑尘独自带队去万兽山脉,你也放心吗?”诸葛逐鹿落子同时轻声道。“你放心,剑尘这孩子挺聪明的。”李相赫微微一笑喝一口茶,捻起黑子不假思索便落了子。“聪明是聪明,

  • 环球打卡保底1亿两兽相争(求鲜花,求评论各种求)

    青羊山脉中心,青阳宗一间普普通通的书房内,楚中天手捧一本古卷,仔细倾听着三长老的汇报。“你是说。。。。那些强者的的尸体上没有任何储物之类的宝物?全身上下没有一件有价值的东西?。。。。”楚中天,听了三长老的汇报,实在无法相信,那么多陨落的强者,怎么可能不带些保命之物在身,最起码趁手的兵器总要带的吧。他

  • 画里什么都有在线阅读强大的大悲咒

    “既然这样,那好吧!”林夕话都说到这个程度,白道长也不好意思在反驳,只要点头答应下来。“多谢白道长,只要将他们送往阴曹,脱离了这苦海,你我的功德薄上又要添上一笔了。”看到白道长终于答应下来,林夕也是送了一口气,没有白道长帮忙的话,他还真没有办法一次性对付这么多的山野孤魂。“白道长,麻烦了。”林夕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