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权宠之将本红妆在线阅读第3章

2021/5/4 12:56:47 作者:时琤然 来源:言情小说吧
权宠之将本红妆
权宠之将本红妆
作者:时琤然来源:言情小说吧
上一世,佞臣谗言,帝王谴人求和,城门大开,从此边境七城沦为炼狱谢柒扶誓死守卫却挡不住远在宴城里,庙堂中,帝王的一颗猜忌之心满目疮痍的边境里,埋葬着数十万南秦儿郎的忠魂;歌舞升平的宴城里,将军府满门被屠,从此蒙冤难平她带着绝望不甘而亡;又带着拼死一搏的信念而生江山腐朽,皇帝怯弱,皇子自私,且看她如何深谋远猷在这波云诡谲的南秦都城里,走出一条独属于她谢柒扶的路来原以为,这条路她会一人走过,但那龙血凤髓的瑜王殿下,看似温和少年郎,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护她左右。上辈子,他为她,大殿上辩驳清白

段心灿迷迷糊糊地跟在她们二人后面回了家。

“心灿,心燃,回家了,今天收获不少啊!”段心灿的母亲李玉珍看到孩子们回来,笑盈盈地说道。

看到如此慈爱而温暖的母亲,段心灿,眼角溢出了泪水,她很想说心怡的事,但马上想到了石上花的话。她纠结了,沉默了,虽然死者为大,但生者还需生下去。

“妈,看我们摘的杨梅,两大袋子,姐姐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了,摔伤了,我没让她拿。”

“心灿,你摔伤了,摔到了哪里,妈妈看看。”李玉珍关切担心地问道。

段心灿没有说话,就是从那一刻起,她觉得嗓子怎么也发不出音来,而且她什么也不想说,只是流泪。

李玉珍以为女儿是痛得不想言语,细细查看女儿的伤口,很快便看到她后脑勺,膝盖上都有大大的如毛毛虫一般的伤口,周围布满了暗红的血印。

李玉珍心痛的直道:“这是怎么了,从树上摔下来,不至于这么重,怎么摔的?”一边说一边去拿云南白药,小心地洒在了她的伤口周围。

“姐姐,爬的那颗树太高了,有一根枝太脆,姐姐想踩着它下来时,没想到那枝断了,姐姐就重重的摔下来了。”段心燃说谎说得自然而然,脸不红,心不跳,仿佛一切是真的,心灿想,看来她早就想好了怎么应对大人们。

“下次你们不要再爬树了,多危险,说了你们多少次,就是不听。”

“妈,知道了,会注意了。”段心燃乖巧地回道。

到现在李玉珍发现段心灿还是一语不发,终于有些好奇了,马上问段心燃道:“你姐,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平时有点小伤口一沾药就喊痛的她,今天怎么不支声了?”

李玉珍心想这孩子莫不是摔傻了。想及此,她全身直冒冷汗。

“没事,姐回来时还和我说过话,我保证,她没有摔傻。她可能就是摔得过痛,所以才不想说话的。”

“好吧!”

“心灿,心燃,你们都回来了,我家心怡呢?”

段心怡的母亲刘月香,远远听到段心灿家有了孩子的声音,心想她女儿也一定跟着回来了,一天没有见着女儿还怪想念的,高兴地过来接,却并没有见到段心怡,便好奇地问道。

“婶婶,心怡,我今天没有看到她啊!”段心燃回答得很镇定,完全跟真是那么回事一样。

段心灿这时,看了段心燃一眼,正好与段心燃的目光相撞。

段心灿说不出自己的心情,妹妹这样的表现,她到底该佩服还是该恐惧,然而她的心却有如千万只大蚂蚁在不停的啃噬,痛得快要窒息。

“心灿你看到心怡没有?”刘月香有点心慌起来,看向段心灿,充满期待地问道。

段心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生怕姐姐会说出实情,她知道姐姐从小就是一个不善于撒谎的人。她再次紧紧地盯着姐姐,心想只要发现姐姐的话不对,自己马上打断她的话。

然而,段心灿没有说话,刘月香不死心,仍然紧紧地盯着她,希望得到一个确切地答案,李玉珍也想看到段心灿开口说话,遂也紧紧盯着她。

平时段心灿是最懂事的孩子,知道急人之所急,更知道现在事情的轻重。两人大人都断定她会说点什么。

然而,她们失望了,段心灿沉默着,用悲戚的眼神,看了看婶婶,又看了看母亲,依然缄口不言。

眼看晚霞即将隐没它最后那一缕暗红,山里的天说黑就黑,可现在还不见心怡的影子,刘月香急了,脸色越来越难看,再次急切道:“心灿,你倒是说话啊!”

“婶婶,姐姐今天一直和我在一起,她也没有见到,她摔疼了,不想开口,但我保证,我们都没有看到。”见段心灿仍然沉默,段心燃松了口气,忙帮着回答道。

“心灿,今天摘杨梅,摔坏了,一回家就不说话,到现在连哼哼都没有一声,我都担心她脑子摔坏了。”李玉珍见此,忙对刘月香解释道。

“那我们家心怡在哪啊?她早上出门的时候说要来找心灿与心燃的。”

“估计是她来找我们时,我们已经去山上了,没有在家,然后她又去找别的小朋友了吧,你去王叔叔家,李伯伯家问一下看。”

“好吧!”这下刘月香彻底急了,没有心情再等段心灿开口,她急急冲冲的跑出了段心灿的家。

段心燃与李玉珍都去看刘月香离开的背影,谁也没有注意,段心灿一转头,又有几滴硕大的泪水滑过她清冷的脸颊,浸润了她那红黑格子衬衣,浸湿了她的灵魂。

过了几个小时,刘月香与段立国再次来到段家。

“哥,嫂子,心怡不见了,我们去问了组上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她,她去了哪里啊,她能去哪啊,她还那么小。”

段心灿还没有见到叔叔婶婶,便听到了刘月香带着哭腔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割在她的心窝上,铺天盖地地疼痛,让她再次几呼喘不过气来。

“快发动全村的人找吧,莫不是心怡自己猜测心灿与心燃去了杨梅林,她便一个人追去了。”

“前几天我是听她们几个小孩子有商量这事的。”李玉珍似想到什么忙说道。

“心怡才7岁,她要是迷路了,一个人在山上一定会很害怕的,立国快找大家帮忙吧!”

“事不宜迟,我去通知住在南边的王家,立国去通知北边的邓家,月香去通知西边的曾家,玉珍去通知东边的于家。”说话的正是段心灿的父亲,段立民。

然后段心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父母都走了。

段心燃在门口来回踱步,走了几回不见有一个大人回来,便洗了把脸睡下。段心灿在大父母离开家的之时,便躺在了床上,她觉得身子极其疲乏,脑子却异常清明,回忆幻想着各种画面。

大概是零晨2点,段心灿听到父母回家的声响,她竖起了耳朵,认真听外面的动静。

“看来心怡凶多吉少了。”说话的是李玉珍。

“老二家也够背时(倒霉)的,怀的第一个孩子还在肚子里便夭折了,这第二个养到这么大,又要没了,你说他们夫妻两该多伤心。”

“我说老二就不该在屋前挖个池塘,挖什么池塘,鱼没见他养好,把孩子都弄没了。”

“你那是迷信。”

“唉,人家都那么说,曾瘸子不是还劝过老二,屋前屋后的土,哪是能乱动的,埋人,更何况是做水塘,多不吉利。”

“你这话可不要再说,到时候月香该都抱怨老二了。”段立民道。

“我有分寸,不就是和你说说嘛。”

“睡吧,明天早起再帮忙去找找,说不定心怡是摔晕了,在哪里睡着了,没听到大家的喊声。”

“嗯,希望像你说的那样!”

又过了十几分钟,隔壁房间里传来了父母的鼾声,段心灿的身边也传来了段心燃轻微的鼾声,但那一夜,段心灿却没有睡。

她无论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都能看到段心怡湿漉漉地站在她跟前。

心怡的头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她嫩绿的裤子因水的浸湿,而变成了墨绿。她的小肚子因为喝了过多水而变得圆圆滚滚的。她的小脸,她的小手因水的浸泡而变得苍白肿胀。她哭丧着脸对她喊:心灿姐,我好冷,救我,救我……”

次日,段心灿知道父母连早餐都没有吃,天空泛出鱼肚白的光亮便出发了。

晌午,由远而近,渐渐清晰的哭声,越来越刺心地传入到段心灿的耳朵,那是刘月香的哭嚎。

段心燃在听到第一声哭声时,便对姐姐说:“姐,心怡回来了,一定是心怡回来了,我们快去看看。”

她见段心灿沉默不语,便不再管她,自己径直跑了出去。

“心怡,你怎么就走了呢,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看好你。”

“呜呜,……,呜呜……。”

“都怪妈妈,心怡,心怡,你回来。”

“呜呜……,呜呜……。”

“心怡,你醒醒,妈妈带你去上集,妈妈给你买那条你喜欢的碎花裙,还有你最爱吃的米糖,油条,冰棒。”

“呜呜……,呜呜……。”

“妈妈求求你了,别离开我好吗,只要你回来,怎么样都行。”

段心灿不想听,一句也不想听,但每一句却那么清晰的钻入她耳朵,刺得她耳膜巨痛,继而烙印进她心里,她恐怕这辈子也难已抹去。

“孩子妈,别太伤心了,孩子走了多时了,节哀顺便吧!孩子看到你这样,她会难过的。”

良久,段心灿听到听到母亲劝婶婶。如果母亲知道这一切悲剧是自己酿成的,她还会这么去劝婶婶么,她冷笑了一下,接着又任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脸庞。

是她今天心血来潮要去摘杨梅,是她太贪婪,才爬上了那么最高的枝桠,是她答应石上花去河边洗杨梅,是她贪看风景,没有跟紧着她们,是她没有及时救心怡,是她,是她,一切都是她的错,可现在她成了缩头乌龟,用沉默来欺骗世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在接下第六道直径数十米的劫雷后,刘毕四支龙爪已经被轰飞了一支,尾巴也断了,龙角也折了,连嘴里的龙牙都断了一根,那惨样看的远处的魔兽们看得直为他们的新老大牙痛啊!后面三道刘毕再不敢硬扛了同时打开所有的防护阵,把自己紧紧的包在里面开始赶紧调息回复元气,他不知道防护阵能不能顶住最后他一击,不行的话就还得出

  • 卖电脑的世界首富在线阅读第7章

    马钰此行就是为了郭靖而来,他也是听闻郭靖的天资不行,即使有江南七怪教导了十年,可一身功夫还是没什么大成就,为了怕日后郭杨两家后人比武中郭靖输的太惨,让江南七怪面上不好看,这才有了心思,不远千里,赶赴大漠,准备传授郭靖玄门上乘内功。其中的心思,也是为了能够化解江南七怪和丘处机之间的意气之争,免得双方反

  • 游武争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尚承集团大楼。“华小姐,你英语怎么样?”人事经理张明志已经看了对面女人的简历足足三遍。年龄25,身高一六八,体重九十六。美术学硕士,工作经验为零,安城本市人。其他信息全无。“唔,谦虚地说,还不错,”华昭把垂在胸前的一缕微卷长发拨到身后,双眸注视着张明志,眼波流转,嘴角微微翘起,“不谦虚地说,我在国外

  • 前辈求饶过第9章在线阅读

    滨城一中是寄宿式学校,绝大部分学生住宿,但每个班总有那么三四个人走读。家长为了让孩子吃的更好,住的更舒服,不惜在学校附近买房或租房陪读,唐茜是走读生中的一个。只不过,陪她的不是家长,是保姆。高二八班在五楼,与学校大门深情对望。很多住宿生喜欢趴在护栏上,想象着外边缤纷绚丽的世界。上晚自习的学生很少,熬

  • 救赎列车第一章

    Chapter01KingdomOfCambodia,柬埔寨,旧称高棉,位于中南半岛,西部及西北部与泰国接壤,东北部与老挝交界,东部及东南部与越南毗邻,南部则面向暹罗湾。境内有湄公河和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萨湖,首都金边。①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七月。阮念初到柬埔寨的第三日,天气晴,室外温度高达

  • 我在超神开道场第10章在线阅读

    拒绝了乌冬面,娄木打算一关门就用尾赫勒死这个男人。这么做既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又不会浪费食物,简直一举两得。娄木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慧而震惊。然后,他就被一刀扫了出来。被一把木刀,像秋风扫落叶那样,唰的一声扫了出来。保守估计他这瘦弱的身体断了两根肋骨——左胸和右胸疼的很均匀。屁股也很疼。签木面无表情的走

  • 博弈神罚在线阅读第10节

    脱离了经纪人的身份,昕照给应昭指定的经纪人是顾正川。都是老相识,只不过顾正川是金牌经纪人中的金牌,他手底下带出来了不少一线的明星,有自己成立了工作室的前阵子新晋影帝温旭,还有在国际上活跃的巨星姚星雪,十多年前红了的半隐退状态也很多。比起应昭死磕着乔含音一个不放的孤注一掷,顾正川更像是一个精打细算的资

  • 夏目友人帐之永生帐之间歇性昏迷

    从姗重生附带的这个系统,名字叫做“学渣系统”。顾名思义,被迫捆绑了这个系统的从姗,必须完成各种“学渣任务”才能升级。这个系统似乎是内嵌在从姗身体里的,就在她的左手腕上,只要她用自己的右手握住左手腕,系统界面便会凌空出现在她眼前,再点右上角的关闭,系统界面就会收起。而这一切,旁人自然是看不到的——在学

  • 暗黑武侠第7章在线阅读

    “我看这尸体虽化僵,但是却还未成气候,与行尸走肉无异,容易对付”周二狐并未被棺材里的尸体吓退。拿起工兵铲,将棺钉一一撬开。周二狐双手缓缓的推开棺材。黑猫跳到周二狐身上,紧紧的盯着慢慢打开的棺材内部。突然一股黑色气体飘出,周二狐赶紧用衣服堵住鼻子,黑猫由于是修灵的所以并不怕这些阴气的侵袭,反而跳进棺材

  • SCI谜案集脑洞小剧场被哔疯了的赵云】求收藏、鲜花

    赵云很快开了房门走过来。叶秋主动迎上去,呵呵笑道:“赵兄,又见面了!”“叶兄,家里这么热闹啊!”“可不咋地,武安同志说我们拿了邻居的钱,正在这找证据呢!”“找到了吗?”“家里挤吧,想放15个亿都放不下,听说还有三顿黄金呢,kaoo,三顿黄金是多少,我连想都想不到!”“那可是很多!”两人虽然面带笑容,