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通天邪皇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5/5 15:53:08 作者:孤梦天 来源:3G小说网
通天邪皇
通天邪皇
作者:孤梦天来源:3G小说网
天地分三域四界,作为这个大世界中的一分子人人都以进入那最为神秘的“神阳域”为目标,众生孜孜不倦,争斗不息!神秘莫测的真灵印记现世究竟是为了重现九阳时代的风采还是蓄意为之?且看向阳如何揭开这一层层神秘面纱成就无上邪皇!天,永远只有一个,只可惜不是你,而是我!——向阳语

“嘘——人来了。”

宋徽玉走到白鹿书院的时候,听见几声窸窸窣窣的讨论,声音不大不小,她一来却消失得一干二净,只是一些同窗带着各种眼神看向她,怜悯的、嘲弄的、探究的……

宋徽玉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轻轻垂下眼,来到案牍前。她今天依然蒙着面纱,只可以看见俏生生一双眼。

沈祁瑞跟在她后面很远的位置,等她走进屋半晌,才跟着走进去,还用折扇遮着脸。

平鸢有些觉察,想到自己姑娘的传闻,她凑近了轻声道:“姑娘,这些人也忒过分了,就这么直接打量,还是读书人呢……”

“读书的未必就是识礼的,就像为官的不一定都是清白的。”宋徽玉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钻进几人的耳朵。

其中薛令姝也是一开始看她笑话的人之一,听了这话,神色变了变。

薛令姝是伯爵府嫡女,身边总围着几个卖力讨好的小官之女。其中有个叫魏芙的,身量很高,说起话来嗓音也有些许粗:“嗤,一个旁支的女儿,在侯府住了这么多年,真把自己当侯府小姐了。听说还烂了脸……”

“魏姐姐别这么说,”薛令姝心里嘲笑宋徽玉,却依然唱着白脸,“她也是个好姑娘……”

“一个寄养的表小姐还好?”魏芙嗤笑了一下,“令姝你就是太善良,这样不能认清身份的女子,简直令人作呕,你还帮她说话?”

“哎呀……”见魏芙说话越来越露骨,薛令姝忙去打断她,一面却把目光投向宋徽玉,期待她露出畏缩和自卑的表情。

但是宋徽玉没有,她只是静静地教自己的伴读磨墨,日光倾斜下来,映衬着她的螓首雪额,一点都没有被影响的意思。

薛令姝心里暗恨,她早听说宋徽玉烂脸成了无盐女。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凭什么这么骄傲?

魏芙也看到了宋徽玉无动于衷的样子,正打算出言讽刺,却发现四周突然没有一点声音,只有轻轻的翻书声,还有穿堂而过的风声。

魏芙以为是严先生来了,于是赶紧回到自己的案台前。可是一抬头,却看见身穿玄色锦袍的男子,比她还高出一头,剑眉星目,下颔线条冷硬,一双桃花眼却又十分惹人。

那是宁王世子,楚铭。

楚铭竟然来书院了?众人屏息凝神,都在悄悄用余光看着这位京城首屈一指的贵公子,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却又不敢露出一点异样的神色。

宋徽玉察觉到动静,疑惑地抬头。

楚铭如鹰的眸中透出清冷的目光,快速地扫过整个书院,眼神正好与无意间抬眼的宋徽玉碰撞,然后二人都立刻移开,好似没有任何停留。

宋徽玉抿了抿唇,再也不敢看向他的位置。宁王世子,身份何等尊贵。而她却是一个身份低微的无盐女,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

而楚铭觉得这女子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气质,说不上来是什么,但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今天的功课很快便开始了,严先生看到楚铭,欣慰地点了点头。而后者依然无动于衷,好像这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

“清瑜,你将这段背一遍。”严先生读完了文章,走到案台前,开始检查弟子们的功课。

莫清瑜是严先生最得意的学生,出身寒门,年纪轻轻已经中了举人,正等着参加明年的会试。

听到这个名字,宋徽玉心神一动,侧过头去看他背书。

莫清瑜身形清瘦,坐在那儿迎着日辉,整个人身上仿佛跳跃着莹莹白光。他放下书本,声音如冬雪融化之后从山涧流淌下来那般好听:“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他背得很流畅,没有特地生搬硬套情感,只是这些句子已经铭记于心,念起来极其好听。

严先生满意地点了点头,夸赞了他几句,莫清瑜都不骄不躁地谢过。

宋徽玉的眼神颤了颤,前世她听过莫清瑜的名字,这是后来的状元郎,一生为官清正。也许,这不失为一个好归宿……

严先生接着又点了魏芙的名字,魏芙的课业向来也是没有问题的,虽然理解欠缺,但是背诵得一字不落。

严先生也是轻轻点了点头,正要开始讲新内容,魏芙突然说道:“先生,我看宋徽玉方才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如就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在同窗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吧?”

说罢,她得意地看了宋徽玉一眼,像个骄傲的孔雀:宋徽玉初来书院,课业能勉强很上就很不错了,还能直接背诵不成?

宋徽玉听到自己的名字,眨了眨眼,心道:她哪有跃跃欲试?然而严先生此时也注意到了宋徽玉,想要看看这个女子究竟学问如何,便道:“如此,那徽玉便来背诵《小雅·鹿鸣》一段。”

这是新学的内容,在座的弟子都没有几个背得出来,纷纷用看好戏的目光看着宋徽玉。

薛令姝的嘴咧到了唇角,正打算出声假意为宋徽玉解围,却赫然对上了一双阴冷的眼——楚铭。她心里一惊,连忙移开目光。

宋徽玉微微笑了笑,阖上书本,开始背诵:“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如果是前世的宋徽玉自然是不会背的,但是她重生而来,后世的她也读过一些诗书,自然背得通顺而流畅,一篇下来没有任何停顿的地方。

严先生听了也有些满意:“徽玉的功课做得很好,此番才能,堪得嘉赏。”

弟子们的目光也变了,看着宋徽玉的眼神带着些许赞叹。魏芙也有些惊讶,她听薛令姝说,这个女子不仅贪图荣华富贵,还不学无术,本来是个花瓶,现在连做花瓶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看来,却像是有些才能……

薛令姝听了,简直想咬碎一口银牙。

真正替她高兴的是平鸢,她小声给宋徽玉说:“姑娘没看那些个的表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呢!”

宋徽玉眸色波澜不惊,朝她笑了笑。

沈祁瑞此时也对这个表妹感到惊讶,在他的印象里,宋徽玉一直都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今天能有这样的表现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于是在课业结束后,沈祁瑞对她招了招手:“表妹,一同回府罢?”

宋徽玉弯眸:“正打算邀三表哥一道呢。”

于是今日沈祁瑞和宋徽玉一同回府的时候,杨燕婉见了,怔了怔,而后马上恢复笑容:“三爷和表妹回来啦,晚膳还在做,一会儿便好了。”

宋氏见了也宽慰地笑了笑,拉着宋徽玉问长问短,生怕哪里有怠慢了这个侄女。

杨燕婉表面上也跟着搭腔,实则心里暗恨,真把宋徽玉当亲闺女了?侯府还有几个庶出的女儿,大姑娘沈茗桐虽是庶出,但也生得讨喜,怎么就不见她这么喜欢?

一家人表面上和睦地用过晚膳,宋徽玉回到自己的院子,对平鸢道:“我想做些糕点,你帮我准备材料。”

平鸢被挑选成伴读之后,就成了宋徽玉的大丫头。她按照宋徽玉的意思去厨房取了材料,便跟着打下手。

“府里本有下人做,姑娘为何还要自己做呢?”平鸢问道。

宋徽玉笑道:“我闲来无事,在书上见过些许糕点的花样,便想着做来给姨母和表哥。”

她做点心的手法娴熟,一点都不像娇养的小姐。平鸢见了,也不免生出一些好感。

她跟着宋徽玉几日,也知道这个侯府表小姐的日子过得寄人篱下,人也和善,没有小姐脾气。

半晌,宋徽玉完成了糕点,是一颗颗水晶玫瑰糕,色泽鲜亮,颜色剔透,让人看了都不忍心下嘴。

“我把这些给姨母送去,”宋徽玉将糕点分成几份,“你将这些送给三表哥和表嫂,几个姑娘姨娘那儿也送去些。”

平鸢听到宋徽玉让她把糕点送给沈祁瑞,眼睛亮了一下,而后马上掩盖下来:“是,姑娘。”

她的这些小动作被宋徽玉尽收眼底。前世,沈祁瑞的后院就乌烟瘴气,宋氏去世后,更是各种货色都敢往院子里塞,平鸢便是其中一个。

可是苦了杨燕婉,还能坚持住,一个一个地收拾。

而这一世,宋徽玉想把这一切都提前。

平鸢接过食盒,先一个一个送给了府里的姑娘、姨娘,最后才到了沈祁瑞的院子,叩了叩门,把声音掐得娇软:“三爷,表姑娘做了吃食,奴婢给您送来了。”

“进来。”沈祁瑞听到这声娇软的音色,不由得心神一漾。

平鸢走进去,看到沈祁瑞在伏案读书。不由得羞红了脸,走过去:“三爷真是好学,这么晚了还读书呢?”

沈祁瑞看到她红了脸,觉得有些可爱:“爷要备考呢。”

平鸢把糕点给他打开,眼神宛如小鹿一般:“送完了糕点,那奴婢退下了……”

沈祁瑞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你脸红什么?”

“啊!”平鸢娇呼,却没有抗拒的意思。

“你主子特地让你把糕点来送给爷?”沈祁瑞见她的模样,心里已经走了决定,却还是问了一句。

平鸢道:“表姑娘她做了玫瑰糕,每位主子都送了。夫人那儿她是自己送去的,姑娘和少爷这儿是奴婢来送。”

“她倒是会收买人心。”沈祁瑞眯了眯眼,将平鸢搂在怀里,“不过,有你这么可人的婢女,也是一种幸运。”

平鸢感觉到他话里的温柔,含情脉脉地望着他:“爷,奴婢心悦您许久……”

幽深的庭掖,月亮隐在云层里不出来,不知哪里来的猫儿还一声一声地叫唤。

三少夫人府里,杨燕婉看着夜色渐深了,焦急地问婢子:“三郎还在读书呢?”

婢子答:“书房的灯还没熄,想来是了。”

杨燕婉拧着眉,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却说不上来是个什么。

又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沈祁瑞。杨燕婉心里惴惴不安:“表姑娘……在哪儿?”

婢子道:“表姑娘还在夫人那里,听说夫人被她哄得开心极了,要将她留宿呢。”

侯夫人留宿是一种殊荣,杨燕婉却已经顾不上妒忌了。她心里有个结,怎么也过不去。

“不行,我得去书房找三郎。”她起身,正要出门,却看见沈祁瑞迎面走过来,神色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燕婉,你出来做什么?”沈祁瑞问道。

杨燕婉愣了愣,随即委屈道:“我思你许久,你偏不回……”

沈祁瑞把她捞进怀里,哄道:“我这不回来了吗?好了好了,我们赶紧歇下罢。”

杨燕婉应了一声,心却一点一点沉下去——她在沈祁瑞身上,闻到了一种不属于她的女人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过去第1章在线阅读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青苍山里大罗村的广播喇叭,不停地喊着各色标语,鼓励农田里收割的村民们,再多用些力,早日能完成收割任务,结束秋日的农忙。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儿,忙活一整年,能不能过个痛快年,就看这些日子了。其实多少年

  • 梦里的月亮黄月英

    黄夫人,本名不详,传说名为黄月英(最早或出自袁阔成的评书《三国演义》[1],经日本光荣公司2003年的游戏《真三国无双3》、《三国志9》推广而广为人知)、黄阿丑、黄婉贞。三国时荆州沔南白水(今湖北襄阳)人,沔阳名士黄承彦之女,原来的诸葛亮之妻。史称其长相丑陋,黄头发,黑皮肤,但才华却与诸葛亮相当。并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八节

    又一个半年,我炒菜越来越游刃有余,事业进入巅峰。自己从一个三百元的学徒变成一千五元的厨师,那些辛苦的汗水不知侵透多少衣裳,油烟味满身藏。我不再是以前哪个懒惰的男孩,如今的我事业有成,只差房子车子两样。说到这里,我现在后悔莫及,为什么自己那么傻,为什么没坚持下来。看看如今二十四岁的自己,又剩下什么?五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无星无月,苍穹如盖,笼罩着春色中的南齐山河。南齐,陆地之南,山温水软。这种地理特质,体现在整个国家的山川分布上,越往南齐南境第一大城安州,山势越和缓,安州城外鹿鸣山起伏在地平线上,是一道温柔的弧,从城郭的青灰色城墙慢慢延伸,越过春草茸茸的平原,点亮一条银色的玉带——那是鹿鸣河。鹿鸣河是鹿鸣山的绶

  • 高冷狐狸最好命之第二章

    只要你跪下来求我。这句话一入耳,穆倾寒的眸光一寒,泛出些森冷的凉意。只是她脸色却丝毫不变,眼角眉梢都融着笑,一丝讥诮的冷一闪而过。这是生怕得罪不了她。不巧,她还真是个吃软不吃硬,而且非常记仇的人。穆倾寒初时的讶异转瞬即逝,随即面色平静下来,抬手握住了洛夕萤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襟上扯了下来。“洛

  • [综]黑暗本丸?挨下须佐试试之第一章(1)

    《听说我是菟丝花》文/刘时酒11月21日楚娇一觉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而她的身体也像被重重的撵过一样,她虽然是少不经事的少女,但是以她看了那么多小黄文的经历,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她动了动肩膀,酸痛的感觉愈发的明显,她低头一看...她身上未着寸缕,身上各处的

  • 先驱者的历程在线阅读第6节

    陈天歌小心翼翼往前走,陈天歌悄悄地将烈火掌准备好,黑暗的山洞里没有一丝光亮,给了陈天歌逃跑的绝佳机会。两人的身上都未带火折子,陈平:你小子敢骗我,这玄叶草会长在这里吗?说完便向陈天歌袭来,陈天歌的烈火掌早已准备好,黑暗中,陈天歌一掌打向了陈平的左肩,陈平痛的后退几步,趁此机会,陈天歌一招烈火掌向其攻

  • 六芒星酒馆异闻录在线阅读订婚快乐

    夏宅,灯火通明。贵气精致的别墅门延上,挂着两个异常明亮的红色灯笼。顺着贴满喜联的窗户看去,满堂宾客,无不挂着得体的笑容,望着晚会正中央的那对新人,祝福的眼神毫不吝啬的打在二人的身上。洛灵灵站在人群的中央,一身正红色露肩晚礼服将她衬的如同深海的红宝石一般,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精致的俏脸画着淡淡的妆

  • 末世荣耀游戏第7章在线阅读

    墨走无痕看着自己已经开始倒计时的半龙化状态,问道:“准备好了吗?”裴君玉还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嗯。”“好!”话音一落,身上的半龙化特征眨眼间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墨走无痕的身影。隐身发动,仇恨转移,伴随而来的是那带着厉风扫过来的蛇尾。黑王蛇的技能其实非常单一,范围性攻击的蛇尾扫动,单体攻击的蛇头撞

  • 三界王在线阅读第1节

    “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老子从一个破碗开始到推翻元朝的统治当上皇帝,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大好河山拿给你们统治了两百多年就没了?还有脸来面对老子?”“爹,别这要说自己的子孙,毕竟都是一家人”“你还有脸给老子说话?你杀自己的侄儿然后夺皇位你还有脸了是不?”朱棣唯唯诺诺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心里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