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奥奇大陆天之骄子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5 16:19:28 作者:韩御林 来源:17K小说网
奥奇大陆天之骄子
奥奇大陆天之骄子
作者:韩御林来源:17K小说网
自唐玄御成神之后,新一代新星即将出世,再创奥莱学院的辉煌。

潮人party后,陆妈又恢复了温柔居家的好女人形象,一大早就做好了可口的饭菜,并将陆爸陆小迪挨个从床上扒拉下来。陆小迪一边迷瞪着眼睛刷牙,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隔壁搬来人唔了?”

陆妈一边摆放碗筷,一边回道:“不可能吧,昨晚也没人来投诉啊。”

感情您还知道自己扰民了啊!

陆小迪翻了个白眼,把嘴里的牙膏沫吐掉:“我昨天刚回来人家就批评我了,说我‘小小年纪,不要整天蹦迪’,我寻思着要是让他知道是您老人家不顾庄重的在家里蹦迪,以后见了面多不好意思,就没有反驳。”

事实是当时事情发生的急,她根本没来得及说话,要是让她逮住了机会,非得让那个夏威夷大叔知道知道什么叫社会主义人民群众的语言力量。

陆妈默不作声的往陆小迪的饭碗里多加了个鸡腿,叹气道:“那以后就不能在家里搞party了啊。”

陆爸酸兮兮的看着陆小迪碗里的鸡腿,心想,本来就不应该在家里搞什么party,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他昨晚那么晚回家还被老友打趣说什么“是不是惹了老婆生气不敢回家啊”,然而他并不好意思把“老婆在家里搞party所以把我和女儿都扔出来了”的事实说出来,只能默认了老友的说法。

陆小迪在饭桌前坐下,刚拿起筷子便听见有人敲门,作为家里的三把手,她自觉的放下筷子去应门。

门开了,门外站着隔壁那个夏威夷大叔,今天倒是穿了别的颜色的衣服,但陆小迪实在对那身花里胡哨的夏威夷衫印象深刻,外加上这人好像三四天没刮的胡子,看人时半掀不掀的眼皮,总给人一种又颓又丧的感觉。

但怎么说呢,这人的眉眼长得还是很好看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陆小迪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哟,爱蹦迪的小姑娘。早上好。”

陆小迪一万句国骂排着队等出口,然而还没等她把闸拉开,陆妈闻声走了过来。

夏威夷大叔立马换了腔调:“早上好,这位美丽的女士,我是隔壁新搬来的,叫任雾,任我行的任,雾气弥漫的雾。今天特地来拜访一下,并送上我家乡的土特产,希望您能喜欢。”

陆妈掩口笑了,温柔的说:“早上好,希望你能住的愉快。昨晚没有吵到您吧,我的女儿似乎有些过于活泼了。”

“没有的事,小孩子嘛,总是喜欢热闹。”

陆小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然陷入言情剧的两人,一方面因为被称作“小孩子”有些愤怒,一方面又眼尖的发现陆女士的耳朵竟然红了。

警报!一级警报!

陆爸爸你快来看着点啊,你家老婆要翻墙了!

陆妈妈当然没想翻墙,虽然在陆小迪的眼中身前这个男人是个大叔级别的人,但在陆妈眼中,这人根本没大陆小迪几岁,撑死了三十出头,可不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女婿人选嘛。女儿年近三十又没个对象,整天和江尔混在一起,两人要有意思也行,偏偏两人能纯洁的盖上棉被聊天,人家江尔前不久还谈了个女朋友,江妈妈电话里说起这件事情时兴奋的哟。

我也好想有个女婿可以炫耀啊喂!

陆妈妈过完自己的内心戏,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接过来的所谓土特产。

贵妇面霜……

这特么,先生你老家是哪里的啊。

陆妈妈的表情裂开了。

她刚想把“土特产”还过去,就听见任雾说:“哎呀,你女儿真可爱,叫什么名字呢?”

陆妈立马换上丈母娘看女婿的嘴脸,笑着答道:“小迪,陆小迪。从小人家就夸她长得可爱呢。”

陆小迪在一旁听的一脸血。

这种“哎呀你家宝宝真可爱几岁了叫什么名儿呀?”“是吧是吧,我家宝宝最可爱了今年三岁了叫小迪呢!”的谈话既视感,让她一个今年二十七岁的大龄女青年有一种瞬间年轻二十五岁的错乱感。

她觉得这个世界太魔幻,忍不住哭着奔向陆爸的怀抱,陆爸立马抱紧了自己的饭碗,嚷嚷道:“不约啊!昨天我们的革命友谊已经到头了。”

陆小迪看了看方才鸡腿还在但现在已经空荡荡的碗,忍不住露出了面对阶级敌人时才有的险恶嘴脸:“到头了!现在彻底到头了!你特么把我的鸡腿还给我啊!”

门口相谈甚欢的两人听见屋里的动静,不约而同的露出“看我家傻闺女”的欣慰感。

直到一家三口重新在饭桌前坐定,陆妈才想起来贵重的“土特产”没还给人家。她想了想,便觉得算了,人家好心送过来,再还回去怎么看也不太礼貌,不如以后多照顾照顾人家,毕竟一个大男人生活,也怪不容易的。平时做点汤汤水水,就让小迪送过去,这一来二去,万一就嫁出去了呢。

陆妈妈,计划通一个。

陆小迪在陆妈这种“我的女儿马上就要有人要了”的眼光中,战战兢兢的喝完了碗里的粥,一边反思自己最近也没干什么糟心事儿啊,一边主动将碗筷放进了洗碗机里。

她对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一无所知,并哼着小曲在自己柔软舒适的床上度过了愉快的一上午。直到——

“什么?!”陆小迪把本来就大的双眼愣是瞪成了两颗圆滚滚的球,“为啥要给他送啊!不是,凭啥啊!”

陆妈妈一边往汤碗里盛骨头汤,一边细声细气的解释道:“人家刚搬过来,人生地不熟的,早上还特地来拜访过,咱不也得尽一下地主之谊,让他感受一下我大A市的热情风貌啊!”

陆爸在一旁拆台:“A市不大,就一边陲之地,谢谢!”

陆妈瞪了陆爸一眼,接着道:“主要是他早上送的土特产太贵重了,也不好还给人家,就跑腿送点吃的喝的给人家,你都不乐意吗?你还是咱家唯一热心助人的红领巾吗?”

红领巾小迪表示:并不是很想要这个称号。然而在陆妈殷殷的注视下,她还是屈服了,戴上了隔热手套,捧起了汤碗。陆妈给她开了门,并说道:“去吧!”

陆小迪真怕陆妈再补一句“皮卡丘”。

在隔壁门前站定,深吸了一口气,陆小迪伸出脚来踢了踢门,毕竟双手捧着碗呢。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动静,陆小迪心下一喜,这就不怪我了,这人不在家。她刚想扭头回家,门就开了。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眼熟的夏威夷大叔顶着一头乱发出来了。见了陆小迪,也没表示出奇怪的神色,只伸出五指将头发往后一捋,然而他的头发实在有些短,不适合这样耍帅的动作,一边捋一边从指缝里往外掉,把本来就乱的头发彻底捋成了鸡窝头。

任雾见耍帅失败,也没露出半点尴尬的神色,眼半睁半闭,“哦,隔壁的陆小弟。”

神特么“隔壁的陆小弟”,我还“隔壁的多多洛”呢!

陆小迪忍下摔碗的冲动,尽可能的以平静的语气纠正道:“不是陆小弟,是陆小迪。”

任雾“哦”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陆小弟确实有点不像话”,然而他像没事儿人一样,假装方才叫错别人名字的不是自己,“那么,陆小妹,有何贵干?”

陆小迪:……

哦!我不生气,我不生气。傻哔——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我是社会主义好青年,最大的愿望是世界和平,怎么能因为眼前有个傻哔——就想毁灭世界呢?这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陆小迪盯着自己的大脚趾,直到把自己幽暗的心里重新建设的鸟语花香,才抬起头来,笑出了八颗牙齿:“叔叔您好!妈妈让我来给您送碗汤,怕您一个人连饭都吃不上,顺便谢谢您早上的‘土特产’。我妈妈说,对待国外友人要像春天般温暖,让他感受到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蓬勃热情。”

任雾:……

如果可以,陆小迪真想立马回去找出压箱子底儿的拍立得,把眼前这人听到她喊“叔叔好”时的犹如吞吃了一百颗老鼠屎的便秘表情拍下来!贴墙头!哼,让你搞我,我不搞得你三天下不来床,我就不是陆家唯一热心助人的红领巾!

任雾抹了抹脸,往旁边一让,指了指客厅里堆满了杂物的茶几:“先放那儿吧。”

陆小迪堂而皇之的进了屋,对着这满屋狼藉翻了个白眼,把汤碗勉强放在茶几上,说道:“亲,我这边建议您现在把碗倒出来我带走呢。”

毕竟再跟这个傻哔——多说一句话,陆小迪觉着自己对于这个自己深爱的世界就会多一份威胁。

任雾像才意识到自己踢到了一块铁板,一边沧桑的感叹“哎!岁月不饶人,我已经魅力不再了!”,一边东刨西找勉强找出一个不漏气的塑料袋,“这个可以吗?我还没有买厨房用的东西呢。”

陆小迪真的很一言难尽。甚至生出了一种这个男人真的有点可怜,我刚才那么毒舌是不是不太好的感觉。然而下一刻,任雾就让她把这种念头粉碎了个彻底。

只见任雾从某个开了口的箱子里找出了一桶泡面,当着陆小迪的面把塑封撕掉,开了盖,然后把面随便倒在了箱子里,并像解决了什么重大困难似的说道“这个合适!”

合适你大爷啊!不知道浪费粮食可耻吗!

然而也确实没有别的容器了,而且也怪陆小迪自己,没有搞清楚对方的状况就坚持现在要把汤碗带走,所以那桶泡面,有一半是陆小迪浪费的。

啊!心好痛!我对不起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父母,对不起起早贪黑的农民伯伯,更对不起这个我深爱也深爱着我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我已经不配成为陆家唯一热心助人的红领巾了!

陆小迪默默在心里过了一遍戏,然后才在任雾的帮助下,端起汤碗来把骨头汤倒进了面桶里,并好心的提示道:“方才的叉子捡起来洗洗还能用,要不然只能下手了。”

任雾:“……一次性筷子我还是有的。”

陆小迪一边敷衍的“哦哦”了几声,一边端着空碗轻快的往外跑,然而今天注定是记入陆小迪人生史册的一天,她忘了任雾家门口到茶几这段短短的路有多么的坎坷崎岖,下一秒,她就牺牲在了一个白色的仅漏了个头的哑铃身上。

无辜的哑铃被踩的“咕噜”滚了几圈,陆小迪终于止不住去势,再一次正面朝下的拥抱了大地,手里捧着的汤碗顺势飞了出去,在半合的门上碰了一下,然后掉到地上摔的粉身碎骨。

任雾吓坏了,生怕小姑娘在自家摔出个好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陆小迪跟前,把人板着肩膀拉了起来,刚想看看有没有摔坏哪里,就听到陆小迪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快,快帮我看看,我的脸还是立体的吗?是不是摔成平面的了呜呜呜呜……”

“噗——”任雾没忍住笑了出来,伸手抚掉陆小迪额头上沾着的一小块碎纸屑:“没有摔成平面,可立体了,比六棱柱还要有立体感。”

陆小迪睁开泛起了水雾的眼睛,鼻尖还隐隐泛着酸,近距离的看着眼前这个人,陆小迪惊讶的发现,这个人,怎么越看越像一个人……

陆小迪被心里的想法惊呆了,半饷没有动作,任雾好笑的看着愣住的陆小迪,没忍住伸手弹了她的额头一下,笑着说:“怎么,摔傻了?还是终于发现我的美貌了?”

陆小迪龇牙咧嘴的爬起来,一边在心里狠狠的唾弃自己“这个人竟然长得有点像那个人”的想法,一边骂骂咧咧道:“魂淡啊!不知道大龄未婚女青年的额头是不能随便弹的吗?还有啊,那可是我家家传的康熙年间的汤盆子,你说说你,赔不赔吧。”

任雾也跟着站起来,嘴角若有似无的带着点笑意:“赔!不过康熙年间的汤盆子的话,我可赔不起,以身相许怎么样?”

陆小迪:……

是在下输了!

陆小迪落荒而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 张子进在线阅读第一章

    天源大陆,,开元2976年,雷山寺。“大师兄,门口有个小孩子。”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充满惊异的喊道。“哼,是不是又在外面闯祸了,想随便找个理由避开我?”一个比较威严的中年汉子皱着眉头说道。“大师兄,我说的是真的,真有个孩子。我这就抱给你看看。”贼眉鼠眼男转身就从雷山寺门口抱过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大

  • [全职]一直很安静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决定坚持每天日更,24点前一定完成。不要忘记查看哦。……被八眼蜘蛛团团围住的地方光芒大绽,黑色的羽毛如同钢铁一样坚硬,丁入八眼,蜘蛛的身体,破坏了它们外壳的防御,如此密集的疼痛让八眼蜘蛛群更加愤怒,欲除他们以后快。飞舞在空中的银,酒红色的眼眸,如同恶魔一样,满是冰冷。一道蓝色的火焰将斯内普紧紧的

  • 美人杀我千百次之第九章(9)

    沐盟喜滋滋地存完了男神的手机号码,将手机埋在胸口,少女心事了没一会儿就破了功。这是怎么了嘛,哪来这么多的消息,手机震得她手都酥了。打开手机,终于找到了始作俑者——刚才发的那条微博居然在短短十几分钟内转发上千。沐盟不理解,虽说她演了热门电视剧的女三,但也只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新人演员,还没这么大的影响力

  • (综漫)悖论魔术第3章在线阅读

    在枯天长老的逼视下,一众少年不得不喊眼前这位看上去同他们一般年纪的少年一声师叔。萧逸尘淡然一笑,算是承了他们的拜见,脸一点都不红。目光平静的扫视了一遍,萧逸尘从他们脸上表情可以看出,多数人对他是有些不服气的。萧逸尘也不计较这些,被饕餮拘禁的那段日子对他来说也算是一场难得的历练。经历了不知多少年岁的枯

  • 家族之路在线阅读第7章

    随着大批现货到来,STAR手机也开始全国发货了。接下来的时间,基本没有黄星辰什么事情了。他,也重新变成了一个大闲人。这个年代,除了央视之外,一般卫视的广告费用还真不贵。花了一千万出头的代价,黄星辰一群手下直接拿下了全国各大卫视半年的广告档期。然后,3月3日,全国各大电视频道出现了怪异的一幕。铺天盖地

  • 老子是项羽第七章在线阅读

    看着算命先生略微严肃的神情赵陈凝心生不安:“什么办法?”“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第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找到纠缠你的厉鬼把她消灭掉,你的这些麻烦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赵陈凝听到这句顿时整个人就懵了,这不是开国际玩笑的嘛,那个女鬼有多恐怖他可是知道的,那是一个不讲道理上去就是提刀要你命的主,要不是令牌突

  • 何以解忧唯有忘忧升级 装载

    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啊,陈华深深的感慨着,这样一个危机的世界,让即使得到了超级基因,也会死的啦,一想到这个,他就是一阵发寒,无法窒息的呼吸就是了,钱再多也无用。就算会吞噬魔神很强,一样会死嘛,看看要是不死,就不会有他这个新的继承人了,继承了吞噬魔神的最后遗憾,吞噬法则的集合吞噬心脏,这样的融合,让他也

  • [恋与制作人]口不泽言在线阅读第4节

    “嘿嘿...嘿嘿”看着寰宇拿着小纸条一脸傻样,申沐不禁扶额,害,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说得真没错,哦,不对,寰宇还没恋爱,现在就这么傻,真为他以后着急。是的,就在刚才苏小小假装经过,偷偷丢了张小纸条给寰宇,然后,寰宇脑子就瓦特了。申沐看着寰宇傻笑不止终是忍不住提醒:“醒醒,一直张纸条至于吗?”寰宇回过神

  •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网游]在线阅读第9节

    在他的旁边是额头有一圆点,拥有鲨鱼的利牙和鳃裂,留着蓝色波浪型长发的相貌刚正男子——鲨星,以及他的几个同胞皇弟。在进入到龙宫宫殿后,林梵脑海中蓦地响起冷冰冰的机械合成音。“叮~~~检测到类恶魔果实能量波动,目标扫描,距离宿主3842米。”林梵眼睛一亮,没想到鱼人岛竟然有可以帮助自己兑换武器的恶魔果实

  • [BTS]牡丹烙礼赞之章 Ⅳ

    “啊——蓝堂学长看这里!”“支葵学长来了!学长好帅啊啊啊啊!”“讨厌啊你们,支葵是我的好不好。”“早园学姐,我喜欢你!”……昼夜交替,铃声敲响,又到了夜间部与日间部交换教室的时间,从教室到月之寮的道路再一次被围得水泄不通。日间部的学生们每天都会满怀热情地等在路上,有些甚至不惜违反校规也要偷偷闯进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