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华夏大宗师治病

2021/5/5 16:16:01 作者:欧阳玉清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华夏大宗师
华夏大宗师
作者:欧阳玉清来源:纵横中文网
败家富二代,失踪三百年后,重回都市,却发现距自己离开的时间,只过了三个月。学霸未婚妻、刁蛮凶器女警,超级女特工,黑暗教廷的女恶魔,绝代风霜的女剑仙,究竟谁才是他的真爱?太公祠、五帝庙、三皇洞,哪里,才是人族武道的巅峰?

“为什么问不出来,司命那里不是有人界所有的命簿吗?”箐石不解,几人都看向抚紫,显然都有同样的疑问。

抚紫有点委屈地看向抚蓝:“六姐,你忘了吗?”

抚蓝怔愣了片刻,恍然大悟道:“哦!锁了!”然后不好意思地看着九作尘咳了两声道,“十万年前,父君为了换圣嘉国君主一滴心头血,答应了他的条件。那条件便是保圣嘉国在人界的强国地位十万年,封锁圣嘉国皇室命簿十万年,任何神、仙、人、魔,都不得翻阅更改。这样一来,花神救了兰承帝而没被发现的事,也说得过去了。”

至于那一滴心头血是用来干嘛的,在场的除了箐石都心知肚明。不过幸好箐石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想,她问道:“这样说来也过了十万年了,应该可以看了啊。”

抚紫摇了摇头:“准确度的说,还有四十三年零八十九天。”

宥今心道:记得可真准,也不知道始作俑者本人清不清楚自己被早放出来了多长时间。

抚蓝道:“若是等着时间到了去翻命簿,别说是琳妃了,正辛帝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世。”

一条路又被堵死,箐石烦躁地挠了挠头:“那怎么办?”

九作尘道:“我的意思不是查阅命簿,而是让司命算一算,这位琳妃有没有沾上什么东西。”

抚蓝眼睛亮了:“我这就去找他。”说罢转了个圈,就消失在原地。

宥今让抚紫和箐石先去休息,自己走到九作尘身边挪开了那根被他玩得快没了的蜡烛,问道:“有把握吗?”

九作尘擦了擦指头,那被灯芯烧过的地方一片光洁,他笑道:“八九不离十吧。”

司命来的很快,恰好赶上了第二天正辛帝的到访。

正辛帝对于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个人没发表什么意见,他单刀直入问道:“诸位有办法了吗?”

司命握拳在唇边轻咳一声,然后扬起成竹在胸的笑容道:“不知皇上可否将娘娘的八字给我?”

正辛帝皱着眉头吐出几个字。

司命笑道:“皇上和娘娘真是恩爱啊!”然后在无人回应的尴尬中捏起手指开始算卦。

“是大富大贵的命数,按说不该如此……”

正辛帝的耐心即将耗尽,不悦道:“到底行不行!”

司命赔笑了两声,道:“还请皇上将娘娘身边人的八字……”

“其他人的朕不知道,朕一会让人拿给你。”

司命连道了两声“好”,目送正辛帝离开。

箐石“啧啧”两声,道:“看不出来司命仙君对人界的君王也这般敬重呀!”

司命不以为意地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喝茶:“你这小丫头懂什么,如果今后有什么到人界来的差事,一个皇帝可比十个八个的神仙有用多了。”

箐石眨着眼说道:“仙君说的是。”但那副模样显然没往心里去。

司命叫了宥今:“你说这天帝派给你的差事我给你解决了,你不准备给我点好处吗?”

宥今头也没抬回道:“好处就是,你把雷诺诺送到朝颜来的事,我便不与你计较了。”

司命讪讪一笑:“好说好说。”

正辛帝对于琳妃的事果然上心,很快便有宫人将写着几个生辰八字的竹简双手奉上。

司命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箐石侧身问宥今:“师傅,你看他这个一目十行的模样,能看出什么东西来吗?”

宥今道:“他人所专,不擅不疑。”

箐石“哦”了声,不再说话。

九作尘姗姗来迟,他懒散惯了其他人也没说什么,但见他今天换了一身黑衣没有穿此前那件白的,宥今忍不住说了句:“怎么又穿的这身?”

九作尘说了句“脏了”,宥今便没再多问,也没有说脏了的衣服一个清洁术就可以解决。

卷轴看到最后一列,司命端正了坐姿,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收敛。这一列的字迹显然跟之前的不同,前面还有好几个没写完的笔画,显然下笔之人犹豫了很久是否要把这个生辰八字也加上去。

司命站起身对宥今说了句:“随我去见正辛帝。”

宥今直觉事情严重,毫不犹豫点头。

而后两人匆匆离开。

两人毫无阻碍地见到了正辛帝,见司命的告知欲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正辛帝并为多言,直接屏退左右,示意司命开口。

司命急忙道:“皇上,最后这个八字,不是公主的!”

正辛帝双眼有一瞬的收缩,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常。给司命的卷轴是临时让人誊的,上面没有写每个八字是属于谁的,但是最后那个是在宫人誊完后给他审阅时,他亲自加上的,正是他和琳妃的爱女,他的小公主——夏媛的生辰。

“胡说!公主的生辰是朕亲手所誊!难道朕能记错自己女儿的生辰吗!”

“皇上,我的意思是,公主的生辰,在出生后便被人更改了。”

正辛帝默了片刻道:“何以见得。”

司命严肃道:“这个时辰出生的孩子,在圣嘉国共有六个,分别生于牢狱之中、娼妓之馆、流放之地、兵临之城、叛军之墓和葬尸之岗,不可能有帝王之女的命数。”

正辛帝深吸了一口气,明白了司命的意思,他没再说什么,招了侍卫送走了两人,然后叫出了藏在暗处的锦衣卫。

“查一查与公主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所有孩子的身份,另外将当时给琳妃接生的嬷嬷带过来。”

第二日夜里,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敲开了宥今等人住的殿门,将一个锦囊交到了司命手中。

司命跟宥今对视了一眼,扯开了锦囊,将纸上的八字念了一遍,道了一句:“果然如此。”

宥今问:“什么?”

司命叹了一口气,将那纸放在了桌子上:“就这个,即便是你,也能瞧出毛病。”

抚蓝箐石也凑上去瞧,却瞧不出什么东西来,抚蓝不解问:“到底是什么啊师傅?”

宥今徐徐说出了四个字:“天煞孤星。”

“啊!那不是人界迷信的说辞吗?”

司命解释道:“人界说的都是假的,但天煞孤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都是连续十世为谋财求荣而作恶的罪人的下一世,万年难出一个。天煞孤星往往出身富贵,先克母再克父后克一切亲近之人,是个独享荣华富贵的命格。”

抚紫道:“可是没了亲人朋友,即便坐拥万贯家产又有什么意思呢?”

司命:“这正是天煞孤星的诅咒的邪恶之处。”

宥今问:“这命格没有什么解决的法子吗?”

司命:“没有,但天煞孤星都是得到的富贵越多,对身边人的副作用越大,可这位偏偏是个公主,真是造化弄人。”

箐石于心不忍:“可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啊。”

抚蓝问道:“所以我们要把这件事告诉正辛帝吗?”

宥今有些为难。

抚蓝看向司命,司命连忙缩起了肩膀:“别看我啊!这又不是我的任务,我只是来给你们帮忙的!”说完后片刻不留,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箐石骂道:“跑得真快!”

最后众人一块看向了正在拨弄一根新蜡烛的九作尘。

九作尘挑了挑眉毛道:“正辛帝好像还没有皇子吧。”

宥今想了想道:“是,正辛帝独宠琳妃,膝下只有这一个公主。”

“仙君不记得了吗?十万年之约尚未到。”这么轻飘飘的一句,给了宥今答案。

天煞孤星如果真的有司命说的那般厉害,那么将夏媛留在这里,万一克死了正辛帝,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很难保证圣嘉国的气运不会发生变化。那天界对圣嘉国的承诺就守不住了。

想到这里,宥今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了正辛帝。

但正辛帝对于自己女儿是天煞孤星这件事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听了宥今的发言,他只是问了句:“所以将公主送走,琳儿就能醒了是吗?”

莫名其妙被塞了一把掺血的狗粮的宥今面无表情道:“是。”

“朕知道了,明日朕便派人将紫鸢的植株和种子送与你们,你可以走了。”

正辛帝送客的意思毫不含蓄,拿到了紫鸢的几人没心情再在圣嘉国逗留,出宫后在宅子里做了一番伪装,便回了天界。

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抚紫留了一部分紫鸢以备不时之需,其它的则交给了宥今,由朝颜学院负责在原本花田的位置落植。

解决了一桩事的宥今并没有觉得轻松多少,反而心里沉甸甸的,他叫了司命来喝酒,但是一个字也不肯说。宥今喝得闷,司命喝得懵,两个人大眼对小眼,愣是没喝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喝了半个时辰,宥今整个人开始不对劲了。

他轻“嗯”了一声后趴在桌子上喘着粗气,司命叫了他两声,他终于抬起了脑袋,却见满面霞色,一只手不自觉地扒拉自己的衣服,另一只收贴在桌子角上轻轻磨蹭。

“哐啷”一声,司命手中的酒壶掉到了地上。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宥今,就算是喝酒喝到醉,宥今仙君脸上也是白白净净,从来不曾喝成这样过。况且这还不到一壶,跟宥今的酒量离得远呢!

司命连滚带爬地出了宥今的屋子,这时九作尘正急匆匆往这边赶,见了司命的模样厉声问:“出了何事!”

司命呆愣愣地指着宥今的方向说:“神君你快去看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河光焰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容金珍走远,梁绒这才转头看着盯着郑当:“你们可真是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郑当听出了梁绒的讽刺,也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那你们可真是够可以的,脸皮真厚。”梁绒也轻描淡写的说。“有用就好了,你弟弟想跟你在一起,你想保护你弟弟,你们一起在这里,不好吗?”郑当说的跟勾引人心,梁

  • 快穿之群狼环伺gl第8章在线阅读

    “呵呵,敢问顾堡主,当今天下还有谁能与朱温抗衡。”李梯问到“回殿下,自然是晋王李克用。”顾长风答道。“不错,其实李克用与朱温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僖宗年间,朱温就在汴州为李克用摆下过鸿门宴,当时整个营地火势猛烈,李克用本没有活命的可能,但恰逢天降暴雨,才使得其逃过一劫,再此之后,李朱二人也结下了生

  • 踏风寻道在线阅读第4节

    “今天天气真好呢。”夕夏朝着窗外看去,满眼都是深深浅浅的绿。现在正是初夏,气候最是宜人。“稻叶君可以出门吗?我听说最近电影院会放映一部新片,看起来都很有趣的样子呢。”小野想要带夕夏去电影院去看电影,那样他就觉得好像是跟夕夏在约会一样了。不过她看起来那么脆弱,不知道人间的烟火会不会侵扰到她。“是什么电

  • 为贱独尊在线阅读达尔斯的离去

    阿骨听后若有所思,更是坚定自己想要变强的心思。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危险,如果不能够强大起来,很难找到自己的家乡。阿骨和达尔斯走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清晨终于来到了黑松林镇。黑松林镇是个很大的镇子,来往很多商人和冒险者。黑松林镇比邻荒北平原,荒北平原中的珍稀草药与魔兽都是他们敢于冒险的主要原因。珍贵的魔

  • 穿越回来后嫁了影帝在线阅读第9节

    解决完蜘蛛首领首领之后,孟离又随手解决掉几只想要扑过来袭击他的蜘蛛护卫。剩下的,就是一些被蜘蛛首领保护起来的普通蜘蛛,他们当中虽然有的体型也很庞大,但是并没有突破到一星级的存在的,其中实力最高的一个也不过是零星三阶的一只墨绿色带点紫色花纹的蜘蛛。站在原地,孟离感觉自己现在这副扮相特别像大宗师(不是古

  • 冬日限定之第九章(9)

    我爱罗一个人坐在窗台边,望着村口的方向出神。不知道静千现在在做什么?在沙漠里还顺利吗?有没有保护好自己。扣扣扣,房门都敲响,我爱罗回过神,走到门口打开门,让门外的夜叉丸进来。夜叉丸看他满脸忧愁的样子,拉过他坐在床边。“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我爱罗如实的点点头。“别担心了,我稍后去看看。”我爱罗一听,

  • 组团梦游记第3章在线阅读

    那条路上有许多不同的店,我没怎么仔细观摩过,我想我也许不会踏入这些店的任何一个,但是让我惊奇的是这些店的牌子。我拉了拉长辈的衣服,询问他这些店难道都是同一个人开的?我想这不应该,毕竟尽管这里不怎么引人注目,可一个天桥过去便是城隍庙,再加上我们隔壁小小的屋子租出去的价格是2000,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在

  • 血莲祸起萧墙

    香玉在万春亭,正巧遇见了一名女子,太监小李子向香玉打千禀告:“这位是军机大臣尔泰的女儿,也是荣贝勒在京城的未婚妻,荣贝勒在去年率兵去青海打仗,还没有回京。”“荣贝勒,她有福晋了?”香玉罥烟眉颦,呆若木鸡。再说苏云,却是思绪万千,神伤沮丧地出了紫禁城的神武门,往事都是满面的愁容,昔日的结义姐妹,昔日她

  • 教母(GL)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

    不过夸父也并非纹丝不动,他的双脚深陷大地中,脸色也同样不好看。“这种感觉,他的力量真的增强了,是我们一族的天赋神通没错,现在恐怕已经不下于一般的大巫了,还有这种雷霆,总感觉是天劫的一种,他到底什么来头?”看着此时的孔宣,他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以及必杀之意。这种大妖绝不能让他逃走,不然以后说不定妖族

  • 假面:最强骑士帝骑在线阅读第六节

    “叮铃铃!”教室外响起了刺耳的铃声,所有考生心中一紧,心知考试马上要开始了。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今朝。“吸气……呼气……”林烨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以为自己六十岁了,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应该不会紧张了,但是他发现自己错了。依然好紧张啊!心脏在砰砰的跳。“这位考生,先把自己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